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集:家人谈王炳章近况 首曝大成律师所伪造合同事件 ——狱中王炳章博士弟弟妹妹RFA受访(之一)

2014-10-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前面的节目中报道了有关“关注狱中王炳章博士与质疑案件罪名”的访谈录。

9月26日王炳章博士的弟弟王炳武、妹妹王玉华应邀在自由亚洲电台总部接受视频访谈,以下请听访谈录音。

主持人:“今天应邀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目前在中国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资深民运人士王炳章博士的妹妹王玉华女士”
王玉华:“你好!张敏。”

主持人:“王炳章博士的弟弟王炳武博士。”
王炳武:“你好!张敏。”

主持人:“欢迎你们!

(向观众介绍背景)王炳章博士在韶关监狱服无期徒刑。他今年66岁,1982年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获医学哲学博士学位。他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位在海外获得博士学位的公费留学生。他获得博士学位后即宣布弃医从事民运。

他创办了海外第一个中文民运刊物《中国之春》,创立了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联’(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王炳章博士是美国的永久居民。 12年前2002年6月,他在越南境内被绑架,之后被送到一艘开往中国的船上,然后在中国被捕。

2003年他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领导组织恐怖组织罪’判无期徒刑,一直单独关押。

这次王玉华女士和王炳武博士是专程从加拿大来美国为呼吁救助、释放王炳章博士奔走。”

主持人:“能不能请你们谈谈在前一站,也就是在纽约,前几天从事、参加的活动?”

王玉华:“我们星期天(21日)晚上到达纽约,准备在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参加联合国气候峰会期间向他递交我们的‘陈情书’,再一次向中国政府释放我们明确的信息——王炳章这个案子是被冤枉的。

那天早晨六点半,我们到达华尔道夫酒店。在前台核实,他确实住在那个酒店,我们要亲自把这个信递给他。但是前台说‘不可以’,他们答应由他们一定保证送到张高丽手里边。

接着我们就下来,然后看到访民,还有法轮功的成员在门口堵截张高丽的汽车。结果还真给截住了,张高丽当时比较狼狈。”

主持人:“你们到目前有没有得到消息确认张高丽收到了这封陈情信?”
王玉华:“还没有。”

主持人:“当局有关方面有没有什么反应?”
王玉华:“没有。”
王炳武:“我们把这封信已经公开了,我手里拿的就是这个为王炳章‘陈情书’的复印件。我们之所以把它公布于众,希望通过媒体能够达到张高丽先生那里。”

主持人:“我们继续关注这个事情的发展。在我们以前节目中曾经报道过7月份王炳章博士在狱中写了一封家信,家人收到的时候是8月份。那封家信显露出一些异常的情况。现在家人有没有收到王炳章博士新的家信?”

王炳武:“是。我们收到了一封短信。其实我们很惊讶,他以往给我们写信都非常长,而且很有思维的前后顺序,可以看出他在里面想说什么。一般以前的信最多可以达到六、七十页。就是一张纸的两(面)页写。最近两封信我们收到很惊讶,上一封信才几页,最近这封信才只有一面。”

主持人:“这是什么时候发出来?”
王炳武:“应该是7月份发出来的信。”

主持人:“和前一封信相距多久呢?那也是7月份的呀。”
王炳武:“(寄到)差了一个多月。”

主持人:“监狱一个月只能写一封信,都是7月的,这是怎么回事?”
王炳武:“这个我们不太清楚。中国监狱制度是他一个月可以写一封信,但是我们可以给他写很多信。”

主持人:“后面到达的信比较前一封信,思维不清的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我们不可理解他对我们家人写信应该是非常亲情那种感觉,实际上他没有这种表现,所以让我们非常非常惊讶,就是最近这两封。以前都是说‘大家辛苦了,为你们找麻烦了,为了我的事情,所以非常有亲情的感觉。

最近两封信,首先信的内容非常短了,而且语言用的可以说是不太礼貌的那种,包括(对)家人,所以我们的推测是他在精神上已经有很大的不正常现象。”


主持人:“自从接到前一封信,他已经有所表现时,您就申请了签证,但是被拒签。后来在我们的报道中也提到‘王炳章先生的家人在王炳武先生被拒签后展开了接力申请签证,要去探视王炳章先生’。后来情况怎么样?”

王炳武:“基本上我们一个月都收到一封《探视通知书》。上个月我收到后只有一个礼拜来申请去中国的签证,我就马上去申请,在多伦多的领事馆,他说‘我们可以加急处理,争取为您拿到签证’。因为这个办签证的是通过一个签证办事处办,然后到中国的领事馆去申请这个过程。

他当时受理了,说你应该后天……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可以收到。但是两天以后,他说‘不行,我们要知道更多的消息,要知道你为什么去,干吗去’,他让我写一个说明书。我马上就写了,交给了签证办事处。但是,后来的星期一,他就告诉我‘你的签证已被正式拒绝了’。”

主持人:“后来家人的接力签证大致经过、结果,简要说是怎么样?”
王炳武:“是这样,我们不知道是不是其他我们的家人也不能去了。因为我们知道天安(王炳章的女儿)、王炳章的太太宁勤勤、我大姐不能去了,也不让我二姐去。”

主持人:“您提到了几个‘不能去’,是说事先已经告诉你们不可以签证,早期就已经确定不能进入中国的?家人中有这样的吗?”

王玉华:“有。2009年我申请去看望王炳章,就被拒绝。我问什么原因,他说‘无可奉告’,我就把护照拿回来。 去年我们在纽约开始‘全球同囚活动’,今年2月份我又申请签证,温哥华的中国领事馆一个姓郑的领事找我谈话,他说‘我想知道王炳章的事情,我就跟他陈情,我说‘王炳章有权利见家属,家属有权利见王炳章,你不让王炳章见家属,侵犯他的权利;你不让我们见他,你又侵犯了我们的权利’。

‘我们全家’……我说‘王炳章四个孩子,王炳章太太,这是五个人,加上四个兄弟姐妹,只有这九个人(直系亲属)可以看他。现在已经被你否定了五个,难道你要把王家全堵在门外吗?”

主持人:“按中国目前规定每个月都可以探视,而且也有探视通知书(寄)来,那么您的家人现在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探视过王炳章先生?”
王炳武:“最后一次是我探视的,也就是在2月28日。”

主持人:“到现在已经……”
王炳武:“半年多了,将近七个月了。上次去其实我们也非常气愤,因为我二姐争取到了,跟温哥华的领事馆的郑先生通过沟通以后,他给了签证。我同时也申请了签证,也给了我。我们两个人去的时候,以为我们都可以看到王炳章。但是……这个细节让我二姐讲到广州以后的情形”。

主持人:“这一部分我们只能留在下面时间充裕的时候再细讲。到目前为止,家人有没有拿到签证?”
王炳武:“有。我妹妹想了个办法,他没有直接说去看王炳章,就说‘我去旅游’,她上个礼拜拿到了签证。”

主持人:“也就是说到底能不能看到,现在还不能确定?”
王炳武:“还不知道。”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家人所知道的王炳章的情况,你们最关注、最担心的在哪些地方、哪些关节点,能不能扼要说一下?”

王玉华:“大家现在看到我穿的这个T恤(上),是我哥哥二十年前的照片。现在王炳章已经完全不是一个潇洒英俊、侃侃而谈的学者,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非常衰老而且没有任何生机的干瘪老头儿。所以,王炳章的状况确实令我们家属非常非常担心。”

主持人:“据我们所知,律师要会见王炳章,并且要按照王炳章的意愿去继续履行一些法律上面的手续,在这方面家属的诉求和律师见王炳章的情况是怎样?”

王玉华:“从2013年的9月份我们委托中国广州的刘正清律师去见王炳章,结果他去了三次监狱、三次监狱管理局,等于一共是六次,都没有见到。这个情况是非常糟糕的。最后一次刘正清律师要求去见王炳章是在今年的6月底,又被无情地阻拦了。

王炳章的案子本来是个冤案,还有更大的黑幕在后面。在接下来的节目里,我们要揭露这个黑幕。”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王炳章的案子是个冤案,您能不能用最简要的表达让我们知道为什么说是个冤案?”

王玉华:“王炳章被起诉两条罪名。第一个,‘他是台湾的间谍’罪, 因为这个罪,王炳章被判无期徒刑;第二个是‘恐怖罪’,这个罪被判了10年。

但是2009年,泰国的皇家骑警已经出示了公文,否定了王炳章在泰国从事恐怖活动,这个已经是被推翻。第二个,台湾立法院也发出公文,否定了王炳章从事台湾间谍活动,所以王炳章案是一个冤案。”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王炳章先生本人和家人下一步在法律上有什么打算?”
王玉华:“2004年,王炳章写了七十页《申诉书》。这个《申诉书》我们目前准备拿出来,要在中国请一个律师团,包括台湾的律师在内,我们要重新启动王炳章的刑事诉讼。王家的决心就是,王炳章一天不获释放,我们一天不罢休。”

主持人:“刚才您也讲了,在律师会见问题上还有更大的黑幕,能不能请您讲一讲?”
王玉华:“去年9月20日我们家重新聘请了新的律师刘正清之后,我们才发现广州大成律师事务所为了推卸肖雄辉律师不退款这个责任,他们伪造了一个假合同。这个合同把我们家跟大成律师事务所签的‘付款五万块钱看望五次’这个合同篡改为肖雄辉律师与我们家签的合同。所以,这个目的还有这种做法,就证明中国司法的黑幕、司法的黑暗没有任何一点进步的迹象。”

主持人:“律师事务所篡改和伪造……事实上这个所谓‘篡改’,就等同于伪造了与王炳章家人的合同。”
王炳武:“是。”

主持人:“如果概括地讲一下这件事,您还有要补充的吗?”
王炳武:“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等一会儿在另外一个节目我们会详细给观众介绍这件事,我们想通过这件事,看到中国黑暗的一面——司法知法违法。所以,我们想通过这件事,呼吁司法局和律师,包括监狱,能够正视、改正这个错误。能够允许刘正清律师去见我哥哥。”

主持人:“因为一些细节我们还是需要时间,时间关系,我们这次的第一部分访谈暂时到这里。”

听众朋友!我们这次访谈分成两部分。如果您关注这个案子,欢迎您收看第二部分。第二部分将重点细说大成律师事务所伪造合同事件。

以上“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