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希秋、陈光诚:跨大西洋人权之旅

2013-05-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英国议会获颁“威斯敏斯特”奖。(记者张安安拍摄)
图片: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英国议会获颁“威斯敏斯特”奖。(记者张安安拍摄)

*“跨大西洋人权联盟代表团”结束欧洲之行后,谈这次人权之旅*

由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和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带领的“跨大西洋人权联盟代表团”结束了从5月13日到22日为期10天的欧洲之行,23日、24日,先后接受我采访,谈本次欧洲之行、人权之旅。

 

*陈光诚:希望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本着长远利益,就中国的人权问题统一行动*

23日晚回到纽约的陈光诚先生24日上午接受了我的采访,从这次出访欧洲主旨谈起。

陈光诚:“这次是希望西方民主国家都能从长远利益着手,真正为民主国家的人民利益负责,不仅仅看到4年或者8年。另外,像中共当权者这种迫害人权的事例,国外确实知之甚少,希望他们能真正了解中国目前在这种‘维稳’体制下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邪恶的程度离‘文革’只有一步之遥,但大家对此却不甚了解。所以我们这次欧洲之行,希望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能就中国的人权问题统一行动。从历史角度、人类价值角度能有一个更好的目标,更好的协同出来。”

 

*陈光诚:民主社会对专制妥协“给面子”的想法,应该重新思考*

主持人:“整个欧洲之行访问几国以后,您最有感触感想是在什么地方?”

陈光诚:“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一点,例如2010年欧盟曾经派外交官去看我,这点也非常说明问题,结果到那儿被那些土匪给打出来了,他们竟然没能公开把这个问题说出来。

到2011年欧盟和中共‘人权对话’时……当然是闭门会谈,他们提出这个问题。中共外交部厚颜无耻地说‘不可能啊,陈光诚是自由的啊’。我想,我是不是自由,中共外交部是最清楚的,不可能不知道。这种公然的撒谎代表着中共外交部的无耻。

从这个点,我觉得非常值得民主社会……在对专制妥协‘给它面子’这种想法,应该重新思考。”

 

*陈光诚:欧美有禁止恶吏入境法律,希望国会监督执行,强化制约作用*

陈光诚:“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一点就是关于禁止恶吏入境的法律,不管是在美国、欧洲、欧盟,在英国,都有。但是这个法律却始终没有被很好的执行。原因之一,就是中共长期用从民众那儿掠来的钱来玩经济大棒,对他们给以很大威胁,让他们在这法律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加上监督机构的国会对此了解又不多,可能也没有很好的督促执行。现在我们非常希望对这个能重新从历史的角度、人类价值的高度来审视,能把这样一个监督体系强化起来,真正对这个社会的善恶起到制约作用。”

 

*傅希秋:深入促进“跨大西洋人权联盟”建立起一个有效机制*

23日晚上正准备次日离开欧洲返回美国的傅希秋牧师也接受了我的采访,回顾欧洲之行全程。

傅希秋:“这次欧洲之行主要是我跟陈光诚、袁伟静夫妇,也有一些朋友在中间帮忙。我们从挪威首都奥斯陆一直到欧盟所在地,并且是欧洲议会的……叫首府也可以……两个首府之一的布鲁塞尔,也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总部。然后去了荷兰政府和国际刑事法院所在地海牙,最后一站来到英国首都伦敦。”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讲主要活动?”

傅希秋:“我们这次代表团最主要的一个使命,是深入促进‘跨大西洋人权联盟’的发展。这是从4月份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首先开始的,有个特别的公开讨论会。这次算是在欧洲的一个延续。这个延续使‘跨大西洋人权联盟’至少建立起一个有效机制。”

*傅希秋:陈光诚是“奥斯陆自由论坛”第一个主题发言嘉宾*

傅希秋:“我们这次行程最重要的几个内容——在挪威首都奥斯陆是一年一度的“奥斯陆自由论坛”,汇集了世界各地的人权活动家。这次包括挪威外长在内都都作了特别讲话,强调人权是挪威国家的基石和外交政策的中心。

陈光诚先生是作为第一个主题发言嘉宾,并且在开幕式之前的记者会上受到许多记者的提问采访。当时这个会议吸引了全球150多家新闻媒体在场。很多其它国家的……包括叙利亚、马里、伊朗……当然包括其它的西方国家,还有人权受侵犯的一些国家的人权活动人士齐聚一堂。很多人都非常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傅希秋:欧盟副主席斯科特宣告他今年与高智晟律师“结对子”,为其自由努力*

我想,在布鲁塞尔也许是我们这次行程当中最重要的一站,欧盟和欧洲议会总部在那里。

我们在欧洲议会……有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兹.麦克米兰.斯科特先生也是4月份在华盛顿……他透过在华盛顿的行程,我们初步有了这个建立‘跨大西洋人权联盟’的构想。

这次透过一个特别的听证会,麦克米兰.斯科特副主席公开宣布,欧洲议会跟美国国会一样,也建立起捍卫人权、捍卫自由的一个机制,就是欧洲议会也准备推行欧洲议会议员、领导人与世界各地良心犯建立起‘结对子’项目。

他当时就宣告,他个人特别把高智晟律师作为今年‘结对子’最重点的捍卫人权、为促使高智晟自由做出努力的第一个良心犯。”

 

*傅希秋:陈光诚在欧议会听证会提交人权迫害者44人名单,欧洲将依法禁他们入境*

傅希秋:“在听证会之前,还有个特别的‘吹风会’。至少78个议员参加,大家提问非常热烈。

陈光诚先生在欧洲议会听证会上也跟4月9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一样,提交了一个长期对他和他全家进行迫害、并且对计划生育的残暴执行负有重要责任的44个迫害者名单。欧洲议会在欧盟框架内也有一个类似的机制,会在欧盟范围内讨论实施,给这些人权迫害者和酷刑施行者禁止入境的惩罚。”

 

*傅希秋:欧中闭门“人权对话”无积极效果、有消极后果是共识*

我们在布鲁塞尔期间也会见了许多……欧盟负责与中国人权对话的前希腊外长,都与我们有特别长时间会见;与比利时外交部高级官员、欧洲委员会负责人权和中国事务的最高负责人,都有很长时间会谈。大家也认识到现在整个‘人权对话’的机制,尤其这种闭门‘人权对话’的机制,包括这些最高的负责人都承认没有实际果效,某种程度上起了装饰性、粉饰性作用。不仅没有产生积极果效而且产生了消极性后果。”

 

傅希秋牧师列举并详细分析了前面陈光诚提到的事例。

傅希秋:“比如说,在跟欧盟负责人权的最高官员会谈时,他第一次向我们透露,在2010年12月,欧洲联盟驻北京的外交官前去东师古要探访诚光诚,竟然被东师古官方雇佣的暴徒给打伤,打出来。

被打伤是个外交事件,欧盟也特别有抗议,但都是私下的。以至于2011年再次‘人权对话’的时候,欧盟特别又一次提出抗议,指责中国‘为什么让陈光诚被囚禁、不让其他人前去探望?’中国外交部却说‘没有这回事,陈光诚是自由的’。

这整个事情本身显出,一是中国方面谎话连篇;二是,欧盟自己的外交官受到这样待遇,竟然到今天才算透过我们跟外界透露这件事情的真相。下个月又要举行新的一轮……在北京举行的欧中闭门‘人权对话’,这种对话对来对去,产生不出实际果效。

 

*傅希秋:荷兰国人权特别大使两次访华只跟民间交流,弄清了真相*

傅希秋:“我们也在荷兰海牙跟荷兰国的人权特别大使举行了会谈。这位大使很注重跟中国民间……尤其是维权人士、维权律师的交流。两次访问中国,他都是跟民间交流,他说并没有跟官方交流。所以这点我觉得荷兰国还是把握住了一个历史的机遇,也弄清了真相。”

 

*傅希秋:在英国接受世界有影响力媒体密集采访*

傅希秋:“另外,这次很重要的一个重头戏是我们周日(5月19日)到伦敦, 周一就展开一系列可以说是最密集的媒体采访。BBC从电视到广播,中文、英文的和全球性的、对英国国内的……可以说当天都占了最重要的新闻。英国的几个主要大报《每日电讯报》和全世界阅读量最大的《每日邮报》都作了深度报道。还有一些英国主要的在世界有影响力的杂志,像《经济学家》、《观察家》……都作了专访。英国最大的独立电视台4台在黄金时间也播出了对陈光诚的专访。”

 

*傅希秋:陈光诚获英国议会颁发的首届“威斯敏斯特奖”*

傅希秋:“这次在英国的一个高潮,是周一(5月20日)晚上英国议会颁发给陈光诚先生首届‘威斯敏斯特奖’,在英国议会最古老的大厅里举行颁奖仪式,表彰陈光诚先生为捍卫人权、生命和人的尊严所作出的努力和牺牲。

当天晚上7点钟仪式开始之前,来自英国政府、议会、非政府组织、学术机构……各界的来宾挤满了,座无虚席济济一堂。

 

*傅希秋:与光诚同坐在英议会古老大厅——见证历史进程中许多重大事件之地*

特别是这个大厅的意义,我既是这个代表团的成员也作翻译,感触颇深。

我去英国议会、威斯敏斯特大楼有很多次了,包括前几次也有专门为陈光诚的自由而作国际外交的努力和呼吁,这次能够跟陈光诚一起坐在这个大厅里。

这个大厅见证了许多英国和人类历史进程当中很多为人权保护、民主制度演变的重大事件。包括《英国大宪章》、威伯福斯最终废除奴隶贸易,也是在这个大厅里,英国民众将查理一世国王送上审判台……

 

当时接待我们的英国方面有长期关心世界……尤其是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的大卫.奥尔顿勋爵,他这次是作为东道主给我们介绍,也带着光诚伟静我们一行在这个大厅的台阶上介绍说,这个大厅有许多见证,包括前教皇保罗二世曾经对东欧的共产极权体制倒塌做出巨大贡献。讲到南非黑人总统曼德拉,多年为了废除种族隔离,为种族平等权多年坐牢。讲到昂山素季、金大中,都在这个地方发表过著名演讲。”

 

*傅希秋:议员表彰光诚的贡献与牺牲;光诚讲“一胎化”恶果践踏了保护生命观念*

傅希秋:“所以当时这个奖(首届)颁给首位……是一位中国人,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也很自豪。上、下两院议员的代表布鲁斯女议员还有上议院的奥尔顿勋爵都发表了非常热情洋溢的讲话。特别回忆陈光诚过去在中国‘一胎化’实施中为揭露强制堕胎所作出的巨大贡献和牺牲。

 

陈光诚先生也当场发表了领奖讲话。我当时坐在他旁边,看起来很明显他心情澎湃。最主要是他讲述那些中共推行‘一胎化’实施带来的非常恶劣的后果,特别举了些例子。

 

他提到最重要的一个恶果,就是导致保护生命、珍惜生命的观念被全部践踏。

他回忆起四川几年前的小李思怡,因着妈妈被关进监狱,‘执法人员’竟然不让这个妈妈回去交待一下3岁的女儿,结果将这个女儿留在家里竟然3个礼拜,之后发现被活活饿死在家中。光诚谈到很具体的细节,多次哽咽泣不成声。整个大厅除了看到人们在流眼泪,寂静无声。我很明显感觉到这整个的寂静,就是巨大的抗议。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非政府组织的,还是立法机构议员都被陈光诚讲述的所震撼、所感动。”

 

*陈光福:继家中夜间多次被袭骚扰后,又路遭身份不明者殴打*

就在“跨大西洋人权联盟代表团”访欧前几天,在陈光诚家乡山东沂南,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继家中夜间多次被侵袭骚扰后,他又在路上被身份不明者殴打。

陈光福先生讲述当时情况:“5月9日我在205(国道)上骑电动车正走着,从后面超过来一辆黑色的无牌轿车,把我的路堵死。我就急刹车,本来想后倒,但是已经来不及。从那车里跳下两个小伙子,一左一右抓住我就打。”

 

主持人:“您看他们有什么特征?服装,口音……”

陈光福:“从跳下车到走,一句话没说,是瘦瘦的、高高的,两个人的穿着都一样,比较紧身的那种黑色衣服。”

 

主持人:“殴打持续多长时间?”

陈光福:“持续也就有三、五分钟,因为他们抓住我就打,不由分说,用拳头打我的头,我就奋力挣扎,边挣脱边喊,最后还是挣脱了。他们又把我扔在路上的电动车的塑料壳都踏坏了。”

 

主持人:“后来您那个车还能继续开吗?”

陈光福:“开还能开。他们是有备而来的,不是一般的人,动作非常的专业。”

 

主持人:“流血了没有?”

陈光福:“没有。过后我感到头有些发晕,想呕吐的那种感觉,休息几天还不行。”

 

*陈光诚:家人所遭不公对待,是在“维稳”体制指挥下有系统、有组织的进行*

刚刚结束欧洲人权之旅回到纽约的陈光诚先生说:“家人所受到的这些不公对由来已久。最近发生的家里被扔石头、砖块、‘啤酒炸弹’,以及远在百里之外的我四哥的车胎多次被扎坏,而且是用那种比较宽的刀子在半夜里进行的。还有就是大哥刚刚注册新的微博号在北京被注销。大哥5月9日被开着没有挂牌黑车的土匪们殴打……

我想,这一系列事情联系起来我们不难看出,这不是一些个人或小混混能够做到的。首先他不可能跑到北京去把微博给停了。另外像这种不挂牌的车开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到处跑,也只有中共当权者可以指使他们的爪牙做这样的事,我想任何人都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所以说,这一系列见不得人的勾当毫无疑问都是在这个‘维稳’体制的指挥下进行,有系统、有组织、有预谋地进行着。”

 

陈光福的儿子,也就是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2012年4月26日因受陈光诚牵连家中被袭,拿起菜刀自卫,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3年3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谈到陈克贵目前的病情,陈光诚说:“我当时在临沂监狱的时候,便血那么厉害,他们不是对外边也说我没事吗?我觉得陈克贵的病情到现在我们依然不了解具体什么情况,因为没有办法直接看到他,说什么都没有用。”

 

*陈光诚回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最大的损害中国尊严的就是你中国当权者*

就在这次“跨大西洋人权联盟”欧洲之行结束的第二天,5月23日,中国外交部举行例行记者发布会,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说:“陈光诚身为中国公民,他应该知道在海外如何维护国家尊严,尽到公民的责任。”

 

陈光诚在美国回应说:“洪磊这种无耻的说法显然就是不要脸,我直接就用这个‘不要脸’来形容他。你(洪磊)没有资格向我提任何要求,你只是共产党的一个工具而已。人民现在遭你们奴役,国家在你们的绑架之下,你们还要求别人维护祖国的尊严,其实最大的损害祖国尊严的,就是你中共当权者。

当年我被绑架、被失踪、被非法拘禁的时候,祖国在哪里?我的公民权利又在哪里?你们干什么去了?你们竟然公然面向全世界在撒谎,说陈光诚是自由的,那么现在竟然可以以祖国的名义、国家的名义跟我说这样的话,简直就是无耻。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些,因为共产党绑架国家、劫持政府,可以说已经不代表中国人民,再者说中国人民也不会这么轻易被他们再‘忽悠’了。”

 

*朱乔夫:姜杭莉受到当局压力“再把朱虞夫情况说出去就不让你探视了”*

现在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的民主人士朱虞夫先生在2011年“茉莉花革命”期间因言获罪,被判刑7年。他的弟弟朱乔夫辗转来到美国,呼吁营救他。近日朱乔夫谈到朱虞夫的太太姜杭莉受到当局威胁,以及朱虞夫现在的健康状况。

 

朱乔夫:“今年5月12日我嫂子又去探望了我哥哥。在此之前的5月8日,他们把我嫂子骗到监狱里,监狱方面给我嫂子去电话,要求她到监狱里去,有事情,说是保外就医的事情。当时我嫂子比较激动,因为海外一直在呼吁,她认为是不是保外就医的事情有什么进展。

她去了以后,实际上是被骗了,他们是专门安排了一次对我嫂子方方面面的恐吓。

全程的录音录像,当时参与的有监狱方面的一个队长,好像是姓王。参与的还有杭州公安局上城区的国保。七、八个人把她叫到监狱,然后拿着很厚的材料说‘全是互联网上下载的,所有这些消息……国外媒体的报道有很多失实,很厚的一本都是你姜杭莉讲的,而且讲的都不对,都是编造的’。然后告诉她‘朱虞夫身体很好,只看了19次病’。

 

实际上,他转到第四监狱之前已有一年多是关在看守所里,到监狱里只有一年左右时间。也就是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这是他们认可的,说‘朱虞夫只看了19次病’。

当时有很多人一直威胁她说‘如果你还是要出去讲朱虞夫什么身体不好啊,怎么这么的,那么我们不让你再来见朱虞夫了。因为12日快到了,如果你答应不再向外把朱虞夫的情况说出去,那你还是能来看;但是你要是再说,国外媒体再有报道的话,我们就不让你看了’。”

 

*朱乔夫:512日探视,朱虞夫说这个月晕倒3次,家人非常着急*

12日,我嫂子去看了。我哥哥告诉她‘这个月已经晕倒3次’。我嫂子觉得这个情况非常危急,以前没发生过连续3次晕倒的情况。所以我们都非常担心。现在中共方面在这么大的舆论呼吁下,仍然没有任何收敛,不光对我哥哥的虐待越来越重,而且对我嫂子迫害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加深。

 

不过,从这点也能看出国际社会的呼吁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违背所有人的意愿,一定要把这么老弱病残的一个人置他于死地,现在我们家属也非常非常着急。”

 

*陈光诚:共产党人质外交由来已久,接受他们的要求妥协,不解决问题*

得知朱虞夫先生现在的健康状况和家人所受到的威胁,陈光诚先生说:“共产党这种‘人质外交’的做法由来已久。像朱虞夫这种情况,最好的一个办法就是该怎么做怎么做。如果你今天低头了,明天他会给你提出更多要求。在这个时候接受他们的要求妥协,是不解决问题的。”

 

朱乔夫先生说:“下个月(6月)6日、7日可能习近平要来加州跟奥巴马会晤。美国的人权理事会,美国兰托斯人权委员会,或者是原来(前些时候)我们见过的一直在帮我们呼吁的沃尔夫议员、史密斯议员,还有克里国务卿,在习近平来美国的时候,不知能否帮助我们趁这个机会再向习近平谈到这事情。我们很想趁这个机会能给习近平递交一封信,或者把我们的意思能转达给他,希望我哥哥早日出来保外就医。”

 

*刘雅雅:视觉艺术家协会5月26日向朱虞夫颁发“捍卫言论自由奖”*

在美国的视觉艺术家协会决定把本年度“捍卫言论自由奖”授予朱虞夫先生。(另两位获奖者是江苏民间环保人士吴立红和纪録片《远离恐惧》的藏族导演、正在服刑的当知项欠)。

 

朱乔夫先生说:“视觉艺术家协会5月26日下午举办颁奖会,我去代哥哥领取奖状。”

 

我采访了现在美国洛杉矶的视觉艺术家协会主席刘雅雅女士。

主持人:“请问为什么把本年度‘捍卫言论自由奖’颁给朱虞夫先生呢?”

刘雅雅:“因为他这么多年都是不恐惧地发表他自己的思想,尤其他是写的一首诗(《是时候了》),表达心中的思想,然后被中国政府判了7年。我们视觉艺术家协会是支持言论自由、发表自由跟表达的自由。”

 

*傅希秋:陈光诚在欧洲几个不同场合谈“高智晟案是践踏人权、司法恶化重要例证”*

目前在中国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家人又有4个多月完全得不到高智晟的任何消息。家人要求当局依法给予家人探视权和高智晟通信、打电话的权利,没有任何回音。

 

刚刚结束欧洲人权之旅的傅希秋牧师说:“光诚在一些采访、会见当中也特别提到高智晟。确实在几个不同场合下,都提到他作为一个重要的见证和例子,表达现在中国对人权的践踏、司法状况恶化,这是最重要的例证之一。”

 

*陈光诚:从高智晟、齐崇怀案看迫害新手段;赵常青等被抓可能是全国新打压开始*

陈光诚先生说:“像高智晟这是非常突出的一个迫害案例,非常清楚。在缓刑期的最后几天,把他送进监狱,而且不允许他的家人会见。即使偶尔有会见,也不允许谈在监狱的处境,这显然是完全践踏人权的做法。

 

还有像齐崇怀,在马上要出狱的时候又给他加刑,这在中国也是开辟了一个‘新的纪元’吧,以前这种迫害好歹到时候还让人回家,就算回家后还被非法拘禁,形式上还是要装装样子。这个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

 

还有像现在被抓的这些举牌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案例那么多。像赵常青、李卫,还有最近江西新余的刘萍女士、魏忠平、李思华呀,他们竟然被以煽动颠覆罪被抓起来,我想这可能也是新一轮全国性打压的开始。这一切都是非常非常值得我们关注的。”

*傅希秋:陈光诚与英国盲人议员、前部长戴维.布朗凯特见面交流*

回顾此行欧洲人权之旅,傅希秋牧师说:“我们在英国期间,也拜会了英国议会中一些著名议会领导人。除了与奥尔顿勋爵有单独会谈之外,还有与英国跨议会党团中国委员会主席麦德琳女议员,还有一位英国最著名的盲人议员,也是曾经担任布莱尔首相内阁当中最重要的一位部长大卫.布朗凯特,他们两个盲人在一块儿互相交流,本身也是一个历史性奇迹。我们非常受感动。”

*陈光诚:德国、荷兰长期坚持人权原则,经济在欧洲最好,贸易也未受大影响*

傅希秋:“还有一个热点就是5月21日下午在著名的牛津学生社团“牛津辩论社”特别举行了一场公开演讲。有200多名牛津大学师生以非常热烈的掌声欢迎这个代表团的到来。

 

陈光诚先生在演讲中表示,中国未来发生变化是必然的,没有任何悬念。他特别鼓励这些牛津的学子们积极努力,去结束这些独裁的政权,使他们在世界上没有生存之地。推动民主化世界的到来。

 

他特别指出独裁国家经常用‘经济大棒’来威胁民主国家,使一些民主国家妥协,在一些非常短视的政客操作下,确实是把他们建国的根本价值观用贸易去妥协,去出卖。

 

好多学生举手问许多问题,包括一些大陆(来)的学生。他们特别提出来,很多西方民主国家强调说,他们妥协的理由是贸易现在非常重要,中国的经济能够对他们西方现在经济方面的危机产生互补,产生催化。陈光诚先生不同意这个说法,他说‘像德国、荷兰这些长期坚持人权一贯原则的国家,反而经济是欧洲最好的,他们的贸易也没受到多大影响。但是那些被极权的‘贸易大棒’一挥就赶紧跪下来求饶的国家,却是经济越来越坏。所以这也是个很好的对比’。

另外他提到,这些民主国家如果在人权问题上越软弱,导致在国内民众‘核心价值’上的代表性也越来越弱,势必遭到国内民众唾弃。

 

发布会之后,也有媒体一些重要采访,包括去了CNN。也有大赦国际的年度报告,大赦国际总书记特别邀请我们代表团前去,陈光诚先生在记者会当中……据大赦国际讲,这也是他们发布报告史上第一次让另外一个非大赦国际的人权活动人士在他们的记者会当中特别讲话。”

 

*傅希秋:欧洲此行达到预期果效。民间外交还会继续,并要向亚洲民主国家发展*

总而言之,我们这次欧洲之行,起码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果效。相信未来还会继续有民间外交的行动,将这个欧美‘跨大西洋人权联盟’的工作持续、有系统地进行下去。希望能够使中国受压制的……无论是维权人士、上访人士,还是受迫害的宗教人士都有一个声音。尤其是为着良心的缘故入监狱的人,他们能够有一个自己的‘亲戚’,可以说这些议员一旦跟他们结‘对子’,都会像对待家庭成员一样为他们不遗余力地去呼吁。

 

我相信,未来我们也会向其它亚洲地区的民主国家国会去继续推进,希望这个联盟能够向更深的方向发展。”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