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燕案开庭 一公里外几百警察封路

2016-08-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黄燕被抓捕前两个月摄。(黄燕的先生吴桂生提供)
黄燕被抓捕前两个月摄。(黄燕的先生吴桂生提供)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7,30)

*黄燕涉嫌“妨害公务”案728日在广州荔湾区法院开庭,律师和黄燕都作无罪辩护*

7月28日上午九点中国维权人士黄燕涉嫌“妨害公务”一案在广州荔湾区法院第二法庭开庭。这次黄燕案开庭是从原拟于7月8日开庭延期到28日。

 

开庭之后我采访了黄燕的律师刘正清先生。

主持人:“请问今天开庭情况,是什么时间开庭?一共开庭多长时间?”

刘正清:“上午九点到下午一点多钟结束,四个多小时。”

 

主持人:“出庭律师是您和陈以轩二位律师吗?”

刘正清:“对。”

 

主持人:“在庭上您看到黄燕情况怎样?”

刘正清:“黄燕首先比较激动。”

 

主持人:“您看她身体状况怎样?”

刘正清:“她身体状态不是很好,脚都发黑溃烂了……我说让她不要激动,要她冷静,尽量把这个庭开完。我们跟她讲,因为我们知道当局肯定要给自己找个台阶,定她的罪,否则他们下不了台。已经关她八个多月了,现在救命要紧。我们跟她说‘如果不把这个庭开完,他不给你定个罪,不会放你’所以我们让她冷静。

我们律师和黄燕本人都做无罪辩护。”

 

*黄燕案简况*

黄燕的律师陈以轩6月26日曾向法院提出《重新鉴定申请书》,指出“本案所谓‘被黄燕伤害的警方的伤情’是过16天才固定”等理由。

 

黄燕去年11月26日下午被以涉嫌“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罪”抓捕,《起诉书》说黄燕拒绝配合调查、辱骂并踢伤民警右小腿。

黄燕日前当着律师的面写下文字,交律师传出,说她从未踢伤过任何人,照片是警方在25天后才缠纱布涂红药水制造的照片,并没有皮肤伤口的照片。

 

黄燕患晚期癌症已转移到身体的三处,并患有高血压、重症糖尿病和并发症。她当着律师的面写下文字传出,说她曾经去广东顺德旁听杏坛村民告官,因八千八百亩土地被侵占。

她认为,自己在旁听后两周被捕是因当局怕她帮助村民找律师、找记者。当局先说她“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因没有证据才更改了罪名。

 

*刘正清:她家人只进去两个,其他都进不了。旁听席三十几人都是无关的人*

7月28日黄燕案开庭后,我问黄燕的辩护律师刘正清先生:“在庭上能够旁听庭审的她的家人方面有哪些人去了?”

刘正清:“她家人只进去两个,其他都进不了。”

 

主持人:“旁听席位置上坐的都是什么人?”

刘正清:“其它的位置有三十几人旁听,是些无关的人,我们都不认识,黄燕也不认识,他们都去‘占坑’。”

 

主持人:“她家两位是谁去旁听?”

刘正清:“她老公的弟弟和姐姐。她老公作为证人出庭。所以就不能参加公听,让他作证时他可以进法庭,其它时间不能在法庭(旁听),这个法律是有规定。”

 

*刘正清:法院周围一公里外路都封了,特警、警察几百个,法院只开黄燕一个人的庭*

主持人:“这次有她的两位家人旁听,有没有她的朋友可以去旁听?他们有没有要求?按规定黄燕这方面应该有哪些……?”

刘正清:“有,但就是进不了。今天法院周围大概一公里外整个路都封了。特警、

警察几百个。今天(这个法院)所有案子都停下来,只开黄燕一个人的庭。”

 

主持人:“实际上这个法院的审判厅有多少间呢?”

刘正清:“那多得很,十几间。他们主要是怕人去旁听,共产党现在什么都怕,整个路都封了,靠近都不可能,开车都要绕道而行。到处都是警察,到处都是特警。当时有人在外面看到,说是有几百个。”

 

*刘正清:律师为救黄燕的生命忍辱负重,被搜包等委曲求全不较真*

刘正清:“我看到外面有很多车,有特警车、防暴车,反正到处都是警察。我们看到了,不能拍照,警察便衣时刻盯着我们。因为我们(我和陈以轩律师)是为了黄燕的生命安全,所以在某些程序方面我们就没有较真,有时候就迁就他们一下。譬如说,搜我们律师的包啊……我们都忍辱负重,委曲求全,因为这个庭不开完,他们不可能把黄燕放出来。”

 

主持人:“开庭过程四个多小时,这在庭审算时间长的,还是一般的?”

刘正清:“也算比较长的吧。”

 

主持人:“您刚才说律师和黄燕都是做无罪辩护,你们辩护充分不充分?让不让你们讲?是不是给你们充分的时间来谈?”

刘正清:“这个还算好的,因为没有阻止我们。这个案子因为与广州没有多大关系,实际上是广州给顺德、佛山‘擦屁股’(收摊子的意思)。还算比较平和,法院审判长、合议庭还算没什么刁难。”

 

*刘正清:黄燕“踢警察”的事实根本不存在,抓黄燕也没有合法的依据*

主持人:“黄燕在庭上怎样为自己辩护?”

刘正清:“她作‘无罪辩护’,因为从‘事实’(视频)也没看到黄燕‘踢那个辅警’。而且黄燕当时双手被反铐,还有两个小伙子左右架住她。”

 

主持人:“律师方面辩护的要点是什么?……现在这个电话杂音很大。”

刘正清:“我这个手机肯定是监控的。呵呵,这个没办法的。”

 

主持人:“那我们抓紧时间。”

刘正清:“我是作无罪辩护的。一个是黄燕没有‘踢’那个所谓‘警察’的事实,这个事实根本就不存在。另一个就是他们抓黄燕也没有合法的依据,只是胡乱拼凑这些东西。主要是找台阶下,错了也不会认错,总得要找个由头。”

 

主持人:“庭审最后怎么说的”

刘正清:“肯定是说‘择日宣判’。我们不希望继续开庭了。时间拖得太久,黄燕身体也受不了了。”

 

*刘正清:法庭休庭说“择日宣判”。我这个电话是被监控的*

主持人:“经过这样四个多小时,根据您在法庭上的印象,您怎么看案件未来走向和判决是怎样的态势?”

刘正清:“肯定会判她有罪。不判她有罪他们也下不了台,是给佛山那边(黄燕去那边旁听过土地维权)去‘擦屁股’,他们也协调好了的,通过广东省政法委。

那些法官……其实谁都知道黄燕没罪,但是他们就不敢(说)。我个人猜测可能判也不会判很重。”

 

主持人:“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外面能有成百的武警、特警在那儿,一公里外就封锁住了?您怎么看?”

刘正清:“我也不知道哦,觉得共产党现在是草木皆兵。主要是怕外面的人去……(听不清了)”

 

主持人:“现在这个电话完全听不清了,我们就说到这儿吧。谢谢您!”

刘正清:“我这个是监控的。”

 

*吴桂生:出庭作证十分钟,没说完就让我出来了。见黄燕瘦得不像人样,腿发黑*

接下来我采访了黄燕的丈夫,现在在广州的吴桂生先生。他去年11月26日与黄燕一起被抓,后来获释。在7月28日庭审上,吴桂生先生作为证人出庭。

请听一段采访录音——

 

主持人:“您是作为证人出庭?”

吴桂生:“是。出庭了十分钟。说不上话,还没说完就让我出来了。”

 

主持人:“您看见黄燕……?”

吴桂生:“见到,就十分钟。”

 

主持人:“您看黄燕情况怎样?”

吴桂生:“看见就伤心。瘦得不像人了,腿呀全都发黑了。”

 

主持人:“这是糖尿病的并发症……”

吴桂生:“人在他们手上有什么办法!肯定是不行了。搞了八个月,正常人都不行啊,这个是肯定的事。”

 

主持人:“您出庭作证是从哪方面作证?您怎么说?”

吴桂生:“我肯定很多话都想说,但是他不让说,没有机会说。我(当时)到(在)现场,我看到的,我必须要说那个真相出来。我进去(法庭)十分钟不到就(让我)出来了。”

 

*吴桂生:抓她的时候打她,现在说不是抓人,是请我们去派出所,是黄燕打他(警察)*

主持人:“您出庭作证主要证明什么?”

吴桂生:“证明反正整个从头到尾都是冤的,她从第一天到今天都是冤的。我知道所有的一切,但是不让我说。说不上话,说两句就停。”

 

主持人:“您认为您要证明的事情最关键的地方,您是从哪方面来证明?”

吴桂生:“抓她的时候打她,现在说黄燕打他(警察)。他们是一大帮流氓过来抓人,现在又说是来‘传唤’,不是抓人,是请我们去派出所。请我们去派出所我们怎么会是这样呢?这个就没法说了。”

 

主持人:“事发时黄燕双手被反铐,还有警察押着她,这是不是请你们去派出所?您是怎么看当时的情况和现在的说法?”

吴桂生:“还怎么看?我今天(作证)就是说‘他们是恐怖捉人的过来,一大帮十个、八个便衣’。”

 

*吴桂生:希望黄燕明天回家。她这样的(病)人,就差不多死了,你还关着她干嘛?!*

主持人:“您现在怎么想?”

吴桂生:“整天说,都是老话啦——肯定希望她明天回家。真的有时候忍得没法忍了。她这样的(病)人,就差不多死了,你还关着她干嘛?!”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