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中国人权听证会内外

2013-04-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下载视频

 

*听证会前采访中方证人*

4月9日下午2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举行“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中午,中方证人陆续到达,我开始了当天的采访。在国会山前,对从美国各地专程前来作证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现在新疆沙雅监狱服刑的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在浙江第四监狱服刑的异议人士朱虞夫的弟弟和妹妹,以及听证会协助单位对华援助协会主席、证人傅希秋牧师作了视频采访。

 

*傅希秋: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美国会“全球人权小组委员会”举行这次听证*

我先请傅希秋牧师介绍一下这次听证会的背景。

傅希秋:“这次听证会是在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的背景下,尤其是在高智晟律师持续的被囚禁,现在没有任何获得自由的迹象。还有一个最重要的背景就是陈光诚先生从去年来到美国已经近11个月,中共当局却变本加厉还在继续逼迫他家人,尤其是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先生不仅仅继续被系狱,而且家人还受到骚扰。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国会‘全球人权小组委员会’特别举行这样一个听证会,是为全面检讨在过去几个月中国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以及希望众位听证证人向美国国会和美国的民众来解释过去的状况,而且提出一些建设性建议,希望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应该怎样去努力来改善这个状况。”

 

*陈光诚:狱中陈克贵透露被酷刑、被威胁,他4岁的孩子险被别人接走,仍有危险*

去年逃离东师古村后来辗转到达北京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暂避、后经中美协议,去年5月来到美国现在纽约大学学习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是今天听证会证人之一。

 

主持人:“陈光诚先生您能不能先谈谈现在陈克贵、您的家人目前的处境?”

陈光诚:“克贵已经被送进监狱很长时间了,现在陈克贵战战兢兢透露出他在看守所受到酷刑后,他的4岁多的孩子受到威胁。好像是在3月7日,当地党委指派计划生育办公室一个叫徐西才(音)的人,到幼儿园要接走这个孩子,幸好在此之前一点点时间我大哥已经把孩子接走。后来追问徐的时候,他非常清楚的说‘这是领导安排’。

那么,这个处境是非常非常危急的。因为,当时在看守所,沂南县政法委书记马成连和公安局政委尹川东(音)就多次威胁陈克贵,说‘你的父母、孩子小命都在我们手里攥着呢,如果你不按我们说的做,你去申诉或上诉的话,你从监狱出来就不能见到你的孩子和家人了’。所以,也就出现了陈克贵当庭表示不上诉这样一个结果。陈克贵说出在监狱受到的一些虐待后,马上就面临了这样的威胁。

而且这样的威胁……在3月11日陈克贵的父亲送孩子去幼儿园时,又有人戴着头盔、穿着军大衣,骑着摩托车跟在后面来回威胁。这可能就是他们所说的 ,小命都在他们手里攥着的一个真正含义吧。所以我觉得现在陈克贵的处境应该说非常的危急。他在监狱里也是这样说,共产党仍然去威胁他说‘如果你申诉的话,有可能被判无期’。”

 

*陈光诚:中方承诺调查山东对我和家人的迫害,无进展。不能欺骗美国和全世界*

主持人:“您今天来参加听证会,会上就您和您家人的经历,准备提出哪些特别迫切的要求和您对中国目前人权状况的看法?”

陈光诚:“我想,最简单的一个就是要求他们兑现当初的承诺。因为,这个承诺当初说是写在中美协议当中。现在看,近11个月了没有任何进展。那么,中国当权者不能随意欺骗全世界,欺骗美国政府,欺骗任何一个正义有良知的人士。这样公开向全世界作出承诺的事都可以自食其言,不去兑现的话,我想将来我们不能指望他在其它方面能够改善人权,或者说负起公共责任、社会责任、国际责任,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要求他兑现当初的承诺。而且现在应该公布当初达成协议的一些内容给大家看。”

 

*陈光诚:当局对敢于要求当权者实行法治的人打击是统一行动,且株连家人*

主持人:“您怎么看当前中国人权状况?您有没有特别的关注?”

陈光诚:“我想,目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我都在关注,包括西单的四君子,包括张安妮在学校被国保接走威胁这样的事情,而且接走张安妮的时间跟要接走陈克贵孩子的时间只差八、九天,也能看得出这是一个整体的行动。从威胁高智晟的孩子上学的问题,以及张安妮的事情,陈克贵孩子的事情,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这种对于敢于要求当权者负责任、实行法治的人的打击是统一行动,而且株连家人。”

 

*陈光诚:希望国际社会在普世价值问题上坚持原则*

主持人:“此时此刻您在这个地方准备参加听证会,您对美国方面、对国际社会有些什么希望和要求吗?”

陈光诚:“我希望他们在人权问题上、在普世价值问题上坚持原则,实事求是地去推动这样一个事情,让美国政府能够督促中共当权者兑现当初是给我,也是给他们的这个承诺。”

 

*耿和:担心高智晟身体。5年缓刑6次以上强制失踪酷刑又入狱,身体无法获调整*

下面我请准备参加听证会的耿和女士谈谈现在家人有没有得到高智晟律师什么新的消息。

耿和:“最新情况是今年1月12日 我爸爸和高智晟的弟弟去见了高智晟,这是经过10个月努力才成功的。见的时候他们(狱方)禁止问高智晟的任何情况,吃喝拉撒都不能问。”

 

主持人:“您能简要回顾一下高律师近年来所受到的迫害,当局是怎样对待他的吗?”

耿和:“高智晟是一位律师,始终为当事人维护权利,尽其所能地为穷人提供免费帮助。金钱诱惑不了他,权力压倒不了他。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好律师被中共当局迫害,判3年、缓5年的徒刑。在缓刑期间,就有6次以上强制失踪,最长一次达20个月,每次失踪都伴随各种酷刑。

失踪一结束,紧接着新华社对外的媒体就说,未来3年高智晟将在监狱度过。也就是说,他失踪时与在监狱就是换了不同的方式,都是控制在中共手里。所以我非常担心高智晟的身体状况,因为在长期失踪状态下没有办法获得身体方面的调整,也可以看到公开的他(接受美联社采访时)的照片也是受到各种酷刑以后的照片。他现在在监狱里,我们非常担心。他有没有体检?他的身体状况怎样?”

 

*耿和:从警察入驻我家到不让孩子上学*

主持人:“后来您和孩子选择逃离中国是在什么情况下?”

耿和:“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突然被绑架以后,警察住进我们家,成了我们家的‘主人’。外面人来敲门我是没权利开门的。24小时警察吃住在我家,我们上洗手间他们都要看着。我们睡觉他们也要每个房间坐一个人去看着,我们所有的行动都要在他们视线中。孩子上学要坐警察的车到学校,学校老师跟警察三方面对孩子进行孤立打击和辱骂,造成孩子精神压力非常大,精神崩溃。最后到2008年不让孩子上学了,在这种情况下为了孩子求学,我带着两个孩子逃离了中国。”

 

*耿和:高案具标志性,高情况不好转,推行法制民主是白说,希望美国救出高智晟*

主持人:“您今天来参加这个‘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在会上特别想说的话是什么?”

耿和:“我特别想说的是,中国新一届领导人已经上任,许多人对他们有许多期待和善意。但是我必须强调的是,高智晟案在中国是标志性案子,如果高智晟的情况没有好转,在中国说什么‘推行法制民主’那是白说,那是瞎说。

我必须强调,非常感谢美国政府救出了陈光诚先生,我希望美国政府也用营救陈光诚的方法营救出高智晟,以及受迫害的人权人士。谢谢!”

主持人:“谢谢您接受采访!”

 

*朱乔夫:因一首诗被判刑7年的朱虞夫累计坐牢已进入第12年,生命堪忧求助*

我采访的下一位是朱虞夫先生的弟弟朱乔夫先生。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哥哥朱虞夫先生做过些什么,现在情况怎么样?”

朱乔夫:“我哥哥朱虞夫从1978年就参加追求民主,1998年因为创建成立中国民主党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出狱后,2007年再次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2年,他的儿子被牵连判刑1年。2011年因为朱虞夫支持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写了一首诗《是时候了》,结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7年。实际上他在监狱已经累计坐牢(进入第)12年。”

 

主持人:“目前情况怎么样?”

朱乔夫:“目前我哥哥情况非常糟糕,从去年11月底,我们去看望他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全身浮肿,路都不能走。他告诉我,他的生命……可能很快就会在监狱中死亡,希望我们进行呼吁,我们家人也希望他不至于在坐了共产党十几年牢以后,最后还孤独的死在共产党监狱里。我们希望中国民主的火不要息灭掉。”

 

*朱乔夫:普世价值不可阻挡,希望美国政府伸出援手*

主持人:“朱虞夫先生还有4年多将近5年刑期,能不能请您讲讲这次来国会山参加听证会,对国际社会有什么希望?”

朱乔夫:“从我们个人角度,是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对中国的民主党、民主事业伸出援助之手,这也是跟美国的价值观不违背的。从大的角度来说,我们也看到陈光诚、高智晟先生的案子,无一不触及到一个核心问题——凡是对共产党提出一点点疑问的,哪怕就是一点点怀疑,或者提个建议,都没有好下场。我觉得普世价值在全世界的潮流是不能阻挡的,像这样,这样的社会,这样的价值观,我觉得是不可能再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朱小砚:家人受牵连无法工作生活离中国,出席听证会为朱虞夫获释就医呼吁*

主持人:“您和您的两位姐姐在不久前先后离开中国辗转到美国,向外界更多说出朱虞夫先生的情况,你们离开也是因为本人也受了一些牵连,您看是您还是您的姐姐讲一讲?”

朱乔夫:“这是我的姐姐,朱虞夫的五妹。”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讲这次离开中国辗转到美国,你们个人的处境是怎么样,为什么会作这样的选择?”

朱小砚:“因为哥哥的事情,不光哥哥家庭受牵连,连姐妹兄弟都受到牵连,我们在国内已经无法生存下去,所以走上这条道路。像我哥哥的儿子因为我哥哥的事,2003年也被牵连进去,判了一年刑。像我,自从哥哥1978年开始搞民运,我家就一再被抄家,我自己的婚姻和我的工作全部都被毁在这些牵连当中。工作不能延续,每次有了工作,几个月后都被辞。因为迫于共产党的压力,那些企业不敢留用我。我的弟弟因为是新闻工作者、记者,一次次被迫下岗。又去找工作,每次只让他做些浮面工作,不能做一些深入的报道。”

 

主持人:“今天您想对关注这次听证会、关注朱虞夫先生和家人的人有什么话要讲吗?”

朱小砚:“作为家人,我觉得哥哥的生命很重要。其实我今天来的目的很自私,我就是想让我的哥哥不要死在监牢里。因为我发现他好像快要死在监牢里,所以我很着急,我想在国会里如果我有发言机会,我一定要向他们说‘让我的哥哥快一点出来给他治病’。”

 

*傅希秋:作证重点包括中国宗教迫害、强制计生、打压异议人士和危急案例*

主持人:“傅希秋牧师,能不能请您谈谈对今天作证的案例和中国目前人权状况的总体看法和您今天作证所要讲的话?”

傅希秋:“ 好。我今天作证要点是说中国在过去一年中,整个……尤其是中国的宗教自由、法制,包括强制计生方面有很多恶化。宗教自由根据我们自己的统计,对中国家庭教会的迫害……无论从案例和 程度上,都出现了严重倒退。我们所掌握的中央政府发布的秘密文件显示,是政府自上而下的打击运动。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就看到在全国十几个省许多的迫害案例,包括对牧师的拘押、对信徒和平聚会的取缔,甚至有的被判刑。

 

我特别想强调的是,法制状况也出现恶化,包括对异议人士、对访民的打压,都出现可以说很严重的恶例。对一些强制堕胎的案例,出现了几个骇人听闻的事情。我会特别强调最新的、我们刚刚收到的贵州基督徒异议人士陈西的妻子辗转给我们传来的消息,因着2011年‘茉莉花’陈西先生也被判重刑(10年)。最近他在监狱里被连续抽血,根据惯例,抽血是对一些狱中可能面临生命危机的人采取的措施,可能给他一个被死亡的境地。这些都是非常令人忧虑的。”

 

*傅希秋:呼吁建议西方国家大使陪同良心犯家人探监,安排朱虞夫家人拜会议员*

傅希秋:“在过去几年,中国的良心犯、基督徒家庭教会,以及我们所看到的上百藏人的自焚,都显示出这是非常值得国际社会忧虑的事情。所以,我今天会呼吁美国国会和西方政府、良心人士应采取具体行动。包括我提出具体建议,就是美国和西方国家大使和在华领事馆,应主动陪同这些良心犯家属去探访这些良心犯在监狱的遭遇。

尤其是,朱虞夫的太太姜杭莉也告诉我们,本月14日就会有一次探访,所以我们明天会陪同朱虞夫的家人前去美国国务院,告诉美国国务院官员,让他们能够安排这些行程。我们这几天也特别会安排朱虞夫的这三个弟、妹一起去国会拜会,以及采取一些进一步行动,促进朱虞夫先生的自由和生命。”

 

*美国会“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现场录音片段*

4月9日下午两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举行“陈光诚和高智晟:中国的人权”听证会。

 

陈光诚作证——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听证会上作证,这是他来美国后第一次在国会作证。

<现场录音> 陈光诚:“尊敬的国会外交委员会全球人权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议员,各位外委会议员,各位来宾朋友们大家好!这个房间让我记忆犹新,今天和去年不一样,我站在这儿,坐在这儿,首先我要求将这份名单上的恶官依法列入禁止入境美国的人员名单之中,并得到切实执行。名单中的恶官酷吏是(当场展示)……这份名单中的官员长期参与对我一家人的残酷迫害。2005年12到13万的强制暴力堕胎中,以及60多万对家属的株连,都与这些恶官有关……”

 

陈光诚在证词中谈到他的侄子陈克贵因他的缘故卷入其中的案子事发的经过、判决的结果和现状。谈到陈克贵的父亲和陈克贵4岁的儿子所受到的威胁与面临的危险。陈光诚还要求美国方面公布中美就陈光诚事件达成的协议,以敦促中国方面兑现承诺。

 

傅希秋作证——

本次听证会协助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在听证会上作证。

<现场录音片段>

傅希秋牧师在证词中谈到中国在宗教自由、法治和基本人权方面的恶劣状况,他以强制计生、强制拆迁为例,说明公民生命财产权受到的严重侵犯。傅希秋牧师谈到长期关注的一些代表性案例,如高智晟、陈克贵、朱虞夫案等,他也提到王炳章,彭明,刘霞、阿里木江·依米提、刘贤斌、杨荣丽、郭泉、李必丰、陈卫、陈西等人的案例或处境。

傅希秋牧师呼吁美国政府强调普世的人权价值观,敦促中国政府改善人权法制状况。

 

耿和作证——

现在被囚禁在新疆沙雅监狱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太太耿和在听证会上作证。

<现场录音>耿和:“尊敬的国会人权委员会主席史密斯议员、各位外交委员议员、各位来宾们大家好!感谢国会给我这个机会,在这个大会上能为我的先生——人权律师高智晟讲话,也感谢诸位关心高智晟的案例。自2005年起……”

 

耿和女士在证词中回顾了高智晟律师为基督徒和法轮功等受迫害群体办案,八年来被停业、吊销执照,判刑,长期失踪和酷刑的经历,以及包括儿女在内的家人受到的迫害。耿和担忧酷刑和长期关押对高智晟律师生命的严重威胁,呼吁国际社会坚持对高智晟律师的持续关注。她也提到今天在中共暴政的迫害下,胡佳、郭飞雄、郭泉、许万平、王登朝等人的悲惨经历,说明目前中国人权和法制状况,希望国际社会营救高智晟、营救他们。

 

*两天后。傅希秋:美国务院新闻发言人说关注狱中陈克贵受折磨、家人受威胁*

听证会开过两天后,我再次采访了傅希秋牧师,想了解一些后续情况和各方反应。

傅希秋:“这次听证会上,陈光诚是赴美后第一次在国会作为特别证人作证。

 

今天,也就是4月11日,我也注意美国国务院透过新闻发言人,再次回应陈光诚先生证词里提到的关于他侄子在监狱里受到虐待和威胁。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特别说,他们非常非常关注关于陈克贵在监狱里受到折磨,甚至威胁他的家人的报道。我们敦促中国政府对所有公民,包括陈克贵都能够合理的、有尊严的对待。”

 

*傅希秋:美律师提出希望总统直接出面营救高智晟,国会两党几位议员当场支持*

傅希秋:“高智晟律师的案例美国民众并不陌生,并且美国国务院相关官员……我上次来华盛顿时,也跟白宫负责人权事务的总统和副总统的助理见过面。这次听证会上,高智晟在美国的作为国际代表的律师杰瑞.根瑟尔先生证词中一个重要主题,就是特别公开提出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能够直接出面营救高智晟,采取一系列行动。包括会见高智晟的太太耿和,会见陈光诚。国会的几个负责人包括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都当场表示了支持,为高智晟的自由,现在是到了行政当局行政首脑美国总统起来行动的时候了。

 

我相信美国民众不会坐视不管。相信会有越来越多民众起来向民意选出的行政领导人施加进一步压力。最主要的不是会见问题,是努力不努力真诚推动高智晟、朱虞夫获得自由。这也是我想下一步应该会有更大的行动出来,包括我们也会联合其它行政部门。”

 

*傅希秋:七个国际人权机构联合发表给克里国务卿公开信,敦促他访华直言人权*

傅希秋:“今天(4月11日)下午,我们已经发出去与另外七个国际人权机构的负责人包括对华援助协会,有大赦国际、自由之家、中国人权、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记者无疆界、美国维吾尔协会、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几个国际机构联合发表一个给克里国务卿的公开信,现在已经递到他那边去了。其中特别强调,克里国务卿作为美国最重要最高级的外交领导人,任国务卿第一次去北京访问,要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我们特别敦促他要采取具体行动,公开直言不讳、毫不妥协地提到对现在人权状况的恶化的担忧,敦促中国政府采取实际行动,改善中国现在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释放良心犯。

这个文件发出了,我想这也是进一步的行动之一。”

 

*傅希秋:听证会后,为救助朱虞夫与美国政府和国会密切联络*

傅希秋牧师还提到在听证会之后,为关注救助朱虞夫先生所作的一些努力。

傅希秋:“我们在听证会之后,也跟美国政府和国会相关委员会密切联络, 分别拜访了美国国国会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民主党议员麦戈文的两个主要助手,也特别又拜访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主席、弗兰克.沃尔夫议员。也与国会国际关系委员会的副主席,也是这次听证会的听证主席史密斯议员。我们同时也去美国府会中国事务委员会,跟他们的主任和副主任以及负责朱虞夫案例的相关官员也有会见。

 

我同时陪同朱虞夫弟兄的3个弟弟妹妹,去了美国国务院,会见了美国国务院东亚太平洋事务司的还有民主人权劳工事务局的主要负责人。所有这些最主要的目标还是希望让美国政府和美国社会能更多的了解朱虞夫先生的案例,能够把朱虞夫先生的最新近况介绍给大家。现在,朱虞夫先生的生命真的是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时刻。”

 

*傅希秋:深感中国良心犯受迫害案例太多,尽力让更多人了解*

傅希秋:“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主要感觉到,因为中国的良心犯因着中国这种极权的迫害,真的是太多了。朱虞夫先生长期为了中国的民主人权做出这么大的努力,作了这么大的牺牲,前后已经坐了11年监狱。其实,如果包括强迫失踪,远远超过11年。但是在美国,即使我看到的美国民众,美国的议员,还是有许许多多人根本不熟悉他的案例、他的名字。虽然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里也提,府会中国工作委员会也有专门的人在跟踪他的案例,但是我想,这次给我印象深刻的……当然我自己作为牧师,深深感觉到我们尽一点点力量只是作一个桥梁。这么多人透过听证会直到这一系列的会见,有更多的人,还有很多的媒体透过这样一个渠道,能够让更多的人了解。并且很多人愿意了解  。我们现在见到一些普通民众听到这个故事都含着眼泪,跟朱虞夫先生的三个弟妹拥抱,表示对他们的支持。这是我印象比较深刻的。”

*朱乔夫:沃尔夫议员致信四百三十多议员成立救助小组。感谢所有关心朱虞夫的人*

接下来我采访了马上要离开华盛顿正准备赶往车站的朱虞夫先生的弟弟朱乔夫先生。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谈谈听证会开过之后,10日、11日两天与美国有关方面接触的情况,有没有什么进展,您有些什么感受?”

主持人:“这几天在对华援助协会的帮助下,参加了陈光诚、高智晟的听证会后,我们跟好几位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见了面,有众议院议员史密斯、弗兰克.沃尔夫议员。沃尔夫先生已经给四百三十多个议员全部都发了信,特别成立了一个救助我哥哥的专门小组。几天下来,我觉得从方方面面看,发现美国这个国家对我们一家的善意,所有接触到的人无不为救助我哥哥竭尽心智心力。我们几个流落到海外的兄妹感激莫名。所以,我特别要借这个机会向所有关心我哥哥,关心中国人权,关心所有被迫害的异议人士的人,表示我内心真诚的感谢!”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