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集:耿和发布高智晟律师近况 呼吁国际社会救助来美

2014-09-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4年9月9日,中国知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举行记者会,公开呼吁国际社会及美国政府的支持,以争取高智晟尽快来美就医。(记者何平摄)
图片:2014年9月9日,中国知名人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举行记者会,公开呼吁国际社会及美国政府的支持,以争取高智晟尽快来美就医。(记者何平摄)
Photo: RFA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新闻发布会讲话实况录音*

9月9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在今天的节目里,先请听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会上的讲话录音。

(以下文字稿根据现场录音打录)

女士们丶先生们: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他是一名中国律师。他始终为弱势群体维护权益,尽其所能地为穷人提供免费的帮助。他不畏强权,依靠自己的律师职业向大众宣传公平和正义的 人权的理念。他以自己娴熟的法律知识和雄辩的口才为当事人讨回了公道,在社会上赢得了很高的声望和民意。

过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却不得(不)一次一次在媒体面前和在你们的面前讲述他的遭遇和(受的)迫害。

对我先生的日夜忧心,已经是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来美国五年多了,那种绝望和无助的感觉仍时时刻刻的涌在我的心头。我担心高智晟再遭受极端的迫害,甚至虐待致残致傻,也担心国际社会丶媒体对他关注度不够……

但是现在,这些所有担心都变成可怕的事实。8月7日回到家的高智晟是这样子的,这个家却变成了另外一种监狱。现在每天上午丶下午两次,公安去到家里“拜访”他,每次两丶 三个小时到家都不走,家人都无法正常去工作和生活。高智晟甚至对警察说:“你们天天‘拜访’我,成为你们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没办法工作和生活,你把我送到监狱去吧。”

我现在可以打通他的电话,他的说话在恢复当中,声音也是断断续续,也有许多的杂音,有些事还需家人去帮助‘翻译’和解释。我费劲了周折了解到他现在跟过去的一些情况,包括他在沙雅监狱前失踪20个月的情况,我觉得我别无选择,只有把他的情况给美国政府丶议会丶媒体和关心高智晟的朋友,告诉你们,请求你们的帮助。

刚回到家的高智晟他是这样子,他身高是5 英尺10寸,他原本的体重是175磅,现在只有137磅,走路是深一脚丶浅一脚,东摇西晃像得了小儿麻痹症的病人;皮肤白的像鬼一样惨白,没有一点血色;他说话口齿不清楚,反应非常的迟钝。按儿子的说法,爸爸应该向儿子学中文。

他在这之前是有28颗牙,都是好的,下面12颗牙,上面16颗牙。现在下面12颗牙有前面6颗牙是极度的松 动,手都可以拔掉。左上侧的5颗牙极度的松动,也可以手拔掉。右面有两颗牙是掉在了监狱,紧邻的一颗牙也是非常的松动;所有这12颗牙神经全都暴露,每一次喝水,甚至呼吸丶饭的温度,都让他疼痛难忍,所以他每天手捂着腮帮子。

这极度松动的12颗牙当他躺下的时候,牙也就躺在他的舌头上。他一旦摇头,这个12颗牙齿也是叮里咣啷的响。所以他现在只能吃婴儿食物。

在过去的5年,他是一个人(被)关在一个黑房子里面,每天吃一个馒头,一碗白水煮菜(水煮白菜)。他吃饭时只能把馒头掰碎,递到嘴巴里面。房间只有70平方尺,四周没有窗 户,没有任何通风和采光,走两步脸就能碰到墙上,没有任何的通风(放风)条件。

他现在是严重的缺营养,血糖低,还有胆上长了个小囊肿,健康十分令人忧虑。尤其是他是他一个人在黑房待了五年达五年之久,几乎丧失了说话的这个语言功能。我妹妹说,他的身体需要两丶三年的中医调整,语言恢复到正常也需要1年的时间。

尽管如此,他仍然对我们说,他在里面的5年,家人为他的“担忧受怕不次于我在里面”,所以他很内疚。他说,他很想陪陪家人,身体也需要恢复,他很愿意 到美国来。但是在监狱的时候,警察对他说“你想到美国是做梦,尤其美国政府让你去,是绝对不可能!”

让我在这里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进监狱前“缓刑五年”。他是2006年的12月22日至2011年的12月22日,这是“缓刑”的五年.在这五年,高智晟就有6次以上的强制失踪,最长达到二十个月。现在我知道了,这二十个月的失踪,他是被秘密关押在一个军队的地下室。

他曾经描述过2007年7月遭受的一次《黑夜丶黑头套丶黑帮绑架》的经历,这次经历让人读来是触目惊心丶肝胆俱裂。但这失踪的20个月期间,他所遭受的酷刑超过了2007年7月的那一次。冬天,屋子里面没有任何的暖气,他只能穿着夏天的衣服,心里数着数字,一天一天的从白天熬到晚上,日复一日。从没有恐惧过冬天的他,现在特别害怕冷。

这是一个国家对一个个人的迫害,我个人根本无能为力,因此我只能请求你们媒体的关注和报道,更需要以美国政府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力量发出正义的声音, 这样才能对我的先生提供实质性的帮助。

对高智晟的迫害并非是中共当局当权者对高律师有什么私人的仇恨,而是中共邪恶(政权)对高律师一身正气的恐惧。

然而,他对这(些)个案子的帮助毕竟无力改变整个的体制,甚至遭到了当局的威胁。自2005年起,高智晟的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因为他开始为受迫害的基督 徒丶法轮功及其它(受)迫害团体办案,中共当局开始对他进行公开的打压和报复。政府关闭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并在2006年8月非法绑架了他,在2006年12月2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他三年,缓刑五年。

就在缓刑到期的前四天,中共新华社对外报道: “未来三年高智晟要在监狱”。在这三年期间,家人只允许探视他两次,每次30分钟。其实监狱通知只能看15分钟,遭到了高智晟的拒绝,之后才让会见了30分钟。

至于中共对我和孩子造成的精神上和身体上丶心理上巨大的压力,非常大,我和孩子艰辛丶千辛万苦丶九死一生的逃亡之路,以及我在美国初期的艰辛和艰难,与高智晟所遭受的遭遇比,是微不足道的。

高智晟是一名在国际上和国内都很有知名度的律师,他所遭受的这种迫害是中国普遍存在人权状况的缩影。因此我在这里,我恳切的希望奥巴马总统和 Kerry国务卿能公开表达对高智晟的关注,因为这是美国支持中国人权最坦率丶最直接的方法。你们的声音不仅会给身处苦难的高智晟以光明和鼓舞,也会给国内渴望自由丶渴望人权的中国人民以光明和鼓舞。

高智晟本人和我们全家急切的希望丶需要能从人道主义出发,帮助他到美国看牙看病。

谢谢大家!

(现场掌声)

*陈光诚:数年来对高智晟的迫害令人发指*

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会后接受我的采访,谈他听到耿和发言的感受。

陈光诚:“我觉得对于中共认为对它专权构成威胁的人它是从来都不会手软。我们看到这数年来对高智晟的迫害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尤其像耿和说的,在军队的地下室里那段时间比那个《黑夜丶黑头套丶黑帮绑架》还要残酷,那么究竟残酷到什么程度,我们现在还不能得知它的细节。”

*陈光诚:坐完监狱出来,限制人家自由,这样无耻做法只有黑社会能做出*

谈到高智晟律师现在的处境,陈光诚先生说:“你中共不自称是法制国家吗?那么一个人坐完监狱出来了,你限制着人家的自由,还是违反自己国家法律的,你道理何在呀?目前他们对高智晟的这种方法依然还是和我当年面对的是如法炮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这样无耻的做法也只有黑社会才能做得出来。”

*陈光诚:让邪恶政权走入历史,让中国宪政民主,高智晟案是很好的切入点*

陈光诚:“这一切都应该足够警醒世人,对于中共这样一个邪恶的政权,我们不能再抱任何的希望。那么现在这个情况,就从国际社会,各个民主国家政府,尤其像白宫丶欧盟等等,这些重要的国家丶机构,这些政治家们完全可以去当面问这些中共高层的人员‘你现在对高智晟这样做,你怎么能让我相信你可以遵守法律丶你可以遵守国际规则呀?’这不是非常好的切入点吗?

这些政治家们如果施加足够的影响,我们民间社会作更多的呼吁,媒体有更多的关注,中国的朋友有更多的声援,大家的这种努力绝对不会白费的。这些力量在某一个点上产生共振的时候,高智晟就能获得自由。

只要我们大家……不管他们怎么做,他有千条妙计,我们要有一定之规,就是要让中共所做的这些恶行让全世界都看到,证明他不会遵守自己的法律丶宪法,也不会遵守国际秩序。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

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集中力量让这样的一个邪恶的政权走入历史,让中国实行宪政民主。那么,在这个高智晟的案子上,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陈光诚:在普世价值路上走,伸援手营救受迫害者,实际是帮助我们自己*

陈光诚:“ 我们现在去救高智晟也好,当年不管是为哪一个为了人类的普世价值付出努力的人去做努力也好,是这个人走在了属于我们全人类的一个价值道路上,遇到了障碍丶他受到了迫害,我们大家都往这个路上走的这些人,很自然的就要去相互帮助,就要伸出援手,这实际上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帮助人类更多的走入文明。”

*陈光诚:“自由中国18良心犯”重要关注对象高智晟律师受摧残骇人听闻*

多年来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丶并且在国际社会发起和推动“自由中国18良心犯”行动的机构之一,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高智晟律师也是我们去年发起的‘自由中国18良心犯’的最重要的关注对象之一。

这次耿和女士发表的更进一步的一些具体的信息,实在是可以用骇人听闻,一点不为过。我问过一个美国的医生,医生就讲‘如果就是一个正常人,三年如果不见阳光,不让放风,自己又单独关押,那么整个的身体丶心理都会受到重创,产生病变。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得到,高律师现在身体上所受到的摧残和心理上……现在连语言能力上也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傅希秋:下周 “自由18”部分家属记者会,耿格等将出席,包括争取高律师来美*

傅希秋:“我们会透过现在还关注中国人权的各国政府丶议会丶民间机构,我们都会继续努力,下个礼拜我们也又一次组织‘自由中国18良心犯’里边部分良心犯家属和女儿们,包括高智晟律师的女儿耿格,格格也会亲自去华盛顿,我们会召开记者会丶会见美国政府的高级官员,会跟一些其他的非政府组织一道,探讨下一步‘自由18’,包括争取使高律师能够早日获得完全的自由,能够来美国与家人团聚和身体得到治疗。”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