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希翎之子樓信達公佈葬禮日程痛陳心意

9月21日在巴黎逝世的至今未獲改正的中國知名“右派”林希翎遺體告別和葬禮日期已經排定。她的兒子樓信達在發佈相關信息的同時,痛說以前對母親一生所知不多,到她離世才加深理解,願努力盡快向世人公開母親保存的史料。(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9,09,23)

2009-09-23
Share


*樓信達:母親的最後時刻*

北京時間2009年9月21日傍晚,至今未獲“改正” 的中國知名“右派”林希翎女士因血癌和肺心病在巴黎郊區聖.凱米勒醫院(Hospital Saint Camille)逝世,享年七十四歲。至此,未被“改正” 的中國知名“右派”(羅隆基、章伯鈞、 儲安平、 彭文應、陳仁炳、林希翎)全部離世。原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學生林希翎,1957年因發表言論被打成“右派”,第二年入獄,坐牢十五年,1983年移居法國。

林希翎21日離世當天,她的兒子 樓信達先生說:“星期六(19日)我去看了她,她很好,下午說話還可以。星期天(20日)我去看,她已經不能說話了。今天(21日)早晨法國時間十點半,人就走了。”

主持人:“也就是北京時間下午四點半。她過世的時候,身邊都有什麼人?”

樓信達:“沒有人。星期六晚上,我跟醫生談了話,醫生給我打電話說‘你媽媽呼吸困難,有問題,要不要我們把她放在搶救那個地方,給她插上管子?’星期六我去看我媽,問‘如果你不行,要不要再去插那個管子到喉嚨裏?’她說她不要,她自己也這樣跟醫院說了,寫了。因爲太痛,插上後是機器給你呼吸,有時要插十天。搶救過三次,她也受不了。她是血癌,白血球比人家少十倍,最後是感染。”

*林希翎簡介*
林希翎,原名程海果,1935年生,浙江溫嶺人。1949年未滿十四歲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1953年入中國人民大學法律系讀書,以 林希翎爲筆名發表論文,引起爭論,在全國範圍內受到批評。1957年“大鳴大放”,她在北京大學和中國人民大學幾次演講,一度被譽爲“勇敢的化身”、“帶刺的玫瑰”。在隨後的“反右”運動中,被打成全國“最大右派”之一。        

1957年“反右”運動,是中國共產黨建立政權以來幾次大規模政治運動之一。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共當局爲五十五萬在“反右”運動中被劃爲“右派”的人履行了“改正”手續。據研究反右運動專家,《陽謀》一書的作者丁抒先生考證,目前仍有不到一萬名當年被劃爲“右派”的人(包括健在者和已逝世者),沒有得到改正。

*樓信達:遺體告別和葬禮追思會日程*
林希翎與前夫育有兩子,旅居法國後,兒子也住在巴黎。小兒子多年前自殺身亡,當時十八歲。現在,樓信達是林希翎唯一的孩子,在巴黎一家公司從事金融方面工作。樓信達的父親、林希翎的前夫也參加了“林希翎治喪委員會”。

9月23日,樓信達談到母親的遺體告別和葬禮追思會日程已排定。

9月25日 在醫院舉行遺體告別——

本星期五(9月25日)可以到醫院向林希翎作遺體告別。樓信達說:“醫院告別是家裏最親的人去,到醫院可以看到遺體的臉。法國法律是,我們去那裏可以見十五分鐘,然後就把棺材關掉,不可以再打開了。等到星期一火葬。”
        
主持人:“也就是說,星期五並不是想去的人都可以去,是嗎?”

樓信達:“但是真想來的人也可以去。如果真正願意看她,最後見個面也可以。”

主持人:“您和家人準備什麼時間去?”

樓信達:“巴黎時間星期五下午兩點鐘,這個地方離巴黎中心差不多十公里。要坐地鐵,然後坐公共汽車。(地址:Hospital Saint Camille 94360 Bry-sur-Marme France)”

9月28日在巴黎拉雪茲神父公墓火葬殯儀館最大禮堂舉行葬禮追思會——

林希翎女士的葬禮追思會,預定28日舉行。樓信達先生告訴我們:“ 時間是法國時間下禮拜一(9月28日)早上十點鐘,在巴黎最有名的拉雪茲神父公墓(“巴黎公社社員牆”所在地)火葬場殯儀館(71  Rondeaux 75020),我選了最大的一間有一百五十個座位的追思禮堂。”

林希翎女士是基督徒,葬禮追思會將由華人牧師主持。樓信達先生說:“中國大陸和海外她的朋友會過來參加。當天十點十分到十一點十分,我們可以禱告或講話。十一點十分開始火葬,差不多要一個半小時。這個時間,有人要講話也可以在追思會上說。”     

*樓信達:骨灰分三部分安放*
關於骨灰安放,林希翎逝世前幾天在病牀上接受我採訪時說:“萬一這次過不去,我還有個希望,我的骨灰能夠分一半留在法國,跟我的母親、我的孩子在一個墓地;一半帶回中國去,把它撒在臺灣海峽的大海里,因爲我從小就有一個和平夢。”

根據林希翎生前願望,樓信達初步決定:“我覺得骨灰分三份好。一份留在法國,跟她的母親和我小弟(骨灰)放在一起;另外一份就是按你採訪她時她的說法,撒在臺灣海峽;另外一份就是給北大那些人(一九五七“右派”老友),他們在捐款爲我媽做一個紀念碑,把骨灰放在那裏。”

*樓信達:母親沒有去世的時候,我不是很瞭解她*                 
林希翎過世後這兩天,樓信達通過母親在各地的朋友的郵件、電話和發表的回憶文章,更多地瞭解了自己的母親。他說:“她沒有去世的時候,我不是很瞭解她。現在她走了,我覺得。。。因爲我媽跟我說過好幾遍,叫我幫她作助手,跟她整理她的東西。但是我在法國長大,我對這些也不是很瞭解。 小時候我媽從來不跟我說這些,對於這些政治。。。她好像要保護我,所以我不是很懂。 後來我自己在法國,在東方語言學院,在法國大學讀了中文系,讀了中國歷史,然後學了一點,懂了一點。

*樓信達:我對不起她,我現在有個很大的任務*
樓信達先生現在很忙。他說:“我在整理我媽的東西,發現了1955年的《文藝報》,有她寫的一篇文章。我可以問您一下嗎?”

我對樓信達說:“您母親說過,後來又有批判她的文章在1956年,她存有一些相關資料原件,她希望您妥善保存。”

樓信達:“我要放在電腦上掃描,發給你們。 我現在覺得我有一個很大的任務就是把她的東西放好,電腦掃描後放在一個網上,讓大家都可以看到。

她和五七年這一代人的理想很重要。其實五七年、“六四”或其它都是一樣的,提的問題大部分都是一樣的。過去的問題,現在沒有大改變。我不是搞政治的(是從事金融方面電腦工作),覺得這些資料也不怎麼值錢,就是歷史上很重要。”

主持人:“關於母親,您還有什麼特別想說的話嗎?”

樓信達:“我對不起她。因爲過去不是很瞭解這些。我想用我的能力把她的 這些東西放好,將來讓大家可以看。 星期一的葬禮追思會,很多人來不了巴黎,我會拍錄影,放到網上。”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09-09-26 18:32

希翎女士,您“右”得有骨氣!面對邪惡死不低頭。來世您好一定走好!神佑您!

匿名 說:
2009-09-24 03:01

一位偉大的女性,偉大的人格永存!

匿名 說:
2009-09-24 13:21

人民真正的英烈,安息吧!
天使吹起了金喇叭,
天門開了。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