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几位参加者有感

2009-02-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02,06)

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5日举行,184国4,000多人参加
        
一年一度的“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照例于2月的第一个星期四(5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今年是第57届。来自184个国家的4,000多位政要精英应邀出席,相关系列活动从4日进行到6日。

华人参加者中几位在RFA受访
       
2月5日下午,参加早餐祈祷会的华人之中有几位在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总部录音间接受采访,以下是访谈录音剪辑。

傅希秋先生简介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
       
已经多次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的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是一位牧师、美国威斯敏德神学院博士候选人。
       
主持人:“您这是第几次参加?”
傅希秋:“第七、八次了吧。”
主持人:“能不能概要介绍一下国会早餐祈祷会?”
傅希秋:“‘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由艾森豪威尔总统正式发起举行。完全是‘非政府’的,政府没有任何拨款。主办方是国会参众两院的‘祷告小组’。虽然总统、两党议员、最高法院法官、所有内阁成员都参加祈祷会,但所有费用由非政府组织‘早餐祈祷会小组’筹集。
          
在艾森豪威尔总统任职期间,美国也经历了一次经济萧条。当时先从华盛顿州的西雅图开始,一批牧师聚在一起,觉得最重要的是有必要跪下来,寻求上帝的旨意。看到国家的危机,尤其是经济危机大量失业,后来一批国会议员也一起聚集祷告,当时总统主动请求参加祷告会,所以这个传统就一直沿续下来。
       
今天奥巴马总统在他的演讲里,特别把今年的早餐祈祷会跟当初设立早餐祈祷会的年代作了比较,经济危机与今天类似。”
        
主持人:“现在早餐祈祷会参加者有哪些人?”
傅希秋:“现在邀请信里也提到,最主要的是希望美国全国领导人参加...现在已经变成国际的早餐祈祷会了。今年出席者,除了美国各地的宗教领袖以外,包括美国参众两院的立法、司法、政府三权成员都有,还有各个领域内有杰出贡献者,国际代表团基本由‘早餐祈祷会小组’筛选,由非政府组织机构推荐各国在社会服务、信仰方面有特别贡献者。”

主持人:“出席者是否都是基督徒?”
傅希秋:“祈祷会宗旨上说,都是基督徒的祷告,其实大家在一起,有一个奉主耶稣名的祷告,他们没有特别提到奉主耶稣基督的名。这里有一个神学上的分野,他们的目的是...觉得耶稣是被这世界的三大主要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有承认。     
        
现在早餐祈祷会上,你能看到有穿着袈裟的...有一年我参加,达赖喇嘛的外交部长发言时还说,达赖喇嘛也爱耶稣...这次我听说还有从中国‘少林寺’来的和尚...在对耶稣解读不一样的情况下,至少都爱耶稣的教导、耶稣的榜样,效法他奉献自己的生命,爱与宽恕别人。

当然,我是牧师,作神学研究,从神学上,如果我们把它分成‘保守’、‘基要’或‘自由’派的话,某些说法已经有点‘自由派’了,但是从精神上,大家是以祈祷的精神,并且不管是上至总统,下到与家庭一起来参加的小姑娘...都奉主耶稣的名一起祷告,并且有战场上敌对双方的,过来参加。”

傅希秋先生:每届美国总统参加都说“我需要你们的祷告”
         
傅希秋:“参加七、八次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祷告的本质不是我们能夸口自己跟上帝的关系,祷告的本质是走到上帝面前承认我们有限、无能、无知,寻求全能上帝的智慧、力量与帮助。

每次参加,我看到从克林顿开始,到布什总统、现在的奥巴马总统,每次他们站在台上,都忘不了说‘我需要你们的祷告’。有一次戈尔副总统甚至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个条子,说‘刚刚收到一个人给我写的条子,说为我祷告’。

我想,什么时候中南海也能弄出个条子来,说‘我们需要你们祷告啊’,什么时候中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也说‘我们需要中国百姓祷告啊’。

这对中国目前问题的根源也有一个注脚,就是说,中国的执政当权者,当他自以为自己是最终权威的时候,就不会把自己的人民当成人来看待。当你不把人作当人看待的时候,或者把人当成神去敬拜,像对毛泽东一样;或者把人当成物、当成兽...可以随便蹂躏。

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的惨状。”

熊焱先生回首所来径

美国陆军军牧熊焱先生和她的妻子钱立筠这是第二次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

主持人:“先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您的背景经历好吗?”

熊焱:“我1982年进湖南师范大学政治系,1986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1989年发生天安门学生运动,我第一批站出来组建北京大学筹委会,当过筹委会主席,同时参加过绝食团、对话代表团,曾经和(当时总理)李鹏在人民大会堂对过话。‘六三’以后我成了二十一个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之一,被逮捕后在北京的秦城监狱坐了十九个月的牢。

我1991年出狱,1992年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来到美国,成为政治流亡者。

1994年我加入美国陆军,一年半后回到美国学校读了将近八年书。2002年我被按立成基督教牧师。 2003年4月加入美国军牧军团,作了美国陆军军牧。曾在2004年3月到2005年3月去伊拉克一年,回来后又在2007年3月到2008年7月在南韩第八军服役。去年7月回到美国本土,在南卡军牧学校训练五个月毕业后分配,现在美国阿拉巴马州一个军事基地,陆军航空训练中心,作军事学院的牧师。全家也跟我到了阿拉巴马。”

主持人:“您太太钱立筠和您一起来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请介绍一下她好吗?”

熊焱:“她在北大出生,父亲是北大教授。1987年我在北大读书时认识她,我们1989年1月结婚。她1993年来美国,也曾加入美国军队三年。后来我们生了两个孩子,她就一直在家里带孩子,同时也读些书,跟着我到处流动。”

主持人:“您现在孩子多大?”

熊焱:“儿子11岁,女儿9岁。”

熊焱:“六四”二十年,参加美国国会早餐祈祷会有感

主持人:“您这二十年的经历,是您二十多年前报考研究生进北大时无论如何想不到的吧? ”

熊焱:“是,根本想不到。”

主持人:“整整二十年,马上要到八九“六四”二十周年,您现在二度来美国首都华盛顿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 您有哪些感受想告诉关心您的人?”    

熊焱:“我觉得时间过得很快,上帝给我们的生命既短暂,也美好,千万不能浪费,不能自相残杀

当年我们很年轻,满怀理想,一腔热血,想要改变中国。二十年后,我们理想没有变化,但毕竟有了一些经验、知识,视野开阔了。

尤其 我们接受了基督教信仰以后,知道每个国家,每个人群都会有很多问题,因为我们都是不一样的,有不同的文化、信仰、经历。。。很多的不同。在不同、矛盾、冲突、斗争当中寻找共同的东西,需要来自上帝的智慧。就像今天这个早祷会上奥巴马总统和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所说的‘我们要在这种多样性当中寻求共同性。人类才可以向前走’。

带着这种思想,我们再来看今天中国有多种不同的东西:矛盾、利益、背景...如何在不同当中,寻找共同的东西?

美国两党政治斗争起来也是相当激烈,终始之点,我们是有限的,对真理的认识有限、个人的实践有限,因此有多种不同,有时就只能争、只能打、只能斗。但是怎么能真正解决问题呢?我们基督徒知道,来到上帝面前,放下我们自己的时候,真的可以看到,原来人还有这么多共同的东西。政治家共同祷告来到上帝面前,愿意寻求一条荣耀上帝的路,达成现实的妥协,对中国今天非常有启发意义。”

主持人:“你们这次来正好是激烈的选战有了结果,奥巴马总统上任不久...”

熊焱:“民主党、共和党竞选的时候,斗争相当激烈,我们看得也是惊心动魄,但选举结束后,怎么和好、修复?他们知道还有上帝,所以不至于争得你死我活。

在中国,政治反对派、共产党中间的,的确有很多不一样。希望共产党也能明白,他们不是绝对的权威、最高的主宰,还有上帝大过共产党。希望和解,看到共同点。”

熊焱又谈他听奥巴马总统致词和布莱尔讲话的感想:“简单可以讲三点。首先他们都是有信仰,相信最高的权威在上帝,真理在圣经中。第二,他们认识到自己是有限的,
不是无限的。第三,解决国家社会的问题必须一同来到上帝面前寻求智慧,政客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我感觉到他们的真诚、真切,而且是管用的。”

主持人:“在这个时候,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熊焱:“希望回到中国看看。现在理论上我是可以回去的,我有美国护照,但实际当中好像他们都还是阻拦的。2005年从伊拉克回来后,我甚至拿到了签证,飞机票都买好了,临上飞机前一天,他们说我不能回去,我当然很伤心。后来我也试过,没有同意。” 周恒先生:会上讲“宗教可能会有隔离,但是爱没有隔离”

前来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的新疆基督徒周恒,原是一家基督教书店“雅忆书屋”负责人,2007年因接收他人寄来的两吨圣经被拘捕。此案受到国际关注。周恒被关押半年多以后获释。       

主持人:“周恒先生,您被释放以来情况怎样?”

周恒:“放出来后,我去找过政府文化部门,希望能给我个公理,但他们都‘推皮球’,至今我还没职业。”

主持人:“后来‘雅忆书屋’那书店怎么样了?”

周恒:“‘雅忆书屋’已经不存在了,现在那牌子还在那儿。还有人打电话问,要买书,我说‘对不起,我现在已经没有经营权了。我家确实还存着书,可以送给你,不能卖给你了。’”

主持人:“家人都好吗?”

周恒:“我出来后,孩子见到爸爸,有安全感了。”

主持人:“能谈谈您这次来参加国会早餐祈祷会的感受吗?”

周恒:“我有幸参加这次早餐祈祷会,特别的感受是,昨晚分组聚餐,每个发言者都在说爱的问题。这个世界没有爱,我们看到很多罪性――战争、歧视、隔离...弟兄姊妹上台发言,都让我深刻反省,作为基督徒,更多的是要把爱表达于这个世界,而不是把恨、把一些过于宗教化的东西表达出来。昨晚他们讲,宗教可能会有隔离,但是爱没有隔离。圣经中说,爱能包容一切,消化一切仇恨。

周恒先生:一系列活动都让我震撼,热泪盈眶

今天早餐祈祷会上,我看到所有在台上的人,都是名人,世人很瞩目的,但他们谈论信仰时都看到自己的不足,看到我们不过是人,还有很多办不到的事情,有很多政治上的分歧、看待事务有不同观点。特别让我看到在这个时候,两党...所有的党都不存在了。他们也自嘲说,‘大象’不存在了,‘驴’也不存在了,存在的是站在上帝面前的一群子民。早餐祷告会让我们聆听从上帝那儿来的爱,愿意为对方付出。
       
我听布莱尔演讲,讲他的经历,他离开唐宁街以后,促进世界和平,当了中东的特使。    
       
参议员、大会组织者上台都讲到‘美国国父立国时,是以圣经、以祈祷立定这个国家的。每届总统不可忘记,美利坚合众国是在上帝恩典之下所成立的’。
       
我今天也有幸听到奥巴马总统讲起他的信仰历程。谈他的经历时,他是那样坦白,说自己是个基督徒,虽然做得不好,他会努力,愿在祷告中求上帝祝福...
       
在一系列活动中,我看到那里没有政客、种族、肤色...有的是‘认识你真好’,在爱中认识对方。在这世界里领袖的氛围,大家放弃分歧,看到从卢旺达来的可爱的小弟兄姊妹在台上的演唱...都让我震撼,让我热泪盈眶。
       
我希望我的国家有一天也知道,上帝爱每一个国家,享受上帝的祝福。所以我也为我的国家祈祷。
        
今天世界各国精英在这里聚集祷告,我想说的是,祝福美国,祝福中国!”       

小光先生:更深刻了解美国立国之本
       
国会早餐祈祷会参加者小光是《冲破灵界的黑暗》一书的作者。
       
主持人:“请介绍一下您自己好吗?”
       
小光:“我是小光,来自中国大陆,来美国留学很多年了,主要是学基督教神学,我有家庭,妻子和三个孩子,孩子很年幼。”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谈谈参加早餐祈祷会的感受?”
       
这次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早餐祈祷会,并且有幸见到大陆背景在座的几个人。我个人的感受有三点。
       
第一,从早餐祈祷会,一个人能更深刻了解美国。我们对美国最初的印象是科学、经济发达,政治民主,现在越来越多人知道基督教是美国的立国之本,从这个祈祷会能够非常直观感受到美国的来源,美国的结构和体系的深厚基础,就是对上帝的信仰。
       
第二,我在祈祷会上思考,什么是真理?这个世界有很多学说在争论这个问题,由古希腊哲学一直争论到现在,各种宗教都有争论。当彼拉多下令钉死耶稣基督的时候,耶稣告诉他‘我来是为真理作见证’,真理是上帝给予我们的,科学发现的真理,不是我们创造的,人生命的意义也是上帝给予我们的,从圣经而来的真理。当我们明白真理什么是真理之后,基础和座标就形成,下一步就能知道什么是爱、公义、宽恕。。。今天祈祷会与以前一样,主题是爱与和解。
        
今天我听到一个参议院的牧师讲了一篇道,很有感触。他说,当一个基督徒明白真理之后,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敢于说出真理。使我想起,很多时候在中国社会中,人们最缺乏的是敢于说出真理和真相的勇气。基督徒有责任向真理负责,应敢于表达真理,说出真相,以及诚实。
       
第三点,早餐祈祷会的主要框架是祈祷。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说明,西方的资本主义制度来自于新教(基督教),这点得到共识,学者和我个人也看见,西方的民主制度来自基督教的理念。祷告是什么?是上帝给每个人的权利,让他(她)可以直接、不经过任何等级来到上帝面前表达、诉说。民主制度就是每个老百姓都可以直接来到最高权力机构,向他们表达。例如,参议院是开放的,任何州的老百姓说‘我要找参议员’,他们必须接见。”

关注中国:“德殇”、爱国、说出真理真相的勇气
        
主持人:“你们在早餐祈祷会上看到听到很多,对今日你们所关注的中国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小光:“中国人已经尝试过太多的‘出路’,都以失败、惨败和血的代价告终,现在基督教在中国发展比较快,希望更多中国人能谦卑、谦虚下来,去查看、察验这个真理,
实践真理。

我个人认为现在中国人的心灵道德现状是非常糟糕的时期,也是民族比较危险的时候。人们谈论‘河殇’、‘国殇’,但‘德殇’是最可怕的。当一个民族‘德殇’的时候,这个民族的基本力量...内在就已经崩溃了,是很危险的状态,人们可能意识不到。”

周恒:“目前中国大陆因着现在的经济危机,包括在四川灾区,还是灾害不断,对政府和民众有很多压力,我要告诉中国每个同胞,我们解决压力的办法。。。我今天在祈祷会上已经看到,这些世界顶级政治人物都放下政治偏见,午餐的时候,有人问一个参议员‘对现在的经济危机,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拿出来?’他说‘我要祷告祈求上帝赐给我们智慧力量度过难关’。

人要有勇气度过难关,必须有可以真实面对、倾心吐意的,才能放下心中的包袱。心灵得以释放,你会重新见到一片蓝天,会更好地爱这个国家,你会找到如何表达、尽你的本分,也能找到你的安全感。”
       
傅希秋:“今天参议院的院牧提到真相,说特别要有圣经里先知性的勇气,这个勇气从哪里来?中国老百姓被奴役的心态,也是因为缺少对真理的了解。认识真理就要去传讲真理,不管他是总统、总理,也要勇往直前,愿意付出代价,把真理真相讲明白。”
 
主持人:“感谢各位来这里接受我的采访!”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