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家人向广东高法寄出《刑事再审申请书》

2014-1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王炳章。(网络资料)
图片:王炳章。(网络资料)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11,30)

*王炳章家人最近向中国广东高级法院寄出《刑事再审申请书》*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播出了关注目前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的资深民运人士王炳章博士,采访王炳章家人的报道。前几天王炳章家人将一份《刑事再审申请书》,也有称为“申诉书”寄往中国广东省高级法院。

*王玉华:另一份“申诉书”交监狱,要求转王炳章签字后由他本人递送*

王炳章的弟弟王炳武博士和妹妹王玉华就此事以及王炳章近况接受我的采访。

王玉华:“一周前我们已经把王炳章的‘申诉书’用挂号形式寄给了广东省高级法院。我们有两种形式,一个是家属直接提出申诉;一个是王炳章本人提出申诉。
我姐姐王金环签署的‘申诉书’已经快递到中国广东高院去了。同时在10月30日王炳章的大女儿去看王炳章的时候,也把这个‘申诉书’交给监狱转给王炳章.王炳章要亲自签字递送这个‘申诉书’。我们是两方面同时开展。

本来想让王炳章当场签字,女儿带回来送到广东高院,但是监狱方面不允许,他们答应由监狱转给王炳章。如果监狱不转给王炳章,等于是监狱方面违法了。

所以现在我们在等王炳章的家信看他什么时候签署这个。”

*王玉华:法院接到我们的申请应在一个月左右回复我们是否接受申请*

主持人:“如果正常签完以后,下一步应该是什么程序?”

王玉华:据律师讲下一步程序,法院接到我们的申请应在一个月左右回复我们是否接受申请,如果不接受,那就是退回来;如果接受,那我们就等待开庭日期。”

主持人:“如果启动的话,是不是一定会聘请律师呢?”

王玉华:“他有两方面,可以是提出申请的人,比如说我姐姐,她可以去出庭,或者我们可以请律师。两个都可以。”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两份申诉文件,一份是由王炳章的姐姐,另一份是由王炳章先生,他们二位如果申诉文件都签署了,是两个一块生效呢,还是怎么样?”

王玉华:“律师讲,两个‘申诉书’并不矛盾。他可以通知我们家属开庭,也可以通知王炳章到场开庭。”

*王炳武:准备好“两条腿走路”,希望增加申诉被接受的可能性*

王炳武:“是这样,因为我们准备好了‘两条腿走路’。不管他打压一方,或者两方都打,我们的申诉被广东省高等法院接受的可能性就增加了。当然我们最理想的第一步是王炳章申诉,法院受理,我们可以再聘请律师辩护,这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另外一个以我们家人名义申请,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因为我们有这个权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我们以家属名义也可以直接申诉。这个就是说,在王炳章自己拿不到他那个‘申诉书’的时候,我们家人也可以启动。

我想提一下,他的大女儿把‘申诉书’给他的时候,监狱没有让她直接给他,而且说他们要研究以后,才能考虑给不给王炳章,所以我们已经做好了这种准备。我们家人是上个礼拜用挂号信形式、以家人(名义)形式直接申请。当时签名的是我大姐姐,因为她有一个中国来的公证,就是说她和王炳章是姐弟关系,所以是我大姐姐签名,已经寄走了。

我们现在‘两套腿走路’不管哪一方成,希望两方都成,那么力度就更大一点。

我们现在还没有启动下一步运作。”

主持人:“您说家人(签署)的那个直接寄给了法院,对吗?”

王炳武:“程序是这样,因为王炳章这个案子审(理)是在深圳一个法院。下一步要在广州的广东高院提出申诉,如果广东高院再维持原判的话,那我们可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就是到北京。所以还有另外一步,我们不希望走那步啦。

主持人:“那份需要他签字的,现在不能证明或说没有确认已经送到他的手上了,只是交给了现在他所在的监狱,对吗?”

王玉华:“是。”

*王玉华:申诉两要点:我们得到证据,王炳章被判刑的两项罪名不成立*

主持人:“接下来方便不方便把这个‘申诉书’的要件……可不可以公开?”

王玉华:“可以。我们申诉是两个要点。第一,中国政府起诉王炳章是‘恐怖罪’,这个我们得到证据,2009年我们从泰国的皇家警察总署拿到了王炳章并没有在泰国从事任何恐怖行为的证明。因为中国政府起诉王炳章在泰国试图炸毁中国驻泰国大使馆,泰国警方证实,根据书面文件,根本没有这回事情,王炳章在泰国没有过任何恐怖行为。

第二,中国政府起诉王炳章是‘台湾间谍’,因为这个‘间谍罪’王炳章被判了无期徒刑。2013年12月台湾行政院出具法律文件,(证明)王炳章并未给台湾做过任何间谍工作。有了我们这两个新的证据,所以我们向广东高院提出申诉。

因王炳章一审是在深圳中院,二审还是在深圳,所以我们按照中国的法律,必须向更高一级法院提出申诉,这就是我们这次申诉的两个主要内容。”

*王炳武:《刑事再审申请书》提出三项要求*

王炳武:“我们这个‘申诉书’真正的题目是《刑事再审申请书》,我们非常清楚的提出三件事情要申请。 第一,撤销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3)深中法刑一初字第41号刑事判决书;第二,对该案立案再审,并依法宣告王炳章无罪;第三,如不予立案,或受理后驳回申请,在法定期限内出具相关手续。

下边还有一部分就是事实和理由。刚才我二姐(王玉华)说了台湾的‘间谍罪’不成立,还有泰国的‘恐怖罪’也不成立。

我想说,我们这次申诉是根据《刑诉法》241条的规定,提出的‘再审申请’。根据中国宪法规定,我们有这个权利,王炳章也有这个权利。《刑诉法》是在宪法以下的一个具体(法律)条例。我们的目的是再审,还王炳章的清白,宣告王炳章无罪。”

*王炳武:王炳章案庭审时没有证人出庭,依《刑诉法》,证词非法,不能成立*

主持人:“王玉华女士您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王玉华:“这个事情,从我们家属来讲已经做好了比较长期、艰苦的一个过程,如果让中国政府承认他们判错了,这个似乎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我们已经做好长期艰苦战斗的心理准备。我们也希望中国政府……虽然现在中国政府提倡依法治国,好像我们看到一点曙光,但是我们并不抱太乐观的态度。”

王炳武:“王炳章案在一审时,当时证据其实是非常不足的。根据《刑事诉讼法》第59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质证,并且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这个就没有履行,因为当时没有证人出庭,这本身它当时的‘证词’是非法的、是不能成立的。(王玉华:‘对。’)

这点非常重要。所以我们根据《刑事诉讼法》第241条‘当事人及法定代表人、近亲属对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可以向人民法院或者人民检察院申诉申请’,所以我们现在就在进行这个申诉的工作,有法律条文规定我们有这个权利。”

*王炳武:我去渥太华国会山前请愿,已收到哈珀办负责人回复。还望总理亲自答应请求*

主持人:“近期在加拿大的渥太华的叫作‘请愿活动’,今天已经是22天了吗?”

王炳武:“22天。”

主持人:“这个活动和相关起因、整个过程、现在情况是怎么样?你们二位谁说呢?”

王炳武:“我说吧,因为请愿是我自己亲自开始的。我11月30日飞到渥太华,在国会山庄,也是在哈珀总理的办公室前面,我举了大标语,我在那边高调的呼吁让哈珀总理亲自过问这个王炳章案,当他去中国访问的时候。

我11月30日开始,一直到他走的那天11月5日,我一直在国会那边坚持了7天在他办公室前面请愿。

其实我请愿的第三天就收到了哈珀总理办公室主要负责人给我的回邮件,给我的答复说‘我们已经知道你的请求,我们把这件事情已交给外交部长约翰.贝尔德先生’。因为贝尔德和哈珀当时是同行,一起去中国访问,所以贝尔德先生会为我家过问这件事情。

但是我一直在请求的目的是希望哈珀总理亲自答应我们的要求,我想听到或看到他亲自写的回文给我们,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收到这种明确的答复。”

*王炳武:请愿七天后因要返回工作,“良心之友”干事文女士坚持至今,家人感谢*

王炳武:“我离开渥太华以后,要回来工作。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良心之友’的朋友,她到目前还在那边坚持,已经坚持了(今天是第)22天。”

主持人:“您说的是那位文女士吗?”

王炳武:“是的,她英文名字MaggieMaggie.Maggie.。她是‘良心之友’里的干事。‘良心之友’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在加拿大成立的。她一直还在那边坚持,我们的目的就是希望每天坚持下去,希望总有一天哈珀会给我们明确的答复,会亲自过问这件事情。

话又说回来,我相信哈珀总理和贝尔德外长在访问中国的时候他们已经提出……向中国高级领导人 ,我不太清楚是不是他跟习近平主席亲自说了,但是我相信他们跟中国的重要的领导人已经提出王炳章的事情。因为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在哈珀总理的管理之下,贝尔德外长肯定提过。包括中国驻渥太华的大使,都提过。所以我相信他们这次也提了。但是效果怎么样,我们不太清楚。”

主持人:“提到这个请愿活动,现在文女士每天还是在那儿吗?”

王炳武:“是的。”

主持人:“天气非常冷,越来越进入寒冷季节……”

王炳武:“我们能坚持下去就坚持下去,前几天已经达到零下10度,文女士还是在坚持,有一次都病倒了,但是她休息一、两天之后,又回去了。所以我们王家对文女士的这种正义感、这种奉献付出,我们真的感谢!”

*王玉华:来自以色列的游客说,民主自由是普世价值,不是任何人能阻挡得了的*

主持人:“这个活动整个过程中有哪些事情您觉得值得说一说?”

王玉华:“文女士在这儿坚持了十来天,每天都会有很多游客,包括中国来、德国、以色列来的,还包括加拿大政府官员。每个过来的人,文女士都会把王炳章的冤情资料发给他们,并向他们陈述王炳章的冤情。每个人都表示极大的同情。

有从中国大陆来的人也表示很愤慨——中国政府做得太过分了,不讲人权,不讲法制。

我觉得有一对以色列的夫妇他们讲得很好,他们说,民主和自由是一个普世的价值,不是任何人可以阻挡得了的。他们也讲,相信王炳章会最终获得自由。

还有一对德国的青年情侣,他们来加拿大旅游,他们看到(请愿人和标语)上前主动打听,并拿走了好几份王炳章的资料。他们讲,共产党是邪恶的,特别是东德解体之后,德国人了解到更多的德国原共产党的邪恶和丑陋。他们讲,中国早晚有一天会走上民主自由和法治的道路。

听到他们游人讲的……不光是文女士,我们在推特上也收很多人的跟贴,他们也被游客的这些简单质朴的语言所感动。我觉得文女士付出很多,王家是很被感动的。

只要坚持一传十、十传百,传千传万,特别是现在网络时代,信息瞬间就传遍了世界。我们还是很有信心,我们一定要继续坚持下去。”

王炳武:“是。就是因为我相信只要我们诚心实意的坚持下去,我们会感动上帝给我们开路。我相信王炳章他虽然不知道我们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因为这次我8月份申请时,当局又(不给签证)不让我去,我不能把我们做了那么多事情亲自告诉他,但是我相信,王炳章是基督徒,他也会感到上帝与他同在。真的,我相信我们会成功的。”

*王炳武:王炳章嘱女儿找回两月前与服刑人员冲突的录像,通过法律证明他没错*

主持人:“前面你们也谈到王炳章先生的大女儿去探视过王炳章先生,情况怎样?”

王玉华:“王炳章的大女儿在10月30日去看望了她的爸爸。”

主持人:“见面多长时间?”

王炳武:“她具体没说,一般最多是30分钟。是这样,我们很高兴,因为我们很多(家)人都拿不到签证,很高兴他的大女儿在10月30日能够看到她的爸爸,也把我们的重要的信息转给了他。最重要的是他自己的‘申诉书’,我们希望他自己能够很快收到。然后从他监狱里边也可以启动这个申诉过程。”

主持人:“王炳章先生的大女儿这次去探视回来讲王炳章先生目前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看完后她马上给我们送了一些短信,她说看起来他好像精神还好,但是我不太清楚王炳章是不是在故意不让孩子担心。前几次给我们来的家信,有点语无伦次,用的语词都非常过激。所以我不太清楚……我相信他的情况是时好时坏,他不好时精神上非常压抑。

有一件事情我想提一下。王炳章大女儿看了王炳章以后告诉我们,大概前两个月,王炳章在监狱里和服刑人员有一次很大的冲突,王炳章告诉他的大女儿,他要求警方把当时的……我相信警方这个有录像,所以他说要把那个录像找回来,要进行一个法律的过程,去证明他没有错。我们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主持人:“是肢体冲突还是语言冲突,有没有受伤?”

王炳武:“她倒没有说受伤,我相信可能有肢体、也有语言方面的冲突。这个要求是王炳章自己作的要求。”

*王玉华:希望媒体持续关注王炳章的事情;王炳武:在此谢谢大家对王炳章的关注*

主持人:“王炳章先生最近有没有书信?”

王炳武:“没有。”

王玉华:“我们就是希望媒体能够持续关注王炳章的事情,因为媒体持续关注也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也能给中国政府一定压力。

王炳武:“我也在此感谢自由亚洲电台的听众一直关注王炳章,我们相信如果大家持续地关注、持续地支持、持续地声援,王炳章会早日有一天和我们家人团聚的。

在此谢谢大家对王炳章的关注!”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