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五十週年專訪王容芬:當年毛澤東與當今毛新宇(下篇)-王容芬談毛新宇的DNA(RFA張敏)


2016-05-23
Share
mao 毛澤東和毛新宇。(合成照片)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16,05,21)
*王容芬談毛新宇的DNA*
今年5月16日是中共中央1966年發出《五.一六通知》中國“文化大革命”爆發五十週年。請聽“當年‘文革’與當今中國”系列訪談第一集:“文革”五十週年專訪王容芬,話題是:“當年毛澤東與當今毛新宇”。
今天播送的是下篇:“王容芬談毛新宇的DNA”。          

*寫信批評毛澤東搞“文革”獲刑無期的大學生王容芬,現退休在德國,已升級作姥姥*
1966年9月24日,北京外國語學院女學生王容芬給毛澤東寫了一封一百五十多個字的短信,其中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場羣衆運動,是一個人在用槍桿子運動羣衆”。
王容芬發出信後,在蘇聯駐華大使館前喝“敵敵畏”自殺未遂。之後被監禁,再後來被判無期徒刑,直到毛澤東死後兩年多才獲釋。
“文革”爆發五十年後的今天,學者王容芬博士已經從德國政府部門退休,現在居住在德國。

“文革”爆發五十週年前夕,王容芬博士接受了我的專訪。
她說:“我退休在家,非常幸福。而且現在升級當姥姥了,特別幸福。”

王容芬回憶了“文革”的初起和1966年“八一八”她在天安門廣場有感,以及“八.一八”前後她在北京所見。

王容芬朗讀了她給毛澤東所寫的信的全文——

“尊敬的毛澤東主席:
請您以一個共產黨員的名義想一想,您在幹什?
請您以黨的名義想一想:眼前發生的一切意味着什麼?
請您以中國人民的名義想一想:您將把中國引向何處去?
文化大革命不是一場羣衆運動,是一個人在用槍桿子運動羣衆。
我鄭重聲明:從即日起退出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
致禮!

北京外國語學院東歐語系德語專業四年級一班學生 王容芬
1966年9月24日”

*王容芬:受酷刑幾乎要死,戴背銬“小銬”,人不如畜牲 *
王容芬在受訪時談到她自殺未遂入獄的經過和在獄中所受的酷刑。
王容芬:“給我上的那個‘背銬’在北京還好,是從當時的‘蘇聯老大哥’那兒進口的,那叫‘狼牙銬’,你越掙,它就越緊,整個咬到肉裏邊去。不過那還是比較文明的。
到了山西,戴的背銬叫‘小銬’,那是在鐵匠爐上打出來的,那種鐵銬整個就夾在肉裏頭了,上一把大鎖。那種銬戴上去以後不出三個鐘頭,全都‘招了’,因爲實在受不了,壓迫得心臟都不行,它把動脈整個給你卡住了。
我這個人沒心沒肺的,一咬牙就頂過來。他們覺得‘誒,這女的怎麼還不求饒啊?’,這一戴啊,後來就不行了。去了一個法醫,看了以後說‘這個女人要死了,你們不能這麼下去了’,他們纔給我摘。
摘的時候……那還是北京來了人,提審來了,他們怕北京人看見這個難看,法醫建議摘下來。摘的時候是十冬臘月,摘不下來了,整個那皮跟鐵、跟肉全都長在一塊兒了。他們就撕下來的,連皮帶肉,就把那個鐵扔到那個爐子裏。屋裏燒着爐子,叫消毒還是叫什麼,聽着‘滋滋’的響,冒着煙,那是燒人肉啊,都是我的肉、我的血。”

主持人:“戴着那個背銬怎麼樣上廁所、怎麼樣喫飯呢?”
王容芬:“還上廁所?那有什麼廁所!來例假你怎麼辦呢,全都在褲子裏邊。喫飯的時候牲口還能兩個蹄子扒扒、四個蹄子……我沒有啊。我就想,你把我胳膊給砍下來,我就不受這個罪了。那受罪受死了,每時每刻都在……
當時跟我關在一塊兒的是一個蘇聯女人,她說‘折磨一個牲口也是抽幾鞭子,有時有晌的;折磨人就能這麼沒明沒夜、沒日每月的這麼折磨下去?’她看不下去了,她心挺好的,給我擦屎擦尿,給我洗什麼的。
山西看守所裏五毒俱全,什麼都有,臭蟲蝨子,咬得癢的沒辦法,就拿腦袋在牆上蹭,手不能去抓呀。”

主持人:“喫東西怎麼喫呢?剛纔您說……”
王容芬:“喫東西就在地下啃哪。真是連畜類都不如的,他們對牲口也不能這麼待的,真是。”

*王容芬:三十斤重的大鐐,只有三個環子的腳鐐,走路就是磨你的皮,根本不能動*
主持人:“這種待遇多長時間?是在哪段時間裏?”
王容芬:“就是快判刑前一年。還有那個三十斤重的大鐐呢,不是《紅燈記》裏李玉和唱的那樣戴手銬、戴腳鐐,那麼舞起來、飛起來的,根本不行。那背銬背在後頭,你哪能動啊。那鐐就三個環兒,走一步側一步,走一步側一步,根本不能走路,走路就是在磨你的皮呀。這山西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啊,那個鐵匠爐裏打出三個大環子,你想想,兩個環套在你的腳上,就只有一個環那麼拉一下,拉一下。每拉一次,那聲音不是‘嘩啦-嘩啦’而是‘刺-嚓-刺-嚓’,(人)根本不能動。”

主持人:“腳鐐和背銬發生在同一年,還是在不同的年?”
王容芬:“1975年。那我戴的次數就多了,在北京也戴過,但是北京那個鐐環兒多一些,走起來‘嘩啦嘩啦’響。上刑場的人都會戴着那種鐐,一聽見外邊這種響聲,就知道有人要死了。就這麼一個野蠻社會,把我判了個無期徒刑。”

在本訪談錄的上篇,王容芬講述了1979年被釋放的經過。王容芬出獄後,進入了社科院中國社會學會籌備組。

*王容芬:韋伯誕生125年週年紀念會一切準備好,北京6月4日出事了*
她說:“ 我先是作婚姻家庭研究,後來作馬克思.韋伯的研究,這跟我德文到底是有關係的。
然後要乘韋伯誕生125週年,我就申請了一個項目,組織……還是你們美國的那個索羅斯,他們給的錢,開一個國際會議,紀念韋伯。”       

這個國際會議訂於1989年6月14日在北京召開。       
王容芬回憶說:“韋伯是125年前6月14日生的,要開會紀念他,準備那一天開會。會場都租好了,在社科院開。來華代表的簽證他們都已經辦好了,什麼都弄好了,到了6月4日就出事了。”

5月20日,中國當局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6月3日夜裏,戒嚴部隊動用坦克和機槍在北京街頭殺戮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

(插播)
以下一段當時的實況錄音剪輯是北京街頭戒嚴部隊的槍聲和民衆的喊聲。
(女)“快,快!近一點兒!快一點兒!”
(男)“板車,板車!”
(槍聲,另男)“錄下來這暴行!”
(女)“救-護-車!快!救護車!救-護-車!”
(男)“一個小女孩躺在了坦克底下,北大一個助教,背後中了一彈,鮮血……全身流滿了鮮血,躺在了地上,然後我們去救的時候,他們還朝我們開槍!”
(槍聲,喊聲)

在6月3日夜裏、6月4日清晨,以及隨後的幾天裏,到底有多少人遇難,多少人受傷,時至今日,中國當局一直沒有公佈確切的數字和名單。

*王容芬:社科院會議廳成兵營,國際會議開不成,每天上班從兩把刺刀下走進大門*
王容芬回憶說:“社科院那個會議廳成了兵營,結果會就開不成了唄。那個會議廳是嚴格防火的,根本不準吸菸,一個菸頭都不行的。那大兵就在裏燒火做飯哪,洗衣裳,掛在外頭。
我們家那時還有電話機了,還不錯……老是夜裏接電話,時差他們也不管。每一天打電話來問情況,主要關心我的安危。然後問會議能不能開,我說‘拖延,延到什麼時候也不一定’。
我每天去上班時,有兩個大刺刀衝着我,從那兩把刺刀底下鑽進去,走進大門去。跟當年監獄裏一樣,提審、審訊的時候,背後是兩把刺刀在我頭上壓着。

有一個同事剛剛畢業分到我們所裏,然後派他去支農,到底下辦學去了。那天他剛完成任務回所裏報到來了,夜裏下的火車,一個‘開花彈’從肺裏穿過去了,大家把他抬到協和醫院,輪流看着。
大夫說‘虧得是穿過去了,要不然這個人就完了’。說‘你們不能走,要隨時有人,大兵來了你們馬上就得把他揹走。”

主持人:“結果這個人還沒死?”
王容芬:“沒死,後來到加拿大留學去了。辦公室的窗戶上一顆子彈,一個打飛了的眼兒,插到對面的那個書架上。
從我們的窗戶看到,對面的立交橋上從‘六四’到我離開北京的時候,那個橋上一直有一個死屍在那兒。我是6月16日離開的。

*王容芬:會議改在德國召開,我應邀去德國籌備,後來留在德國*
王容芬:“他們邀請我去德國,會議改在德國法蘭克福附近的一個場所,在那兒開的,還是我在那兒籌備。”

主持人:“從那以後您就留在德國了?”
王容芬:“在海德堡大學,開始是馬克思.韋伯客座教授,以後就是辦打工的了。然後就補課,因爲中國那個學制人家都不承認的,我已經有(中國社會科學院)副研究員的那些都不行,都不管用。我(在德國)又做了個博士,還是關於韋伯的,也提到強權政治和個人崇拜。”

*王容芬:毛澤東在“文革”中的角色比希特勒惡得多,真是萬惡,無法無天迫害人*
王容芬:“我文革時1966年給毛澤東寫了這封信,2006年“文革”四十年的時候,我給胡錦濤寫了一封信,說‘文革四十年了,當年你們那個十一大徹底否定文革,現在根本不動,連你爹的事都不能給弄個着落’。所以阻力之大呀。”

主持人:“現在50年了,您怎麼看毛澤東在‘文革’中是個什麼角色?”
王容芬:“他的那個角色……他跟希特勒不能比呀,就希特勒迫害猶太人這一點,他比希特勒可要惡得多呀,真是萬惡呀!那種手段之殘酷,殺人之多,希特勒是望塵莫及的。他在文化革命者扮演的角色,比希特勒要壞得多。無法無天的迫害人,踐踏人權。你就別說別人了,國家主席是怎麼死的?死的時候那白鬍子三尺長(有說一尺長),整個人被綁在牀上。”

*王容芬:從毛澤東說到毛新宇,文革軼事與毛新宇出生,毛新宇到底是怎麼回事?*

主持人:“毛澤東所做的這些,和今天的中國人有什麼關係?”
王容芬:“中國就不是個文明國度了,哪還是炎黃子孫哪!共產黨從毛澤東開始就成了野蠻國度了。不光是踐踏人權,他們根本沒有人格啊,共產共妻的。所以我老要說,毛新宇到底是怎麼回事?”

王容芬從當年“文革”爆發,說到五十年後的當今中國;從毛澤東說到毛新宇。
王容芬:“1966年七月底的時候,我查了一下網上,是7月25日晚上,在北大出了點事。
‘中央文革’工作組的幾個人,江青、康生、陳伯達,都上北大來了,開萬人大會。江青以前是不出頭露面的,也沒這個規矩,偉大領袖的太太你出來幹嘛。
她嗓子挺尖的,先代表偉大領袖問候大家,接着就喊了一連串的口號‘萬歲!萬萬歲!’什麼的,喊她老公‘萬歲’……
然後突然臉一沉,宣佈‘今天是一場辯論會’。大家都楞了‘偉大領袖的太太出來跟誰辯論辯論?’辯論的對象她點了名,是在場的中文系的一個學生,女的,28歲,叫張少華。   
誰也沒料到,江青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呀,跟一個……這個張少華其實就是個掛名的學生,28歲了,老畢不了業,就掛着個北大學生的名份……跟這麼一個掛名學生叫起板來了。
大家都楞了。接下來江青說的話就更叫人喫驚了,說‘她媽是政治騙子,叫張文秋,很壞,有野心。我不同意張少華跟毛岸青結婚,我從來就不承認他是毛主席的兒媳婦,毛主席本人也不承認’。
這都是什麼事兒啊?文化大革命,大家都非常緊張的情況下,也願意跟着偉大領袖革命,突然,他們家的這些事兒出來,結婚不結婚的。誰都不知道張文秋是誰,又出來‘兒媳婦兒’,又不承認了……
她不但把張文秋、張少華娘倆‘揪出來’了,還把張文秋的大女兒劉思齊的也揪了出來。劉思齊是毛岸英的老婆,(毛岸英死後)早就改嫁了。江青就說這一家子把她欺負得很厲害,說‘真的,我很惱火。10年來我一直受這個女人和她家人的氣,所以我很惱火。應該感謝她,正是因爲她我得了心臟病……’
說着說着,江青哭起來了,真是動了真情了,真情揚出來的是他們家的家醜——毛家的次子毛岸青有病,不通男女之事。張少華趁機把生米煮成熟飯了,那個年頭誰敢這麼欺負偉大領袖的家裏人?那就不是‘通天’,而是‘捅了天’的大罪過。

革命羣衆一下子就‘炸了鍋’了,連夜追捕張少華,因爲她欺負領袖家裏的人,是女流氓,還要追捕她媽。
這事就怪了,江青這麼折騰了一通,結果也沒追着這娘倆。天網恢恢,真是燈下黑呀,這女流氓一家子都躲進了中南海。那時候江青不能輕易進中南海,得請示哪,江青住在釣魚臺。
過了四年,張少華給毛家添了一個大胖小子。韶華(又作邵華,張少華後來用的名字)說,是偉大領袖給命名的‘新宇’,就是這個毛新宇,現在的將軍、博士、‘文武雙全’的毛新宇。”

*王容芬:因一小條,同學楊秉章和姐姐楊勳被抓,楊勳和我被關同屋,得知詳情*
主持人:“您當時在北大大會現場嗎?”
王容芬:“我當時不在場。後來查出這個……當時有一個人在場,這個人叫楊秉章,是我中學101 中的同學。他寫了個小條給遞上去了,說‘請偉大領袖以後管住她,不要讓她出來亂說了’。
就因爲這張小條楊秉章倒了黴被抓進去了。而且她姐姐也倒了黴,她姐姐楊勳當時是北大經濟系黨總支書記,後來跟我關在一塊兒,在學習班裏,一間屋子裏邊。所以這事我就很清楚了,一來是聽她姐姐說,二來是在網上也查了,所以剛纔講了這麼一部分江青到北大辯論這個事。”

*王容芬:我真誠的呼籲中共中央去查DNA,韶華是張文秋跟誰生出的女兒?*

王容芬:“毛岸青是叫毛澤東逼瘋了的。這種作父親的人哪!毛岸青是在中共中央馬列主義編譯局工作,不知道他說了什麼話,毛澤東讓他寫檢討。他認爲他沒說錯,毛澤東逼着他寫檢討,發脾氣。那孩子一下就瘋了,從那以後就不通人事了。

1966年外面‘文化大革命’給人家‘鬼剃頭’、打死人、自殺的人……四年以後,1970年是毛新宇出生的。他自己說的,他媽那麼說的,偉大領袖給的名字叫‘新宇’,要改造宇宙了。”

主持人:“他們說這是毛澤東給的名字,但是毛澤東又不跟他合影,這究竟是不是毛澤東給的名字,這個怎麼證實?”
王容芬:“那不知道了。我還要考證,從韶華的出生年月。從張文秋的歷史……你在網上查一下張文秋那墓,比那紀念堂可厲害多了。什麼人哪她?
韶華(張少華)是張文秋的女兒這是肯定的了,但是張文秋跟誰生出來的女兒?
我真誠的呼籲中共中央去查DNA,這個是要論證的。現在網上傳出來,認爲毛新宇是……公開的那照相,大家都已經考證出來了,毛澤東跟兒媳婦十指相扣的呀,毛新宇那事就是一個DNA的事。當年那個張少華,改了姓了,不姓張了,把那個名改成韶華(或邵華)了。”

主持人:“爲什麼?”
王容芬:“爲什麼,也不知道。反正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的副主席,又是中國女攝影家協會的主席,掛了一連串的這個,但是人家是將軍。照個相就能照成將軍了,這個韶華是非常顧毛家傳宗接代,對這個毛新宇寄望之深的帶着他到處跑,一來動不動就‘毛博士上!’。把他們家住的那個比皇宮還要高級的……叫‘毛家小院’,那都是民脂民膏啊,在軍事科學院裏邊,蓋了那麼兩座樓。一座是給他媽的,一座是他們的。另外還有工作人員住的很大的一塊地。”

*王容芬:非得到12月26日才能生下來的毛東東和幾天後原因不明而死的郝明莉*
王容芬:“我有一個‘忘年交’鬱風,我們經常通電話,這個人已經過世了。當時通電話的時候有一年她是在協和醫院住院了。她就跟我說‘容芬,對面來了個特殊病人,大夫沒法辦哪’。那已經是12月了,她說‘那肚子大的就要臨盆了,但就是不讓生。你要催產可以,楞不讓生吶,非得到12月26日才能生下來。最後生了這麼個毛東東。他們家很重視這個,生毛東東的這個人,是現在毛新宇的太太。
這之前……我還要提一下,因爲我是坐過監獄的人,另外一個人……毛新宇的前妻郝明莉,12月26日毛東東出生了,沒兩天,郝明莉就死了。在秦城監獄裏,說是自殺,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後來秦城監獄證實了這件事,網上發的這麼一個消息,那條消息還在網上掛着。這個是人命的問題啊!
一個20多歲的人,不說她犯了多大罪,她有多高的資格住秦城監獄呀!秦城監獄不是關一般犯人的地方。但是就關進去,而且要關死了,那隻能說這個人有絕對的機密在身上。那這個機密是什麼密呢?跟毛新宇能有什麼機密呀?
毛新宇什麼都‘嘀哩噠啦’說,韶華管不住的地方,這個人知道了,不但不能再當毛新宇的太太了,而且還必須坐秦城監獄;不但坐秦城監獄,而且還必須得死。
這些事都應該查個究竟。”

*王容芬:毛新宇當將軍中共出乖露醜,習近平爲毛新宇圓場,拉大旗是底虛*
主持人:“毛新宇現在貴爲將軍,您怎麼看毛新宇的這個得勢呢?”
王容芬:“這是中共他出乖露醜啊。有一部分人就要那種封建迷信、愚忠死效,甭管管他生出來的是什麼,他們也要把他捧上天去(笑)。反正中國的將軍不值錢,唱個歌也能唱成將軍,照個相也能照成將軍,毛新宇在軍事科學院裏,當然可以當將軍了。

毛新宇說話‘我大伯攻克柏林,消滅了希特勒’,發表出來的(笑)。這是學這個叫‘武裝歷史’的啊。”

主持人:“ 中共中央在三十多年前的決議裏已經公開說過‘文革’是浩劫,毛澤東有錯誤。現在呢,又把毛新宇架在這個位置上,他是這樣一個形象。您怎麼看毛澤東和毛家在當今中國的地位和影響?”
王容芬:“說一個人吧,習近平。這個人做了不少好事,反貪哪反腐啊。但是他去俄羅斯訪問,居然帶着文件給人家俄羅斯博物館,‘考證’出來當年毛岸英確實是在那兒接受軍事教育,是在哪個軍事院校,而且申請報名要上前線,要去攻克柏林……
根本不是那麼回事!非要把毛新宇的那個屁話給‘圓個場’,來個他‘報名了’,批沒批那是另外一回事,把毛新宇那個說的又有了‘根據’了。
離了毛家你習近平就當不成這個主席了嗎?非要拉着這個大旗你才坐得穩嗎?心那麼底虛哪。
自己家裏邊……習仲勳‘文革’遭多大的罪呀,習近平在那陝北窯洞裏讀書,叫什麼呀!整個耽誤了一輩子啊,現在是個半文盲的水平。”

*王容芬:中共全會通過徹底否定文革自己不執行,連胡錦濤父親文革的事都落實不了*
王容芬:“胡錦濤的錯白字什麼的……在美國作報告時把‘莘(shen)莘學子’說成了xinxin學子,這可是清華校歌裏的歌詞。
就這個還不反悔,還拉毛給你撐着。就把中國人的智慧看得那麼低?毛他就是‘真命天子’?他就能護着你了?都是離不了毛澤東,其實都知道毛澤東是怎麼回事,都受過毛澤東的迫害。
特別是胡錦濤的父親,在‘文革’中一直捱整,‘文革’以後都不能落實。後來胡錦濤一再要求,根本沒人搭理他。
有人給他支招兒‘你得請一請縣裏的人,擺兩桌’。他還真回老家去‘擺了桌’了,結果人家根本都不來,後來飯都涼了,他跟服務員一塊兒喫的。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他爸爸的事落實沒有。
這‘文革’連胡錦濤的事都落實不了,還指望給別人平反哪,所以這個‘徹底否定文革’中國共產黨根本沒做到。是他們的全會上通過的,他們自己不執行。”

*王容芬:習近平沒達到他父親的高度,不敢動文革和毛澤東,替毛新宇圓場丟人現眼*
王容芬:“習仲勳當年是毛澤東非常器重的,召他進京作副總理是最年輕的。但是習仲勳對毛澤東有他自己的看法,而且直言不諱地提出批評。這毛澤東哪兒受得了?‘文革’中習仲勳是一再捱整的。
習近平先生呢,依我看沒達到他父親的高度,他是不敢來批評毛澤東的。他就不敢觸這根弦兒。不敢動‘文革’,不敢動毛澤東。
習仲勳後來到廣東去,大家都很擁護他的。習近平是沾了他爹非常大的光,憑他自己的能力、資歷來說,他夠不到這個資格。但是他現在不是借他爹的東風,而是借毛澤東去,替毛新宇去圓場,這我覺得真丟人現眼。”

*王容芬:習近平利用毛澤東來保護自己,是愚民做法,毛澤東就是中國人的“上帝”*
王容芬:“從胡錦濤、溫家寶到習近平,也都有各種各樣的打算,所以毛澤東這一杆子旗還不能倒,這‘文革’就不能動,這是毛澤東最大的罪孽,或者最大的功勳哪!就在這兒戳着的,怎麼去動它?我現在就想從毛新宇這兒下手,我看你們共產黨還要不要臉。

共產黨的黨內爭權奪利,從這個黨一開始建立就這樣,從第一大到……每一次都要清除多少人,都是你死我活的鬥爭。再一個就是他們的信念、倫理呀,根本沒有人倫觀念。人家說他們共產共妻,就是那樣。
韶華她娘當年就換了七、八任丈夫啊,所謂的叫‘假夫妻’,去行真事去,爲了革命,一革命就是共產共妻這麼過來的,到現在,反貪反出周永康,不是一大堆那個嘛!谷開來、薄熙來全都糟在這上頭嘛!
再說習近平,我認爲他是在利用毛澤東來保護他的,就是個愚民的做法,誰的排場也沒毛澤東厲害,誰的資格也沒毛澤東高。中國人都知道毛澤東,毛澤東就是他們的‘上帝’。
只有當年鄧小平、胡耀邦提出來‘徹底平反文革’,結果一個天安門事件又都砸進去了,鄧小平又成了千古罪人了。”

*王容芬:共產黨教育下的第二代和第三代*
王容芬:“共產黨教育下來的那一代人跟着‘造反’去了,後來被利用個夠,都給轟到鄉下去了。最後出來一代半文盲,這一代人好像沒什麼反思,寄不了多大希望的,受的教育太差了。反正比毛新宇都強點。

第三代,我覺得就好玩了,毛澤東的這(外)孫女兒給人當二奶,一守18年(有說15年),比那個王寶釧還厲害,這毅力真強,生了仨孩子了,最後扶了正。結果巴拿馬裏邊又出了事兒了。”

*王容芬:韶華是不是毛澤東親生女兒?作爲問題提出來,我真誠呼籲中共中央查DNA *

王容芬:“我認爲‘正宗的’毛新宇這真是……最後讓我落腳,我就落實到我還要考證,從韶華的出生年月,從張文秋的歷史……什麼人哪她!”

主持人:“她一直就住在中南海嗎?”
王容芬:“江青上北大哭去了嘛!李志綏的書裏邊露過一句,他有一天去散步,碰見江青在中南海邊上掉眼淚,然後他去安慰去了,江青就說了一句‘主席這個人,誰都鬥不過他,政治上鬥不過他,男女關係上誰也拿他沒轍’。
我監獄裏有一個男友是8341部隊的(中南海警衛部隊),他知道這方面的事。毛澤東很開放的,對江青也讓她到釣魚臺住去,他不管她。江青對毛澤東也不管那麼多,但張文秋這個是出圈又出圈的。孃兒仨拉着這麼一個老……
你要看現在網上傳出來的,認爲毛新宇是毛澤東跟兒媳婦……食指相扣的呀,公開的那個照相……所以我開頭說的江青哭哭啼啼的那個……難言哪!真相是藏在她那兒。最後出來的是這麼一個。

我願意用這個激起辯論來,王容芬認爲,韶華是不是毛澤東的親生女兒?作爲問題提出來,就這一句就夠了。
關於毛新宇這個天下笑料,我真誠的呼籲中共中央去查DNA,查韶華跟毛澤東是什麼關係?”

*王容芬:郝明莉爲什麼要被關死在秦城監獄裏?我檢舉指控,此事件檢察院應該立案*
王容芬:“郝明莉爲什麼要被關死在秦城監獄裏?這是嫁到他們毛家門裏的人哪!我可以檢舉這個事,指控啊,郝明莉這個事件檢察院應該是立案的。”

主持人:“這些實際上在網上說的也不少……”
王容芬:“但是都是說的問題,要落實,要有一個調查組去調查郝明莉之死是怎麼回事?郝明莉生前有什麼遺言?說的什麼話,或者寫了什麼東西?二十多歲的人爲什麼就去死,而且死在毛東東出生沒兩天?”

*王容芬:我建議成立醫學科研小組,檢查毛新宇、韶華、張文秋、毛澤東的DNA *

王容芬:”再一個就是,我建議成立一個醫學界的科研小組,來檢查毛新宇的DNA,檢查他媽媽的,檢查他姥爺的,如果有可能,檢查張文秋的。
韶華是張文秋跟誰生出來的女兒?這跟他那個爸爸劉X源(有說是陳振亞)對不上口的,張文秋作了很多假,兩個女兒出生年月都使勁往前提。

我關心的就是毛新宇。一個人甭管他是將軍、博士,他還是個人,你就讓他天天出洋相,這個是有點兒不人道啊,給他正一下名也好。
毛新宇這個人我覺得不錯,起碼他給大家添笑料,我對他恨不起來。但是我可憐他,把人家郝明莉關死在秦城監獄裏,畢竟人家是夫妻一場啊。毛新宇這個人,讓他幹嘛他幹嘛,而且我看他有時候說話喘、喘……所以從偉大領袖後人的健康,也應該查查他的DNA。”

*王容芬:紀念堂在中軸線停屍四十年,最好撤出好好安葬毛澤東,改成“文革博物館”*
王容芬:“我是一個老人了,既然他們那麼熱愛偉大領袖,那紀念堂從風水的角度看,偉大領袖停屍,一停停在中軸線上四十年,最好給撤出來,好好的給他安葬了。這麼下去,對他也不好,也違揹他的意願。而且對中國人也不好,因爲咱們還有個傳統,還是講風水的,不能在陽剛之地樹那個死屍,一樹樹多少年躺在那兒,不合適。
所以最好把他撤了,改成個‘文革博物館’。別收門票,讓大家時時刻刻想着‘文革’這回事,不讓它在中國重演。”

*王容芬:天安門城樓上毛澤東畫像該拿下來,徹底否定“文革“,肅清“文革”流毒*
王容芬:“談到現在掛在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王容芬說:“該拿下來拿下來就行了,讓人扔雞蛋去、扔顏色去也不好。”

主持人:“在‘文革’爆發五十週年之際,您還有什麼特別要說的嗎?”
王容芬:“標新立異的都有一杆旗子,‘人民文革’了,‘二次文革’的……都有一說。咱們這從‘文革’過來的人,不希望再出現‘文革’了,甭管以什麼形式出現。
我作爲‘文革’的殘存者,我再次呼籲,中國共產黨徹底否定‘文革’,肅清‘文革’流毒。真正該整的不是小民百姓,別讓小民百姓去造反,該你們那些執法機關去抓、去弄,像毛澤東那個外孫女婿那種人陳東昇,像李鵬那女兒……巴拿馬那兒都有他們的帳,這個該說道說道。”

聽衆朋友!以上您聽到的是“當年‘文革’與當今中國”系列訪談之一,“ ‘文革’五十週年專訪王容芬”,話題是“當年毛澤東與當今毛新宇”,下篇:“王容芬談毛新宇的DNA”。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