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集:郭飞雄案两次退查现起诉 郭双腿麻木行走异常家人忧

2014-07-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维权人士郭飞雄。(资料图片)
图片:维权人士郭飞雄。(资料图片)

*张雪忠:23日得知郭飞雄20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起诉*

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去年8月8日被刑拘,9月12日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逮捕,今年6月20日被以同样涉嫌罪名起诉。

受郭飞雄委托的张雪忠律师6月24日接受我的采访,说他是6月23日通过电话得知郭飞雄被起诉消息的。

张雪忠: “在20日也就是检察院最后的期限,起诉到天河区人民法院,罪名还是原来那个‘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跟孙德胜一起,他们原来一直就是一个案子。”

主持人:“您近期有没有去会见郭飞雄的计划?”

张雪忠:“我要去的,最晚7月6日、7日我肯定要去。审查起诉退回两次补充侦查,所以他时间拖得这么久,把所有能拖的时间都用尽了。是我们自己作为辩护人打电话问他们(才知道),他们会到看守所去给郭飞雄本人一份起诉书。我们应该拿着下一个阶段的委托手续到法院去跟法官联系。我已经跟法院联系了,程序上也会有几天立案审查,才能立案确定法官,然后我们才好跟法官沟通,去阅卷、拿起诉书。”

*张雪忠:案件两度退查,政治类案件地方看高层意思,用尽时限拖延时间*

主持人:“您得到这个消息是哪一天?”

张雪忠:“我就是昨天,礼拜一上午。因为礼拜五是他们在(一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起诉去的,我也问不到,礼拜一我打电话就问到了。”

主持人:“这个案件两次退回补充侦查,现在进走到起诉阶段,您对这个案件拖了这么长时间充分用尽了时限,有什么看法?”

张雪忠:“我觉得对这个结果也不会乐观,因为除了北京之外,各地(一些案子)也都在尽可能拖延时间,表明地方司法机关、包括地方一些决策者,他们对政治类案件肯定还是看高层的意思。我估计他们(地方)原来也没有得到比较明确的信号,所以一直就在拖时间。”

主持人:“要是去见郭飞雄的话是您自己见,还是会有别的人一起?陈光武律师目前有没有作出决定跟您一起去还是怎么样?”

张雪忠:“我们目前可能还是会……原来一直都是轮流去,我们共同见过一次,对基本的策略当时也商讨好了。我这次也会一个人去,但是如果确定了开庭时间,我们肯定会约好一起去同时会见一下。”

*张雪忠:郭飞雄在《南周》事件等行为行使言论自由权根本不构成犯罪,望关注此案*

主持人:“关于郭飞雄案您看目前到这个点上,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吗?对于外界关注这个案件的人,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大家的?”

张雪忠:“我只是说根据我所掌握的案情,郭飞雄的行为根本不构成犯罪。他在《南周》事件上的所作所为只是表达自己对新闻自由理念的支持。另外指控他跟孙德胜一起曾经举着要求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以及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这个行为……我觉得这个完全……甚至哪怕按照中国的宪法也是行使公民表达自由权利,也不构成犯罪。

所以我觉得郭飞雄的行为完全是在践行一个公民的权利,完全是正当的,而且也是为了追求国家和社会的进步,但是却遭受这种莫须有的司法指控。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关注这个案件。”

*郭飞雄简况*

郭飞雄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郭飞雄曾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郭飞雄与其他十三位维权法律工作者一起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

郭飞雄曾于2006年9月被拘捕,此案也是因证据不足两度“退查”。郭飞雄在看守所会见律师时自述,在被秘密押送沈阳期间,遭到包括电警棍电击生殖器的酷刑逼供,因不堪侮辱与酷刑,曾撞向玻璃自杀未遂。

2007年11月郭飞雄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而之前几年此事已经处理过,并且已罚没十万元人民币。200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

*杨茂平:我很愤怒,整个社会不按法律来,对杨茂东栽赃陷害的人将来也会是受害者*


近日郭飞雄的姐姐、现住在湖北省的杨茂平女士得到郭飞雄被起诉的消息。

杨茂平:“我觉得一个政府天天在那儿栽赃陷害非常不好!非常不好!让我们这些平时好好工作的人都不敢相信(政府)做这样的事。我非常愤怒这种栽赃陷害行为!它现在就是封锁消息,不让人民知道。人民要是知道政府这样天天栽赃陷害,怎么去相信政府?还要去还要‘爱政府’?爱这个爱那个的……怎么可能呢?

我非常愤怒!

杨茂东(郭飞雄)一直是在法律范围里做一些对社会有益工作的人,就这样一个遵纪守法的人,我不知道惹了谁,他们这样栽赃陷害,开始搞个‘非法经营罪’,给他判五年,现在又这样弄。

我不知道那些栽赃陷害的人、判杨茂东的人良心何在?他们今天这样对杨茂东,将来别人也非法对他。他不按法律来,整个社会都这样不按法律来,他们将来也是受害者。他又触及了别人的利益、别的利益集团的利益,别人也用这种栽赃陷害方法来对待他。

这不是没有例子,前面就在很近很近就有嘛!

我实在是很愤怒,因为我一直在沉默,我也不做什么。但今天到这样,杨茂东就因为说自己想说的话,还在法律框架下,他们就今天这样栽赃一下,明天那样栽赃一下,我感到很愤怒。真的。用语言说也没有用,好多人用生命去做了也没有用,因为有些东西太强大了。

搞暴力的行为是叫别人激进,就是暴力的行为。他们对杨茂东的行为就是暴力行为。

是因为没有办法申诉,没有办法表达愤怒,没有人来关心他们,就导致好多人用暴力行为对抗。我觉得政府这样对杨茂东、对老百姓是不对的。”

*陈光武:郭飞雄身体不太好,两腿常疼痛麻木,走路稍异常,涉案事都不是犯罪*

受郭飞雄委托的另一位律师陈光武先生5月20日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会见郭飞雄后谈会见情况。

陈光武:“郭飞雄身体不太好,两腿经常疼痛麻木,甚至现在多多少少有点影响走路,稍微感觉不太方便,还没有明显改变,但和正常走路稍微有点差距。但是他的精神情况还是很好的。  

他希望案件能真正公开审理,他要把他的观点,包括他是否有罪和一些相关问题彻底说一下。同时他让我们转告外面的朋友,帮他收集一部分中外政治、法律、哲学书籍,给他捎过去。

其它基本案情还是你们了解的,主要涉及《南方周末》他的活动,其它是他参与起草呼吁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公约》。还有关于公布官员财产,他也涉及一点,但涉及不深。他这两件事情都不是犯罪。”

主持人:“你们这次见面有多长时间?”
陈光武:“两个小时。”

*陈光武:会见郭飞雄仍隔纱网*

主持人:“会见还是隔着那个纱网吗?”
陈光武:“现在还是隔那个纱网,自从关着他之后,增加了那个纱网以后一直没变。”

主持人:“您会见他是在哪一天?”
陈光武:“应该是5月20日。”

主持人:“案件起诉立案后还有多长时间时限?”
陈光武:“(案件)送过来到法院后至少还有两到三个月,所以他这个案子如果把程序的时限都用完的话,有可能到年底。”

*郭飞雄维权被拘被刑,家人被株连无法正常生活,妻儿逃离中国*

从多年前郭飞雄参加维权活动到2006年被拘捕,后被判刑,他的家人也先后受到株连。先是他的妻子张青失去工作,后来儿子被当局阻拦不能入小学失学一年,女儿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强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个存折上仅仅留下十元左右余额,无法正常生活。

2009年初,在朋友帮助下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携儿女逃离中国,4月到达美国。同年11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张青:郭飞雄践行公民权利为推动中国社会进步,望外界关注此案*

现在在美国的张青了解到陈光武律师上次会见郭飞雄的情况和郭飞雄6月20日被起诉的消息后,6月27日接受我的采访。

张青:“我也听到郭飞雄的案子6月20日起诉到法院。我要说的是郭飞雄是无罪的,中国政府是非法关押郭飞雄。他所做的是践行公民的权利、呼吁中国走向一个有言论自由的真正法治文明的社会,他所做的都是推动中国社会的进步。

所以我也希望在郭飞雄的案子即将被中国政府非法审判的时刻,希望外界能够关注郭飞雄的案子。”

*张青:郭飞雄入狱后出现的双腿麻木或其它症状,应完全由监狱负责*


张青:“因为上次陈光武律师会见郭飞雄以后,说到郭飞雄平常感到腿麻木,走路时看上去有点不正常。所以我为这件事情很担心。他一个正常人这么年轻,现在我们知道郭飞雄出现腿的问题,他被抓进去时没有双腿麻木症状,后来在监狱出现双腿麻木行走不便,或者其它症状,这些应该完全由监狱负责。

他在监狱里吃的、喝的、用的、所呆的地方……都不是他自己能选择的,那么他的任何像这种很大的健康出现问题的情况下,我认为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张青:担忧郭飞雄因他曾遭非人道酷刑,多年前有人以伤郭飞雄身体威胁我并兑现*


张青:“我还想讲的就是,郭飞雄这已经是第四次被关押,他以前被关押过程中曾经遭到非常非人道的酷刑,曾经发生了这些政府以非常恶毒的方式对待他,我非常担心郭飞雄在监狱里面身体已经受到了伤害的问题。

我这样说是因为2008年郭飞雄被送到梅州监狱服刑时,他那时正在绝食,春节期间家里来了一个人,从他说话的口气和内容看显然是当局派来的。他来跟我说,他们可以用一种看不到的方式、检查不出来的方式来伤害郭飞雄,当时他在我家这样威胁我。我当时听到那个人说话就感觉这话不对头,而且觉得他身份可疑。

我当时的回答是‘按照中国的法律,杨茂东在监狱里人身安全应该有保障,要伤害他只能通过非法手段达到目的’。后来在一个多星期以后,我接到郭飞雄的信,他说身体出现问题,已出现血尿’。当时看到他的信,我心里很难过,就认为他们已经兑现他们的威胁来伤害郭飞雄的身体了。所以等到我去见他的时候,我马上就问他‘血尿出现在什么时候’,他说的时间正好就跟那个人上门来威胁我的时间很相近,就是在威胁我之后发生的。所以我就明白他们是以非法的、非正当的手段在伤害郭飞雄的身体。
所以这次当我听到郭飞雄的腿出现问题时,我是非常的担心,有看不见的恶劣手段同样在伤害他的身体的事情在发生。

我希望外界更多关注郭飞雄的案子。请国际社会、国际人权机构、正义媒体、各界朋友能够关心郭飞雄案进展,也关心郭飞雄在监狱中的健康受到伤害的问题。”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