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集:狱中王炳章博士的弟弟妹妹RFA总部受访视频:详谈中国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及影响 (之二下含附录)

2014-10-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播出了狱中王炳章博士的妹妹王玉华和弟弟王炳武应邀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视频采访的第一段录音和第二段录音的前半部分,以下请继续收听后半部分。

 

先简要回顾上部分最后所谈到处——

王玉华:“话说已经2009年了,我在网上找到肖雄辉律师,然后我跟他电子信来往。我说‘我们愿意授权你,目的就是去多看看王炳章,因为我们家属跑一次实在太远’。他欣然同意。

2009年的12月21日,我妹妹代表我们家跟肖雄辉律师签了这个授权合同,交了五万块钱,答应看五次。……很长时间以后,我们问他,他只看了一次。没有履约。

一直到了2013年6月27日王炳章被抓捕11年的功夫,我们家开始‘全球营救王炳章活动’。同时我们在网上曝光了‘肖雄辉收了王家五万块钱,但是只看一次。我们要求他退钱,但是他不退’。这时我们没办法,我们家就又授权了刘正清律师。

刘正清律师代表王家去跟肖雄辉谈‘你看了一次,为什么你不退王家的钱?’肖雄辉说‘我不是不想看,是因为我受到了阻挠。我跟你说,你虽然拿到王家的授权,但是你未必能见到王炳章’……

很快刘正清律师就接到了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刘志华处长的电话,刘正清就去见他,刘志华先是威胁刘正清说‘我跟你说,你不要代理王炳章的案子,弄不好你的律师执照都难保’。

刘正清说‘我已经做好准备,我不在乎丢律师执照。王家就是个冤情,我就是替王家打这个官司。”

刘志华就问他‘你收多少钱?’刘正清说‘我没收钱。我免费打。’

刘志华说:“我劝你不要做这个案子。而且我愿意调和这个事情……劝说肖雄辉律师退你两万(块钱),你就不要再参与这个事情。刘正清律师给我们来E-mail,我们说‘我们不要这两万钱’……

刘正清(对刘志华)说‘他们家人说了,目的是要能够让我去见王炳章,宁可不要这钱。肖雄辉……为什么收了钱看了一次就不去?王家要起诉大成律师事务所’。

刘志华一听害怕了,他说‘肖雄辉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了’ ……刘正清就把这个‘合同’发给我了。

我说‘不对,当初签合同并不是我姐姐签的,是我妹妹王梅签的……而且这个假‘合同’是2009年11月11日,我姐姐在2008年已经不(被准)许进入中国,她怎么可能跟大成签?

……更可笑的是,紧跟着肖雄辉来电子信说‘我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了。”

 

王炳武:“(说)他已经不在作律师了。”

王玉华:“现在看这个事情很可笑,是有阴谋的。……大成事务所想摆脱这个责任,弄了一个假文件。

所以中国的黑幕、王炳章的案子本身就是黑幕,是一个天大的黑幕、天大的冤案。这个冤案、这个黑幕还在继续……”

 

主持人:“我们听上去,说一个律师事务所来伪造一份合同,大家就会很奇怪,是怎么个伪造法?因为合同上要有本人签名,要有时间、地点,你们能不能扼要的给我们的观众朋友知道,这是怎么伪造上去的呢?签名是怎么回事?其它……日期是怎么回事?情节是怎么回事?”

王玉华:“我们家在2013年6月份我姐姐王金环通过电子邮件,授权给刘正清代理王炳章的案子,所以广州市司法局的律师管理处的刘志华处长找刘正清谈话,说‘听说你接受王家的委托,那你把委托书给我看一看。刘正清律师就把委托书给了刘志华处长。这个文件就留在了刘志华处长那个地方。因为刘志华有了我姐姐王金环的签字,所以他们就把这个签字套在了跟肖雄辉的这个‘合同’上。

 

主持人:“就是复制之后挪到另一份他们伪造的文件上?”

王玉华:“是。所以王炳章这个案子的黑幕还在持续。今天我们就要揭开这个黑幕。”

 

主持人:“您觉得这件事情到目前为止,事实上参与其中的是那些部门?哪些人士?在哪一个范围内?”

王玉华:“现在值得怀疑的人一个是大成律师事务所,一个是律师管理处刘志华处长。他本意第一是阻拦,第二要不让肖雄辉发声,第三不让我们家再追这个钱的事情,所以他才做了这个……”

 

主持人:“伪造文书的事情起因到目前王家和王炳章博士受了什么损失?你们能简要说几条吗?”

王玉华:“刘正清律师两次去韶关的北江监狱,后来又去了一次韶关监狱,就是王炳章换监狱之后,这是三次。刘正清律师还去了三次广州监狱管理局。最后一次是在今年六月份,还跑了两到三次律师管理处,都没见到王炳章。这个部门推这(那)个部门,这个部门推另一个部门……三个部门——监狱、监狱管理局、律师管理处,推来推去,到现在(王炳章)没有见到律师。”

 

主持人:“这要是按当年签合同那个条件,已经是多少万的,要是给肖雄辉……一次就(要)付给他一万,是不是?”

王玉华:“是。”

 

主持人:“王炳武博士,当您知道这件事情,发现其中的伪造以后,您是怎么看?”

王炳武:“我想澄清一下,我们一次就给了肖雄辉律师和他的事务所五万,然后他只看了一次,我们很理所当然可以要剩下的余款回来。他这个造假(合同)的过程就想把这件事掩埋了,就说‘给你们两万,你们就不要再闹了’他目的想用钱了事。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就想阻止刘正清这种正义的律师、在国内可以伸张人权、为良心犯做事的这种律师,阻挡他不能看王炳章。

他可能非常清楚,如果刘律师一看到王炳章,王炳章很多情况他都可以曝光,更曝光在国际的新闻媒体上。他就阻止刘律师,所以刘律师六次申请都没有看成,到现在还是没有看成。”

 

主持人:“面对你们看到的这个律师事务所伪造的文书,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又是现在的情况,你们准备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家要求非常简单,我们家已经准备好要在国内和国外组成一个律师团。我们要求两件事,第一,恢复或者说允许刘正清律师以合法的身份去见王炳章。

我想提一下,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申请,有王炳章亲自授权的委托书。那个是我2月28日见到王炳章以后,王炳章亲自在我面前签字,我拿出来的交给刘正清律师。”

 

王玉华:“不光有你在旁边,还有三个狱警,都可以见证。”

王炳武:“都可以见证是王炳章签字。但是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去见的时候,他(狱方)说‘这虽然有王炳章的签字,但是没有王炳章具体要让你做什么事情’。刘正清律师说‘我上次已经把要(做的)具体的事情留给你了,这个在监狱管理局的一个谢科长……’

他说‘我会去查一查那个东西我放哪里了’。一个小时以后,他打电话说‘哦,对不起,我找不到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行政不作为的事情,就是说他们千方百计不让刘正清律师这样一个正义的律师看王炳章。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首先的一个呼吁。

另外,我们要组织律师团为王炳章翻案,为他平反,让他有个清白的名称。”

 

主持人:“刚才你们讲到王炳章案是个冤案,讲了他获的罪名两方面。他在越南被绑架,这个你们通过这么多年的追问、向有关方面咨询,这在越南领土上被绑架,在国际上是怎么个说法呢?”

王炳武:“这个基本上是违反国际人权法的。当年王炳章被绑架,联合国马上出公文说,这个是违背王炳章的私人权利,马上要求中国释放人。

第二年(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以后,美国国会、加拿大国会、英国的国会,后来几年包括台湾当时是陈水扁在任的台湾,都出公函,都在国会一致通过决议,让中国释放王炳章。这些是因为最基本的王炳章的个人权利被剥夺。

刚才提到,任何关押时间超过十天的单独关押已经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这个《联合国宪章》是中国签字同意的,而且12年,12年单独关押!”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这次节目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可以再想一想,在我们以上所提到的这些话题里,哪些你们准备说的还没有来得及说?还有没有特别想说的话?”

王炳武:“我想提一点,王炳章因为我们去年6月27日开始‘大闹’,在国际新闻上,在政府方面,结果王炳章被换了个监狱。”

 

主持人:“您说了一个‘大闹’,是用什么方式呢?”

王炳武:“‘大闹’,这个太多了。我们从加拿大的渥太华开始,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前请愿、在渥太华国会山庄请愿,然后波及到在纽约时代广场王军涛博士在广场上与王炳章‘同囚’28天,这个新闻。然后后来我们在联合国前面的绝食,我自己亲自穿着这件衣服为我哥哥绝食两次(哽咽)。

所以,当(探视)我哥哥……我穿这件衣服告诉我哥哥的时候,我说‘我为你绝食’,王炳章热泪盈眶。那是在2月28日的时候。

然后王天安去台湾,去听证,台湾国安局出证明说‘王炳章并没有从事给台湾做任何间谍活动’。这是刚才我们已经看过的这个(展示证明文件)。

我们这么多的运动、活动,所以王炳章换了监狱,他的条件有所改善,但还是单独关押。我们最终的诉求就是让王炳章能够出来。

他已经年老了,已经是一个干瘪的老头了,我们可以看到他最近的照片(展示照片)。”

 

主持人:“他被抓的时候是54岁,今年是66岁。”

王炳武:“对。这是我们家最大的诉求,就是说我们希望习近平主席以仁爱、仁慈、人道的观念出发,让他回家治病。他在监狱三次中风,而且有非常严重的花粉病,马上秋天又来了,收割稻子的时候,他的花粉症随时可以导致他的哮喘发生。如果哮喘发生,如果没人知道,他可能几分钟之内会离开这个世界。”

 

主持人:“这个花粉病在不同地区的最剧烈爆发季节也是不一样的,在韶关是什么时候?”

王炳武:“应该是马上来的,就是秋天了。”

 

主持人:“这是家人的担心之一。”

王炳武:“对。所以我相信,如果说王炳章在监狱里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个情况是不堪设想的。”

王玉华:“我还要说的就是,王炳章的案子是一个天大的冤案,也是前两届的(中国)领导人,特别是周永康当‘政法王’的时候,造成的一个极大的冤案。

我们希望习近平是新的主席能够开始新政,能够消除‘政法王’周永康给千家万户、千千万万人造成的错案、假案、冤案能够平反。能使中国尽快走上宪政的道路,依法治国。因为习主席已经强调很多次‘依法执法’、‘依法治国’,但是我们现在仍然看不到任何的曙光。

所以我们家不会停止抗争,直到王炳章出来为止。 王家决不会放弃,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的访谈只能暂时先到这里,非常感谢你们二位在我们自由亚洲电台的演播室接受采访!”

王玉华:“谢谢张敏!”

王炳武:“谢谢!”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附录】

家人谈王炳章近况 首曝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

——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妹妹RFA总部受访(之一、二全文版)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09,26)

*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王炳武、妹妹王玉华应邀在RFA总部受访,王案简介*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有关“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的访谈录。9月26日王炳章博士的弟弟王炳武、妹妹王玉华应邀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视频访谈。

 

主持人:(向观众介绍背景)“王炳章博士在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他今年66岁,1982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他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位在海外获得博士学位的公费留学生。他获得博士学位后即宣布弃医从事民运。
他创办了海外第一个中文民运刊物《中国之春》,创立了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王炳章博士是美国的永久居民。 12年前2002年6月,他在越南境内被绑架,之后被送到一艘开往中国的船上,然后在中国被捕。
2003年他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领导组织恐怖组织罪’判无期徒刑,一直单独关押。”

*王玉华、王炳武:专程来美呼吁救助王炳章,在纽约向张高丽副总理递陈情书*

这次王玉华女士和王炳武博士是专程从加拿大来美国为呼吁救助、释放王炳章博士奔走。

主持人:(问二位)“能不能请你们谈谈在前一站,也就是在纽约,前几天从事、参加的活动?”
王玉华:“我们星期天(21日)晚上到达纽约,准备在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期间向他递交我们的‘陈情书’,再一次向中国政府释放我们明确的信息——王炳章这个案子是被冤枉的。

那天早晨六点半,我们到达华尔道夫酒店。在前台核实,他确实住在那个酒店,我们要亲自把这个信递给他。但是前台说‘不可以’,他们答应由他们一定保证送到张高丽手里边。
接着我们就下来,然后看到访民,还有法轮功的成员在门口堵截张高丽的汽车。结果还真给截住了,张高丽当时比较狼狈。”

主持人:“你们到目前有没有得到消息确认张高丽收到了这封陈情信?”
王玉华:“还没有。”

主持人:“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什么反应?”
王玉华:“没有。”
王炳武:“我们把这封信已经公开了,我手里拿的就是这个为王炳章‘陈情书’的复印件。我们之所以把它公布于众,希望通过媒体能够达到张高丽先生那里。”

*王炳武:看王炳章最近两封狱中来信感觉惊讶 ,有异常*

主持人:“我们继续关注这个事情的发展。在我们以前节目中曾经报道过7月份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写了一封家信,家人收到的时候是8月份。那封家信显露出一些异常情况。现在家人有没有收到王炳章博士新的家信?”

王炳武:“是。我们收到了一封短信。其实我们很惊讶,他以往给我们写信都非常长,而且很有思维的前后顺序,可以看出他在里面想说什么。一般以前的信最多可以达到六、七十页。就是一张纸的两(面)页写。最近两封信我们收到很惊讶,上一封信才几页,最近这封信才只有一面。”

主持人:“这是什么时候发出来?”
王炳武:“应该是7月份发出来的信。”

主持人:“和前一封信相距多久呢?那也是7月份的呀。”
王炳武:“(寄到)差了一个多月。”

主持人:“监狱一个月只能写一封信,都是7月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炳武:“这个我们不太清楚。中国监狱制度是他一个月可以写一封信,但是我们可以给他写很多信。”

主持人:“后面到达的信比较前一封信,思维不清的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不可理解,他对我们家人写信应该是非常亲情那种感觉,实际上他没有这种表现,所以让我们非常非常惊讶就是最近这两封。以前都是说‘大家辛苦了,为你们找麻烦了,为了我的事情……所以非常有亲情的感觉。
最近两封信,首先信的内容非常短了,而且语言用的可以说不太礼貌,包括(对)家人,所以我们的推测是他在精神上已经有很大的不正常现象。”

*王炳武:接前一封信我即申请签证,被拒;后家人接力申请签证*
主持人:“(以前报道)自从接到前一封信,他(这些情况)已经有所表现,您就申请了签证,但是被拒签。后来在我们的报道中也提到‘王炳章先生的家人在王炳武先生被拒签后展开了接力申请签证,要去探视王炳章先生’。后来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基本上我们一个月都收到一封《探视通知书》。上个月我收到后只有一个礼拜来申请去中国的签证,我就马上去申请,在多伦多的领事馆,他说‘我们可以加急处理,争取为您拿到签证’。因为这个办签证的是通过一个签证办事处,然后到中国领事馆去申请这个过程。
他当时受理了,说‘你应该后天……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可以收到’。但是两天以后,他说‘不行,我们要知道更多的消息,要知道你为什么去,干吗去’,他让我写一个说明书。我马上就写了,交给签证办事处。但是后来的星期一,他就告诉我‘你的签证已被正式拒绝了’。”

主持人:“后来家人的接力签证大致经过、结果,简要说是怎么样?”
王炳武:“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其他我们的家人也不能去了。因为我们知道天安(王炳章的女儿)、王炳章的太太宁勤勤、我大姐不能去了,也不让我二姐去。”

*王玉华:王炳章现共九位直系亲属,此前已有五位被否定,不能探視王炳章*
主持人:“您提到了几个‘不能去’,是说事先已经告诉你们不可以签证,早期就已经确定不能进入中国的?家人中有这样的吗?”
王玉华:“有。2009年我申请去看望王炳章,就被拒绝。我问什么原因,他说‘无可奉告’,我就把护照拿回来。 去年我们在纽约开始‘全球同囚活动’,今年2月份我又申请签证,温哥华的中国领事馆一个姓郑的领事找我谈话,他说‘我想知道王炳章的事情,我就跟他陈情,我说‘王炳章有权利见家属,家属有权利见王炳章,你不让王炳章见家属,侵犯他的权利;你不让我们见他,你又侵犯了我们的权利’。
‘我们全家’……我说‘王炳章四个孩子,王炳章太太,这是五个人,加上四个兄弟姐妹,只有这九个人(直系亲属)可以看他。现在已经被你否定了五个,难道你要把王家全堵在门外吗?”

*王炳武:家人接力申请签证,妹妹以旅游申请,拿到签证*
主持人:“按中国目前规定每个月都可以探视,而且也有探视通知书(寄)来,那么您的家人现在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探视过王炳章先生?”
王炳武:“最后一次是我探视的,也就是在2月28日。”

主持人:“到现在已经……”
王炳武:“半年多了,将近七个月了。上次去其实我们也非常气愤,因为我二姐争取到了,跟温哥华的领事馆的郑先生通过沟通以后,他给了签证。我同时也申请了签证,也给了我。我们两个人去的时候,以为我们都可以看到王炳章。但是……这个细节让我二姐讲到广州以后的情形”。

主持人:“这一部分我们只能留在下面时间充裕的时候再细讲。到目前为止,家人有没有拿到签证?”
王炳武:“有。我妹妹想了个办法,他没有直接说去看王炳章,就说‘我去旅游’,她上个礼拜拿到了签证。”

主持人:“也就是说到底能不能看到,现在还不能确定?”
王炳武:“还不知道。”

*王玉华:刘正清律师六次申请会见王炳章,都被阻拦,到现在还没能见到*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家人所知道的王炳章的情况,你们最关注、最担心的在哪些地方、哪些关节点,能不能扼要说一下?”
王玉华:“大家现在看到我穿的这个T恤(上),是我哥哥二十年前的照片。现在王炳章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潇洒英俊、侃侃而谈的学者,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衰老而且没有任何生机的干瘪老头儿。所以,王炳章的状况确实令我们家属非常非常担心。”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律师要会见王炳章,并且要按照王炳章的意愿去继续履行一些法律上面的手续,在这方面家属的诉求和律师见王炳章的情况是怎样?”
王玉华:“从2013年的9月份我们委托中国广州的刘正清律师去见王炳章,结果他去了三次监狱、三次监狱管理局,等于一共是六次,都没见到。这个情况非常糟糕。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要求去见王炳章是在今年的6月底,又被无情地阻拦了。”

 

*王玉华:王炳章案本是冤案,现有推翻两罪名的证据*
王玉华:“王炳章的案子本来是个冤案,还有更大的黑幕在后面。接下来我们要揭露这个黑幕。”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王炳章的案子是个冤案,您能不能简要表达让我们知道为什么说是个冤案?”
王玉华:“王炳章被起诉两条罪名。第一个,‘他是台湾的间谍’罪, 因为这个罪,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第二个是‘恐怖罪’,这个罪被判了10年。
但是2009年,泰国的皇家骑警已经出示了公文,否定了王炳章在泰国从事恐怖活动,这个已经是被推翻。第二个,台湾立法院也发出公文,否定了王炳章从事台湾间谍活动,所以王炳章案是一个冤案。”

*王玉华:十年前王炳章即写了70页《申诉书》,家人要请一个律师团*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王炳章先生本人和家人下一步在法律上有什么打算?”
王玉华:“2004年,王炳章写了七十页《申诉书》。这个《申诉书》我们目前准备拿出来,要在中国请一个律师团,包括台湾的律师在内,我们要重新启动王炳章的刑事诉讼。王家的决心就是,王炳章一天不获释放,我们一天不罢休。”

*王玉华:中国司法黑幕——大成律师事务所伪造合同事件*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在律师会见问题上还有更大的黑幕,能不能请您讲一讲?”
王玉华:“去年9月20日我们家重新聘请了新的律师刘正清之后,我们才发现广州大成律师事务所为了推卸肖雄辉律师不退款这个责任,他们伪造了一个假合同。这个合同把我们家跟大成律师事务所签的‘付款五万块钱看望五次’这个合同篡改为肖雄辉律师与我们家签的合同。所以,这个目的还有这种做法,就证明中国司法的黑幕、司法的黑暗没有任何一点进步的迹象。”

主持人:“律师事务所篡改和伪造……事实上这个所谓‘篡改’,就等同于伪造了与王炳章家人的合同。”
王炳武:“是。”

主持人:“如果概括地讲一下这件事,您还有要补充的吗?”
王炳武:“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等一会我们会详细给观众介绍这件事,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看到中国黑暗的一面——司法知法违法,所以……呼吁司法局和律师,包括监狱,能够正视、改正这个错误。能够允许刘正清律师去见我哥哥。”

*王炳武:自王炳章被判刑,王家三代人被“绑架”,母亲去世后停放白白等4个月*
王炳武:“自王炳章被判刑以后,王家整个的生活完全遭到一个大的变化,等于说我们全家,还有他的孩子,包括我父母,三代人都被‘绑架’,这个是非常严重。

 

在王炳章被关押期间,我父亲在2006年去世,我们没有办法隐瞒,就告诉了王炳章,然后王炳章在监狱里绝食抗议,要出来为我爸爸奔丧没有批准,所以他受到了很大很大的摧残。

2011年11月,我母亲去世,我们也准备借这个机会,让王炳章出来送老母亲最后一程。但是我们马上收到国内亲戚因为中国的国保找了我们北京的亲戚,让我们保持低调,让我们不作声,(说)这样的话,他们可以考虑让王炳章出来送我母亲一程。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我们的母亲停在了太平间,停了将近4个月之久,她已经开始脱水,人已经变形得不得了。我们遵守了……当时中国给我们的承诺……但是我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那会儿,他也通过我们北京的亲戚,就说,还是让老母亲入土为安吧。所以我们没办法,给母亲下了葬。”

 

主持人:“就这样白白的等了4个月……”

王炳武:“就这样白白等了4个月。其实我们对老母亲也是一个大不孝的过程。可是我们当时希望保持低调,能够换王炳章回来一次,跟老母亲告别,这个没有成功。后来(官方)他说‘我们不能让王炳章出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且我非常清楚这个‘各种各样的原因’。(对王玉华说)你可以说说当时的原因。”

 

*王玉华:王炳章入狱12年来,妻儿艰难度日月,父母临终留嘱托*

王玉华:“王炳章被逮捕,首先王炳章的家人受到冲击性的打击。他的太太宁勤勤带着三个孩子,老大19岁,老二16岁,最小的王天安才不到12周岁。她重病在身,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可想而知遇到多么大的困难。两个男孩白天上学,晚上去餐馆打工,帮着妈妈挣钱养家,小女儿天安才12岁每个周六做Muffin(西点,中译:玛芬),上街上去卖,或去教会去卖,赚钱补贴家用。

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我的嫂嫂把这三个孩子带大,这是王炳章家属受到的极大冲击。

刚才我弟弟讲到,我的老母亲在殡仪馆等了她的儿子四个月之久,没有见到王炳章。妈妈在重病的九个月里,三次急救。她跟我说‘玉华,一定要让你哥哥活着回来,在我和你爸爸的墓前烧一炷香,不能让他死在监狱里边’。

 

*王玉华:中国当局没有兑现“家人低调,即准许王炳章回家奔丧并释放他”的承诺*

王玉华:“但是,在2012年10月份我们得到北京的消息回馈,说中央改变了他们最初的想法,不释放王炳章出来。原因是在那一年里中国出现了意外的情况,王立军跑到了美国成都领事馆,陈光诚先生去了美国的北京大使馆。这种理由是让我们家没有办法接受的。”

 

主持人:“您这里所说的释放(见王玉华流泪)……对不起!我这儿没有纸巾。您刚刚所说的‘释放’是指暂时放他出来一下,还是说有过承诺要释放他?”

王玉华:“承诺,要释放王炳章,让王炳章回家。在我妈妈去世的两天之内,我给中国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写了封公开信,这信发表在当时的《世界日报》、《星岛日报》和《明报》上边,这封信我同时传真到中国驻加拿大的大使馆,当时的大使是章鈞赛先生,我亲自传给他。然后……”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您刚才又提到母亲的这回事,和他们承诺放王炳章先生是不是前后,这中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王玉华:“是有联系。我们家写了公开信给胡锦涛主席,刚才说了这封信发表在报纸上,我还送交给中国大使章鈞赛先生,同时送达了加拿大外交部。希望加拿大外交部出面跟中国政府交涉。”

 

主持人:“刚才你们讲母亲过世后又停放了遗体四个月,这之前他们答应王炳章有可能考虑他回来……”

王炳武:“是的。”

 

主持人:“是说最终放他回来吗?”

王玉华、王炳武:“他说了,是是。”

王玉华:“说让我们保持低调,然后考虑……”

 

*王玉华:现在看是一个骗局,欺骗了我们王家*

主持人:“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没有放他,然后你们不得不把母亲的遗体下葬了。那么这个承诺、(和)后来所发生的情况,这中间有什么联系?”

王玉华:“我妈妈是2011年11月18日去世的,两天后我写了公开信给胡锦涛主席,在报纸上发表,我给中国大使章鈞赛和加拿大外交部长发过去。很快,12月下旬我们接到北京亲戚的反馈,说‘已经有人找我谈了,他们希望你王家保持低调,不要接受媒体的采访,不要炒作这个事情,他们会向上级打报告,然后申请批准(放)王炳章,而且他们承诺,后来又找我们亲属谈,说‘是可以,要释放王炳章的’。

那我们就等着,我们在等待最……王炳章回来之前这段时间就把老母亲停在殡仪馆等待王炳章,这个时间长达将近4个月。

后来北京说‘入土为安,总是这么放下去不……’,因为我们中间又催他们,总是这么放不合适,也对不起老母亲’我们说‘好,那我们听你的建议,我们让老母亲入土为安’。现在看来我们就是被骗了。他们就是一个骗局,欺骗了我们王家。”

 

主持人:“那后来他们解释这个事情的那些说辞,您并不认为是真正的理由,还是……”

王玉华:“他说是中央高层改变了这个决议,他(说的)原文就是‘因为中国出现一些没有想到的状况’。他就跟我们的亲戚说‘这个状况你也知道’,他说的是‘中国出现了突发事件,这个突发事件你也知道,所以现在不能释放王炳章’”。

主持人:“但是您也不认为这个理由就一定是理由,因为这中间还有一个时间差,就是说在决定之后,到……”

王玉华:“对。因为已经到了2012年的10月份了,我妈妈是2012年3月初下葬的。”

 

主持人:“所以那个后边,他用后来发生的事情解释前面那些做法。如果他真想按承诺去兑现的话,那四个月已经足够去做,你们是这样分析吗。”

王玉华:“对。是。”

 

*王玉华:回顾从委托张思之律师,到委托肖雄辉律师*

主持人:“那我们接下来看,关于王炳章先生有没有可能释放?他们有没有过这个计划?王炳章案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律师的会见和家人的会见……这些事情都结合在一起,你们家人认为,哪个切入点是你们观察这个案子很重要的?另外就是你们所提出的这个所谓‘黑幕’,与这些方面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玉华:“王炳章案子一开始,从抓捕到宣判,就是一个冤案。在前面节目里我已经讲过,出示了两个证明,一个是泰国的皇家骑警出示的书面的,一个是台湾方面出示的推翻了这种……起诉王炳章的是恐怖、间谍罪,(说是)台湾间谍,已经否定了。王炳章的案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冤案。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开始,我们家是请了中国有名的人权律师张思之律师。张思之律师非常有公益心,不收我们家钱,免费给王炳章提供法律咨询。在最初的两年里边,张思之八十多岁的高龄,亲自到监狱看王炳章两次,每次带着他的助手。

然后因为张思之律师年纪比较大,我们就考虑再雇一个广州的比较方便的律师去看王炳章。所以我们就请了肖雄辉律师。肖雄辉律师是我在网上找到的。”

 

*王玉华:授权合同——交肖雄辉律师五万元,他答应看王炳章五次,但未履约*

主持人:“这话说已经是2009年了?”

王玉华:“对。2009年我在网上找到肖雄辉律师,然后我跟他电子信来往。我说‘我们愿意授权你,目的就是去多看看王炳章,因为我们家属跑一次实在太远’。他欣然同意。然后在2009年的12月21日,我妹妹代表我们家跟肖雄辉律师签了这个授权合同,交了五万块钱,答应看五次。

然后……很长时间以后,我们问他,他只看了一次。(要他)再去看,他就说‘很忙,没时间,手续很复杂’……推三拖四就不再去了。没有履约。”

 

*王玉华:肖雄辉未履约又不退钱,我们又授权刘正清律师,刘律师免费为王家代理*

王玉华:“一直到了2013年6月27日王炳章被抓捕十一年的功夫,我们家开始‘全球营救王炳章活动’。先是在渥太华开始,在大使馆前面请愿,然后同时我们在网上曝光了‘肖雄辉收了王家五万块钱,但是只看一次。我们要求他退钱,但是他不退’。

 

这时候我们没办法,我们家就又授权了刘正清律师。

刘正清律师代表王家去跟肖雄辉谈‘为什么你看了一次,你不退王家的钱?’

肖雄辉说‘我不是不想看,是因为我受到了阻挠。我跟你说,你虽然拿到了王家的授权,但是你未必能见到王炳章’。”

 

主持人:“也就是说,不是一个单纯的钱问题?”

王玉华:“不是一个单纯的钱的问题。完后很快刘正清律师就接到了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刘志华处长的电话,他说‘我有急事找你,你来见我’。

刘正清就去见他,刘志华先是威胁刘正清说‘我跟你说你不要代理王炳章的案子,弄不好你的律师执照都难保’。

刘正清说‘我已经做好准备,我不在乎丢律师执照。王家就是个冤情,我就是替王家打这个官司。”

刘志华就问他‘你收多少钱?’

刘正清说‘我没收钱。我免费打。’”

 

*王玉华:发现刘志华处长出示给刘正清律师的“合同”是伪造的*

王玉华:“刘志华说‘我劝你不要做这个案子。而且我愿意调和这个事情。这样吧,我呢,劝说肖雄辉律师退你两万块钱,你就不要再参与这个事情。’

刘正清律师给我们来E-mail,我们说‘我们不要这两万钱’。”

 

主持人:“就是他们想让刘正清律师代把这个钱收了以后转给你们,因为刘正清律师本人并不和这些钱发生关系?”

王玉华:“对,没错。刘正清说‘他们家人说了,目的是要能够让我去见王炳章,宁可不要这钱’,而且这个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是肖雄辉不仁不义,为什么收了钱看了一次就不去?王家要起诉大成律师事务所’。

这个刘志华一听害怕了,他说‘肖雄辉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展示合同)。你看这个合同’。”

 

主持人:“哦,这是合同,说他不属于……”

王玉华:“刘正清就把这个合同发给我了。我说‘不对,当初签合同并不是我姐姐签的,是我妹妹王梅签的。大家可以看这个合同。”

主持人:“(看合同)姐姐叫王金环,妹妹叫王梅。”

王玉华:“他拿了一个假合同。而且这个和假合同是2009年11月11日,我姐姐在2008年已经不(被准)许进入中国,她怎么可能跟大成签?所以就发现这两个合同,一个是委托大成事务所,(另)一个是委托肖雄辉。更可笑的是,紧跟着肖雄辉来电子信说‘我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了。”

王炳武:“他已经不在作律师了。”

王玉华:“现在看这个事情很可笑,是有阴谋的。如果我们起诉大成事务所,大成说‘对不起,你是跟肖雄辉签的,你起诉他好了,跟我大成没关系’。所以大成事务所想摆脱这个责任,弄了一个假文件。”

 

*王玉华:王炳章冤案黑幕还在继续,当局一再阻挠刘正清律师会见王炳章*

王玉华:“所以中国的黑幕、王炳章的案子本身就是黑幕,是一个天大的黑幕、天大的冤案。这个冤案、这个黑幕还在继续,目的就是要阻挠王家,不让王家人请律师,不让刘正清去能够见到王炳章,不能把王家的消息传递给王炳章。这是非常卑鄙的,非常可耻的行为。”

 

主持人:“从王炳章入狱到现在,他真正见律师有几次?”

王玉华:“应该有四次。”

 

主持人:“那么律师想办的事情呢?要按照律师所希望的,他们要求过多少次?”

王玉华:“我们就说刘正清律师吧,刘正清律师接受我们家授权之后,他去了韶关监狱两次都没有见到。第一次,他自己去,(狱方)他说‘你不能一个人来’。其实按照广州律师的规矩,他是可以一个人。监狱说不可以,他说‘那好,我下礼拜带另外一个律师去’。下礼拜刘正清律师又带另外一个律师去,(监狱)他说‘也不能见。你们必须去广东监狱管理局办手续’。

刘正清又带着另外的律师回来,然后去广州监狱管理局找了姓谢的科长要办手续。姓谢的科长说‘我得请示,48小时你听结果’。48小时之后,他打电话给刘正清说‘第一,你不能看;第二,明天你来做笔录’。刘正清说‘我人都没看见,做什么笔录?我不可能跟你去做笔录。’就是说,广东监狱管理局是处处阻拦。”

 

*王玉华:存律师管理处文件上的家人签名被复制盗用,制作假“合同”*

主持人:“阻挠律师去见王炳章先生,这个伪造文书,也是其中表现之一?”

王玉华:“对。”

 

主持人:“那么,伪造文书,我们听上去,一个律师事务所来伪造一份合同,大家就会很奇怪,是怎么个伪造法?因为合同上要有本人签名,要有时间地点,你们你能不能扼要的给我们关注的观众朋友知道,这个是怎么伪造上去的呢?签名是怎么回事呢?其它……日期是怎么回事?情节是怎么回事?”

王玉华:“我们家在2013年6月份我姐姐王金环通过电子邮件,授权给刘正清代理王炳章的案子,所以广州市司法局的律师管理处的刘志华处长找刘正清谈话,说‘听说你接受王家的委托,那你把委托书给我看一看。刘正清律师就把委托书给了刘志华处长。这个文件就留在了刘志华处长那个地方。因为刘志华有了我姐姐王金环的签字,所以他们就把这个签字套在了跟肖雄辉的这个‘合同’上。

 

主持人:“就是复制之后挪到另外一份他们伪造的文件上?”

王玉华:“是。所以王炳章这个案子的黑幕还在持续。”

 

*王炳武: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阻止伸张人权、为良心犯做事的律师会见王炳章*

主持人:“伪造文书的事情起因到目前王家和王炳章博士受了什么损失?你们能简要说几条吗?”

王玉华:“刘正清律师两次去韶关的北江监狱,后来又去了一次韶关监狱,就是王炳章换监狱之后,这是三次。刘正清律师还去了三次广州监狱管理局。最后一次是在今年六月份,还跑了两到三次律师管理处,都没见到王炳章。这个部门推这(那)个部门,这个部门推另一个部门……三个部门——监狱、监狱管理局、律师管理处,推来推去,到现在(王炳章)没有见到律师。”

 

主持人:“这要是按当年签合同那个条件,已经是多少万的……要是给肖雄辉……一次就(要)付给他一万,是不是?”

王玉华:“是。”

 

主持人:“王炳武博士,当您知道这件事情,发现其中的伪造以后,您是怎么看?”

王炳武:“我想澄清一下,我们一次就给了肖雄辉律师和他的事务所五万,然后他只看了一次,我们很理所当然可以要剩下的余款回来。他这个造假(合同)的过程就想把这件事掩埋了,就说‘给你们两万,你们就不要再闹了’他目的想用钱了事。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就想阻止刘正清这种正义的律师、在国内可以伸张人权、为良心犯做事的这种律师,阻挡他不能看王炳章。

他可能非常清楚,如果刘律师一看到王炳章,王炳章很多情况他都可以曝光,更曝光在国际的新闻媒体上。他就阻止刘律师,所以刘律师六次申请都没有看成,到现在还是没有看成。”

 

*王炳武:我们要组织律师团为王炳章翻案平反,还他清白*

主持人:“面对你们看到的这个律师事务所伪造的文书,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又是现在的情况,你们准备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家要求非常简单,我们家已经准备好要在国内和国外组成一个律师团。我们要求两件事,第一,恢复或者说允许刘正清律师以合法的身份去见王炳章。

我想提一下,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申请,有王炳章亲自授权的委托书。那个是我2月28日见到王炳章以后,王炳章亲自在我面前签字,我拿出来的交给刘正清律师。”

 

王玉华:“不光有你在旁边,还有三个狱警,都可以见证。”

王炳武:“都可以见证是王炳章签字。但是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去见的时候,他(狱方)说‘这虽然有王炳章的签字,但是没有王炳章具体要让你做什么事情’。刘正清律师说‘我上次已经把要(做的)具体的事情留给你了,这个在监狱管理局的一个谢科长……’

他说‘我会去查一查那个东西我放哪里了’。一个小时以后,他打电话说‘哦,对不起,我找不到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行政不作为的事情,就是说他们千方百计不让刘正清律师这样一个正义的律师看王炳章。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首先的一个呼吁。

另外,我们要组织律师团为王炳章翻案,为他平反,让他有个清白的名称。”

 

*王炳武:王炳章在越南被绑架后判刑违反国际人权法,单独关12年违反联合国宪章*

主持人:“刚才你们讲到王炳章案是个冤案,讲了他获的罪名两方面。他在越南被绑架,这个你们通过这么多年的追问、向有关方面咨询,这在越南领土上被绑架,在国际上是怎么个说法呢?”

王炳武:“这个基本上是违反国际人权法的。当年王炳章被绑架,联合国马上出公文说,这个是违背王炳章的私人权利,马上要求中国释放人。

第二年(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以后,美国国会、加拿大国会、英国的国会,后来几年包括台湾当时是陈水扁在任的台湾,都出公函,都在国会一致通过决议,让中国释放王炳章。这些是因为最基本的王炳章的个人权利被剥夺。

刚才提到,任何关押时间超过十天的单独关押已经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这个《联合国宪章》是中国签字同意的,而且12年,12年单独关押!”

 

*王炳武:我们一年多活动,王炳章换了监狱,条件有所改善*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这次节目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可以再想一想,在我们以上所提到的这些话题里,哪些你们准备说的还没有来得及说?还有没有特别想说的话?”

王炳武:“我想提一点,王炳章因为我们去年6月27日开始‘大闹’,在国际新闻上,在政府方面,结果王炳章被换了个监狱。”

 

主持人:“您说了一个‘大闹’,是用什么方式呢?”

王炳武:“‘大闹’,这个太多了。我们从加拿大的渥太华开始,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前请愿、在渥太华国会山庄请愿,然后波及到在纽约时代广场王军涛博士在广场上与王炳章‘同囚’28天,这个新闻。然后后来我们在联合国前面的绝食,我自己亲自穿着这件衣服为我哥哥绝食两次(哽咽)。

所以,当(探视)我哥哥……我穿这件衣服告诉我哥哥的时候,我说‘我为你绝食’,王炳章热泪盈眶。那是在2月28日的时候。”

 

*王炳武:家人最大诉求,希望习主席以仁爱、仁慈、人道出发,让王炳章回家治病*

王炳武:“然后王天安去台湾,去听证,台湾国安局出证明说‘王炳章并没有从事给台湾做任何间谍活动’。这是刚才我们已经看过的这个(展示证明文件)。

我们这么多的运动、活动,所以王炳章换了监狱,他的条件有所改善,但还是单独关押。我们最终的诉求就是让王炳章能够出来。

他已经年老了,已经是一个干瘪的老头了,我们可以看到他最近的照片(展示照片)。”

 

主持人:“他被抓的时候是54岁,今年是66岁。”

王炳武:“对。这是我们家最大的诉求,就是说我们希望习近平主席以仁爱、仁慈、人道的观念出发,让他回家治病。他在监狱三次中风,而且有非常严重的花粉病,马上秋天又来了,收割稻子的时候,他的花粉症随时可以导致他的哮喘发生。如果哮喘发生,如果没人知道,他可能几分钟之内会离开这个世界。”

 

主持人:“这个花粉病在不同地区的最剧烈爆发季节也是不一样的,在韶关是什么时候?”

王炳武:“应该是马上来的,就是秋天了。”

 

主持人:“这是家人的担心之一。”

王炳武:“对。所以我相信,如果说王炳章在监狱里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个情况是不堪设想的。”

 

*王玉华:家人不会停止抗争,王家每一个人决不会放弃,直到王炳章出来*

王玉华:“我还要说的是,王炳章的案子是一个天大的冤案,也是前两届的(中国)领导人,特别是周永康当‘政法王’的时候,造成的一个极大的冤案。

我们希望习近平是新的主席能够开始新政,能够消除‘政法王’周永康给千家万户、千千万万人造成的错案、假案、冤案能够平反。能使中国尽快走上宪政的道路,依法治国。因为习主席已经强调很多次‘依法执法’、‘依法治国’,但是我们现在仍然看不到任何的曙光。

所以我们家不会停止抗争,直到王炳章出来为止。 王家决不会放弃,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家人谈王炳章近况 首曝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

——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妹妹RFA总部受访(之一、二全文版)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09,26)

*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王炳武、妹妹王玉华应邀在RFA总部受访,王案简介*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有关“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的访谈录。9月26日王炳章博士的弟弟王炳武、妹妹王玉华应邀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视频访谈。

 

主持人:(向观众介绍背景)“王炳章博士在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他今年66岁,1982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他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位在海外获得博士学位的公费留学生。他获得博士学位后即宣布弃医从事民运。
他创办了海外第一个中文民运刊物《中国之春》,创立了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王炳章博士是美国的永久居民。 12年前2002年6月,他在越南境内被绑架,之后被送到一艘开往中国的船上,然后在中国被捕。
2003年他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领导组织恐怖组织罪’判无期徒刑,一直单独关押。”

*王玉华、王炳武:专程来美呼吁救助王炳章,在纽约向张高丽副总理递陈情书*

这次王玉华女士和王炳武博士是专程从加拿大来美国为呼吁救助、释放王炳章博士奔走。

主持人:(问二位)“能不能请你们谈谈在前一站,也就是在纽约,前几天从事、参加的活动?”
王玉华:“我们星期天(21日)晚上到达纽约,准备在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期间向他递交我们的‘陈情书’,再一次向中国政府释放我们明确的信息——王炳章这个案子是被冤枉的。

那天早晨六点半,我们到达华尔道夫酒店。在前台核实,他确实住在那个酒店,我们要亲自把这个信递给他。但是前台说‘不可以’,他们答应由他们一定保证送到张高丽手里边。
接着我们就下来,然后看到访民,还有法轮功的成员在门口堵截张高丽的汽车。结果还真给截住了,张高丽当时比较狼狈。”

主持人:“你们到目前有没有得到消息确认张高丽收到了这封陈情信?”
王玉华:“还没有。”

主持人:“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什么反应?”
王玉华:“没有。”
王炳武:“我们把这封信已经公开了,我手里拿的就是这个为王炳章‘陈情书’的复印件。我们之所以把它公布于众,希望通过媒体能够达到张高丽先生那里。”

*王炳武:看王炳章最近两封狱中来信感觉惊讶 ,有异常*

主持人:“我们继续关注这个事情的发展。在我们以前节目中曾经报道过7月份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写了一封家信,家人收到的时候是8月份。那封家信显露出一些异常情况。现在家人有没有收到王炳章博士新的家信?”

王炳武:“是。我们收到了一封短信。其实我们很惊讶,他以往给我们写信都非常长,而且很有思维的前后顺序,可以看出他在里面想说什么。一般以前的信最多可以达到六、七十页。就是一张纸的两(面)页写。最近两封信我们收到很惊讶,上一封信才几页,最近这封信才只有一面。”

主持人:“这是什么时候发出来?”
王炳武:“应该是7月份发出来的信。”

主持人:“和前一封信相距多久呢?那也是7月份的呀。”
王炳武:“(寄到)差了一个多月。”

主持人:“监狱一个月只能写一封信,都是7月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炳武:“这个我们不太清楚。中国监狱制度是他一个月可以写一封信,但是我们可以给他写很多信。”

主持人:“后面到达的信比较前一封信,思维不清的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不可理解,他对我们家人写信应该是非常亲情那种感觉,实际上他没有这种表现,所以让我们非常非常惊讶就是最近这两封。以前都是说‘大家辛苦了,为你们找麻烦了,为了我的事情……所以非常有亲情的感觉。
最近两封信,首先信的内容非常短了,而且语言用的可以说不太礼貌,包括(对)家人,所以我们的推测是他在精神上已经有很大的不正常现象。”

*王炳武:接前一封信我即申请签证,被拒;后家人接力申请签证*
主持人:“(以前报道)自从接到前一封信,他(这些情况)已经有所表现,您就申请了签证,但是被拒签。后来在我们的报道中也提到‘王炳章先生的家人在王炳武先生被拒签后展开了接力申请签证,要去探视王炳章先生’。后来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基本上我们一个月都收到一封《探视通知书》。上个月我收到后只有一个礼拜来申请去中国的签证,我就马上去申请,在多伦多的领事馆,他说‘我们可以加急处理,争取为您拿到签证’。因为这个办签证的是通过一个签证办事处,然后到中国领事馆去申请这个过程。
他当时受理了,说‘你应该后天……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可以收到’。但是两天以后,他说‘不行,我们要知道更多的消息,要知道你为什么去,干吗去’,他让我写一个说明书。我马上就写了,交给签证办事处。但是后来的星期一,他就告诉我‘你的签证已被正式拒绝了’。”

主持人:“后来家人的接力签证大致经过、结果,简要说是怎么样?”
王炳武:“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其他我们的家人也不能去了。因为我们知道天安(王炳章的女儿)、王炳章的太太宁勤勤、我大姐不能去了,也不让我二姐去。”

*王玉华:王炳章现共九位直系亲属,此前已有五位被否定,不能探視王炳章*
主持人:“您提到了几个‘不能去’,是说事先已经告诉你们不可以签证,早期就已经确定不能进入中国的?家人中有这样的吗?”
王玉华:“有。2009年我申请去看望王炳章,就被拒绝。我问什么原因,他说‘无可奉告’,我就把护照拿回来。 去年我们在纽约开始‘全球同囚活动’,今年2月份我又申请签证,温哥华的中国领事馆一个姓郑的领事找我谈话,他说‘我想知道王炳章的事情,我就跟他陈情,我说‘王炳章有权利见家属,家属有权利见王炳章,你不让王炳章见家属,侵犯他的权利;你不让我们见他,你又侵犯了我们的权利’。
‘我们全家’……我说‘王炳章四个孩子,王炳章太太,这是五个人,加上四个兄弟姐妹,只有这九个人(直系亲属)可以看他。现在已经被你否定了五个,难道你要把王家全堵在门外吗?”

*王炳武:家人接力申请签证,妹妹以旅游申请,拿到签证*
主持人:“按中国目前规定每个月都可以探视,而且也有探视通知书(寄)来,那么您的家人现在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探视过王炳章先生?”
王炳武:“最后一次是我探视的,也就是在2月28日。”

主持人:“到现在已经……”
王炳武:“半年多了,将近七个月了。上次去其实我们也非常气愤,因为我二姐争取到了,跟温哥华的领事馆的郑先生通过沟通以后,他给了签证。我同时也申请了签证,也给了我。我们两个人去的时候,以为我们都可以看到王炳章。但是……这个细节让我二姐讲到广州以后的情形”。

主持人:“这一部分我们只能留在下面时间充裕的时候再细讲。到目前为止,家人有没有拿到签证?”
王炳武:“有。我妹妹想了个办法,他没有直接说去看王炳章,就说‘我去旅游’,她上个礼拜拿到了签证。”

主持人:“也就是说到底能不能看到,现在还不能确定?”
王炳武:“还不知道。”

*王玉华:刘正清律师六次申请会见王炳章,都被阻拦,到现在还没能见到*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家人所知道的王炳章的情况,你们最关注、最担心的在哪些地方、哪些关节点,能不能扼要说一下?”
王玉华:“大家现在看到我穿的这个T恤(上),是我哥哥二十年前的照片。现在王炳章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潇洒英俊、侃侃而谈的学者,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衰老而且没有任何生机的干瘪老头儿。所以,王炳章的状况确实令我们家属非常非常担心。”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律师要会见王炳章,并且要按照王炳章的意愿去继续履行一些法律上面的手续,在这方面家属的诉求和律师见王炳章的情况是怎样?”
王玉华:“从2013年的9月份我们委托中国广州的刘正清律师去见王炳章,结果他去了三次监狱、三次监狱管理局,等于一共是六次,都没见到。这个情况非常糟糕。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要求去见王炳章是在今年的6月底,又被无情地阻拦了。”

 

*王玉华:王炳章案本是冤案,现有推翻两罪名的证据*
王玉华:“王炳章的案子本来是个冤案,还有更大的黑幕在后面。接下来我们要揭露这个黑幕。”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王炳章的案子是个冤案,您能不能简要表达让我们知道为什么说是个冤案?”
王玉华:“王炳章被起诉两条罪名。第一个,‘他是台湾的间谍’罪, 因为这个罪,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第二个是‘恐怖罪’,这个罪被判了10年。
但是2009年,泰国的皇家骑警已经出示了公文,否定了王炳章在泰国从事恐怖活动,这个已经是被推翻。第二个,台湾立法院也发出公文,否定了王炳章从事台湾间谍活动,所以王炳章案是一个冤案。”

*王玉华:十年前王炳章即写了70页《申诉书》,家人要请一个律师团*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王炳章先生本人和家人下一步在法律上有什么打算?”
王玉华:“2004年,王炳章写了七十页《申诉书》。这个《申诉书》我们目前准备拿出来,要在中国请一个律师团,包括台湾的律师在内,我们要重新启动王炳章的刑事诉讼。王家的决心就是,王炳章一天不获释放,我们一天不罢休。”

*王玉华:中国司法黑幕——大成律师事务所伪造合同事件*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在律师会见问题上还有更大的黑幕,能不能请您讲一讲?”
王玉华:“去年9月20日我们家重新聘请了新的律师刘正清之后,我们才发现广州大成律师事务所为了推卸肖雄辉律师不退款这个责任,他们伪造了一个假合同。这个合同把我们家跟大成律师事务所签的‘付款五万块钱看望五次’这个合同篡改为肖雄辉律师与我们家签的合同。所以,这个目的还有这种做法,就证明中国司法的黑幕、司法的黑暗没有任何一点进步的迹象。”

主持人:“律师事务所篡改和伪造……事实上这个所谓‘篡改’,就等同于伪造了与王炳章家人的合同。”
王炳武:“是。”

主持人:“如果概括地讲一下这件事,您还有要补充的吗?”
王炳武:“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等一会我们会详细给观众介绍这件事,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看到中国黑暗的一面——司法知法违法,所以……呼吁司法局和律师,包括监狱,能够正视、改正这个错误。能够允许刘正清律师去见我哥哥。”

*王炳武:自王炳章被判刑,王家三代人被“绑架”,母亲去世后停放白白等4个月*
王炳武:“自王炳章被判刑以后,王家整个的生活完全遭到一个大的变化,等于说我们全家,还有他的孩子,包括我父母,三代人都被‘绑架’,这个是非常严重。

 

在王炳章被关押期间,我父亲在2006年去世,我们没有办法隐瞒,就告诉了王炳章,然后王炳章在监狱里绝食抗议,要出来为我爸爸奔丧没有批准,所以他受到了很大很大的摧残。

2011年11月,我母亲去世,我们也准备借这个机会,让王炳章出来送老母亲最后一程。但是我们马上收到国内亲戚因为中国的国保找了我们北京的亲戚,让我们保持低调,让我们不作声,(说)这样的话,他们可以考虑让王炳章出来送我母亲一程。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我们的母亲停在了太平间,停了将近4个月之久,她已经开始脱水,人已经变形得不得了。我们遵守了……当时中国给我们的承诺……但是我们实在坚持不下去了。那会儿,他也通过我们北京的亲戚,就说,还是让老母亲入土为安吧。所以我们没办法,给母亲下了葬。”

 

主持人:“就这样白白的等了4个月……”

王炳武:“就这样白白等了4个月。其实我们对老母亲也是一个大不孝的过程。可是我们当时希望保持低调,能够换王炳章回来一次,跟老母亲告别,这个没有成功。后来(官方)他说‘我们不能让王炳章出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且我非常清楚这个‘各种各样的原因’。(对王玉华说)你可以说说当时的原因。”

 

*王玉华:王炳章入狱12年来,妻儿艰难度日月,父母临终留嘱托*

王玉华:“王炳章被逮捕,首先王炳章的家人受到冲击性的打击。他的太太宁勤勤带着三个孩子,老大19岁,老二16岁,最小的王天安才不到12周岁。她重病在身,独自抚养三个孩子长大。可想而知遇到多么大的困难。两个男孩白天上学,晚上去餐馆打工,帮着妈妈挣钱养家,小女儿天安才12岁每个周六做Muffin(西点,中译:玛芬),上街上去卖,或去教会去卖,赚钱补贴家用。

在极其艰苦的情况下,我的嫂嫂把这三个孩子带大,这是王炳章家属受到的极大冲击。

刚才我弟弟讲到,我的老母亲在殡仪馆等了她的儿子四个月之久,没有见到王炳章。妈妈在重病的九个月里,三次急救。她跟我说‘玉华,一定要让你哥哥活着回来,在我和你爸爸的墓前烧一炷香,不能让他死在监狱里边’。

 

*王玉华:中国当局没有兑现“家人低调,即准许王炳章回家奔丧并释放他”的承诺*

王玉华:“但是,在2012年10月份我们得到北京的消息回馈,说中央改变了他们最初的想法,不释放王炳章出来。原因是在那一年里中国出现了意外的情况,王立军跑到了美国成都领事馆,陈光诚先生去了美国的北京大使馆。这种理由是让我们家没有办法接受的。”

 

主持人:“您这里所说的释放(见王玉华流泪)……对不起!我这儿没有纸巾。您刚刚所说的‘释放’是指暂时放他出来一下,还是说有过承诺要释放他?”

王玉华:“承诺,要释放王炳章,让王炳章回家。在我妈妈去世的两天之内,我给中国当时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写了封公开信,这信发表在当时的《世界日报》、《星岛日报》和《明报》上边,这封信我同时传真到中国驻加拿大的大使馆,当时的大使是章鈞赛先生,我亲自传给他。然后……”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您刚才又提到母亲的这回事,和他们承诺放王炳章先生是不是前后,这中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王玉华:“是有联系。我们家写了公开信给胡锦涛主席,刚才说了这封信发表在报纸上,我还送交给中国大使章鈞赛先生,同时送达了加拿大外交部。希望加拿大外交部出面跟中国政府交涉。”

 

主持人:“刚才你们讲母亲过世后又停放了遗体四个月,这之前他们答应王炳章有可能考虑他回来……”

王炳武:“是的。”

 

主持人:“是说最终放他回来吗?”

王玉华、王炳武:“他说了,是是。”

王玉华:“说让我们保持低调,然后考虑……”

 

*王玉华:现在看是一个骗局,欺骗了我们王家*

主持人:“那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没有放他,然后你们不得不把母亲的遗体下葬了。那么这个承诺、(和)后来所发生的情况,这中间有什么联系?”

王玉华:“我妈妈是2011年11月18日去世的,两天后我写了公开信给胡锦涛主席,在报纸上发表,我给中国大使章鈞赛和加拿大外交部长发过去。很快,12月下旬我们接到北京亲戚的反馈,说‘已经有人找我谈了,他们希望你王家保持低调,不要接受媒体的采访,不要炒作这个事情,他们会向上级打报告,然后申请批准(放)王炳章,而且他们承诺,后来又找我们亲属谈,说‘是可以,要释放王炳章的’。

那我们就等着,我们在等待最……王炳章回来之前这段时间就把老母亲停在殡仪馆等待王炳章,这个时间长达将近4个月。

后来北京说‘入土为安,总是这么放下去不……’,因为我们中间又催他们,总是这么放不合适,也对不起老母亲’我们说‘好,那我们听你的建议,我们让老母亲入土为安’。现在看来我们就是被骗了。他们就是一个骗局,欺骗了我们王家。”

 

主持人:“那后来他们解释这个事情的那些说辞,您并不认为是真正的理由,还是……”

王玉华:“他说是中央高层改变了这个决议,他(说的)原文就是‘因为中国出现一些没有想到的状况’。他就跟我们的亲戚说‘这个状况你也知道’,他说的是‘中国出现了突发事件,这个突发事件你也知道,所以现在不能释放王炳章’”。

主持人:“但是您也不认为这个理由就一定是理由,因为这中间还有一个时间差,就是说在决定之后,到……”

王玉华:“对。因为已经到了2012年的10月份了,我妈妈是2012年3月初下葬的。”

 

主持人:“所以那个后边,他用后来发生的事情解释前面那些做法。如果他真想按承诺去兑现的话,那四个月已经足够去做,你们是这样分析吗。”

王玉华:“对。是。”

 

*王玉华:回顾从委托张思之律师,到委托肖雄辉律师*

主持人:“那我们接下来看,关于王炳章先生有没有可能释放?他们有没有过这个计划?王炳章案是一个什么样的案子?律师的会见和家人的会见……这些事情都结合在一起,你们家人认为,哪个切入点是你们观察这个案子很重要的?另外就是你们所提出的这个所谓‘黑幕’,与这些方面到底是什么关系?”

王玉华:“王炳章案子一开始,从抓捕到宣判,就是一个冤案。在前面节目里我已经讲过,出示了两个证明,一个是泰国的皇家骑警出示的书面的,一个是台湾方面出示的推翻了这种……起诉王炳章的是恐怖、间谍罪,(说是)台湾间谍,已经否定了。王炳章的案子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冤案。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最开始,我们家是请了中国有名的人权律师张思之律师。张思之律师非常有公益心,不收我们家钱,免费给王炳章提供法律咨询。在最初的两年里边,张思之八十多岁的高龄,亲自到监狱看王炳章两次,每次带着他的助手。

然后因为张思之律师年纪比较大,我们就考虑再雇一个广州的比较方便的律师去看王炳章。所以我们就请了肖雄辉律师。肖雄辉律师是我在网上找到的。”

 

*王玉华:授权合同——交肖雄辉律师五万元,他答应看王炳章五次,但未履约*

主持人:“这话说已经是2009年了?”

王玉华:“对。2009年我在网上找到肖雄辉律师,然后我跟他电子信来往。我说‘我们愿意授权你,目的就是去多看看王炳章,因为我们家属跑一次实在太远’。他欣然同意。然后在2009年的12月21日,我妹妹代表我们家跟肖雄辉律师签了这个授权合同,交了五万块钱,答应看五次。

然后……很长时间以后,我们问他,他只看了一次。(要他)再去看,他就说‘很忙,没时间,手续很复杂’……推三拖四就不再去了。没有履约。”

 

*王玉华:肖雄辉未履约又不退钱,我们又授权刘正清律师,刘律师免费为王家代理*

王玉华:“一直到了2013年6月27日王炳章被抓捕十一年的功夫,我们家开始‘全球营救王炳章活动’。先是在渥太华开始,在大使馆前面请愿,然后同时我们在网上曝光了‘肖雄辉收了王家五万块钱,但是只看一次。我们要求他退钱,但是他不退’。

 

这时候我们没办法,我们家就又授权了刘正清律师。

刘正清律师代表王家去跟肖雄辉谈‘为什么你看了一次,你不退王家的钱?’

肖雄辉说‘我不是不想看,是因为我受到了阻挠。我跟你说,你虽然拿到了王家的授权,但是你未必能见到王炳章’。”

 

主持人:“也就是说,不是一个单纯的钱问题?”

王玉华:“不是一个单纯的钱的问题。完后很快刘正清律师就接到了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刘志华处长的电话,他说‘我有急事找你,你来见我’。

刘正清就去见他,刘志华先是威胁刘正清说‘我跟你说你不要代理王炳章的案子,弄不好你的律师执照都难保’。

刘正清说‘我已经做好准备,我不在乎丢律师执照。王家就是个冤情,我就是替王家打这个官司。”

刘志华就问他‘你收多少钱?’

刘正清说‘我没收钱。我免费打。’”

 

*王玉华:发现刘志华处长出示给刘正清律师的“合同”是伪造的*

王玉华:“刘志华说‘我劝你不要做这个案子。而且我愿意调和这个事情。这样吧,我呢,劝说肖雄辉律师退你两万块钱,你就不要再参与这个事情。’

刘正清律师给我们来E-mail,我们说‘我们不要这两万钱’。”

 

主持人:“就是他们想让刘正清律师代把这个钱收了以后转给你们,因为刘正清律师本人并不和这些钱发生关系?”

王玉华:“对,没错。刘正清说‘他们家人说了,目的是要能够让我去见王炳章,宁可不要这钱’,而且这个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是肖雄辉不仁不义,为什么收了钱看了一次就不去?王家要起诉大成律师事务所’。

这个刘志华一听害怕了,他说‘肖雄辉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展示合同)。你看这个合同’。”

 

主持人:“哦,这是合同,说他不属于……”

王玉华:“刘正清就把这个合同发给我了。我说‘不对,当初签合同并不是我姐姐签的,是我妹妹王梅签的。大家可以看这个合同。”

主持人:“(看合同)姐姐叫王金环,妹妹叫王梅。”

王玉华:“他拿了一个假合同。而且这个和假合同是2009年11月11日,我姐姐在2008年已经不(被准)许进入中国,她怎么可能跟大成签?所以就发现这两个合同,一个是委托大成事务所,(另)一个是委托肖雄辉。更可笑的是,紧跟着肖雄辉来电子信说‘我已经不在大成事务所工作了。”

王炳武:“他已经不在作律师了。”

王玉华:“现在看这个事情很可笑,是有阴谋的。如果我们起诉大成事务所,大成说‘对不起,你是跟肖雄辉签的,你起诉他好了,跟我大成没关系’。所以大成事务所想摆脱这个责任,弄了一个假文件。”

 

*王玉华:王炳章冤案黑幕还在继续,当局一再阻挠刘正清律师会见王炳章*

王玉华:“所以中国的黑幕、王炳章的案子本身就是黑幕,是一个天大的黑幕、天大的冤案。这个冤案、这个黑幕还在继续,目的就是要阻挠王家,不让王家人请律师,不让刘正清去能够见到王炳章,不能把王家的消息传递给王炳章。这是非常卑鄙的,非常可耻的行为。”

 

主持人:“从王炳章入狱到现在,他真正见律师有几次?”

王玉华:“应该有四次。”

 

主持人:“那么律师想办的事情呢?要按照律师所希望的,他们要求过多少次?”

王玉华:“我们就说刘正清律师吧,刘正清律师接受我们家授权之后,他去了韶关监狱两次都没有见到。第一次,他自己去,(狱方)他说‘你不能一个人来’。其实按照广州律师的规矩,他是可以一个人。监狱说不可以,他说‘那好,我下礼拜带另外一个律师去’。下礼拜刘正清律师又带另外一个律师去,(监狱)他说‘也不能见。你们必须去广东监狱管理局办手续’。

刘正清又带着另外的律师回来,然后去广州监狱管理局找了姓谢的科长要办手续。姓谢的科长说‘我得请示,48小时你听结果’。48小时之后,他打电话给刘正清说‘第一,你不能看;第二,明天你来做笔录’。刘正清说‘我人都没看见,做什么笔录?我不可能跟你去做笔录。’就是说,广东监狱管理局是处处阻拦。”

 

*王玉华:存律师管理处文件上的家人签名被复制盗用,制作假“合同”*

主持人:“阻挠律师去见王炳章先生,这个伪造文书,也是其中表现之一?”

王玉华:“对。”

 

主持人:“那么,伪造文书,我们听上去,一个律师事务所来伪造一份合同,大家就会很奇怪,是怎么个伪造法?因为合同上要有本人签名,要有时间地点,你们你能不能扼要的给我们关注的观众朋友知道,这个是怎么伪造上去的呢?签名是怎么回事呢?其它……日期是怎么回事?情节是怎么回事?”

王玉华:“我们家在2013年6月份我姐姐王金环通过电子邮件,授权给刘正清代理王炳章的案子,所以广州市司法局的律师管理处的刘志华处长找刘正清谈话,说‘听说你接受王家的委托,那你把委托书给我看一看。刘正清律师就把委托书给了刘志华处长。这个文件就留在了刘志华处长那个地方。因为刘志华有了我姐姐王金环的签字,所以他们就把这个签字套在了跟肖雄辉的这个‘合同’上。

 

主持人:“就是复制之后挪到另外一份他们伪造的文件上?”

王玉华:“是。所以王炳章这个案子的黑幕还在持续。”

 

*王炳武: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阻止伸张人权、为良心犯做事的律师会见王炳章*

主持人:“伪造文书的事情起因到目前王家和王炳章博士受了什么损失?你们能简要说几条吗?”

王玉华:“刘正清律师两次去韶关的北江监狱,后来又去了一次韶关监狱,就是王炳章换监狱之后,这是三次。刘正清律师还去了三次广州监狱管理局。最后一次是在今年六月份,还跑了两到三次律师管理处,都没见到王炳章。这个部门推这(那)个部门,这个部门推另一个部门……三个部门——监狱、监狱管理局、律师管理处,推来推去,到现在(王炳章)没有见到律师。”

 

主持人:“这要是按当年签合同那个条件,已经是多少万的……要是给肖雄辉……一次就(要)付给他一万,是不是?”

王玉华:“是。”

 

主持人:“王炳武博士,当您知道这件事情,发现其中的伪造以后,您是怎么看?”

王炳武:“我想澄清一下,我们一次就给了肖雄辉律师和他的事务所五万,然后他只看了一次,我们很理所当然可以要剩下的余款回来。他这个造假(合同)的过程就想把这件事掩埋了,就说‘给你们两万,你们就不要再闹了’他目的想用钱了事。实际上真正的目的就想阻止刘正清这种正义的律师、在国内可以伸张人权、为良心犯做事的这种律师,阻挡他不能看王炳章。

他可能非常清楚,如果刘律师一看到王炳章,王炳章很多情况他都可以曝光,更曝光在国际的新闻媒体上。他就阻止刘律师,所以刘律师六次申请都没有看成,到现在还是没有看成。”

 

*王炳武:我们要组织律师团为王炳章翻案平反,还他清白*

主持人:“面对你们看到的这个律师事务所伪造的文书,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又是现在的情况,你们准备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家要求非常简单,我们家已经准备好要在国内和国外组成一个律师团。我们要求两件事,第一,恢复或者说允许刘正清律师以合法的身份去见王炳章。

我想提一下,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申请,有王炳章亲自授权的委托书。那个是我2月28日见到王炳章以后,王炳章亲自在我面前签字,我拿出来的交给刘正清律师。”

 

王玉华:“不光有你在旁边,还有三个狱警,都可以见证。”

王炳武:“都可以见证是王炳章签字。但是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去见的时候,他(狱方)说‘这虽然有王炳章的签字,但是没有王炳章具体要让你做什么事情’。刘正清律师说‘我上次已经把要(做的)具体的事情留给你了,这个在监狱管理局的一个谢科长……’

他说‘我会去查一查那个东西我放哪里了’。一个小时以后,他打电话说‘哦,对不起,我找不到了’,这本身就是一个行政不作为的事情,就是说他们千方百计不让刘正清律师这样一个正义的律师看王炳章。这是我们最大的一个、首先的一个呼吁。

另外,我们要组织律师团为王炳章翻案,为他平反,让他有个清白的名称。”

 

*王炳武:王炳章在越南被绑架后判刑违反国际人权法,单独关12年违反联合国宪章*

主持人:“刚才你们讲到王炳章案是个冤案,讲了他获的罪名两方面。他在越南被绑架,这个你们通过这么多年的追问、向有关方面咨询,这在越南领土上被绑架,在国际上是怎么个说法呢?”

王炳武:“这个基本上是违反国际人权法的。当年王炳章被绑架,联合国马上出公文说,这个是违背王炳章的私人权利,马上要求中国释放人。

第二年(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以后,美国国会、加拿大国会、英国的国会,后来几年包括台湾当时是陈水扁在任的台湾,都出公函,都在国会一致通过决议,让中国释放王炳章。这些是因为最基本的王炳章的个人权利被剥夺。

刚才提到,任何关押时间超过十天的单独关押已经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这个《联合国宪章》是中国签字同意的,而且12年,12年单独关押!”

 

*王炳武:我们一年多活动,王炳章换了监狱,条件有所改善*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这次节目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可以再想一想,在我们以上所提到的这些话题里,哪些你们准备说的还没有来得及说?还有没有特别想说的话?”

王炳武:“我想提一点,王炳章因为我们去年6月27日开始‘大闹’,在国际新闻上,在政府方面,结果王炳章被换了个监狱。”

 

主持人:“您说了一个‘大闹’,是用什么方式呢?”

王炳武:“‘大闹’,这个太多了。我们从加拿大的渥太华开始,我们在中国大使馆前请愿、在渥太华国会山庄请愿,然后波及到在纽约时代广场王军涛博士在广场上与王炳章‘同囚’28天,这个新闻。然后后来我们在联合国前面的绝食,我自己亲自穿着这件衣服为我哥哥绝食两次(哽咽)。

所以,当(探视)我哥哥……我穿这件衣服告诉我哥哥的时候,我说‘我为你绝食’,王炳章热泪盈眶。那是在2月28日的时候。”

 

*王炳武:家人最大诉求,希望习主席以仁爱、仁慈、人道出发,让王炳章回家治病*

主持人:“他被抓的时候是54岁,今年是66岁。”

王炳武:“对。这是我们家最大的诉求,就是说我们希望习近平主席以仁爱、仁慈、人道的观念出发,让他回家治病。他在监狱三次中风,而且有非常严重的花粉病,马上秋天又来了,收割稻子的时候,他的花粉症随时可以导致他的哮喘发生。如果哮喘发生,如果没人知道,他可能几分钟之内会离开这个世界。”

 

主持人:“这个花粉病在不同地区的最剧烈爆发季节也是不一样的,在韶关是什么时候?”

王炳武:“应该是马上来的,就是秋天了。”

 

主持人:“这是家人的担心之一。”

王炳武:“对。所以我相信,如果说王炳章在监狱里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个情况是不堪设想的。”

 

*王玉华:家人不会停止抗争,王家每一个人决不会放弃,直到王炳章出来*

王玉华:“我还要说的是,王炳章的案子是一个天大的冤案,也是前两届的(中国)领导人,特别是周永康当‘政法王’的时候,造成的一个极大的冤案。

我们希望习近平是新的主席能够开始新政,能够消除‘政法王’周永康给千家万户、千千万万人造成的错案、假案、冤案能够平反。能使中国尽快走上宪政的道路,依法治国。因为习主席已经强调很多次‘依法执法’、‘依法治国’,但是我们现在仍然看不到任何的曙光。

所以我们家不会停止抗争,直到王炳章出来为止。 王家决不会放弃,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