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集:耿和發佈高智晟律師近況 呼籲國際社會救助來美


2014-09-15
Share
IMG_2145.JPG 圖片:2014年9月9日,中國知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國舉行記者會,公開呼籲國際社會及美國政府的支持,以爭取高智晟儘快來美就醫。(記者何平攝)
Photo: RFA

*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新聞發佈會講話實況錄音*

9月9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全國記者俱樂部舉行新聞發佈會,在今天的節目裏,先請聽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會上的講話錄音。

(以下文字稿根據現場錄音打錄)

女士們丶先生們:早晨好!

我的先生高智晟他是一名中國律師。他始終爲弱勢羣體維護權益,盡其所能地爲窮人提供免費的幫助。他不畏強權,依靠自己的律師職業向大衆宣傳公平和正義的 人權的理念。他以自己嫺熟的法律知識和雄辯的口才爲當事人討回了公道,在社會上贏得了很高的聲望和民意。

過去的八年不堪回首,但我卻不得(不)一次一次在媒體面前和在你們的面前講述他的遭遇和(受的)迫害。

對我先生的日夜憂心,已經是成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來美國五年多了,那種絕望和無助的感覺仍時時刻刻的湧在我的心頭。我擔心高智晟再遭受極端的迫害,甚至虐待致殘致傻,也擔心國際社會丶媒體對他關注度不夠……

但是現在,這些所有擔心都變成可怕的事實。8月7日回到家的高智晟是這樣子的,這個家卻變成了另外一種監獄。現在每天上午丶下午兩次,公安去到家裏“拜訪”他,每次兩丶 三個小時到家都不走,家人都無法正常去工作和生活。高智晟甚至對警察說:“你們天天‘拜訪’我,成爲你們的工作,我和我的家人沒辦法工作和生活,你把我送到監獄去吧。”

我現在可以打通他的電話,他的說話在恢復當中,聲音也是斷斷續續,也有許多的雜音,有些事還需家人去幫助‘翻譯’和解釋。我費勁了周折瞭解到他現在跟過去的一些情況,包括他在沙雅監獄前失蹤20個月的情況,我覺得我別無選擇,只有把他的情況給美國政府丶議會丶媒體和關心高智晟的朋友,告訴你們,請求你們的幫助。

剛回到家的高智晟他是這樣子,他身高是5 英尺10寸,他原本的體重是175磅,現在只有137磅,走路是深一腳丶淺一腳,東搖西晃像得了小兒麻痹症的病人;皮膚白的像鬼一樣慘白,沒有一點血色;他說話口齒不清楚,反應非常的遲鈍。按兒子的說法,爸爸應該向兒子學中文。

他在這之前是有28顆牙,都是好的,下面12顆牙,上面16顆牙。現在下面12顆牙有前面6顆牙是極度的松 動,手都可以拔掉。左上側的5顆牙極度的鬆動,也可以手拔掉。右面有兩顆牙是掉在了監獄,緊鄰的一顆牙也是非常的鬆動;所有這12顆牙神經全都暴露,每一次喝水,甚至呼吸丶飯的溫度,都讓他疼痛難忍,所以他每天手捂着腮幫子。

這極度鬆動的12顆牙當他躺下的時候,牙也就躺在他的舌頭上。他一旦搖頭,這個12顆牙齒也是叮裏咣啷的響。所以他現在只能喫嬰兒食物。

在過去的5年,他是一個人(被)關在一個黑房子裏面,每天喫一個饅頭,一碗白水煮菜(水煮白菜)。他喫飯時只能把饅頭掰碎,遞到嘴巴里面。房間只有70平方尺,四周沒有窗 戶,沒有任何通風和採光,走兩步臉就能碰到牆上,沒有任何的通風(放風)條件。

他現在是嚴重的缺營養,血糖低,還有膽上長了個小囊腫,健康十分令人憂慮。尤其是他是他一個人在黑房待了五年達五年之久,幾乎喪失了說話的這個語言功能。我妹妹說,他的身體需要兩丶三年的中醫調整,語言恢復到正常也需要1年的時間。

儘管如此,他仍然對我們說,他在裏面的5年,家人爲他的“擔憂受怕不次於我在裏面”,所以他很內疚。他說,他很想陪陪家人,身體也需要恢復,他很願意 到美國來。但是在監獄的時候,警察對他說“你想到美國是做夢,尤其美國政府讓你去,是絕對不可能!”

讓我在這裏再回溯一下高智晟在進監獄前“緩刑五年”。他是2006年的12月22日至2011年的12月22日,這是“緩刑”的五年.在這五年,高智晟就有6次以上的強制失蹤,最長達到二十個月。現在我知道了,這二十個月的失蹤,他是被祕密關押在一個軍隊的地下室。

他曾經描述過2007年7月遭受的一次《黑夜丶黑頭套丶黑幫綁架》的經歷,這次經歷讓人讀來是觸目驚心丶肝膽俱裂。但這失蹤的20個月期間,他所遭受的酷刑超過了2007年7月的那一次。冬天,屋子裏面沒有任何的暖氣,他只能穿着夏天的衣服,心裏數着數字,一天一天的從白天熬到晚上,日復一日。從沒有恐懼過冬天的他,現在特別害怕冷。

這是一個國家對一個個人的迫害,我個人根本無能爲力,因此我只能請求你們媒體的關注和報道,更需要以美國政府爲代表的國際社會力量發出正義的聲音, 這樣才能對我的先生提供實質性的幫助。

對高智晟的迫害並非是中共當局當權者對高律師有什麼私人的仇恨,而是中共邪惡(政權)對高律師一身正氣的恐懼。

然而,他對這(些)個案子的幫助畢竟無力改變整個的體制,甚至遭到了當局的威脅。自2005年起,高智晟的情況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因爲他開始爲受迫害的基督 徒丶法輪功及其它(受)迫害團體辦案,中共當局開始對他進行公開的打壓和報復。政府關閉了他的律師事務所,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並在2006年8月非法綁架了他,在2006年12月22日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他三年,緩刑五年。

就在緩刑到期的前四天,中共新華社對外報道: “未來三年高智晟要在監獄”。在這三年期間,家人只允許探視他兩次,每次30分鐘。其實監獄通知只能看15分鐘,遭到了高智晟的拒絕,之後才讓會見了30分鐘。

至於中共對我和孩子造成的精神上和身體上丶心理上巨大的壓力,非常大,我和孩子艱辛丶千辛萬苦丶九死一生的逃亡之路,以及我在美國初期的艱辛和艱難,與高智晟所遭受的遭遇比,是微不足道的。

高智晟是一名在國際上和國內都很有知名度的律師,他所遭受的這種迫害是中國普遍存在人權狀況的縮影。因此我在這裏,我懇切的希望奧巴馬總統和 Kerry國務卿能公開表達對高智晟的關注,因爲這是美國支持中國人權最坦率丶最直接的方法。你們的聲音不僅會給身處苦難的高智晟以光明和鼓舞,也會給國內渴望自由丶渴望人權的中國人民以光明和鼓舞。

高智晟本人和我們全家急切的希望丶需要能從人道主義出發,幫助他到美國看牙看病。

謝謝大家!

(現場掌聲)

*陳光誠:數年來對高智晟的迫害令人髮指*

前來參加新聞發佈會的中國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先生會後接受我的採訪,談他聽到耿和發言的感受。

陳光誠:“我覺得對於中共認爲對它專權構成威脅的人它是從來都不會手軟。我們看到這數年來對高智晟的迫害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程度,尤其像耿和說的,在軍隊的地下室裏那段時間比那個《黑夜丶黑頭套丶黑幫綁架》還要殘酷,那麼究竟殘酷到什麼程度,我們現在還不能得知它的細節。”

*陳光誠:坐完監獄出來,限制人家自由,這樣無恥做法只有黑社會能做出*

談到高智晟律師現在的處境,陳光誠先生說:“你中共不自稱是法制國家嗎?那麼一個人坐完監獄出來了,你限制着人家的自由,還是違反自己國家法律的,你道理何在呀?目前他們對高智晟的這種方法依然還是和我當年面對的是如法炮製,沒有什麼本質上的改變,這樣無恥的做法也只有黑社會才能做得出來。”

*陳光誠:讓邪惡政權走入歷史,讓中國憲政民主,高智晟案是很好的切入點*

陳光誠:“這一切都應該足夠警醒世人,對於中共這樣一個邪惡的政權,我們不能再抱任何的希望。那麼現在這個情況,就從國際社會,各個民主國家政府,尤其像白宮丶歐盟等等,這些重要的國家丶機構,這些政治家們完全可以去當面問這些中共高層的人員‘你現在對高智晟這樣做,你怎麼能讓我相信你可以遵守法律丶你可以遵守國際規則呀?’這不是非常好的切入點嗎?

這些政治家們如果施加足夠的影響,我們民間社會作更多的呼籲,媒體有更多的關注,中國的朋友有更多的聲援,大家的這種努力絕對不會白費的。這些力量在某一個點上產生共振的時候,高智晟就能獲得自由。

只要我們大家……不管他們怎麼做,他有千條妙計,我們要有一定之規,就是要讓中共所做的這些惡行讓全世界都看到,證明他不會遵守自己的法律丶憲法,也不會遵守國際秩序。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

唯一的希望就是我們集中力量讓這樣的一個邪惡的政權走入歷史,讓中國實行憲政民主。那麼,在這個高智晟的案子上,就是一個很好的切入點。”

*陳光誠:在普世價值路上走,伸援手營救受迫害者,實際是幫助我們自己*

陳光誠:“ 我們現在去救高智晟也好,當年不管是爲哪一個爲了人類的普世價值付出努力的人去做努力也好,是這個人走在了屬於我們全人類的一個價值道路上,遇到了障礙丶他受到了迫害,我們大家都往這個路上走的這些人,很自然的就要去相互幫助,就要伸出援手,這實際上是在幫助我們自己,幫助人類更多的走入文明。”

*陳光誠:“自由中國18良心犯”重要關注對象高智晟律師受摧殘駭人聽聞*

多年來關注高智晟律師和他家人丶並且在國際社會發起和推動“自由中國18良心犯”行動的機構之一,美國民間機構,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說:“高智晟律師也是我們去年發起的‘自由中國18良心犯’的最重要的關注對象之一。

這次耿和女士發表的更進一步的一些具體的信息,實在是可以用駭人聽聞,一點不爲過。我問過一個美國的醫生,醫生就講‘如果就是一個正常人,三年如果不見陽光,不讓放風,自己又單獨關押,那麼整個的身體丶心理都會受到重創,產生病變。所以我們可以想象得到,高律師現在身體上所受到的摧殘和心理上……現在連語言能力上也受到了極大的摧殘。”

*傅希秋:下週 “自由18”部分家屬記者會,耿格等將出席,包括爭取高律師來美*

傅希秋:“我們會透過現在還關注中國人權的各國政府丶議會丶民間機構,我們都會繼續努力,下個禮拜我們也又一次組織‘自由中國18良心犯’裏邊部分良心犯家屬和女兒們,包括高智晟律師的女兒耿格,格格也會親自去華盛頓,我們會召開記者會丶會見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會跟一些其他的非政府組織一道,探討下一步‘自由18’,包括爭取使高律師能夠早日獲得完全的自由,能夠來美國與家人團聚和身體得到治療。”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