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押维权人士黄燕身患重病 家人律师呼吁关注取保(RFA张敏)

2016-03-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人士黄燕。(博讯)
维权人士黄燕。(博讯)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3,05)
*患重病的维权人士黄燕被抓后又被改罪名,已羁押三个多月,案件现在审查起诉阶段*
中国的维权人士黄燕女士去年11月26日被警方从广州住所附近抓走。先被指称“涉嫌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一个月后,改成“涉嫌妨碍公务罪”。案件现在进入审查起诉阶段。现年48岁的黄燕女士身患癌症,并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及并发症。黄燕目前被羁押在广东佛山顺德看守所。

*刘正清:3月2日在看守所会见黄燕,她癌症和糖尿病更加严重,仍戴着手铐脚镣*

黄燕的律师刘正清先生3月2日在看守所会见了黄燕。第二天我打通了刘正清律师的电话,请他谈谈这次会见情况。
刘正清:“我是昨天(2日)见了她一下,大概见了30分钟左右。”

主持人:“是怎么样的见面方式?隔着玻璃吗?”
刘正清:“面对面,是隔着铁栏杆。

主持人:“她现在身体情况怎么样?”
刘正清:“黄燕现在身体还是不好,一是糖尿病现在更加严重了,并发症脚烂了,皮肤很痒,要那些同监室的朋友给她抓。”

主持人:“有多大范围她说了没有?”
刘正清:“全身都有。很痒。”

主持人:“她的癌症现在病情怎么样?”
刘正清:“癌症也是现在已经到晚期了。而且都戴脚镣手铐。”

主持人:“她平常也要戴脚镣手铐吗?”
刘正清:“对。”

*刘正清:黄燕不认罪,当局怪律师没让她早认罪,又扯出黄燕声援张六毛等维权事*

刘正清:“黄燕要控告顺德公安局局长和看守所。现在当局也是骑虎难下。黄燕不认罪,他们就怪律师,说律师没早点让她去认罪。我说‘她没罪,我们律师怎么能让她认罪呢?’当局挑拨离间。”

主持人:“黄燕现在对认罪的事是什么态度?”
黄燕:“她不可能认罪。她说现在当局想把这个案子移到广州去。他们现在找不到证据,又说黄燕以前声援过张六毛……张六毛就是在广州监狱里死的嘛,就把黄燕以前维权的那些东西扯出来。”

主持人:“您怎么看下一步,什么时候到时限,会怎么样?”
刘正清:“检察院审查起诉一般是一个半月,到时候看看吧,检察院有可能退回补充侦查,拖时间,要么就起诉到法院。”

*刘正清:黄燕控告当局任意抓捕羁押拘留。律师不能违反职业道德也没义务劝她认罪*
主持人:“黄燕自己对她的案子有什么说法?有没有什么申辩、特别跟您表示的态度?”
刘正清:“她说要控告他们,因为她无罪。她控告当局任意抓她、任意羁押、任意拘留。”

主持人:“当局说您没劝黄燕认罪,您怎么看这个事情,当局的举动和您的想法?”     
刘正清:“我作为律师,她没罪,我不可能违反职业道德劝她认罪,而且我也没这个义务去劝她认罪。”

*刘正清:当局抓错人,又改罪名说人“妨碍公务”。尚不知是谁蹭破警察腿上的皮*
刘正清律师对黄燕案作简要回顾。
刘正清:“(黄燕是)2015年11月27日(被)拘留,26日就到达了派出所。”

主持人:“被什么地方拘留的?”
刘正清:“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公安局。”

主持人:“黄燕的住所是在这个地方吗?”
刘正清:“不在。黄燕的住所在广州荔湾区,他们这是跨境抓她,所以这个‘妨碍公务罪’根本不成立,因为你首先抓人家,说人家‘(涉嫌)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说在网上发布了一个什么虚假恐怖信息。既然没有发布这个信息,你怎么能够去抓人家呢?”

主持人:“到底发布还是没发布?怎么回事这个起因?”
刘正清:“  没发布,没发布。因为他现在证据里没有嘛,如果她发布了,就不需要改罪名了嘛!他们也知道抓错了,但是他们就要找台阶下。到了12月31日就改成逮捕,涉嫌罪名改成‘妨碍公务’。到了2016年1月28日,就送检察院提起审查起诉,(涉嫌罪名)也是‘妨碍公务’。”

主持人:“所说的‘妨碍公务’又指的什么呢?”
刘正清:“他们现在说的指的就是黄燕在派出所跟警察发生了冲突。”

主持人:“他们提出什么证据给律师看?”
刘正清:“我们已经复印了,有那个所谓被打的警察的口供,因为互相推,就是把他的腿蹭破了一点皮。这个是谁蹭破的都不知道。”

*刘正清:警方说让黄燕认罪,并保证不去帮顺德村民维权,不告他们,就可以获释*
主持人:“黄燕自己怎么讲?”
刘正清:“黄燕说她没打他。黄燕没打他怎么去认罪呀?警方首先要黄燕承认,还要她保证不去帮顺德村民维权,不告他们,说就可以放她。但是她一直不配合不(说这些话)作笔录,所以就把她关起来。”

主持人:“您对黄燕帮助顺德村民维权的事情了解的情况是怎么样?”
刘正清:“我也是听黄燕说,她跟那些村民到北京去请律师,去找律师。”

主持人:“顺德村民那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刘正清:“他们就是有近一万亩土地被占用,他们要请律师打官司,帮他们维权。”

主持人:“警方并没有以顺德维权为理由(抓她),只是跟黄燕讲条件的时候说到‘你承认……’”
刘正清:“他们不可能以这个理由来抓她啦。”

主持人:“但是在讲条件的时候透露出这事情的关联……”
刘正清:“对,对。”

*刘正清:黄燕很坚强,说她没有犯罪,绝食十几天。她身体虚弱,我劝她别绝食*

主持人:“接下来又是‘(涉嫌)妨碍公务罪’,现在进行到哪一步呢?”
刘正清:“现在就看检察院是‘退补’,还是起诉到法院。”

主持人:“刘律师您是怎么看到现在整个这个案件的发展过程?目前看有什么走向?”
刘正清:“走向我们现在也预测不到,就是看当局根据他们政治形势的需要。”

主持人:“您能简单回顾一下见黄燕的几次情况吗?你们所谈到的能对外讲的问题……”  
刘正清:“黄燕很坚强,她说她没有犯罪,这些事她都没做,她说死都不怕,都不会认罪,也不会认错。黄燕现在身体很差,一个是患了癌症,还有糖尿病。在里边她还绝食了十几天。我看她现在身体挺虚弱。而且现在我们中国看守所里死个把人他们根本就不怕了。我们都劝她要她不要绝食。”

*刘正清:我为黄燕作无罪辩护,当局程序违法,整个过程肯定是违法的*

主持人:“您作为黄燕的辩护律师怎么看这个案子?”
刘正清:“这个我们肯定作无罪辩护。这个典型就是借法律的幌子来进行迫害。黄燕也要求我们作无罪辩护。这是肯定的。
这个案子在程序上也是违法的嘛,首先你要有基本的犯罪事实才能抓人嘛,基本的犯罪事实都没有,她就被抓了。黄燕不认罪,不给他们台阶下,他们就把她拘留了,以为拘留她会认错认罪,给他们台阶下。结果黄燕不认罪,不认错,就把她逮捕了。
所以,整个过程都肯定是违法的嘛。”

*刘正清:希望外界多关注黄燕,我写了《要求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向当局说明情况*
主持人:“关于黄燕身体的情况,您能再说得详细点吗?”  
刘正清:“黄燕的糖尿病和癌症都到晚期了,因为糖尿病并发症,她现在眼睛也看不见,视线也模糊……你问她老公,就很清楚。”

主持人:“那我再跟她先生联络一下。关于这个案件到目前的情况,作为律师,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刘正清:“我希望你们外界多关注她。因为现在抓了很多人,所以好多人就没有留心这个事。实际上是当局以司法的名义(搞)司法报复,根本没这个犯罪事实,胡乱抓人,任意定罪。属于任意羁押这个范围。”
刘正清律师说,他已经写了《要求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向顺德公安局和顺德看守所说明了情况。

*吴桂生:2015年11月26日正要为黄燕做生日,我们二人在住处楼下不远被警察抓走*

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现在住在广州的黄燕的先生吴桂生,他回忆这次黄燕是怎样被抓走的。
吴桂生:“去年,2015年11月26日是黄燕的生日,我跟她下楼去准备给她做生日的。到楼下不到几分钟,警察就过来了,开了两辆车,当时也不知道有没有牌照。都是便衣,一下子冲上来就把我们两个人按住了。”

主持人:“几个人?”
吴桂生:“至少有八到十个,都弄不清。肯定有十个八个嘛,都是男的,挺高大的。后来才知道是刑警,就把我们两个……很恐怖的那种,把我们拉上车。每人一个车,不同方向的,马上开走了。我当时整个人都晕了,不知怎么回事,也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开得很快,开到一个公园旁边。当时我就担心‘黄燕在哪里?’看不见她了。车在公园旁边停了十多分钟,然后就听他们打电话‘捉到了……’、‘去派出所……’。
大概半小时到四十分钟,开到派出所。”

主持人:“请问是哪个派出所?”
吴桂生:“当时是跨区从顺德那边来广州把我们捉走的,两个人都铐上,拉到我们当地派出所,石围塘派出所。通过我们派出所,又弄了一、两个钟头。后来才知是顺德那边过来捉人的。”

*吴桂生:警方到家里搜查,拿走手机。之后第五、六天才拿《搜查令》过来*
吴桂生:“ 后来他们打电话‘她老公可以放了,黄燕我们要带走’,以后就把我放了。
差不多六点多,他(警方)说‘你老婆在网上发布恐怖信息,我们要带回去调查,要带回佛山顺德那边去。你没事,你回家嘛’。
我说‘你把我放了,我老婆身上也没钱,什么都没有,到时候她怎么回来?’
他说‘你放心吧,我会把她送回来的。你现在就回家拿两件衣服给她,我们要带回去’。后来他们就和我们当地派出所办事的、刑警队的过来家里搜查。”

主持人:“到家里搜查是当天下午吗?”
吴桂生:“当天下午。”

主持人:“当着您的面搜查,还是在您回家之前搜查?”
吴桂生:“他叫我带他一起。搜查的时间差不多是五点多。搜查完又去派出所,
弄到七点多,他们才把黄燕带走。”

主持人:“当天搜查时有没有给什么法律文书?”
吴桂生:“没有。当时什么都没有。他就说‘是依法的’,过来家里搜。那个床啊、柜啊、弄得乱七八糟,又拍照啊,这样那样。他说‘我过来搜,看有没有炸弹’。吓死人了,我说‘哪有炸弹!’结果什么都没有。手机都收走。我的手机好不容易才拿了回来。黄燕那两个手机就扣起来,现在都已经关机状态,我有时候打。都在派出所了。
后来有一个《搜查令》,是后来第五、六天吧,他就拿《搜查令》过来,开着车。”

*吴桂生:抓人时没给法律文书,到12月1日说黄燕被刑事拘留,让我去拿《通知书》*
主持人:“抓人时出示了什么证件吗?”
吴桂生:“肯定没有。他就说了一句‘我们是顺德公安局的’。黄燕被带走的头三天,我们到处找,又报警,又打110,‘到底拉到哪里去了?’
问我们当地派出所,他们也没说。因为我们这边派出所说‘你可以查询打114,顺德刑警队’。我打了三天,找不见。
后来第四天,他们就来电话说‘黄燕已经被刑事拘留了’,叫我过去拿那个《通知书》。那边当地捉人的派出所叫杏坛派出所,叫我过去,黄燕已经被刑事拘留,应该是12月1日。(《通知书》)上边面写的就是在网上发布(‘涉嫌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是转发的那一种,就把她拘留起来。

我就问律师这个罪是怎么情况,我自己也查了法律很多方面的事。如果没有造成社会恐慌,或者没有造成对社会有什么危害性,或者就是转发的那种,是关3到7天,最多是15天。
所以我的态度就是等啊,最多15天应该没事了。我跟律师第7天就去了,了解情况。(警方)说‘他在里面受教育啊,以后别弄了’,意思是最多15天就可以了。
后来15天又不行。过了一个星期我又跟刘律师去,他们又说要30天。又等,30天又不行。最长是关37天。37天后又不行。”

*吴桂生:1月1日改涉嫌罪名为“妨害公务罪”,当时黄燕被反铐,怎么打警察?*
吴桂生:“到1月1日,杏坛派出所又来说‘现在正式批捕,要关押,罪名是‘(涉嫌)妨害公务罪’。说黄燕把他们的民警踢伤,打伤了几个刑警,是这样跟我说的。”

主持人:“有没有法律文书?”
吴桂生:“有啊。说‘现在还不能走,她妨碍公务’。问‘什么公务?’他就说当时抓捕的时候,我老婆不配合,打伤了他们的‘辅警’,这个罪是这样出来的。但是他们是37天后才跟我说。
我也不知道我老婆怎么会打伤他们的,我就知道我老婆两个手都铐到流血、红肿。那手被(手铐)扣得紧紧的,根本就动不了。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伤到他,他们可能是豆腐。我们两个人被捉了以后,两个手是反铐起来的,我不知道怎么打。”

*吴桂生:黄燕的癌症治疗了一半,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要赶紧住院,不能耽误*

主持人:“黄燕身体情况,病情怎么样?”
吴桂生:“现在的病情我每次都跟他们说,我最担心就是万一……捉走的时候(她体重)153到155斤,这个是肯定的。因为在家我们照顾得好好的,现在她最多也没有120斤,这是肯定的事。她满身病,我也把全部有关的证明、医疗证都给他们看了,但是他们说‘没事,没事’。
我也打电话问姓王的那个人,我说‘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她的身体情况’。现在她的癌症治疗了一半,因为我们是经济上的问题。在广州做了一次手术,然后我们就要回北京,那边当时还有点小生意。到北京那边又不行了,我就只能带她到北京的医院,是最好的医院了。医生一看她那病情吓死人,医生说‘你不能走,你一定要住院,我给你安排了手术方案,一定要把第二次大手术做了,做之前还要化疗五次。因为我们化疗了两次,搞了一半,后来剩了一半没搞。
那个北京医院的主管医生说,黄燕一定要安排住院,手术方案都已经定好几天了。
后来问医生要多少钱,医生说‘要七、八万’。当时我们两个人什么‘保’都没有,都要自己掏钱。后来黄燕在里面,病人说‘七、八万,你想得美,最低都要十几万’。又把我们吓走了,出来了,又没有做。医生写了一个《出院证明》就说‘随时有生命危险,一定要赶紧住院,不能耽误’,而且写在她病历上。就这样拖了好几个月。”

*吴桂生:黄燕糖尿病每天要打胰岛素,眼睛看不见,走路歪,血压等不正常“三高”*
主持人:“她的糖尿病发展到什么程度?”
吴桂生:“身体不行了。带她去看,吓死人了,医生说‘你再过两天来就没命了’。眼睛看不见,走路都歪的,整个人好像豆腐,腿、手都胀起来……为这个糖尿病又住院住了很久。糖尿病的针我每天给她打,胰岛素。
糖尿病出来,病就多了。血压不正常,‘三高’,挺吓人的。医生跟我说‘必须一分钟都不能离开她。照顾她,她不能冲动,不能饿。”

*吴桂生:看守所管教说,在里面死亡都视为自然死亡。我申请有点人道主义,能取保*

吴桂生:“那天……是前两个月,我们几个家属去了看守所,就问那个管教,我把黄燕整个的情况跟他说了。他说‘你不说我都知道’。
我说‘我老婆的病随时有生命危险。万一有在里边受不了的情况,有并发症,或者是有生命危险。万一在里面受不了死亡……’
他说‘万一的话,我们也专门有武警医院,拉去救命就会通知家人’,说句难听的,就是最后一面才能见。他说,再万一的情况下,在里面死亡,都视为自然死亡,跟他们部门没有任何关系,他们没有任何责任。
我就说‘这个玩笑开得太大,是一条生命’。
对方说‘没事的,就算有事,都是自然的。’这话我们当时五个家属都听见,这是1月19日。我不知道他怎么会说得出来,反正这是他说的。

我的申请很明确,不管这个(案件)事大与小,是不是先有一点人道主义?她是一个这样的病人,什么证明都有。现在是不是可以办‘取保’呢?
我跟刘律师去了几个部门,他们都说‘不行,条件还没达到’。我也不知是什么条件才能‘取保’。”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