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美国会山获奖演说

2013-0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陈光诚(法新社2013年摄)
图片:陈光诚(法新社2013年摄)

*陈光诚在美国会山接受“兰托斯人权奖”,发表获奖演说*

1月29日,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接受了“兰托斯人权奖”,这个奖项是以美国已故国会议员、著名人权捍卫者汤姆.兰托斯先生名字命名的,由兰托斯人权公义基金会颁发。第一届获奖者是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陈光诚是第四届获奖者。

以下是陈光诚先生在颁奖典礼上演说录音全文——


“大家好!今天我十分荣幸地站在这里,接受以著名人权捍卫者汤姆.兰托斯议员命名的这一崇高的奖项。这一殊荣让我倍感鼓舞又百感交加。虽然这个奖是授予我陈光诚的,但我认为这是对中国所有从事捍卫人权、社会公正等普世价值工作者的肯定。

我和兰托斯议员都有从魔爪逃脱的共同经历。当去年6月我得知获此奖项的时候,我明显地感到了在我和兰托斯先生内心的巨大共鸣。这种魔窟的经历使我们更深刻地意识到见恶立即行动的重要性。我们分秒的懈怠,就会有不知多少主持公正、捍卫人权者遭到独裁者的迫害、摧残甚至失去生命。我们必须谨记当年法西斯的暴行,更要充分认识到今天专制的传染性。野蛮的独裁体制是人类文明社会的最大威胁。其正以各种手段试图封住善良人们的口,扭曲着我们的心灵。

要明白:独裁专制体制的本性就是反民主自由,反宪政法治的。其就是要垄断所有的权力,为我所用。表现为他可以任意的抢劫你,而你只要一反抗他就把你变成罪人,你若再为此喊冤,他又把你视为敌人,和民主体制两者从根本上就是水火不能同炉的矛盾。没有足够的压力,要想通过对话、讲理,让独裁者放弃专权,无异于与虎谋皮。

我是不幸中的幸运儿。在中国,我长期遭受党委政府的非人迫害。同时我也受到了各国各界人士的关注和厚爱。

去年5月份,在各方努力帮助下,我一家来到美国,得到了善良的美国人民的热情接待和帮助。在此,我诚挚地向您们说: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这让我终生难忘。我也要特别感谢来自五湖四海勇闯东师古的朋友们。你们的无畏精神凝聚了人类的良知。我无法一一当面道谢,可我在心中永远感激你们。

现在我全家身体上都自由了,但我的精神却不能完全自由。因为还有太多的我的同胞、我的家人,依然生活在罪恶的专治下。我的侄子也因为我的离开,而遭到当地党委政府的疯狂报复。目前他已经被投入到和我当年所在的同一所监狱。家人、律师,还没有人能够看到他。

北京的高智晟律师目前仍在新疆监狱。即使在他缓刑期,他也长期处于被失踪、被酷刑的状态。更卑鄙的是,在缓刑的最后一天将其收监。现在家人依然不能正常去探视;齐崇怀,一位敢言的记者因言获罪,在面临释放时又被加刑,其家人长期生活在困苦,威胁和恐惧中;刘霞,刘晓波的妻子,已在家庭监狱中待了两年多了;哈达,出狱后和其家人仍长期遭受非法拘禁;各地的上访民众,不断被抓,被打,被关进黑监狱,蒙冤受害,控告无门……他们不仅仅代表着一件件的冤案,更是代表着中国无法无天,公正难求的实际状况

在党领导一切的情况下,谈人权,面对的困难可想而知,做人权就更难了。政治改革和人权改革是无法分开的。政治改革这个提法,我觉得本身就是一个很保守妥协以后的产物,并无新意。可是社会的发展并不会以当权者的意志为转移,不管当权者是否愿意,中国必然要发生一场变革。那么,我们怎么推动这场变革呢?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把注意力从政府领导人转移到中国社会的普通民众身上。
民众的维权活动需要有人支持鼓励。

因此,国际社会的关注很重要,主要因素有三。第一,国际关注有肯定他们行动的价值的作用。第二,受到媒体关注的黑手有可能不会那么极端的进行他们恶劣的行为。第三,媒体报道会让更多的人知道在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这样,会使更多的人开始觉醒,从而会有更多的人关心人权问题,也会开始要求他们的合法人权。

今天,我希望能借这次机会表扬其他的在中国的维权人士。最近几年来,有无数敢向邪恶说‘不’并为了社会公正而奋斗的勇士们。比如,胡佳、艾未未、刘萍、朱承志、陈西、李必丰,以及无数的善良网民。他们因为做出正义之举而不断受到当权者不同程度的打压、迫害。

十几天前,我家乡的维权访民刘国慧,魏兰玉等六位女士在北京遭山东驻京办雇佣的打手绑架殴打,其中秦玉玲被打得满脸是血,其他人不同程度的受伤。

上周五,在海南读书的以大学生董征征到我家看望我年迈刚出院不久的母亲,人还未离开,其父亲便打电话告知说‘临沂公安找到咱家来了,说公安正在通缉你,要你快回来到公安局去一趟,否则学校不发毕业证给你!”

近来,很多与我通过电话的乡邻,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威胁,要其说出都和我说了什么。连路透社记者也因采访我遭中共外交部警告,并说‘陈光诚是美国的间谍’等等。

大家不能对这样的现象保持沉默。面对他们所受的不公对待,今天您不说话,明天就可能轮到自己的头上。我希望提到这些人以后,大家会开始想办法了解他们的情况,去协助他们。

美国政府也应就中共外交部以上的说法,要求其澄清事实。对于美国政府而言,应该坚持民主自由、人权、言论自由等最基本的原则标准。对于这些最基本的原则来讲,不能让步,也不能妥协。

虽然美国经济情况表面上不景气,很难把注意力转移到其它的问题,但是只关心物质生活,恐怕会对精神生活有一定的代价。你们需要有一个长期的人权计划,而且不能妥协任何一点。再说,美国人民在人权方面也有责任, 因为你们可以让政府兑现他的人权诺言。你们有言论自由,也有投票的权利。在候选人的经济政策上不容易选择时,应该看其是否关心人权。一个连他国人民的人权都关心的人,不可能不关心本国人民的福祉、权益。一个只认得钱的个人或政府,会真正负责任吗?(听众笑,热烈掌声)

尽管中共当权者对维权者的迫害不择手段。 幸运的是,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人性的善良与求真,暴力是不能够摧垮的。中国风起云涌的每年多达20多万起的群体性事件,以及广大网民组成的“找打团”知难而上,连续探访东师古的伟大壮举,便是最好证明。

压迫必然带来反抗,这是不变的真理。得民心者得天下。没有一个王朝是靠打压民众、强奸民意获得长治久安。中国大陆未来的变革已是必然,事实上已经开始,但是没有人知道它完成的时间。(听众热烈掌声)

我希望中国的无论是访民,维权人士,律师,以及民众,国际各人权机构,各国政府都能负起自己的责任,特别是以人权为立国之本的美国作好表率,大家团结起来,一起在人权方面向前推进。对任何无理要求都要毫不退让,哪怕是以高额订单来诱惑。我知道订单很重要,但人的尊严、自由、社会公正更重要。人权问题与人类生活的各方面都息息相关。为何要与经济脱钩呢?

2011年底,贝尔先生去东师古探访我,虽然我们未能见面,他也明知道这次探访会给他带来多少麻烦,会有什么人不高兴,但是他的善良驱使他不能不去,结果他获得了世人对他从一个影星的追捧转成对他人品的敬重。

一个个人,一个组织乃至一个政府都一样,只要做了正确的事情,都会获得人民的肯定和尊重,获得一种无形的财富。有了无形的财富,有形财富获得会更容易,反之则更难。

在中国转型的关键时刻,国际社会的关注非常重要,但中华民族的儿女们必须明白,别人可以帮助我们,可是主角仍然是我们自己。民主自由的公民社会不是等来的,是用实际行动争取来的。

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战胜恐惧,定能够救国家于绑架之困,解政府于被挟持之围。结束中共当权者把持公权力,奴役民众,名为国家领导,实为国之劫匪的历史,建立起真正的公民社会。我们的行动,将决定中国的未来,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去年缅甸解除了党禁,上周五又作出了废除新闻审查制度的决定。缅甸人民能实现的梦想我们中华民族的儿女们也一定能够实现。每个人的力量、潜力都是无穷的。请相信你自己!让我们一起努力,使世界变得更美好!

谢谢大家!谢谢兰托斯基金会授予我的这个奖,非常感谢!(听众热烈掌声)”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