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录:美国会就郭飞雄和中国言论自由听证

2013-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选录:美国会就郭飞雄和中国言论自由听证                                   
RFA张敏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11,16)
10月29日下午,美国国会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非洲、全球卫生、人权、国际组织委员会举行“郭飞雄和中国的言论自由”特别听证会 。专程从得克萨斯州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女儿杨天娇和筹办方之一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等在国会听证会作证。现在住在纽约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通过视频在听证会上作证。本节目选录部分证词现场录音。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在听证会上作证(以下文字稿为证词详细版)

张青:尊敬的主席,副主席,各位议员,各位来宾:您们好!
我很感谢今天能有机会在这里介绍我的丈夫郭飞雄-介绍他的案子,他参与的维权活动、 他的理念,以及他的性格和人品。
今天的中国,人权状况进一步恶化。在今年夏季的新一轮中国官方对中国民间运动的镇压中,我的丈夫郭飞雄再次被拘捕。这是他在2011年9月13日服刑5年冤狱出狱后不到两年后的第四次为自由民主信念而坐牢。
郭飞雄于2013年8月8日第四次被拘捕。8月17号他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刑事拘留通知书》,外界才得以知晓他被指控“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外界认为是因为郭飞雄今年元月声援“南周事件”, 并公开发表政治演说,而导致他的被捕。 他在演说中说“中国的书报检查制度自古以来是各级思想家,自由人士坚决反对的那种思想检查制度,这个制度早就应该废除了。今天我们声援《南方周末》不仅仅是他们现在受到了打压,受到压迫。而且我们应该全面反思, 为了一种普遍权利而战斗,这个普遍权利就是言论自由。 言论自由把亿万人民的声音解放出来, 是公民力量的放大器。”

他被拘捕后,他的律师去广东天河看守所申请会见郭飞雄,被拒绝。到现在已经申请七次,仍被拒绝。三十七天为拘捕期限,期满之后当局要么放人要么给本人家属和律师下达逮捕书。事实是,当局没有释放郭飞雄,相关人员也没有收到逮捕书。
直到10月15日,律师去天河检查院递交控告材料。  检察院有关人员才说郭飞雄已于9月12号被正式逮捕。10月16日,就有人送给郭飞雄的姐姐郭飞雄的正式逮捕书。从这些细节来看,是背后有人在刻意地操纵这事。 连什么时候可以给家人送法律文书都在背后的操作之中。郭飞雄的律师评论说,中国有关当局“已是肆意违法”地对待郭飞雄案件, 属于秘密拘留,秘密逮捕。
郭飞雄被关押至今已经82天,他的律师先后7次申请会见都被拒绝。我们到今天不知道他的真实情况。郭飞雄案件是当局肆意违法对待的一个特例。我们不禁要问有关当局,肆意违法阻止律师会见到底要隐藏什么?是他又遭受酷刑还是他在绝食抗议政府的非法拘捕?
郭飞雄是一位真诚的自由民主信仰者,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推崇民主宪政价值理念,并且是一位身体力行的具体做事者。自2003年参与中国维权运动,至今10年。 他一直走在公民维权运动的前沿,为广大的弱势人群提供服务。因此,他受到多种残酷打压。 他遭受中国有关当局的四次拘捕。受到多次殴打,非法传唤。2006年,因郭飞雄被殴打,他和高智晟,范亚峰,赵昕共同发起全球绝食维权。事后,郭飞雄写文章《接力绝食的激进与温和--对全球维权抗暴接力绝食评论之三》,高度评价绝食抗争的意义。
2005年7月底,郭飞雄被太石村村民聘请为法律顾问,为太石村村民为了罢免腐败的村长提供法律帮助。对于民众合法的要求,当局政府却暴力镇压,羁押监狱的人有很多。郭飞雄也被抓捕。他绝食59天抗议政府非法抓捕。
民主人士陶君在文章《从郭飞雄看中国人的维权和血性》。他在文章中说“他的多次被捕源于他的不屈服,表现出他突出的胆气和果敢。这是体现中国人血性的为数不多的一条汉子, 在当今中国弥为稀贵。 从他的太石村维权到组织营救高智晟的行动,彰显出他伟大的血性人格。遇到多次当局的迫害和暗算以及同道的背后冷箭,他都泰然处之,依旧保持原有的战斗力。他顽强和执着的精神的确值得大家去思索。血性在我们这个民族意境被消灭得几乎没剩下多少了。所以郭飞雄的血性和勇敢像钻石般高贵和稀少。”
“族人血脉中的血性和反抗精神一直被绞杀。历经几千年,中国人几乎被驯化成软体动物:怯弱,与世无争,谦让,忍气吞声,胆小怕事,没有原则。郭飞雄的血性似乎点亮了这个懦弱的世界。”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捕,郭飞雄积极组织营救工作。 为此,郭飞雄遭到政府的打击报复,于2006年9月14号将他拘捕。被控以“非法经营罪”,指控他5年前出版揭露官场腐败的书《沈阳政坛地震》。
这次关押,因为当局没有任何物证,又不肯尊重事实释放郭飞雄。 有关当局就对郭飞雄实施残酷的酷刑,把他从关押地南方的广州转到北中国沈阳,就是为了使用更严酷的酷刑,想要打垮他从事自由民主事业的信念。并用酷刑制造冤案,剥夺他的自由。
下面是我丈夫所遭受的一系列虐待和酷刑的事实:

一、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疲劳审讯13个日夜,不许他睡觉。
二、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戴上脚镣100多天。
三、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手脚穿插固定铐在木板床上42天,全身不能弯曲。
四、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被广州市公安局的警察拔头发、搔痒侮辱达20多天。
五、在被转押沈阳后被办案人员戴上死刑犯的黑头套,押到秘密关押地点进行暴打。
六、在沈阳警方办案人带到秘密关押地点,被坐老虎凳4小时。
七、在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被办案警察凶残地反吊双手悬空,靠双手肩关节支撑全身的重量。
八、在沈阳秘密关押地点,被办案警察用高压电警棍电击生殖器。
九、郭飞雄因不堪电击生殖器的侮辱奋而冲向玻璃窗自杀未遂。
十、沈阳警方把郭飞雄与死刑犯关押在一起,绝望的死刑犯威胁要挖他的眼睛。郭飞雄不得已奋力砸破窗户玻璃与之抗争。

以上事实都是我丈夫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所说。

郭飞雄被检察院4次因证据不足退查。 最后还是使用下流无耻的酷刑高压电警棍电击男性生殖器的酷刑而得来的口供为证据判处郭飞雄刑期5年。作为妻子,我不能接受这样靠无耻下流酷刑制造的冤案。 为此,我写公开信给国家主席,美国总统布什,以及联合国酷刑委员会揭露酷刑,并宣布每周三绝食抗议中国政府以酷刑摧残郭飞雄身体并判重5年冤案,直到他出狱。

对郭飞雄的打压,不仅对他的个人,同时也牵连到他的家人孩子。从1996年大年初一, 我们就给一群便衣警察跟踪,而且他们对着孩子拍照,当时孩子4岁,9岁。郭飞雄在监狱受到威胁:“我们不会让你的儿子上小学,也不会让你的女儿升初中。”他们兑现威胁。我带着儿子去见校长申请入读小学一年级,校长当着我6岁儿子,口气强硬地说:"如果我把你的孩子赶出校门,我就是犯了教育法。如果我不收你的孩子上学,我就没有犯法。”

我的儿子失学一年在家。第二年女儿从小学毕业升初中,我的女儿没有学校可去。她对失学恐惧,女儿哭着对我说:“我不能像弟弟一样失学在家。”孩子的教育受到了干扰控制,这种非法行为使我们完全失去安全感。

2011年9月13日出狱,出狱后郭飞雄继续为弱势群体服务。

郭飞雄曾参加1986上海学生运动、1989全国学生运动。是一个真诚的自由民主信仰者。他为此遭受残酷打压,但不放弃自由民主信念。

在2006年中国政府对维权的镇压中,他是受酷刑最严重,判刑最长的。
在今年新一轮对民间运动的镇压中,郭飞雄受到最非法的对待--秘密拘捕,秘密逮捕,至今阻扰律师会见,外界对他是在何地以何种方式被拘捕的一无所知,对他在看守所的情况一无所知。我们担心他受到酷刑,也有可能他对于政府有关当局的非法拘捕绝食抗议,或者其它的什么原因。

郭飞雄被拘捕的消息外界在8月17号才知晓。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8月18日发表社评:文章中提到这次官方行动被称为“斩首行动”.
这次抓捕的人中,其他人都按正常手续及时通知家人或律师,并都有律师会见,郭飞雄的律师7次申请会见,至今任被拒绝会见。

郭飞雄是一个为自由人权奋斗,不畏强权,毫不屈服的楷模。我们常常祷告: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因为我们知道魔鬼的试探邪恶而残酷,多少人战胜不了它。

郭飞雄以他的勇气,以及他内心对民主自由坚定地信念,胜过了试探,他的绝食抗议总共100天,为一代人撑起了底线。他一直被民间民主人士视为英雄。

请国际社会,各人权组织为还在人权黑暗中奋斗的勇士郭飞雄给以道义支持,肯定他的付出和奋斗精神,并表彰他们,以激励更多的人能够克服恐惧和软弱,勇敢地去追求人权。
中国民间民主人士、学者对郭飞雄的评价说:他不仅是一个理论家,又是一个实践家。他对民间社会运动之发展有十分重大的影响。他重视民间社会的发展。 他善于从实践中总结经验,并推广到其他维权案例中。”

在这十年的民间运动中,他一直走在前沿,做的维权工作多,无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际操作中。
对郭飞雄在民间运动中所做的努力和产生的巨大影响,中国有关当局给予最残酷的打压和迫害。可是外界对郭飞雄的受到的迫害,却没有给予相应的关注和道义支持。我们注意到美国政府有为其他的同期被捕的人发言,但到目前为止,郭飞雄没有被美国国务院正式提到。尽管三周前,我与美国助理国务卿泽雅见面并要求美国政府公开发表声明支持无罪释放郭飞雄。但很遗憾,我们并没有看到公开的发言支持。今天在此向美国政府,国会,提出如下建议:

请奥巴马和美国国务院公开提到郭飞雄名字,公开发表声明支持无罪释放郭飞雄。
希望美国国会通过决议案和其它有效方式跟中国方面联系,转达对郭飞雄案的高度关注,推动并支持无罪释放郭飞雄。他是无罪的。他所做的工作是推动中国走向法治,提高中国人权。他所做的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
希望美国驻华大使,广州总领事馆向中国政府有关当局提出会见郭飞雄,因为律师的会见申请7次被拒绝。
美国是世界人权大国,在世界人权领域有如灯塔。因此,美国总统,国务院,美国国会有义务对为人权奋斗而遭受打压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郭飞雄发出声音,给予道义支持。同时也请美国政府,美国国会给中国政府施加压力来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政治犯,良心犯,宗教犯。

郭飞雄的女儿杨天娇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现场用英语作证,会后以中文朗读)。

杨天娇:尊敬的议员们和朋友们:
我的名字叫做杨天娇,我的英文名叫做Sara, 我爸爸是郭飞雄。
上一次见到我父亲的时候,已经是七年以前的事情了。那是2006年的事情了,我当时才10岁。我记得他给我买了一个单机游戏,然后我们几乎整一个夏天都在玩。可是,9月14日,当我从学校里回来时,他却走了。从那以后我们仍未见面。我没有机会和他说声:“再见”或者“我爱你爸爸”

过去的七年里,我经常梦到他。我梦到他和我一起打游戏,所以我们可以一起通过第五关。但是,那些都是梦。第二天,梦醒之后我总是流泪。
我从我妈和她朋友的电话交谈中得知了我爸的处境。我妈妈不会再我面前提起我爸的消息因为她认为,对于一个10岁小女孩来说,这些消息太沉重了。但是我还是听着,我承认,这些消息的确非常沉重,悲伤和震惊。我听到他被关押在监狱5年。在这5年中,政府转送他到多处地方,而且还是用很多不同又残忍的酷刑在他身上。听到这些消息以后,我的心深深地被刺痛了。
2009年,我们来到了美国。2011年,我爸出狱了。当年,我们在Skype里对话。当我听到他的声音,那个让我思念了5年的声音,我当时哭了。
在后来的两年中,我从Skype上跟他对话。他给我很多建议,而我秀给他我的画。几年前,我画了一个我爸爸的小卡通形象。我爸一看到就抱怨那一长一短的腿。现在,我的画画技术提高很多,所以他也表扬了我的进步。但是,他仍然希望我向前进一步提高;他希望我能像达芬奇等名画家那样画出美丽的作品。

可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2013年8月8日,他又被捕了。再一次,我不记得我们最后的谈话;再一次,我没有跟他说“再见”;再一次,我没听到他的声音已经有3个月了。再一次,我想念他。
现在,我画了一幅我爸的水彩画。我把这幅画放在我的墙上,所以我每天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在这幅画里,他在笑。在我记忆中,他每天都是这个样子的。我还创作了一支钢琴曲,名叫“星空”,献给他,因为我老笑他一听到我弹钢琴就睡觉了。
但是任何画,任何曲子和任何言语都不能表达我对他的思念。我爸爸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他是我的英雄。他帮助过很多人。他,一个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努力地想要完善中国的法律。而我,他的女儿,一直希望他能拥有他努力帮助他人而获得的那种自由。         我一直希望他能平安和自由。
奥巴马总统,你也有两个女儿,你也是一个人权律师。我希望奥巴马总统可能给中国送去一个请求来释放我父亲。我不知道在我爸爸在监狱的这2个月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我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健康。所以我希望国会可以跟中国政府交谈和保证我爸的安全。

谢谢!


听众朋友!请听杨天娇演奏她自己创作的献给父亲的钢琴曲《星空》开头部分。
(插播乐曲:杨天娇创作演奏《星空》片段)

目前在美国从事研究工作的陈光诚先生通过视频(间或包括电话)所作现场证词

陈光诚:尊敬的主席先生,各位人权议员和各位朋友大家好!时至今日,因践行公民权利而被抓捕的人权勇士郭飞雄先生已被关押83天了,这期间当局再三刁难连续8次违法无理拒绝律师会见,公然践踏国法,侵权公民人权。郭飞雄处于生死未知的状态。

2005年,郭飞雄、高智晟和我几乎同时遭中共当局迫害,如今,高智晟仍在监狱,家人无法会见。郭飞雄刚出监狱不到两年又被关押,可见中共当权者反法治、人权的决心已定,不应再对其抱有任何幻想。

昨天江西的刘萍,魏忠平,李思华被开庭,网友称是邪恶对正义的审判。中共当权者动用全国力量进行网格化维稳。全国各地为全民众遭软禁,被拘留,绑架,关押,劫持,殴打者不计其数。6位律师因无法行使辩护权不得不与刘萍等当事人解除委托合同。

上周“自由之家”的报告证明,中共当权者对网络自由,言论自由,媒体的审查已经恶贯满盈,延伸到海外了。这场春天即计划好的新一轮打压已经抓捕近150人了。中共当权者对刘萍等人的开审是投石问路,若大家不采取行动,接下来会变本加厉。郭飞雄第一次被抓就受到当局残酷的酷刑,这次又超期羁押而不准律师见面,情况非常令人担忧。

自由属于勇敢的人们。江西这次不得人心的开庭,民众的反应异常强烈。没有制度保障,谁的权利也没有保障。希望美国、国际社会帮助中国人民尽快走上民主、自由、宪政的道路。
如何帮助中国人民呢?当务之急是要解决网络自由的问题,因为中共当权者 是互联网自由的破坏者和自由获取信息的限制者。网络审查极其严重,动用大批网管(网络管理员)进行审查、屏蔽、删帖等。这公然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因为宣言第19条告诉我们,人人有权通过各种媒体,不受疆界限制地寻求接收和传播信息和思想。希拉里曾明确表明了美国政府的政策:支持一个允许全人类平等享有知识和思想的互联网,致力于促进互联网自由。
如果美国的这一政策能够切实执行,那将对中国乃至世界的网络自由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因而到了推进为极权国家热爱自由的公民提供援助,推倒网络柏林墙的时候了。建议各个自由国家的立法行政部门加倍增加财政拨款,鼓励研制开发和分发破网软件,如FOE,自由门,无界浏览等都是有效的方法。据悉,目前国会7亿多此项拨款中使用在为了中国的网络自由上的比例仅有不到3%,因而提高这一拨款的使用,迫在眉睫。使在中国国内的人民也能共享社会的信息。

第二,司法和行政部门联合建立对人权迫害者的威慑机制。建立全球迫害人权人员的数据库,包括中共“610办”和各级计生委办。扩大和建立并严格执行现有的类似禁止俄罗斯侵权官员入境法案——MAGNITSKY ACT。冻结其在美甚至海外的资产。彻底终结恶吏一边在外享受自由,一边对内实行暴政的历史。

第三,建立自由国家跨议会联盟。定期举行会议,邀请民间人士和维权人士及受害者或其家人、代理人发出声音。

第四,要求中共停止信仰迫害,尊重宗教自由 。120多名藏人自焚了;新疆的抗暴接连不断遭枪杀;法轮功受到的迫害骇人听闻,世人皆知。同样还是这些民族,与其他亚洲人,欧洲人,美州人都能和睦相处,且受人尊重,而为什么中共却偏偏不能容下他们?

第五,请美国的律师、法律界人士及美国律协等能够为中国的人权律师呼吁并能联手给他们一些法律的支持和帮助。

第六,希望每年的美中两国的人权对话要实际关心人权,敢予公开正视,不应让人权对话流于形式,成为人权废话。

最后, 呼吁美国民众行动起来,促使你们民选的官员和议员利用各种资源和渠道帮助中国废除“一胎化”邪恶政策,停止暴力计生。因为用暴力手段强迫妇女堕胎属于侵犯普世人权的议题。践踏的既是妇女的权利,自由选择权,也是神圣的生命权。这一邪恶的政策,使得新生儿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社会迅速老龄化。我恳请善良的人民现在就行动起来,给你们的议员和官员发短信、推特和facebook,要求他们和大家一起支持上述人权议题。关心、支持人权就是关心、支持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子孙后代。

谢谢主席、各位议员和朋友们!

听证会筹办者之一、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也在听证会上作证。

傅希秋:“我证词的题目是《中共政府严厉打压异见领袖,言论自由环境持续恶化》。”

因为节目时间所限,在以后的节目里,请听傅希秋牧师证词的详细内容。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录编辑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