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静:光诚获奖感言和我的身边故事

2008-10-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10,11)


*陈光诚、胡佳获今年“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

10月9日,总部设在美国旧金山的“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会长周锋锁先生在中国城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今年的“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授予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和胡佳。

*简介获奖者陈光诚*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和残疾人提供法律帮助。 去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她守着七十多岁的婆婆带着现在才三岁的女儿,被软禁在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平时只能在跟踪之下,到地里干农活,或到附近买一点生活必须品。
北京举行奥运会期间,袁伟静每天被四十多人分两班看守。
陈光诚先生入狱前最后一次接受我采访的谈话,记录在2006年3月18日播出的“心灵之旅”节目中。
回放其中谈他参加维权反暴力接力绝食一段)陈光诚说:“我想,现在已经到了一种非常紧要的关头,每一个人的参与都会对我们中国的法制进程的迅速转轨起到重要作用。再者说,我本人又是受当局迫害非常严重者之一。”
  *简介获奖者胡佳*     
    
现年三十五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生态环保、艾滋病防治、爱滋孤儿救助等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起诉。胡佳因在互联网上发表的五篇文章和境外记者采访他的两篇报道,今年4月3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现在狱中服刑。他的妻子曾金燕带着至今未满一岁的女儿,一直被警方围困在家中,外界无法与曾金燕联系。

 *周锋锁先生:介绍颁奖机构、评委与该奖项*      

就今年“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揭晓,10日我采访了在旧金山的“中国教育基金会”会长、原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先生。

他介绍这个基金会和这一奖项说:“‘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成立于1986年,是由黄雨川先生创建。这些年来,‘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一直在作这个颁奖,为中国民主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人士。大家都知道,第一届得奖人是魏京生,在1987年。”

周锋锁介绍该奖每年评选过程:“我们一般会向社会、向民运界、向关心中国人权问题的各界征集提名。我们有一个评奖委员会,评委绝大部分是美国大学教授,如美国加州大学河边分校教授林培瑞、西东大学教授杨力宇、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余英时等等很多人。他们对于中国的情况非常了解,非常关心。

  *周锋锁:介绍今年几位候选人*

今年有差不多十个被提名人。候选人除了陈光诚、胡佳以外,还有黄琦,‘六四天网’创办人,今年六月被抓;姚立法,中国最早在选举中要推行真正直选的一个代表;郭飞雄,太石村维权和很多维权运动的推动者;高智活,香港永久的‘六四’纪念碑的设计人;北京大学教授贺卫方,非常敢言,作为学者坚持自己的良知,他是中共党员,但他提出中国应该多党制,甚至认为中共的很多作法,包括中共这个组织本身,并不符合宪法等等;还有师涛,他是个记者,因为向海外披露中国在‘六四’纪念的时候,对一些新闻上的官方的一些规定,师涛只是把它发到网上,就被以‘泄露国家机密’判很多年,也是因为雅虎(Yahoo)在这个事情上帮助了中共,引起国际上很大反响;还有记者无疆界,作为一个组织,特别今年,在中国奥运的事情上,对中国言论自由问题一直非常关心,做了很多事情。候选人主要就这些。

最后由评委决定,投票选出陈光诚和胡佳。”

*周锋锁先生:颁奖理由*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扼要谈谈今年把奖颁给他们二位的主要理由?”
周锋锁:“他们都是中国民间维权主要的推动人士,他们在底层默默地为中国很多不受关心、甚至受到各种各样歧视、剥夺、虐待、甚至屠杀的人,伸张声音。
像陈光诚所关心的中国(暴力)‘计划生育’问题,实际上他是在替那些母腹中的孩子说话,政府强迫结扎,强迫流产。。。还有,陈光诚为残疾人争取到很多权益。

胡佳也是,他所关心的面非常广,是中国最早关心环境问题的人士,也是最早关心艾滋病问题,我想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我们真是看到中国未来的希望和良知。

我们也希望他们所坚守的这种和平非暴力反抗,推进中国进入公民社会。这种努力在社会上能够有更多人承认,更多人像他们这样。

我请大家关注他们的家人。他们两位非常幸运,他们的妻子非常支持他们,不管经过怎样的苦难,她们都很坚强。”

*10月25日圣何塞颁奖,李苏滨律师将代领奖*

主持人:“什么时候举行颁奖典礼?获奖者都在监狱里,他们的妻子也被软禁,怎么样领奖呢?”
周锋锁:“我们今年会在10月25日星期六下午一点半开始,在圣何塞市马丁.路德金纪念图书馆公共厅举行颁奖仪式,‘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有一个奖牌,每人奖金两千美元,主要是象征意义。

我们跟他们的家属袁伟静、曾金燕一直有联系,大家知道,她们都在严密监视之下,可能自由讲话都很困难,要离开中国现在更是不可能了。
我们能有幸邀请到李苏滨律师,他也曾经参与为陈光诚辩护,他和胡佳也非常熟悉,他所做的维权律师事业,也和胡佳、陈光诚的事是同一路,所以我们觉得他能代表他们领奖、发言非常合适,我们也希望有更多人来听听他的想法和他们现在的处境。”

*袁伟静:光诚获奖得鼓励肯定,愿与朋友分享*

胡佳和陈光诚获得本年度“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的消息传来,我一直没能打通胡佳妻子曾金燕的电话。当我打电话给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时,她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得知这一消息,袁伟静说:“当我每次听到有光诚得奖、朋友得奖的时候,都会非常高兴,因为这是对他们所做工作的一种肯定,始终没有忘记他们所做的事,虽然他们现在还在监狱里。

这个奖能够给予他们,也是对他们精神上的鼓励、事业上的支持。任何人得这个奖,都是一样,因为这些人的选择、走的路都是一样的。

光诚获奖的时候,我觉得,像背后的律师、关心他的朋友,要是我们坐在一起,这个奖是个水果的话,我真愿意每个人分一分。你知道他们都是在后面做了非常多的大量的工作。”

*袁伟静:一年多受阻不得见光诚,思念、担心愈增*

陈光诚现在在临沂监狱服刑,按照监狱规定,每月一次“探视日”,家属都可以正常探视狱中亲人。但是袁伟静受阻不能正常探视狱中丈夫,已经连续十二个月了。

袁伟静谈她的心情:“时间越长越增加我思念的感觉,特别是上个月家人去探视,说到他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多数时间他都是拉肚子,因为长期饮用烧不开的水,非常令我担心。

每次我被阻拦不能去看他的时候,心里都十分压抑和愤怒,我也在家期待着,前去看光诚的家人能给我带来好的消息,光诚能在那里平安。

每当听到光诚身体不舒服,我在家里就十分担心。就想,哪怕你们让我去看看光诚,就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也好,但是这一点点的希望也是达不到的”。

 *袁伟静:一年多不能回娘家,且被牙痛折磨*       

袁伟静自己被牙齿病痛折磨了一年多,她在医生那里早已定做好的假牙,在娘家附近医院存放,但看守她的人不让她去娘家。

袁伟静说:“我家里人也催说‘你问一下能不能来把它安上,时间实在太长了’。我说‘我试了’。也不敢跟家里人说得太深。”

*袁伟静:没想到奥运会后还增加了看守我的人*

袁伟静表示:“本来我是希望奥运会之后。。。虽然本来他们看守我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但总是电视上宣传呀,‘为了安全’啊,‘为了社会稳定’什么的,所以他们这样看着我,我们也从心里没有办法的接受这种被看的现实。
我一直希望奥运会后,我的自由方面会有一些改变,但是没想到奥运会后,他们还增加了人。9月11、12日,是探视光诚的日子,我想奥运会也过去了,我应该可以去,但是我在尝试的时候还是不可以。到目前为止,我已经一年多没能见到光诚了。
我也很不明白,奥运会以后他们还在增加(看我的)人。最起码从我门前情况看,每班几乎达到三十个,两个班一共至少有五十多个人在看我。”

*袁伟静:电话辱骂威胁,夜晚鉄钩钩门*  

袁伟静告诉记者:“晚上我们睡觉时,他们就躺在我家门口,甚至用铁钩子在外面把我们的大门钩起来。

残奥会期间,有外国媒体来,他们没能顺利阻挡,虽然国外媒体确实没能够见到我,但是能够闯到这个地方,还是令监控我的人非常生气。

后来家人和我就不断收到电话、短信方面的一些骚扰威胁、恐吓辱骂、一些诅咒类的话。。。用一些男流氓说的那种污辱我的话对待我,让我感觉到从人格上、心理上有很大压力,给我的生活带来非常大不快。只不过我也知道这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比较恶劣的手段了吧。”

  *袁伟静:双堠镇上的小故事*    

袁伟静还讲了不久前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一个发生在她身边的小故事。

她说:“大约是在10月5日,我去双堠镇买煎饼,那天至少有七、八个人,五辆摩托车跟着我。我走进煎饼店的时候,跟踪我的人没有都进去,只进去两个。卖煎饼的认识其中一个,但并不认识我,就问看守我的人说:‘你是从东师古下班回来的吗?’这人‘嗯’了一声,没正面回答。卖煎饼的人说‘你们很幸运,找了个这么轻松的活儿,挣那么多钱。我也听说有些石门的妇女在那儿(东师古村)干看守的活儿。如果再有这样机会的话,麻烦你给我说说,让我也去吧’。

看守我的人没办法,只好说‘我们还没有下班’,指着我说‘这个是老板’。卖煎饼的人说‘真的吗?’她认为的老板,就是招收看守我人的人,所以有点向我请求的意思说‘你们很好,找了这么好的活儿,如果再要人的话,你让我也去吧。’

我笑笑说‘你想干吗?也很不容易的,晚上不准睡觉,天很冷了,都要在外边’她说‘没有关系,不出力气的’我说‘那好吧,你就去看吧,被看的人就是我。’

她当时非常奇怪,瞪大眼睛说‘真的吗?不会吧,你那么年轻,那么好,我听说还是大学生,真的就是你吗?’我说‘真的就是我’。

她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看着我。最后一直到我拿着煎饼走,她都不相信是我,目送我。”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