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五十周年研讨系列(一)魏京生谈:共产党政治在继续,“文革”就在继续 —— 魏京生基金会主办“文革五十周年反思研讨会”录音选辑(1)

2016-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魏京生在反思研讨会上发言(RFA记者张敏摄)
魏京生在反思研讨会上发言(RFA记者张敏摄)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5,28)

*51314日两天,魏京生基金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文革五十周年反思研讨会*

今年5月16日是中共中央1966年发出《五.一六通知》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五十周年。今年5月13、14日两天,魏京生基金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文革五十周年反思研讨会”。魏京生基金会主席魏京生、遇罗克的胞弟遇罗文、经济学家夏业良等多位专家、学者、“文革”亲历者作了专题演讲。每题演讲后有现场讨论。

 

“心灵之旅”节目“‘文革’五十周年研讨系列”将分集播出该反思研讨会现场录音选辑。会议由魏京生基金会执行主任黄慈萍女士主持。

以下请听第一集:魏京生演讲,题为“文革五十年,一世纪的教训”。

 

*全场起立,为文革中及中共统治下被迫害致死的人们默哀一分钟*

(现场录音)

黄慈萍:“现在我们正式开始,为‘文革’中及中共统治下被迫害致死的人们默哀一分钟。大家站起来!”

全场起立,默哀一分钟。

黄慈萍:“默哀完毕,请大家坐下。”

 

黄慈萍:“第一个讲话的是魏京生先生。他最近很认真的写了三篇发表在自由亚洲电台上的评论,希望大家能看一看。”

 

*魏京生:我是文革时最早的一批红卫兵。文革是共产党政治的一个必然后果*

魏京生先生在作自我介绍的时候说:“大家都认识我、知道我。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是‘文革’时期最早的一批‘红卫兵’,‘老红卫兵’。所以‘文革’整个过程我们都经历了,反反覆覆的情况我了解的相当多,不能说所有情况都了解。

实际上最早发动‘文革’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以为是老毛(毛泽东)发动的。其实,从我们直接观察,最早煽动学生起来造反的是周恩来系统情报单位的一些子女,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系统的。他们在非常积极的煽动,要搞起‘文革’来。

大家都知道,《五.一六通知》实际上是中共中央全体举手通过的。所以这个不是毛泽东一个人搞起来的运动,实际上是共产党政治的一个必然后果。80年代以后邓小平他们做了一个结论,把责任全都推到毛泽东、‘四人帮’身上,然后呢,他们可以继续执政。”

 

*魏京生:共产党的政治在继续,那么实际上文革还就是在继续*

魏京生:“咱们现在要总结的经验教训,很重要的一条,这是共产党政治的一个必然会达到的结果。有的人现在嚷嚷‘哎呀。文革又要来了!’哪里是什么又要来了,其实一直没有停止过。

因为你要知道‘文革’是共产党一党专政政治的一个必然结果的话,‘文革’一直没停过。包括怎么打压反对的意见,包括把人分成好几类,一些人受歧视一些人不受歧视;今天歧视这批人,明天又歧视那批人。

原来歧视知识分子,现在又歧视普通老百姓了,管老百姓叫Loser,不成功的人,等等。总之,共产党的政治在继续,那么实际上‘文革’还就是在继续。”

 

*魏京生:文革就是打倒老干部说法不对。打倒老干部最多时执政的还是老共产党人*

魏京生:“现在有些人很紧张,说‘又要搞文革了’实际上,这些人还以为又要打倒一批干部了。但是其实我们看看‘文革’,当时的舆论是说‘文革打倒了一批老干部’,好像‘文革’就是为了打到老干部。但是,相当多的老干部在1970年以前就又回来执政,回到领导岗位上。另外一批呢,等到‘文革’以后也回来了。所以说‘文化革命就是打倒老干部’,这个说法是不对的。

当然,老毛顺便修理了一批不听他话的老干部,这确实,但并不是所有的。因为‘文革’最激烈、打倒老干部最多的时候,当时在执政的还都是一批老共产党人。只不过是换了换位子,比方说把北京的彭真打倒了,换上一个吴德,那不还是老共产党吗?对不对?(以上是自介和开场白)”

 

*魏京生:“文革”有五四运动那代人带来的色彩,学习西方,学来学去又学不像*

黄慈萍:“下面请魏京生先生讲不要超过10分钟。”

魏京生:”我观察‘文革’可以说好几十年了。从十六岁开始,当时正好是‘文革’。实际上从‘文革’那时候开始,还不到1970年时,很多人就在思考‘这个文革到底是怎么回事?’死了那么多人,而且一年之内就会有两、三次翻复。今天你还是‘革命派’,明天就变成‘反革命’了,后天你可能进监狱了,再过几年又出来了……

当时也有很多人在讨论。开始,有人觉得‘是不是毛泽东犯错误了?不遵守马列主义……’

后来慢慢发现,实际上共产党的基本政策就是这样,不但在中国如此,在苏联东欧也发生了很多类似情况。

再后来发现,为什么中国的共产党搞出来一个‘文革’,跟苏联和东欧又不太一样?它有它中国的特色。

 

后来经过多年思考,很多年前我跟刘宾雁先生也讨论过这个事。

我觉得,实际上中国这个‘文革’带有一半色彩是‘五四运动’那一代人带过来的色彩。那一代人学习西方,学来学去又学不像。

像李鸿章他们那时候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日本那时候也是要‘脱亚入欧’嘛,这个‘全盘西化’的思想一直在影响着中国,影响了一百多年。

‘文革’时,很多表面现象实际上是‘五四运动’就已经有了,只不过规模没那么大。像是‘破四旧’啊,‘打砸抢’啊等等,这些实际上在‘五四运动’时就已经有了,就是比较激烈的、极端的运动。”

 

*魏京生:“打砸抢是官方号召的行为,带来的灾难就特别大*

魏京生:“共产党执政以后,到了‘文革’时变成一个官方号召的行为。很多人以为‘打砸抢’就是那帮‘红卫兵’在那儿‘打砸抢’,其实所谓的‘抄家’,实际上都是公安部安排下来以后……这些小孩哪知道谁家什么样啊?他们带着小孩子,说‘这家是右派’,‘这家是老国民党’,‘这家是资本家’……去抄家。

所以,整个这就是一种共产党的官方行为……而不是某些人、某些派别的行为。所以变成一个官方行为以后带来的灾难就特别的大,他们要毁灭整个的中国文化,实际上一直到最后期,你看又‘批林批孔’什么……都是针对着中国的文化。所以说他是‘文化革命’,确实他们的目标是在文化上要改造中国。”

 

*魏京生:共产党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坚持走他们的社会主义道路*

魏京生:“当然对于共产党来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就是要坚持走他们的社会主义道路。他们在1958年、1959年搞‘大跃进’时,一下饿死了好几千万人口。后来以刘少奇为代表,搞‘三自一包’这些小小的‘拨乱反正’后,毛泽东和共产党内的很多人很不满意,觉得’这个脱离了我们社会主义的路线,经济政策还要回复到社会主义的经济上。工业要搞计划经济,农村要搞集体化、公社化’。实际上都不是集体化了,是所有财产都归公了。这种共产主义的经济,他们想恢复,这也是‘文革’的一个重要的目标。

调整一些干部是为了以上两个目标。”

 

*魏京生:“文革”只允许你打着毛的旗号、按照毛路线造反,一旦脱离,关押甚至枪毙*

魏京生:“有些干部对于完全反对中国的传统文化不太能接受。包括饿死几千万人,很多的干部都跟着刘少奇走,觉得还是要恢复一下经济。在这个情况下,所谓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个名字就是这么出来的。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文化革命’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完全跟共产党的一贯政策相结合的这么一个政治运动采取的方法,是把普通老百姓煽动起来,利用老百姓对共产党的很多干部的不满情绪——‘我给你们自由,给你们大民主,你们可以随便来……’

 

到现在很多人还以为,我们还有个什么‘人民文革,那个时候允许老百姓造反’。

其实,老毛不是允许老百姓造反,是允许你打着毛主席的旗号,按照毛主席的路线造反。一旦你稍微脱离他这个路线,哪怕你讲的跟他差不多的话,但是你只要脱离这个路线……你问问那些‘造反派’头头,有几个没挨整的?有几个没蹲过监狱的?

我在监狱里跟蒯大富是朋友嘛!后来聊起这些事大家也很感慨,就是‘我们按照毛主席的路线去走,最后我们大家都进了监狱。包括遇罗文的哥哥遇罗克,其实他讲的话是老毛刚刚讲过的话,老毛那时候已经讲了‘不唯出身论’嘛‘要准许人家革命,人家可以自己选择’等等这些话。其实遇罗克只是把他这些话更理论化了一些,讲的更清楚一些。那好,关进监狱,然后枪毙。

实际上这很明显就是——‘我让你们造反,但是你们只能按照皇帝说的去造谁的反,你可以造张三的反、可以造李四的反、造刘少奇的反,都可以’。但是,你说谁敢造毛泽东的反呢?

现在老被批判的‘老红卫兵’后来组织了一个‘联动’,造了一次反,马上抓起来。哪怕你们都是共产党高官的子女,也不行,也要抓起来。因为你影响的是整个共产党的政策和它的政治路线,那就不管你是什么出身,一样要抓起来,一样要蹲监狱。

包括习近平本人,那时候也才十几岁。比叶宁(到会者,美国执业律师)……你还说你‘是最小的反革命’,他比你还小,呵呵,比你小一岁,他是小学生。他那时候也当了‘反革命’,也被批斗。”

 

*魏京生:“文革”是共产党一党独裁、个人独裁发动的运动,共产党政治是最大的罪恶*

魏京生:“这场‘文革’咱们要接受的重要的经验教训就是——这是一场共产党的一党独裁,甚至个人独裁所发动的运动。要执行的是一条违反人类规律的、违反人类道德的政治路线。如果这个东西不改变,那么‘文革’一直在继续,共产党一党独裁一直在继续——今天我高兴,我让你们造反,给你们放点宽的,你们自由主义者可以在这儿发表文章;明天我不高兴了,全把你们又抓起来;后天我更不高兴的时候,说不定要枪毙一两个来‘杀鸡儆猴’了。

 

所以说,中国的政治不改,中国的‘文革’实际上等于没有结束。要结束它,要接受这个教训,就是我们要全面地看这个‘文革’。

‘文革’每个人的经历都是很重要的,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整个来看,是共产党怎么样操纵老百姓,怎么样压迫老百姓。怎么样利用这部分老百姓,去整那部分老百姓;然后又利用那部分老百姓,来整这部分老百姓……今天5%,明天5% ……

最后,经历过‘文革’以后,人们发现,好像在中国没有被整到的人不多了,大家好像都在某一个时期被整过。

 

所以共产党的政治是最大的罪恶,因为这个共产党政治特别是发展到列宁主义以后,它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发掘人类本身本性中恶的一面,压制人类本性中善的一面。所以,它是一种很恶的宗教,是一种邪教。

我的结论就是这样。(听众掌声)”

 

黄慈萍:“很好。我举起牌子(提示到时间)的时候,他刚好结束。以下是十分钟的讨论时间,每个人不要超过2分钟……”

 

听众朋友!因为节目时间所限,以下就魏京生先生专题演讲的现场讨论部分,将在本录音选辑的下一集里播出。

以上播送的是魏京生基金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办的“文革五十周年反思研讨会”录音选辑第一集,在以后的节目里请继续收听!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