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音报道:迟来的授奖仪式


2016.02.22
魏京生基金会授第九、十一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奖牌(RFA张敏摄).PNG 魏京生基金会授第九、十一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奖牌(RFA张敏摄)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2,20)

*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对迟来的授奖仪式作说明*

2016年2月12日傍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瑞本大楼大厅里,魏京生基金会举行了一次特别的授奖仪式。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先生分别将2012年和2014年“魏京生民主斗士奖”的奖牌交到前来领奖的获奖者代表的手中。

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女士对这一迟来的授奖仪式的原委作了些说明。

黄慈萍:“其实呢,从我们第一届开始是2004年,浙江的民主党人就被提名多次。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其中包括一个担心就是说给团体……因为有一笔奖金,所以怎样分这笔钱诸如此类技术上觉得操作很困难。

浙江的这些民主党人尤其优秀,很惭愧的是到了第九届我们才给了第一个浙江民主党人,就是给王东海。在某种意义上真的是很羞愧,为什么呢,还就是因为王东海过世。其实我当时有点担心,那次捐了不少钱,七千块钱,我想这七千块钱又不大好给。”

 

黄慈萍:2012年获奖者王东海的女儿王芷怡、首届获奖者刘贤斌的女儿陈桥都在这里

黄慈萍:“我很高兴现在王东海的女儿王芷怡在这里,这七千美元还是有点用处,帮你上学,帮你成人。你爸爸九泉之下有知的话,他也可以有所安慰了。所以,希望你也好好读。那么我就向大家汇报一下,王芷怡的成绩非常好,尤其现在英文比较适应了,她成绩单都非常优秀。

我们事实上把这个奖宣布了以后,把钱给出去永远是一个经常技术上有所挑战的程序。我们很高兴的就是,这十年来除了杨天水的那一部分钱和过世的刘迪的钱,还有刚授予的(2015年12月)给陈树庆的钱,剩下的钱全部都到位发出去了。

奖金其实只是(奖的)一部分,本来就是想帮助、希望有所用场,有一点点小小的补偿。像你(对王芷怡说)父亲,他为民运做了很多的事情,对他的妻子和女儿相比较

他就有所亏损。

这里(在场的)也有陈桥,你爸爸是早年(2004年首届)得奖的,我就把这个钱寄给了你妈妈。那时你还很小,你妈妈很高兴说‘我们家陈桥很有画画的天才’,现在看到陈桥在这里,我也觉得很高兴。那笔钱是微不足道的,你妈妈真的很不容易。陈桥也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

需要更多人有关怀,我们发这笔奖金经常总是给在监狱里的人,钱不光很难送,而且没有一个人能够出来领这个奖牌,所以今天我们一下子有两个奖牌被领取了,非常谢谢你们!王芷怡代表你爸爸领这个奖,我也非常感谢冯女士和关先生来代表香港的朋友领取香港的奖。”

 

*魏京生、“魏京生基金会”和“魏京生民主斗士奖”*

魏京生先生是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他早在1978年北京西单民主墙运动中就是重要成员之一。他提出“第五个现代化”,即要在中国实行现代民主制度,挑战中共独裁制度。他在《探索》杂志写出《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一文,矛头直指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1979年魏京生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5年,1993年获(假)释。六个月后又被捕,再次被以“反革命罪”判刑14年。1997年,魏京生在总共服刑18年之后,从囚室被直接送上飞往美国的飞机。

 

1996年魏京生获“纪念罗勃特.肯尼迪人权奖” 和“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 ”。他获得多项人权奖,并多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魏京生基金会于1998年成立,从2004年起,一年一度颁发“魏京生民主斗士奖”。2016年2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瑞本大楼大厅举行的特别授奖仪式上,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女士宣读 2012年第九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奖词。

 

*黄慈萍宣读 2012年第九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奖词*

黄慈萍:“我不想拖太长时间,我唸一部分我写的颁奖词。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今天,当我以这两句诗纪念我们这一代的杰出英雄王东海时,也忍不住泪流满面。王东海先生于今年(2012年)4月28日突然去世。今年的‘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颁发给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领袖成员王东海,是对他几十年如一日的努力和贡献的表彰,也是对整个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的表彰。我们表彰他们突破中共独裁的党禁,首先发起公开注册反对党的努力;以及十多年来,不畏镇压与迫害,坚持民主和人权的理念与实践。自‘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设立以来,该委员会或其成员,已被上百人提名多次。

 

作为浙江民主人士的领导者之一,王东海也是中国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他始终坚持争取民主和人权。因为他的责任感和勇气,吸引了各种年龄和不同背景的人走到一起。他在杭州的小而简陋的家成了吸引民主人士的圣地。他总是告诉同伴们,把责任推给他,以此来保存实力,维持民主运动所需要的能量和资源。

 

1989年,在中共派军队在北京屠杀学生后,王东海带领人们在杭州游行抗议并打出条幅:‘不要杀学生,向我开枪!’因此被判刑两年。出狱后,王东海不惧个人安危,继续在全国范围呼吁释放政治犯。在魏京生90年代假释的半年中,王东海曾专程去北京拜访,共商民运大计。

 

在1995年「六四」7周年之际,王东海起草了《呼吁立即释放魏京生、王丹、刘念春及一切政治犯》联署的声明。该声明提出五项建议:

1) 无条件释放魏京生、陈子明、王丹、刘念春、张林、胡石根、徐永海等一切在押的政治犯和宗教犯;

2) 重新评价六四和八九民运;

3) 召开圆桌会议;

4) 广泛开展与社会各界的对话;

5) 有秩序、有步骤地进行渐进式政治体制改革。

 

为此王东海先生被杭州市公安局判处劳动教养一年。

 

我想引用一封推荐信里的一段话:‘他们是一群中华的脊梁。他们并不满足于肉体的生活,他们要让每个中国人活出尊严来。于是,他们冒着最大危险在1998年开始了全国前例性的组党社团实践,而且在被镇压后依然坚持不懈,齐心协力坚持维权运动。多年以来,他们以不同形式和方式,积极投入人权与民主活动,为中国大众做表率,给中国民众在迷雾之中指出了中国的未来。尤其是在具体的民主政治建设中,近些年来,他们积极投入到呼吁释放政治犯,促进法治社会建设,参与工人农民的维权工作。浙江的几十名民主党人长期以公开的身份参与民主政治活动。浙江是全国民主运动中参与人数最多的省份之一。而他们遭受到的迫害同样也是最多。’

 

近几年来,这个团体的好几名成员都遭遇了磨难甚至死亡,包括在服刑期间去世的力虹和今年2月又被判7年徒刑的朱虞夫。为推动民主进程坚持民主理念而进出监狱的,还包括陈树庆、祝正明、王荣清等人。

 

在悼念王东海时,魏京生说:‘王东海的牺牲是巨大的,他的贡献也是巨大的,尽管常常是默默无闻的。在怀念王东海的此时,我特别要感谢他1995年在我与其他民运人士入狱时,率先为我们大声呼吁,而遭到中共报复并被判劳教的事迹。他以自己的自由,来争取他人的自由。这种舍身忘己的精神尤为可贵。王东海先生对民主自由的信念必将成为未来中国民主运动的号角。他的逝世是中国民运的巨大损失,也是对我们大家的一个激励。虽然中国民主事业是艰难曲折的,但前景必然是光明的。’

 

王东海是一个乐观的人。他一直期待着在不久的将来看到一个民主的中国。不幸的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个令人扼腕叹息的事实激励着我们为中国的民主和自由而奋斗的决心。我自己也知道,越接近中国民主和自由的目标时,危险乃至死亡的阴影也就越浓。

生命有限,但人生的意义可以是无限的。我们的生命也许会被缩短,但我们不会后悔我们的所做所为。我们为此而感到自骄。我想,这也是王东海对他自己生命的评价。

 

王东海,你安息吧。你还没有完成的事业终将实现。

 

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

2012年12月5日签发”

 

(会场掌声)

黄慈萍:“谢谢!(对王芷怡说)谢谢你爸爸!”

 

*王芷怡:给我父亲颁这个奖,对我和浙江所有民主人士都是一个极大的安慰和激励*

王东海先生的女儿王芷怡在友人的帮助下来到美国读书。她接过父亲获得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奖牌后发言。

王芷怡:“首先我非常感谢‘魏京生基金会’给我父亲颁的这个奖项!这对我,还有对浙江所有的民主人士都是一个极大的安慰,也是一种激励他们能够继续为民主事业做出贡献。他们现在在中国,他们仍然还生活在痛苦和迫害中。我希望他们的信念不要因为这些迫害而改变,就像我父亲一样。

现在我认识的很多叔叔,他们经常来我们家,他们和我的父亲一起讨论、一起下棋或者聊天。他们都是我非常熟悉的人,但是他们现在都在监狱里,这个让人真的非常难过。吕耿松叔叔还有陈树庆叔叔他们帮我来到美国,他们做了很大的贡献。我也非常感谢王晶阿姨,因为没有她我在美国也无法生活。现在有魏京生基金会给我的支持,让我在美国的生活能够更好,我也不会辜负你们对我的期望,还有给我父亲这个奖项。我一定会好好学习,报答所有帮助我的人。再次感谢你们!”

(会场掌声)

 

*黄慈萍宣读 2014年第十一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奖词*

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女士又宣读了2014年第十一届"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奖词。

 

黄慈萍:“难忘今秋:香港人争真普选是中国民主史册上光辉灿烂的一页 ——

今年秋季,很多张相片如泣如诉。

一张相片里,有几十个光头的香港人。他们面容安详,目光沉稳。其中有个女性,她光洁的面孔上,两只大眼炯炯有神。这些人正在进行‘削发仪式’,他们决心削下头发,重拾尊严。寓意是‘剃无可剃--退无可退’,只能在香港政改问题上进行抗争。

另一张相片,背景是霓虹灯光环绕的繁华高楼。绿色草坪上铺着一条‘抗命罢课’白字黑底的条幅。周围坐着成千上万的青年学生。他们腰杆笔直,专注静默,与即将来临的黑夜政治对峙,形成凝重的气氛。

还有一张相片,一条"公民抗命"的条幅被游行的队伍高举着,又长又黑,似河,似龙,众心同忾,气魄如锋。

还有许多俯视的相片――不见尽头的队伍,满处的雨伞。人群如蚁,雨伞如花。看不见个体,却显示了满山满谷磅礴的、挡不住的民心、以及在朗朗阳光照耀下发出晔晔光芒的生命......

还有更多的相片:

抱着孩子的母亲,胸前别着黄丝带;

17岁的青年,目光里充满着无所畏惧的神色;

狮子山头,垂下‘我要真普选’的黄色大标语;

旺角弥敦道660号,有一片民主墙的大字报;

头戴防护钢盔、荷枪实弹的警察正在发射催泪弹;

催泪弹之后,烟雾弥漫,一个人举着伞昂然前进;

......

 

这是一幅幅港人争取真普选的画面,它们勾勒出了2014年不寻常的香港之秋。

 

魏京生基金会决定,为了肯定和纪念这个难忘之秋,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个奖不是给一个人,几个人,或某个团体,而是奖给所有支持和参与港人争取真普选运动的人们--包括香港人、大陆人、台湾人、海外华人,以及世界上所有支持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运动的人们。

 

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是肯定这场运动的意义,表彰所有参与者和支持者的勇气和坚持。

 

争取真普选,已成为2014 年世界瞩目的重要事件。自从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以后,香港有四届行政长官,这些长官全部都由所谓的‘选举委员会’选出。众所周知,这个选举委员会成员的大多数并非由选民选举产生。

自香港回归以来,争取普选的呼声不断高涨。2007年8月的港大民调已经显示,超过一半的市民支持普选。

 

香港人争真普选,酝酿于2013年,于2014年秋季达到高潮。今年(2014年)七月一号是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共十七周年。这一天有五十多万人上街游行。大家要求保留香港现有的自由和人权。这些要求,在民主国家看来是天经地义的基本人权。可是这个要求不仅得不到肯定和答复,争取真普选运动的积极分子和领头人还遭到打压。迄今为止,已有逾百人被捕。还有许多人为了自己的正当选择付出了代价:有人拿不到毕业证书,有人被取消了返乡证,有人被上了黑名单,有人遭到恐吓,有人在大陆的业务发展受到或将要受到严重影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大陆境内的支持者尤其遭到了残酷的镇压,使他们本来就困苦的境地更加悲惨。今年这个奖,就是奖给这些人,奖给所有愿意坚守民主原则的良心!

 

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也是对共产党统治下老百姓失去基本知情权的控诉和挑战。

 

从国内回来的朋友们说,在中国大陆根本上不了海外重要新闻网页。港人争真普选的情形,只能从中央电视台里听到一种口径。尽管有人因为工作的缘故,可以在中国大陆看到CNN 电视节目,但每当开始报道香港人争真普选的实况,屏幕就骤然变成一片黑色,或是一片雪花。

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极权国家之一,那里人们有耳不能自由听,有眼不能随意看,而是被迫地只能听从一种声音。香港人争真普选的实情,被这‘一种声音’彻底歪曲了,被变成了‘海外势力支持的骚乱、香港人民反感的动乱、祸国殃民的灾难’等等。这让我想起,柏林墙倒塌的第二天,东德共产党机关报《新德国》竟然对前一天发生的大事一字不提。这种强制性的封锁消息、拒绝真相的做法,不仅证明了一个政府的自欺欺人和可笑,也说明了它的极端虚弱和胆怯。

 

不可否认,人是容易被洗脑、被误导的。大陆百姓在被封锁消息、知情权被剥夺的情形下,产生出各种有偏差的想法,并不奇怪;而在没有知情权下产生的民心,并不表明有正确的价值。但我们只是希望,通过颁发这个奖项,让大陆的百姓们,以及海外的华人们明白一个道理:你们有权选举你们的领导人。这是每一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我们希望大家痛恨那种依靠封锁消息、制造一面之词的做法。更希望大家不因为眼前有一滩污水而怀疑大海的青蓝!

 

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也是提醒人们看清中共"一国两制"的真面目,放弃幻想。

 

魏京生先生对港人过去的误信有过如此分析:‘1997年香港人民在朦朦懂懂之中迎来了政权的交接。当灾难即将来临的时候,很多人感到了恐惧。他们纷纷移民海外,躲避可能来临的暴政。在移民潮的压力下,中共选择了温水煮青蛙的策略,暂时遵守了诺言,给香港保留了大部分的自由和人权。那个时候的香港对于中共发展经济仍然十分重要。对于八九年时候支持大陆民主运动,中共也采取了暂时隐忍的策略,留待秋后算账。这就给香港人民造成了一个错觉,似乎中共真的会永远遵守诺言。而习惯于和比较遵守诺言的港英政府打交道的香港人,误以为中共也会遵守诺言,而不懂得中共遵守诺言是以他们的利益为标准的,不是正常人理解的诺言。’

 

实际上,大陆的人们对政府和个人前景的信心前所未有地低落。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大陆富豪和高官,拼命把子女和财产都送到国外。香港人争普选运动中,有个香港记者,带着襁褓中的孩子上街观看。她说:‘非来不可’,因为‘妈妈怕,到你跟妈妈一样大的时候,不知道你还有没有集会和言论自由了!’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的一个积极作用,就是让香港、台湾和各地的人民,看清了‘一国两制’的真面目,明白了中共的承诺一钱不值。这是一种痛苦但必要的觉醒。

 

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特别表达了对一类人的钦佩。

有一类人,本身处境并不差。他们有的具有议员职位,有的可以继续去大陆当明星挣大钱,有的出身良好,日后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英美定居,有的可以潜心在学校当好学生,有的在国内就是知名艺术家,等等。这些人,如果单就个人境况来说,并非到了‘逼上梁山’的地步,他们没有迫切的必要参加或支持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运动。但是,这些人自觉地投入,而且拒绝妥协,不惜牺牲个人的利益。

 

这让我想起了魏京生先生本人的经历。魏京生出生于共产党高干家庭。如果不是当年在西单民主墙贴出《第五个现代化――民主》的大字报,从而引导近代中国民主运动;如果不是他坚持自己的民主理念,不受威逼诱惑而妥协投降,他可能会顺顺当当地当他的‘红二代’,或腰缠万贯,或身居要职。魏京生为他当年的选择付出了沉重代价:身陷牢狱十八年,身患疾病,有国不能归,有家不能回,至今仍然是中国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

 

我对下层受压迫百姓的反抗从来都感到震撼。中国历史上不乏揭竿起义的轰轰烈烈。但是,那些本来可以养尊处优、舒舒服服过‘前途有保’的日子的人们,能够为自己不曾亲历的他人苦难而流泪,能够为普罗大众的根本利益而牺牲自己,更加让我感动!在我心目中,他们是更值得尊敬的英雄。这个奖励,特别表达了我们对这类人的钦佩和尊敬。

 

今年的‘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人争真普选运动’,更是对香港年轻人的一个鼓励。

今年的斗士奖,也是献给一批纯洁、热情、理想不灭的孩子们。他们让我们流泪。他们让我们看到,虽然香港人以现实主义著称,又多年承受洗脑和物质诱惑,但,仍然有这么多年轻的正义之心在勇敢地跳动着!这些年轻人的心坚忍刚毅,百折不挠。这是中国民主的希望!

 

在港人争取真普选运动的高潮时期,曾经流行了很多鼓舞人心的歌曲。其中之一改编自《悲惨世界》的‘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你可否听到人们的歌声?)。在法国大革命的街垒战里有许多青年,他们的面孔如此年轻,他们对未来有着如此的向往,但是他们选择了牺牲。参加港人争取真普选运动的人们中,许多都是青年学生。这些人继承了全世界民众寻求自由的精神。他们和法国街垒前的孩子们一样,具有令人感动的激情和勇敢!

 

和所有的运动一样,不可能每个细节都完美无缺。正如法国大革命中有些做法并不那么正确,却丝毫不能影响法国大革命的历史地位一样,香港人民的争取真普选运动,也不会因为个别枝节的不完美而失去它应有的光辉。这场运动展示了香港人的民心和决心。这场运动与1978年的西单民主墙、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一样,都是中国近代史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光辉一页!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今天,魏京生斗士奖颁发给香港‘争取真普选运动’,因为:

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表明,‘只有三样东西不能长久掩藏:太阳,月亮,还有真相。’(佛教警句)。

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表明,"人只要在思考,就是自由的"(爱默生)。

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表明,香港人不都是务实、渴求金钱的,他们会为正义而战。

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表明,自由诚可贵,但必须为之付出代价!

香港人争取真普选表明,民主自由的理念,永远会引导人们!

 

最后,让我用索尔仁尼琴的一段话作为结束:

‘假如我们连不撒谎的这点勇气都没有(这里可以改变为:假如我们连要求自由的勇气都没有),我们真的一钱不值、无可救药了,那么我们应该受到普希金的蔑视:干吗赐给牲口以自由?它们世世代代继承的遗产,就是带响铃的轭和鞭子。’

 

谢谢大家。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 黄慈萍

2014年12月5日”

 

(会场掌声)

黄慈萍:“谢谢大家!我也需要说一下,这份颁奖词是程以克女士写的,我非常感谢她!”

 

*冯玉兰:“雨伞运动”在香港民主运动历史上是一个最大规模的全民醒觉的运动*

代表获奖方接受奖牌的是多伦多支援中国民运会主席关卓中先生和港加联发言人冯玉兰女士。

黄慈萍女士请冯玉兰女士讲话。

冯玉兰:“在这里,我非常荣幸能够代表香港的参与‘雨伞运动’的人民来接受‘魏京生民主斗士奖’。‘雨伞运动’在香港民主的运动历史上是一个最大规模的全民醒觉的运动。当中有超过一百多万人参与,历时七十九天。这个运动也标志着香港新一代的青年人出来重新掌握香港这个城市的未来。

它在中共执政以来也是第一个地方针对政治选举权问题直接向中央政府说‘不’。无论在整个运动的启动、推进,以至到参加人数的规模之大,都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历史,而且也把整个香港……因为这个‘雨伞运动’的启动,而推到整个中国民主运动的最前线。”

 

*冯玉兰:估计未来香港会进入更严峻的时代,世界各地的继续支持非常重要*

冯玉兰:“就好象一些青年学生所说‘到现在虽然三个地区的‘占领’活动已经清场,但是‘雨伞’的精神犹在。这只是一个长期抗争的开始。

能够得到这个奖,其实对全部参与‘雨伞运动’的香港人民来说,都是一个非常荣幸的经验。而且也是在他们面对中共越来越庞大的打压,这个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鼓舞。我们估计在未来,香港会进入一个更严峻的时代,所以全世界各地公民社会,还有政府对他们的继续支持对他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我谨代表全部雨伞运动的香港人民,在这里谢谢魏京生基金会!也谢谢世界各地一直以来对香港不断的支持!谢谢各位!”

(会场掌声)

*魏京生:这个奖完全是基金会其他几位理事经过仔细评选后做出的决定*

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先生说:“我只讲两、三句作个解释。

好多人以为这个奖是我提名、我评选的,所以我要特意说明一下,这个奖不但我没有评选的权利,我连提名权都没有。

我们基金会的理事们为什么要做出这么一个决定呢?就是为了破除一个流传很广泛的共产党造的谣言,说‘他们民主运动都是些独裁者,你看老魏(京生)那个样子,他就是个独裁者,他要当政以后肯定还是独裁,所以你们不要争取了,没有希望’。所以我要特意说明一下,这个奖完全是基金会的其他几位理事经过仔细的评选以后做出的决定。谢谢大家!”

(会场掌声)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