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纪念“七七”抗战七十三周年:回顾中国远征军战史寻魂根(2010,06,26)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2010-06-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七七”抗战七十三周年,回顾中国远征军战史*

 今年7月7日是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开始七十三周年。今年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今年5月20日在中国昆明举行了“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 中国境内部分)出征仪式。5月27日,这一行二十多人返回昆明,又有在美国的女留学生暑期和母亲一起,重走远征军之路,6月20日完成计划行程回到山东家中。

据“中国远征军”网页记述,中国远征军是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阶段,为保卫中国西南大后方和抗战“输血管”滇缅公路,出征云南缅甸印度抗击日军的部队,与反法西斯盟国直接进行军事合作。中国远征军在滇缅印战场以巨大的牺牲,换取了胜利。对亚洲太平洋战场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三年零三个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四十万人,伤亡接近二十万人。日军投入兵力总计三十余万,被歼灭十八万五千余人。

今年5月20日从出发的“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由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华藏山社、云南飞虎队研究会主办。

华藏山社总召集人、中国“十大公益之星”之一杨本华先生,是当年飞虎队十四航空队飞行员杨训伟先生之子。美籍华人杨本华先生说:“我自己非常激动,我们走出小小的一步,没想到马上就有爱国同胞跟进,一位十九岁的年轻人和母亲重走远征军之路,非常了不起。”

*留学生小李:特别应铭记的历史,难以忘怀的每场战役*

我采访了在美国波士顿大学学习、回国度暑假与母亲一起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的小李。谈起这次行程,她说:“从我们离开青岛,到返回昆明结束是二十四天。”

主持人:“请问您在美国修读什么专业?”

小李:“读电影电视。”

主持人:“您怎么想到重走远征军之路?”

小李:“最早是从网络上百度贴吧了解到的。因为有一部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讲的是中国远征军抗战历史故事,吸引了特别多年轻观众,一些远征军的‘粉丝’、历史谜,聚集在这里经常讨论远征军历史,我也是其中之一。我从小比较喜欢航空、空战、历史。。。逐渐了解到驼峰航线、远征军战场和这段历史。”

主持人:“您最初知道远征军历史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
小李:“在中国。”

主持人:“不是从教科书上知道的?”

小李:“不可能从教科书上知道。刚开始觉得这是一段特别悲壮的历史。因为中缅印战场在二战时的故事一直被湮没着,大部分人不知道,但我觉得是特别应该被铭记的一段历史。”

主持人:“其中哪些给您留下印象最深?”

小李:“特别多,每场战役都让人特别难以忘怀,让寻找历史的人刻骨铭心。比如松山战役,因为那场大决战是1944年‘滇西大反攻’的第一个战场,是中国整个抗日战争反攻的第一处战场。还有驼峰航线的历史,飞越喜马拉雅山运送战斗物资、后援给养。冒着日本轰炸机、战斗机袭击,在当时条件下,特别困苦,每个月都有很多飞机坠毁在大山里。”

*留学生小李:烈士白骨曝于荒野,要给保家卫国的勇士们一个交代*

主持人:您看现在“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有什么意义?

小李:“重走远征军之路,不仅为了还原历史真相,更重要的是要给那些在二战中保家卫国的勇士们一个交代。希望呼吁更多人关注二战老兵后来的遭遇,关注他们的命运。现在还有很多当时的老兵生活在云南、缅甸。因为很多原因,他们并没有得到很公正的待遇,一埋没就是六十多年。希望借这个机会,唤起更多人关注这段历史。

我们也考察了各地各种各样的墓地,觉得保护得非常不够,非常痛心,而且很多墓地至今。。。我们都去看了,环境很不理想,很多人的尸骨曝于荒野之中。包括云南、缅甸、印度。。。很多远征军墓地,非常荒凉,从来没人修,荒草兮兮。希望唤起更多人修缮他们的公墓,把关于远征军的记忆保留下来。”

主持人:“您说一些尸骨曝露在荒野中,您有没有看到?”

小李:“因为墓地保护得不太好,被盗墓人挖开。我只在一处看到白骨。当时仗打得特别激烈,一个师上千人,只剩下两个连,把很多人就地安葬,修了些墓地,史学家有些资料。但是墓地很难找,当时打仗,在些特别荒蛮的地方,如缅甸‘野人山’,原始丛林,印度热带地区,特别难找。”

*杨本华先生:远征军战史“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谈到这次“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杨本华先生说:“  这次行动经过中国云南宣传部和云南省社科联批准。”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概要介绍一下当年的‘中国远征军’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国抗日战争中的角色和作用?”

杨本华:“中日战争爆发之后,中国的海域完全被日军封锁,盟军支援中国唯一的办法就是由印度。。。一是滇缅公路,另一个就是驼峰航线,来支援中国。

远征军出境作战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要继续打通滇缅公路(被日军切断过两次),还有就是去营救被日本人围困的五千英军。

所以当时蒋委员长号召‘十万青年十万军’,以最优秀的青年军进入缅甸同日军作殊死战。这场战役总共穿越纵深将近五百公里‘野人山’丛林作战,出征时是十万中国军队,十万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回来的时候,牺牲了六万人。所以史书上说‘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多么不容易!”

主持人:“当年远征军哪年到哪年,有几次重要战役?作出些什么牺牲?”

杨本华:“远征军的战役比较复杂,材料比较多。中国远征军完全是由国民党领导的国民政府军队打的仗,这里跟共产党一点关系都没有。

在抗日中,中华民国政府同日军共对抗了二十四次会战,重要战役有九百多次。小型战斗历史记载有三万六千多次,但是很少人知道中国远征军的抗日战史。

主持人:“您的父辈是飞虎队成员,能不能请您讲讲飞虎队和远征军有什么关系?”

杨本华:“简单说,飞虎队就是天上的远征军。当年日本飞机轰炸重庆,轰炸武汉,死伤多少老百姓!在云南缅甸这一带,就是出现了飞虎队之后,夺回了中国的领空权,在天上支援地下的部队。

1944年5月,远征军开始反攻日军,收复了腾冲、龙陵几个重镇,是第一次作战。第二次作战收复了缅甸北边五十多个城镇,这种牺牲才奠定了我们进入(反法西斯)‘五强’(中美英法苏)。

抗战的历史已经久远了,但我自己看了不少抗战纪录片。今天我们太平的生活,实在来得不易。今天中国人慢慢要站起来了,我们要想到当年有多少青年、军人、老百姓为了我们民族牺牲了。所以,我们要重走远征军之路,把中国抗日历史显现出来,让它立体化。”

*访“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的孙女卫修宁*
参加这次“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的,有当年“中国远征军”总司令卫立煌将军的孙女卫修宁。她的父亲当时是远征军的一位副团长。

我采访了卫修宁女士。

她说:“我很荣幸参加了这次中华爱国工程联合会等组织的‘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六十五年前发生在滇西战场的‘中国远征军’同日军作战,很壮烈,伟大光荣。这场战役非常惨烈,因为太艰难了,参加的所有将士都把生死置之度外,用鲜血和生命把日军赶出中国,首先赶出在云南省的这部分。它对整个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影响力非常大。我敬仰这些英雄。”

主持人:“您什么时候知道您祖父是中国远征军总司令?”

卫修宁:“因为我爸爸当时是滇西战场云南机场守备团副团长,我小时候听爸爸说过的。”

主持人:“您父亲是在您祖父手下吗?”

卫修宁:“是的。我是47年出生的,记事后没有和祖父见过面。”

主持人:“您的祖父什么时候过世?”

卫修宁:“1960年1月17日。”

主持人:“为什么一直没有见到您?”

卫修宁:“他在北京,我们在昆明。他从香港回国以后,担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政协全国常委、民革中央常委、全国人大代表。”

主持人:“一直到1960年过世?”

卫修宁:“是的。”

主持人:“他从香港回去是哪一年?”

卫修宁:“1955年3月15日。”

主持人:“您的父亲后来做什么工作?”

卫修宁:“他在一家企业做事。”

主持人:“您自己从历史教科书上有没有读到过关于中国远征军的记录?”

卫修宁:“都是从那些资料上读到细节的地方。”

主持人:“根据您的了解,现在年轻人是不是知道这段历史?”

卫修宁:“知道的不是太多。”

主持人:“参加这次活动,您有些什么希望?”

卫修宁:“希望我们中华民族每个人都牢记这段历史,不忘过去。而且要向这些敢于牺牲、为国奋战的勇士学习,弘扬他们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精神。”

主持人:“您的父亲还健在吗?”

卫修宁:“没有健在。”

主持人:“关于中国远征军,您的父亲和您的祖父有没有作些文字记录?”

卫修宁:“他们没有写过。中国有关档案馆应该是可以查到的。”

*杨本华先生:筹办活动轶事——美英首脑回函支持,海峡两岸未给回音*

我在采访中问杨本华先生:“今年5月9日莫斯科阅兵,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没有中国的军队参加,您个人注意到这点了吗?有什么感触吗?”

杨本华:“对。因为当年它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华民国政府。我们要想想中华民国政府,你现在到哪里去了?”

杨本华先生告诉我,“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筹备过程中,他曾经给当时的美国总统布什和英国首相布朗,以及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和台湾的总统马英九写过信。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都回了信。但是,至今没有收到胡锦涛和马英九的回信。
 
杨本华先生说:“我们怎么会在“重走远征军之路”的路上这么孤单呢?我们怎么会要学生还有老太太与我们同行呢?你们(胡锦涛、马英九)的关怀支持在哪里?我们还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六十五周年哪!你们在哪里?

我要说的是,中国人民共和国、中国共产党的主席啊,我们都是中国人哪,这是一个爱国活动,你怎么能不吭一个气呀?

我们没有想到,美国总统小布什会这么快给我们回了信。我们给布什的信其实非常非常短,就是说华藏山社有这批人要重走当年盟军在中缅印战场,我们去凭吊当年牺牲的战士。美国白宫当时总统小布什回信,祝愿我们重走远征军之路圆满成功。”

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布什2007年10月11日回信写道:

“我谨向参加华藏山社组织此次纪念活动的人们致以敬意。在每个时代,每位军人都会奋起保卫我们的国家,坚守我们立国的理念。正是源于他们的牺牲,击败了敌人,换取了自由,重为后世的和平建立下基础。在历史里,我们的退伍军人书写下了他们坚定的爱国情怀,荣誉的完成使命,为国家奠定了崇高的尊严。

我感激所有拥戴退役军人和他们家庭的人们。您们的所作所为正是对这些美国英雄们不朽功勋的颂扬,也是对他们光辉历程的嘉奖和敬仰。

在这特殊的时刻,夫人罗拉和我奉送上我们最美好的祝愿。

愿上苍保佑您们!愿上苍福佑我们的军队!愿上苍福佑我们的国家!

乔治.沃克尔.布什。”

主持人:“您发信多长时间后收到了回信?”

杨本华:“三个星期吧。美国领事馆在北京也约我去见面了,告诉我如果需要任何帮助,不要迟疑,去跟他们说。”

杨本华先生也谈到当时英国首相的回信。他说:“英国首相布朗也给我们回了信,用的是唐宁街十号的信纸,回函祝我们活动成功。我是2007年8月18日写的信,回信是2007年8月21日。

我的信也是非常简单,说我是个美国公民,父亲是个飞行员,当年是飞虎队的。现在我组织了一个队伍,要去纪念当年在缅甸牺牲的远征军英魂。他回信说,他要国防部长直接同我联系。国防部长找了英国驻中国领事馆,在北京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们有这个信息,要我跟他们保持联系。(反应速度非常快)。”

*杨本华先生:政府隐瞒历史假话多,假对假空对空的中国*

杨本华先生又作了个对比,他说:“这里很有意思的事情是,人家一看到来自华盛顿的信函信头,对你很客气,晓得这是白宫的信,一点错都没有,马上来联系。英国也一样。

讲难听一点,丢脸哪!我同样拿了这个给中国官方,人家说可能是假的。这有深一层我们应该探讨的,现在的中国人是怎么一回事?

中国现在诚信问题、失信问题太严重了!一个失信的政府,假大空的话讲多了,现在碰上老百姓你假我假,假对假,空对空啊,这就是目前中国的现况。
共产党也因为在得江山之后,恃着自己在大陆的优势,以枪杆子、笔杆子这‘二杆子’,我说他是用谎言执政,也就强行隐瞒当时的历史。

由于共产党自己的抗战历史是‘七分发展、两分应付、一分抗日’的方针,来对付当年的国民党军队,也就是不抗日。在我研究历史,所谓共产党的‘百团大战’,其实也就是打了一些游击战而已,自己吹嘘、放大了他的战绩若干若干倍。所以中共不愿意提远征军也不奇怪。”

*杨本华先生:台湾偏安一隅,往事不堪回首,不愿提远征军,很悲哀*

杨本华:“国民党跑到台湾,也因为种种历史上所发生的,偏安一隅,往事不堪回首,也不愿意提远征军。再加上国民党从八、九十年代来开始‘本土化’,关于辛亥革命、北伐、抗日,都很少再提了。

民进党陈水扁执政之后,更是推的‘去中国化’方针,也就不再讲述抗日历史了。更可悲的是今天马英九执政,可能出于对中共本性的遗忘,或者他急着想跟中共靠拢,将中共想成是台湾经济的救世主,加上这些所谓权贵大佬,也疤痕未了他就忘了痛,连连造访大陆,鼓吹今天中共跟以前不一样了,不顾民族大义,也就自欺欺人了。

如果我们真诚去想这些事情的话,很悲哀。

所以,重走远征军之路这个爱国活动,我认为极有必要。唤醒我们这个民族,不能忘记历史,因为我们还要继续向前走。”

*杨本华先生:简介华藏山社*

主持人:“您是华藏山社总召集人,能不能借这个机会也请您简要介绍一下关于华藏山社?”

杨本华:“华藏山社宗旨是发扬中国优秀文化,它是一个带中国青年登上人格高峰的队伍。作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讲述中国历史、中国道德观。它是在美国宾夕法尼亚注册登记的非营利组织,以大陆的语言是NPO。

这个组织是松散的,没有会员登记,只是有缘认识的人我们愿意出来义务为中国、为人类做点事,我们用心去做就好了。没有会费,这个团体没有任何收入。主要的支持,是我本人同我家人,我弟弟、姐姐,以及我母亲。办活动的时候,请一些朋友,在有形无形方面支持一点。有形方面是捐赠点东西,或者出点小费用,让几个学生能参加活动;无形的呢,像是帮我们来上几堂课,或者介绍我们认识些关系,把这个华藏山社组织起来。现在我们在申请联合国的NGO,我希望能够通过,变成一个国际团体。”

*杨本华先生:历史不能篡改,不能忘记*

主持人:“华藏山社主办这次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您还有什么特别想对外界说的吗?”

杨本华:“我主要的意思是,今天两岸群众的走向。。。这个民族总要有人出来撑着旗帜告诉大家‘民族存亡匹夫有责’,我们要做一点事情。历史不能篡改,不能忘记。

中国大陆许许多多战役的战场我都去过,历史讲述的一些事我去看过(遗址)。我希望给未来的孩子们一些真实的东西、真实的报道。

而一些我真实的经历。。。就像大渡河,我去过,一万多人一天晚上根本不可能渡过去。就靠那几个舢板,舢板当年还在革命历史博物馆呢,我都看过。泸定桥我去过好几趟,我站在那边,如果对面有敌人的话,当年根本就不可能过那个桥。

这个历史怎么会写得出来?根本就是瞎编的!当时的敌人,所谓国民党部队,根本就不在对岸,在六十里以外。

我亲身到遗址看了才知道,原来全是谎言。”

*杨本华先生:失信的政府与失节的政党*

杨本华先生的话题又回到中国远征军。他说:“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也是一样,我们去考察一下当年的战场,去慰问那些仅剩的远征军战士、我们的前辈。”

主持人:“现在已知的有几位?政府是不是都有统计在册,很容易得到这个数字?”

杨本华:“没有。有人在做这个工作。不是几位,是几百位。”

主持人:“他们年龄大概是在。。。?”

杨本华:“九十以上。”

主持人:“有没有人去收集他们的回忆?”

杨本华:“现在也有人在做这个工作。在我看到,一边是个背信的政府,一边是个失节的政党。中国人,我们有责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今天台湾的政府,我说它是失节的政党,中国政府是个背信的政府。”

主持人:“您认为它主要‘背’的什么‘信’?”

杨本华:“全是谎言,做不到,都说出来了。从五十年代,把抢来的‘土豪劣绅’的土地说是还给老百姓,结果这折腾那折腾,最后折腾还是他们自己的。所谓的‘国家’是私有的,国家是独裁者自己的了,什么都是共产党的。”

主持人:“那您觉得台湾那边是一个‘失节的政党’,您从哪个方面观察它失节?”

杨本华:“它有历史的责任。我们不能因为经济,不能因为还要继续执政选下去就投向中国大陆。(这次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我认为他们应该高兴有人帮他做这回事。他们(的态度)是,首先希望你不要做,好像是以前的疮疤。

我们还在一直努力,希望在马英九执政(期间)会有变化。”

*杨本华先生:远征军护士、现年九十四岁的陈庆珍参加了这次活动*

主持人:“你们这次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参加者中年纪最大的是。。。?”

杨本华:“九十四岁的陈庆珍(没有参加全程),她是当年远征军的护士。”

主持人:“她现在走路方便吗?”

杨本华:“她的孩子陪同。我相信,慢慢在中国,远征军这事情,就跟飞虎队一样,不可能再被淹埋了,这段历史是出来了。我们再给它做好,说不定过五年后,我再带些孩子们去走一趟。”

*张显珍女士:参加活动,了解历史和现实真相,需要更多人了解这段历史*

下一位接受我采访的是参加“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活动的张显珍女士。

主持人:“您参加这次活动,一路上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张显珍:“有这个机会,或说有这个缘分能参加这次活动,倍感荣幸。最感动的就是,看到远征军在战场上幸存下来的这些老人家,生活过得真的很贫困,了解了一种历史真相。而且从长辈那里听到一些历史真相,培养自己另外一种对社会、对历史的认识。
参加这次活动的仅仅是一部分人,需要更多人了解认识这段历史、这个现状,需要更多人去关注这些老前辈、老人家的生活,他们的后代大部分都过得相当贫困。”

主持人:“一路上,还有哪些所见,哪个场面、人物印像最深?”

张显珍:“看了松山战役留下的壕沟、爆破口,这些遗址印像非常深刻。松山战役遗址有棵大树,树上全是子弹留下的痕迹。有一段底下都空了,连着树根的只有薄薄五、六公分厚,底下空洞有烧焦的痕迹,但是那棵树还活着,是松山战役历史的见证,那树现在叶子还很茂盛,根已经连的不多了。”

主持人:“这么多年都没填平子弹的痕迹?”

张显珍:“没有。听前辈说以前打仗的时候,一片山上都是光秃秃的。即使原来有树,都会被炸平。”

*留学生小李:寻找历史,寻找自我,寻找魂根*

暑期回国和母亲一起“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的留学生小李说:“这趟旅程一路走,不停地变换风景,看到不同时期历史遗迹、抗战不同阶段的遗迹,感觉像在进行不同时空和历史切换。这是一个寻找历史的过程,也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

我感觉,好像是我们民族,我们青年人内心,包括精神上,丢失了一些魂根上的东西。我这一路,在沿途高山大河把它都找回来。

其实,也是一种自我的追寻和发现,想找到一些我们民族、个人比较本真的东西,不仅还原历史,我还原一个自我。很有锤炼的感觉,经历了很多历练。

不停地走,脑海中原来知道的历史知识,包括一些数据、数字,一些很抽象的东西,这次看到以后,好像一个个画面就连起来了,很鲜活,成了事实。不再是一些冰冷的数字,真的找到那段历史,有超越时空的感觉。真的回到那个时空,历史就不是死的了,成了活的,成了真的有生命,像自己曾经经历过的一样。

看到那些碉堡和弹孔、弹坑,那种历史的真实感马上扑面而来。原来在书本上怎么看,都没有那么真实亲历其中的感受。

去国殇墓园也是,真正能体会死亡所带来的直接冲击。我觉得,如果不去走,不去看,不可能有这种感觉。

不过,回到昆明,觉得忽然回到现代社会,好像战争结束了,回到和平年代。看到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和车,很祥和的样子。昨天还在看那些碉堡、遗迹。好像穿越时空,很有趣。”

主持人:“您从美国回国探亲,与母亲一起重走中国远征军之路,不久又会返回美国,反差、画面切换会会不会更多一点层次?”

小李:“可能是吧,包括对不同国家,不同种族,不同视角以及不同社会的一些比较,还有不同文化、不同文化背景。。。感觉这个旅行确实很有趣。对青年人来说,一路见到很多人,听到很多不同的故事,包括观察到不同的人生感觉、历史视角。收获到很多,可以更加丰富自己对于民族、社会、整个战争,以及历史观的认识。”

*留学生小李:应给老兵恢复名誉和补偿,铭记反思历史,才能阻止悲剧再发生*

主持人:“回顾这次行程,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讲的话?”

小李:“特别想表达的就是,希望媒体朋友们或各方力量能多支持关注这些二战老兵,尤其是中国的远征军老兵。很多抗战老兵流散在世界各地,大陆、台湾、美国,各地都有,但是他们的事情不为人知,并没有得到公平的待遇。

他们的生活非常不如意,非常潦倒。希望借助媒体力量,帮助他们改善生活,并且能让更多世人知道他们,在他们有生之年给他们恢复名誉,给他们更多的东西,算是给他们的一种补偿、是每个人中国人都应该给他们的回报,因为我觉得对他们有亏欠。

远征军的历史不仅属于他们的后人,还有当时受过影响的人,这段历史属于所有中国人,包括当时所有卷入抗日战争中缅印战场的人。我觉得,战争本身是一场盛大而久远的记忆,值得我们怀念铭记。

战争本身是一场悲剧,而我们后人如何铭记这场战争给我们带来的悲剧惨痛,记住战争留下的东西。通过后人的怀念,以及对往事的追思,可以帮助我们民族看到一些自己不足、怪圈、劣根性之类,帮助我们更加完善,在历史的道路上可以走得更好一点。

如果人类连战争都不曾铭记,是难以想象和令人堪忧的。只有怀念和反思,以后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拥有记忆,才能拥有未来。还原历史真相是当务之急,抢救历史已经刻不容缓,很多记忆已经远去,很多远征军老兵,他们一天天老去死去,所以非常紧迫。”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