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奥会第六天: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家人遭遇

2008-09-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残奥会第六天9月11日,山东临沂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等家人在此监狱“探视日”前往探视陈光诚,狱方临时告知改期。陈光诚家人返回途中短暂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处于严密监控中的袁伟静未能见到记者。陈光福当晚被警方带走受到威胁,一小时后回到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北京残奥会进行的第六天9月11日是山东临沂监狱的“探视日”,狱中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家人前去探视,未能见到陈光诚。他的大哥陈光福等人在返回途中见到外国记者,陈光福当晚受到警方威胁。

大约十点半回到家中的陈光福先生谈当天发生的事情。他说“监狱里边定9月份的会见是11日和12日。我今天就和妈妈(七十多岁)、克斯(陈光诚的三岁女儿)去,早晨四点多钟就起来了,下着雨。到监狱的时候排队,登记的时候才知道,(陈光诚所在的)‘新收监区’探视改在27、28日。看来大多数人得到通知了,只有我们不知道。因为排队的只有七、八个人,平常五、六十个人排队。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妻子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最近两个多月被每天四十多人分两班看守,近来发现她的手机出现通讯障碍。

陈光福接着讲11日见到外国记者的事情:“走到青砣,距我们村子三十多里路,吃饭的时候,有村民打电话说有朋友过来,被看管伟静的那些人推走了,问我在什么位置。我们见了面,只有几分钟时间,问现在对伟静看管的情况,她的手机信号也被屏蔽...就讲了这些。”

记者:“几个外国记者?”
陈光福:“一个男的,两个女的。有三辆车,都没有牌照,跟踪着他们。采访过程中,跟踪的人也出出进进。因为我妈妈担心,就结束了谈话。

我回家以后,到农田里去干活,晚八点多到我妈妈那里,对伟静讲我们今天去临沂的情况。九点十分左右,村里的书记打电话,说在我们门口,让我出去一下,我就出去了。他说‘派出所来人让你过去解释一下今天的情况’。我问‘有没有正式的法律手续?’,他说‘只是县局有人想和你聊一下’。

这位书记陪我到双堠镇派出所,所长张昌国介绍县公安局‘马大队’(习惯称呼),是刑警队长,还是什么队长不知道,还有一个人作记录。问我今天见外国记者的情况,然后又对我进行威胁,说‘私自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是严重违法行为,可以借这个事情把你抓捕起来’。”
记者:“一共谈了多长时间?”
陈光福:“一个小时。我们只是知道中国政府承诺,奥运会期间外国媒体可以‘零距离’接触被采访者’,但是按照他们的解释‘必须有宣传部的批文’,我认为是没有依据的。”

我偶尔打通了袁伟静的电话。她说:“我每天都拿着手机在不同的位置尝试,什么地方会有信号...(彼此呼叫‘喂’)”
记者:“又听不清了。”

袁伟静:“今天我们都挺生气的,妈妈那么大年龄,克斯那么小,冒着大雨去见光诚,改了时间他们也不告诉我们。改在27、28日,是星期六、星期天,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记者来我们村,我根本不知道,他们离我家已经很近了,还是被看守在我家门口的这些人拦截了回去,没能够见到我。”

记者:“都知道中国承诺奥运会期间自由采访吗?”
袁伟静:“都知道。我想...(下面说的话完全听不清了,呼叫‘喂’,对方听不见)”。
又无法正常通话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