关注中国残疾人权利:陈光诚等中国盲人有感于日内瓦联大残疾人权会议

2012-09-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9月17-28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第八届会议在日内瓦召开*

9月17日至28日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第八届会议在日内瓦召开,今年接受会议审议的国家有中国、阿根廷、匈牙利和巴拉圭。中国政府就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审议的30个问题作出书面答复(网上已经公布)。现在在美国纽约大学学习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关注相关议题,发表谈话,中国国内残疾人也受访诉心声。

*陈光诚:《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规定得非常好,中国现实怎样?*

陈光诚:“联合国的这个《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我也看了,规定得非常好。我们就从几个角度,第一,怎么规定的?第二,国内的现实状况是什么,离规定有多远?第三,中国的当权者是怎么说的,跟事实有多远,针对这个规定,这样说意味着什么?其实,法律问题也好,社会问题也好,无非就是两个方面,一,事实是什么?二,法律规定是什么?”

 

*陈光诚:从我的个案看中国当权者未兑现签署《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承诺*

陈光诚:“像我一家受迫害这个案子……当然我也是残疾人,这么明显,迫害的程度如此之深,手段如此之恶劣,时间如此之长,知道的人也比较多。这样的案子都不能被公正对待的话,你怎么解释你中国当权者落实、兑现了对《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承诺?

《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 最基本的一个宗旨就是促进、保护和确保所有残疾人充分和平等地享有一切人权和基本自由。并且要促进残疾人固有的尊严得到尊重。这是这个公约 的一个基本价值、宗旨所在。从我这个案子上,可以看到这个宗旨实际是完全被践踏的。”

 

*陈光诚:中国当权者在提交的报告中撒谎,欺骗全世界*

陈光诚:“你的报告写得再好,事实是怎么样,大家都有参照。从这个角度看,(中国的)报告里说‘农村的残疾人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066.1元’,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一个弥天大谎,别说残疾人家庭,就是普通农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能不能过千还在统计之中呢。

这种公然违背事实、欺骗全世界的行为、在接受质询过程中(的回答),本身就违背国际人权公约的基本精神。事实胜于雄辩,你不能光靠嘴说,大家这么一听,你就以为能够骗过全世界,你就以为能够把这件事混过去,在现在这个时代根本不可能。”

 

*陈光诚:中方签署公约(2008年9月对中国生效)后并未停止或减轻对我的迫害*

陈光诚:“你看,《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第15条明确规定要‘免于酷刑或者是残忍不人道、或者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那么,这些事情数年来在我身上都体现了,哪一条没有?就是到中方签署这个公约以后,他也并没有说‘为了履行这个公约,我应该停止’,或者‘我应该减轻’。相反,到2010年我出狱以后,这种情况是变本加厉。你把依公约接受质询的回答写得挺好,就能蒙混过去吗?现在根本不可能的。

 

《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 第16条也非常清楚地规定‘免于剥削和暴力、凌虐’。我想,在我这个案子整个过程中,赤裸裸的就是暴力,就是没有任何道理。他们也明确地说‘就是不讲理,你还能怎么着?就是不叫你说话!’而且,你只要说话,家里的东西,手机什么的全部都给你抢走,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仗着人多就是抢,冲到你家里‘打砸抢一条龙’。这种凌虐、这种掠夺,这种野蛮,跟现在的时代是格格不入的。

这样的事实赤裸裸地发生了,而且不是你能掩盖得住的,你现在又反回来回答质询,提出这样的报告给人,我觉得这是非常无耻的表现。

第十七条的‘保护人身的完整性’就更不用说了,他就是要践踏。”

 

*陈光诚:从我所遭遇的信息控制等,看中方罔顾事实无视国际社会*

陈光诚:“谈到对信息的控制,这么多年,干扰器也好、新的一些方法也好,对于我所遭遇的这一系列的控制……当然也包括我的家庭、亲人,就是公然违反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的第21条,就是‘表达意见的自由’,这个直接被侵犯了。获得信息的机会就更不用说,就是不让你知道一些信息,因为这些信息­他们非常清楚,都是自己违法的信息。他们自己干这些事之前,就知道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旦被曝光之后是引起公愤的事。所以,极力阻止这种信息的传播。我觉得,我的经历就非常明确地告诉全世界,中方提供这个报告就是强词夺理、罔顾事实地对联合国、对全世界的一种无视。

《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第22条‘尊重隐私’的相关规定,我想(我的情况)就更滑稽了,对于在我家所‘尊重隐私’的状况,全世界都非常非常清楚,这个不用我多说了。

事情到现在,虽然中国当权者表示承诺要调查,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进展。你说你有诚意,这并不是说这个案子本身的问题,是表明你当权者有没有诚意真正兑现所签署的这个国际公约,真正尊重残疾人的基本权利,是表明这样的态度

 

这就是目前对于今年中国的当权者接受联合国关于《残疾人权利国际公约》质询的我的一个基本的看法。”

 

*胡启丽:盲人就业渠道非常窄,绝大多数作推拿按摩,迫切想进入更多工种*

在这次会议召开期间,我采访了重庆市盲人女推拿按摩师胡启丽。

 

主持人:“请问您从自己在生活、就业,过去受教育方面……还有您和其他残疾人朋友切身的需要,您更关注哪方面?”

胡启丽:“总体来说,残疾人就业,尤其是视力残疾。因为行动比较受到限制,出行不太方便,所以我们就业渠道非常窄,不是太多就业机会,基本上百分之九十都是以盲人推拿按摩为主要工作。 因为这边收费不是特别贵,所以做盲人按摩的几率百分之八十五到九十左右的盲人可以拥有这个机会。

但是我们如果需要(想要)去做些什么‘售后服务’或者是电话的咨询人员……,因为会电脑简单的操作,这些工作上我们都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所以我们比较迫切需要(想要)做这方面的工作。”

 

主持人:“像您全盲,目前有没有合适的电脑能供您使用?”

胡启丽:“可以的,因为我们的电脑跟普通的明眼人用的是一样的,只是我们需要装一个读取屏幕上显示的数字和文字的软件。这在操作上对有电脑的盲人都不是难题。”

 

*胡启丽:工时长、劳累、很少有社保、医保,对今后生活比较担忧*

主持人:“作按摩收入怎么样?能满足生活的基本需要吗?”

胡启丽:“每个月不会超过三天假期,星期天肯定都不可以休息,并且超过8小时劳动和待命时间,因为都是人去等顾客。目前来说,很少一部分盲人在社会养老保险和医保上能够得到一些帮助。所以,一般盲人按摩师都是比较劳累。如果说对自己今后的生活,都还是比较担忧的状态。”

 

*魏小铃:工资较少,社保医保没有优惠,向残联等部门屡次提出,未得解决*

我又采访了居住在重庆市的另一位盲人女推拿按摩师魏小铃。

魏小铃:“我想讲几个方面,作为残疾人,本身存在一定的就业等困难。就业过程中每个月所能得到的工资都比较少,社保和医保没有优惠。我特别了解我们重庆市的模式,我们的社保医保基本都是自己购买。农村残疾人社保都很低,每月最多只有一、两百块钱。医疗可以报销的也很少很少。

我们向残联、一些部门屡次提出来,都没有得到解决。”

 

*魏小铃:盲道不健全,公交车没有外喇叭,盲人独自出行困难*

魏小铃:“还有盲人出行的问题,盲道不健全。有的地方有,有的地方没有。还有的被占道,或者修了花坛。还有就是我们乘公交车,现在可能都是无人售票,很多车辆到了我们跟前,没有外喇叭的播放,我们也不知道是哪一路。盲人出行,基本上自己一个人的话是根本走不了的。

 

*魏小铃:盲人有才华想从事按摩之外所擅长的工作,被拒之门外,或只能打零工*

魏小铃:“还有就业,中国的盲人基本上都只能从事按摩工作。有的比较有才华的盲人朋友,有的钢琴都过了10级,最后也只能去做按摩。有个中国的盲人,哪个城市的我记不清楚了,他(她)想当播音主持,去考主持人的时候,人家说‘盲人没有资格’去参加。还有安徽的一个盲人,他(她)去参加公务员考试,人家也是把他拒之门外。还有盲人当教师,有的盲人确实具备这方面条件,也只是打一下零工,不能纳入正式职工范畴,工资比别人几乎少一半,还有一些福利也都不能享受。”

 

*魏小铃:盲人办网营、信用卡、贷款难;盲人教育质量差,招收盲人的大学很少*

魏小铃:“说到社会歧视、社会不公平这方面,例如盲人要办‘网营’,现在兴网上购物,需要办‘网营’的话,有的根本就不给签。还有就是盲人办‘信用卡’,几乎就是被拒之门外的。还有贷款,对我们来说也有一定困难。

教育也是,进普遍的盲校,知识程度不够,课程比较简单。因为没有什么‘会考’、高考,教学质量都比较差,能够供盲人上大学的部门也较少。例如中国,只有长春大学和北京的北联大,可以让盲人读书。所以对一些盲人来说确实有一些实质上的影响。”

(待续)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