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八”48周年回顾反思 看中国唯一出路宪政民主

2014-08-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文革期间的八一八袖章(资料图片)
文革期间的八一八袖章(资料图片)

*“文革八.一八”48周年,回顾1966年8月18日的天安门广场*

今年8月18日,是“文革八.一八’48周年。“八.一八”是“文革”标志性事件之一,“八.一八”究竟是个什么日子?48年后回顾,人们又有些什么省思?

现在,我们先随着48年前的录音资料,回到1966年8月18日的北京天安门广场。

(插播: “八‧一八”大会现场报道实况录音)
(背景合唱声“东方红”)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呦,他是人民大救星……”
现场播音员男:“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干革命靠的是毛泽东思想。在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的亲自领导下,一个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高潮,正在我国兴起,8月18日,我们敬爱的领袖同北京和来自全国各地的一百万革命群众一起,在雄伟的天安门广场,举行‘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会’。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组长陈伯达同志致‘开会词’。
陈伯达:“同志们、同学们,现在开会了!我们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毛主席,今天在这里同大家见面!”
众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播音员男:“林彪同志讲话。”
林彪:“同志们,同学们!我首先代表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向大家问好!我代表党中央向大家问好!我们坚决支持你们的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

播音员男:“周恩来同志讲话。”
周恩来:“同志们,同学们!你们好!问你们好,向你们致无产阶级革命敬礼!我们向来自全国各地的革命学生和教职员工表示热烈的欢迎!你们辛苦了!
党中央刚刚开过第十一次全体会议,这次会议是在毛主席亲自主持下进行的。这次会议的成功,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的新胜利!
这几天,全北京在欢腾,全国城市和乡村在欢腾,到处敲锣打鼓,送喜报、开庆祝会,下决心书,亿万人民投入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洪流。
今天,我们又在天安门这个广场上,同我们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在一起。我们开庆祝会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高潮!(众欢呼)”

现场播音员女:“北京师大女附中的‘红卫兵’宋彬彬给毛主席戴上了‘红卫兵’的袖章。毛主席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叫宋彬彬’。毛主席问‘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她说‘是’。毛主席说‘要武嘛!’”
众欢呼:“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

播音员女:“敬爱的毛主席,您的话我们记住了。我们决心接过革命前辈的枪杆子,保卫我们的社会主义江山。我们敢闯、敢干、敢革命、敢造反。有您作我们的统帅,我们甚么也不怕!……”

*王容芬:“红卫兵”比纳粹要坏得多,“伟大领袖”毛泽东是恶人头儿,更坏*

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女大学生王容芬还不满20岁,她给毛泽东写信,抗议“文革”,被判无期徒刑,坐牢12年半,“文革”结束后获释。

48年回首,看当下的中国,我请现在在德国的学者王容芬女士谈谈“八.一八”48年有感。

王容芬:“要是说‘红卫兵’啊,我觉得真是比纳粹要坏得多的多呀。我只是一个‘文革’的亲历人。如果说起‘红卫兵’的起源,清华附中那一批,像骆小海、张承志、卜大华这些人,他们那时候已经成人了,18岁了,是他们成立的‘红卫兵’,上赶着给毛泽东去‘拍’,‘一论……’、‘再论无产阶级造反……’这个那个的。

后来毛泽东回信了,(在)‘炮打司令部’(毛泽东写的‘大字报’)里边表扬他们了,这样才正式承认了他们。

先是这一批年轻人,他们那些……‘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这种人在当时就是‘性本恶’的表现。

当然,‘伟大领袖’是恶人头儿,更坏。

但是,这批‘红卫兵’用他们的恶来换得当权者的宠爱,所以才有了‘八.一八’嘛!他们跟宋彬彬那帮还不一样,宋彬彬是‘通天’的。”

主持人:“您把‘红卫兵’与纳粹作比较……”

王容芬:“纳粹最初的时候上台,那叫‘水晶之夜’,是在柏林砸犹太人商店的橱窗,不过是砸玻璃啊,所以叫‘水晶之夜’。‘红卫兵’干的是什么呀?不是一般的打砸抢,杀人越货,而且杀人的时候那么狠,手段那么残忍。

像卞仲耘给抽成那样,那样打死了。扔到垃圾车上,盖上糊上大字报,不让救不让什么的,这批人而且都是些女孩子。

‘红卫兵’活活打死人,刨个坑给埋了的,火葬场都不能去的。

‘红卫兵’是欺负弱者啊,活活欺负死。用最毒的手段,刮下肉来烧烤去,烧几天,学校里烟雾缭绕的。

我在德国一所中学讲,做这个报告时,全场一点声音都听不见,人家想像不出来的这种。”

主持人:“这些恶是怎么被呼唤出来的?这样一个东西现在还在不在?”

王容芬:“人还在啊,还活跃的很啊。张承志写了几本歌颂‘红卫兵’的书了,《南方周刊》人物专访刚刚访完了他呀。他在刚刚成人的时候,就写那三篇大字报,就要杀向社会,用这个‘杀’字就已经是反人类了。”

*王容芬:毛泽东以军委主席登天安门,几种恶势力结合煽动青春期孩子暴力到极点*

王容芬:“‘八.一八’毛泽东是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身份登上天安门的,他穿的是军装。当时找军装的时候,他那么胖大的个子都找不着合适的,找来最大号的,穿着还箍在身上。

左边站的是林彪,作为中央军委执行副主席,这中央军委两主席,这是中国一种特色,好像世界上没有一个执政党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是最大的独裁者,主席、副主席说了算的,是他们登上天安门城楼。

林彪声嘶力竭地喊‘砸烂旧世界!’最后是‘伟大的领袖、伟大的导师、伟大的统帅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然后底下一百万‘红卫兵’就山呼万岁,一浪一浪的‘万岁!万万岁!’那种狂热,那种愚昧,那种暴力……真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真想象不出那是个什么场面。

而且站在毛泽东右边的是周恩来,举着一本军队里的宣传品《毛主席语录》,也在那儿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那些媒体这样煽动,当时天安门广场上那些高音喇叭‘哇啦哇啦’,《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那些社论……除了《解放军报》算是林彪的……都是周恩来管辖范围内的。

所以,这是几种恶势力结合在一起,楞把这些青春期孩子的暴力煽到最极点。”

*王容芬:中国人真是!有这个恶,又认这种恶贼作父*

王容芬:“8月18日接见‘红卫兵’,8月20日到9月2日之间,北京有名有姓的被打死的人是1,720人(应作1,772人)。那9月份(8月31日)是‘政法公社’,政法学院的‘红卫兵’,陈荣京(音)带领的,后来当了北京市革委会的副主席还是什么头儿了……杀到大兴县,把‘贫下中农’心里的那种恶,也全煽起来了,一夜之间血洗了……几家就斩尽杀绝了。

而且杀人的方式恶到不能再恶了。从八十岁的老爷子到38天的小娃娃,就那么活活打死的、折磨死的,小孩儿就给撕了腿劈死的……

所以,中国人真是!也有这个恶,你又认这种恶贼作父。我不是诅咒中华民族啊,这个大家都有责任的,那些乡下农民他怎么就会那么坏,去杀人呢?”

*王容芬:从几届军委主席所作所为,看“文革”至今中国走了多远,又退了多远*

主持人:“中共中央后来在十年‘文革’之后,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内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称‘文革’是浩劫,称毛泽东有错误,后来又‘改革’又‘开放’到了今天,现在是习近平‘打老虎’、‘七不讲’,中国到底走了多远?”

王容芬:“中国走了多远,又退了多远?这得两说着。

我就说这几届军委主席吧。

毛泽东一直到死都不放手这个位置啊。后来华国锋是递补上去的,不是他任命的军委主席的接班人。华国锋上来以后,跟叶剑英……实事求是的讲,是干了一件天大的事情,一举粉碎‘四人帮’这是大功臣。

然后邓小平当了三届军委主席,彻底否定‘文革’,这是邓小平在有了军委主席这个大权在手的情况下他做出来的最大的事,而且是把中共中央副主席,政治局的常委、委员几个都押上法庭了,不过当时审的不是‘反人类罪’而是‘反党罪’。

但是,他也利用这个权力一失足啊,千古遭人恨,就是‘六四’那场血洗。

所以这个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这东西真该砸烂的。有了这个权力,他就可以调兵,就可以调坦克,就可以碾死人,就可以‘嘚嘚嘚’扫射。”

*王容芬:话说“反贪腐”,关于“经济犯罪”的今昔比较,中德比较*

王容芬:“我这辈子,‘文革八.一八’赶上了,‘六四’我也赶上了,都在天安门广场上。我是历史的见证人。那时候我们这些人走上大街支持学生运动,就是对贪污腐败反感。‘改革开放’带来了好的,但是这些人利用他的权力,在公有制情况下化公产为私产,用他的权力来贪腐,这是非常令人反感的。我们没有那么高的觉悟‘要修宪’啊要干嘛。”

主持人:“25年过去了,现在习近平当了总书记以后,‘反腐败’、‘打老虎’是说‘老虎苍蝇一起打’,有行动,也有他的一套言论说辞,那您又是作何感想?”

王容芬:“我觉得这事挺有意思的,他‘双规’的那些都是‘贪腐’,而且主要还是‘受贿’等这方面的,都是经济刑事犯罪分子,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不上那个纲了。这一招挺高明的,只要是对党内斗争,你要抓这‘腐’啊,那真一抓一个准哪,都是天文数字十亿为单位的这种。

德国前总统伍尔夫,七百多欧元被检察院立案审查,当时就剥夺了他的豁免权,不得不辞职。就为这七百多块钱,那还构不成受贿,叫‘占小便宜’罪,就这么来立案的。中国那都是几十亿几十亿的那种‘大老虎’啊。”

*王容芬:话说产权与人权,中国没有民主选举,我对哪一党也不抱希望*

王容芬:“我说中国有两个(权),一个是产权,一个是人权。产权,就是都是公有制,全烂在锅里,谁有权就是谁的财产,贪腐的都是高官。人权呢,没有人权的是小老百姓,倒霉的是小老百姓。对周永康和薄熙来那样的,也不说他们是‘政变’,都是‘腐败’,这挺好玩儿的。

‘太子党’算‘红二代’里的一部分佼佼者吧,拼爹拼得最厉害的是人家。”

主持人:“您现在有没有注意到近期有一篇署名王小宁的文章:《红二代应该站出来挽救国家危难,推动中国政治大变革》?”

王容芬:“(笑)听这几句话我就觉得挺荒唐的,现代凭的是学历啊,‘有几个博士’,‘有几个获奖的’,‘有几个有发明创造的’……就拼的你有这么个爹呀,你就站出来呀,站得出来吗?(文中)还‘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谁选他出来的?听这些话都荒唐透顶。

我对‘红二代’,对‘太子党’都不抱希望,中国没有民主选举的情况下,我对哪一党也不抱希望。”

*王容芬:习近平像作最后一个独裁者,把共产党折腾得这么热闹、这么惨*

主持人:“接下来您看发展会是怎么样?”

王容芬:“从习近平现在在我看来,他的所作所为有点像作最后一个独裁者,‘让这独裁专制从我手里消灭’。现在除了习近平,这些掌权的人还没有谁,哪个党哪个派或者哪一批人能把共产党折腾得这么热闹、这么惨。”

*王容芬:想对习近平先生说“希望中共中央军委这个怪胎在您当政下被彻底解散”*

主持人:“那您觉得这一切是在他的预料和规划之中,还是客观上是这样?”

王容芬:“我觉得客观上是这样。至于他怎么想,他怎么规划,他那些党内讲话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他在使劲挽救共产党,我的感觉是最后消灭共产党,共产党就死在他手里了,因为习近平折腾的已经八九不离十。

我特别想对习近平先生说一句话,我希望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这个怪胎,在您当政下被彻底解散,再也不要有这种可耻的、可恶的、暴力的权力组织了。”

*魏京生:有些“红二代”现在是权贵资产阶级为非作歹,遭老百姓痛恨很正常*

1966年8月18日也在天安门广场上的老“红卫兵”魏京生,还是“红卫兵”“红二代”的组织‘联动’的成员。1978年他在“西单民主墙”提出“第五个现代化——民主”。后来他先后两次被以“反革命罪”和“阴谋颠覆政府罪”共被判刑29年,坐牢18年后被放逐美国。

谈到“八.一八”48周年有感,现在是魏京生基金会主席的魏京生先生从刚才提到的王小宁新近有关“红二代应该站出来……”一文说起。

魏京生:“王小宁这文章其中有大部分写的比较真实,也就是所谓‘红二代’是怎么回事。确实有一些‘红二代’现在也是权贵资产阶级,这些人当然老百姓是很痛恨,包括他们在外边为非作歹呀,还是很多的,遭到人们的痛恨是很正常的。”

*魏京生:“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也不合适,“红二代”从左右两方面不满现在社会    *

魏京生又说:“但是呢,其实‘红二代’的人数非常大,大部分人就是普通老百姓,对这个国家的前途还是挺关心的。所以,这个反差很大。“一杆子打翻一船人”我也觉得是挺不合适的。

一说就是什么‘联动’,因为这拨人早期的时候在毛泽东的煽动下,在公安警察和‘小脚侦缉队’的指点下,确实他们抄家、打人做了很多坏事、作了很多恶。因为那时候都是些小孩儿,很容易狂热,很容易冲动,就做出很多坏事来,这些人肯定现在大家心里都是有悔恨,像陈小鲁那样的是有代表性的。

当年‘文革’的那些老账到现在并没有弄清楚。(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四人帮’倒了以后,毛泽东死了以后,很多事情其实没有说清楚,也不让说清楚。

王小宁这篇文章的宗旨也代表这些人的想法,就是很不满意现在的这个社会。有的从‘左’的方面,有的从‘右’的方面,总之,是对共产党现在一党专政的制度不满意,要求民主、要求自由、要求改变国家的现状,我想这个对的。

当然他的观点你不一定完全同意。”

*魏京生:以为能把共产党制度改好了,是个很大的误区,连“老革命”都不作此想*

主持人:“您不认同的主要有什么呢?”

魏京生:“例如,像王小宁所代表的相当多的老百姓还有一种误区,就是觉得‘我们还能把共产党的制度改好了,我们还能实现我们先辈、父辈年轻时候的那种理想’,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误区。

其实我发现很多的‘老革命’,从我父亲一直到一九二几年参加革命的那种正部级以上的老干部,我跟他们私下聊天的时候,他们都不作此幻想——把共产党的政权维持住了,老百姓就真的能得到民主啊、自由啊、不受欺负、人权啊,等等。连他们都不作此想了。

当然,像王震那样的人也有,共产党里也不少,‘老子打了天下,老子要坐天下’。但是,大部分的老共产党人,像李锐跟我父亲也都是老朋友了,(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为了老百姓要过好日子,脑袋别在裤腰带上去搞革命。但是最后,老了老了他们回头一看,这条路根本就走错了。”

*魏京生:要走“第五个现代化”,不建立类似西方的民主制度中国不可能好起来 *

魏京生:“中国必须有一个好的政治制度,真正民主的政治体制,各个方面的情况才能真正好起来。如果不建立一个类似于西方民主的这种制度的话,中国的事情没法解决。中国不可能好起来,而且很快面临崩溃。

所谓‘西方民主’,那不是只有西方人能享有的,那对所有人都是适用的,是人类,它就适用。

现在这种想法,在国内在老百姓里头,甚至在官员里边,都已经是普遍接受的一个想法。

所以,还是要走‘第五个现代化’这条路,没这条路,你那‘四个现代化’是假的。”

*曹长青:“八.一八”是震惊中外的“文革”暴力高潮开始的标志*

我们再来听听在美国的独立评论家曹长青先生在“文革八.一八”48周年之际,谈对“八.一八”、对“文革”的回顾与反思。

曹长青:“这个8月18日在中国人心中,尤其年纪比较大一点的人记忆非常深刻,因为这是中国这场震惊中外的‘文化大革命’形成高潮的一个标志。

因为在这一天,8月18日,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第一次接见了百万的‘红卫兵’,随后的两个星期,是中国‘文革’的高潮,暴力的高潮。

今天我们说,‘文革’再有两年就半个世纪50年了。48年之际,我们怎么看待这场‘文革’,很多反思,尤其中国人。”

*曹长青:反思、研究“文革”原因,一般我看到的是两大意见*

曹长青:“由于中国现在还不是个自由的国家,所以这个反思还受到相当的限制,但在外国有很多的研究,包括汉学家、中国问题专家……一般我看到的是两大意见。

一种意见认为,发动文革的原因是毛的原因,毛的个人的专权、猜疑、清算,想树立自己绝对的权威、绝对的权力,是毛的个性的原因、毛的独裁者的原因,是毛泽东的专权。

另外一派认为是中国共产制度的原因,是共产的专制,没有这个制度怎么会有毛泽东呢?美国这种制度怎么可能有毛泽东发动‘文革’呢?别说发动‘文革’,毛泽东在美国根本不可能获得那种绝对的权力。”

*曹长青:我更倾向主要是制度的原因,今天我认为“文革”本质意义上说并没结束*

曹长青:“两种意见之间,我个人更倾向主要是制度的原因。

今天我们看,你像那个柬埔寨波尔布特,那不照样搞那种残暴的清洗吗?那也没有毛啊,那不还是制度的问题呀!

今天为什么要强调制度,因为今天我认为‘文革’本质意义上说并没有结束。‘文革’那个制度没有改变,一个党、一个制度、一个主义,甚至一个最高领袖决定一切,完全的‘人治’,导致了一种暴政。今天还是这样啊!

当然有人说‘形式不同了’,但是我们看看,仅仅几年前,一个重庆的共产党的一把手薄熙来,就可以发动像‘文革’类似那种大唱红歌,各界来唱,老师唱、孩子唱、幼儿园唱,甚至让和尚尼姑都来唱,非常荒唐的,我们在国外看到,感到非常可笑。可是在中国就实际发生。那薄熙来只是一个省的最高领导人,如果他是中国最高领导人呢?他获得毛那样的最高权力呢?那完全可能‘文革’那种极端形式还出现了。那种制度给那种极端的出现提供可能性。

包括像那种软性的‘文革’继续还在。那种‘人治’,镇压任何异议的声音。没有民主、自由、人权、法治,这八个字所代表的西方文明在中国通通不存在呀。”

*曹长青:中国的制度——人——文化三方面因素造成巨大的人间悲剧和灾难*

曹长青先生从多方面反思文革灾难的根源。

曹长青:“今天我们反思‘文革’,关键要解决这个制度问题,才可能防止毛泽东这样的极端的暴君获得权力。

今天我们还看到,不仅是一个制度,还有一个文化的因素。

‘八.一八’,那百万‘红卫兵’,随后不是几个人受到了伤害,根据中国官方的统计数字,整个在‘文革’期间就有二百万人丧生,七百万伤残,七万个家庭完全被毁掉。更不要说多少悲欢离合、多少人灵魂的损害了……完全是巨大的人间的悲剧和灾难!

你说那些‘红卫兵’,他们为什么就可以那样热血沸腾的把老师打死?甚至还有报道说、研究说,是(在)广西,把老师杀掉,把肝啊、心啊,挖出来烧烤,吃掉……

人类几千年的历史,从没有学生把老师的身体都要吃掉,惨无人道!

如果跟外国人讲这事情,会目瞪口呆,完全没法理解。

孩子在西方是个美丽的概念,在中国那个时代变成‘野兽’了。

为什么就变成‘野兽’?就说这个文化有问题。

现在很多中国的老一辈人还怀念,说‘毛泽东发动文革之前,中国共产党建政1949到1966,这17年是美好的,是好的’。

不是的!这17年共产党建立一种暴政的文化,就把‘革命’高于、大于人性。只要有‘革命’了,什么人性都踩在脚下。第二,党性高于人道。结果,这个革命和党性大于、高于人道、人性,形成一种兽性的教育了。

当年被打死的中学的那个副校长,也是党支部(党总支)书记卞仲耘,她也是不自觉的参与了、溶进了这17年的共产党的兽性教育,成为这个教育的一部分,才培养出那些小的‘野兽’。

一旦有毛泽东‘文革’,接见‘红卫兵’这种煽动之后,这种放开了权力,把他们‘野兽’的部分放出来了,导致这个‘文革’这么大灾难哪!”

*曹长青:反思“文革”看今天,制度——人——文化,形成恶性循环*

曹长青先生谈在中国结束恶性循环的出路,如何使中国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分。

曹长青:“今天我们回顾反思‘文革’,我觉得起码三个方面值得检讨的、值得认真思考的。

第一个,中国的制度出现严重的问题,专制的制度。

第二个, 你的文化出现了问题,成了一个野兽、兽性的文化,不是人性的文化,不是西方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文明的文化。

第三个,你的人出现问题了,你这种文化、这种制度,制造出来的就是宋彬彬,制造出来的就是‘红卫兵’、‘红小将’,变成小野兽了。

所以,这个制度——人——文化,这么形成一个恶性的循环。

今天中国这个恶性的循环还存在呀,你看中国人现在变成什么人了?你自己都知道,中国人是全世界各个国家中道德最底下的。一个孩子在大街上被轧死了,十几个行人走(过)了都不看一眼,冷漠到如此的地步啊!

而且那个残暴,你像刚刚被监狱释放了,还在被剥夺自由的高智晟,当年就可以(被)国保啊、保安啊、警察啊,戴上黑头套痛打呀、那种摧残哪,中国那些保安、那些警察,完全像盖世太保一样的凶残哪!

那个人民造假之严重啊!……”

*曹长青:比较东、西方,中国与美国,主要文化价值的不同*

曹长青:“为什么一些中国人来到美国,来到西方世界,普遍认为是变好了呢?就是你中国的文化出现问题嘛!是跟西方文明完全是两个道路、两个方向的文化嘛!

当年‘文革’就把‘群体主义’、‘爱国主义’、‘国家至上’这种文化提到一个空前的登峰造极的地步。只要一提‘国家’,一提‘爱国’,一提‘我们的党’和‘祖国人民’,任何个人都可以踩在脚下。甚至当了共产党高官的人,当了国家主席的人,立刻可以剥夺一切权利,被迫害致死。

今天,东方和西方,中国和美国,如果进行比较,主要是文化价值的不同。

美国强调的是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个人的自由,个人的尊严。美国的《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是美国两个最重要的立国之本的文件。

像《独立宣言》,强调的是确立人的三大权利,是天赋的、上帝给的,谁也不可剥夺的——自由的权利、生命的权利、发财致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都是个人,而不是群体,更不是国家,更不是政府。

所以‘文革’中把这种群体主义、国家主义意识形态推到高潮。而今天我们说,这个文化没有根本性改变。

今天共产党当政,还在煽动、塑造、推广、传播这种群体主义文化,还在强调‘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的背后是爱党、爱政府、爱习近平、爱毛泽东……整个是还在剥夺个人的权利,还在宣传这个。”

*曹长青:打破恶性循环,结束共产制度,建立宪政民主,使中国成为文明世界一部分*

曹长青:“那为什么这种文化产生这种人,这种文化怎么不改变呢?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那些知识精英难道都傻了弱智了吗?不知道改变?因为今天这个专制的制度在保护这个文化,今天这制度、人、文化这个恶性的循环还存在。
怎么办呢?这个文化是多少代才能改变哪,人是‘百年树人’等等啊,这是很难的。

今天我认为,这三个恶性循环,最重要的、最直接的、最可能改变的就是打破、结束这个共产制度,建立一个民主的、宪政的制度,才可能改变这个文化,允许西方的文明、自由法治的这种文明进入中国,改变那种文化。然后才能塑造出新的人,不再有红卫兵,不再有红小将,不再有宋彬彬,不再有宋要武……真正有文明的人。

所以,我觉得当今回顾反思‘文革’,最重要的就是要结束这种制度、这种文化,才能改变中国、改变中国人,使中国成为文明世界的一部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