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偉靜:光誠獲獎感言和我的身邊故事


2008-10-17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8,10,11)


*陳光誠、胡佳獲今年“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

10月9日,總部設在美國舊金山的“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周鋒鎖先生在中國城舉行的記者會上宣佈,今年的“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授予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和胡佳。

*簡介獲獎者陳光誠*

山東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先生2005年揭露臨沂地區在“計劃生育”中使用暴力,爲農民和殘疾人提供法律幫助。 去年1月,在律師被毆打,證人被綁架不能出庭的情況下,陳光誠被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聚衆擾亂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個月,現在臨沂監獄服刑。
 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一直處於不同形式的監控之中。她守着七十多歲的婆婆帶着現在才三歲的女兒,被軟禁在沂南縣雙堠鎮東師古村家中,平時只能在跟蹤之下,到地裏幹農活,或到附近買一點生活必須品。
北京舉行奧運會期間,袁偉靜每天被四十多人分兩班看守。
陳光誠先生入獄前最後一次接受我採訪的談話,記錄在2006年3月18日播出的“心靈之旅”節目中。
回放其中談他參加維權反暴力接力絕食一段)陳光誠說:“我想,現在已經到了一種非常緊要的關頭,每一個人的參與都會對我們中國的法制進程的迅速轉軌起到重要作用。再者說,我本人又是受當局迫害非常嚴重者之一。”
  *簡介獲獎者胡佳*     
    
現年三十五歲的胡佳先生,多年從事生態環保、艾滋病防治、愛滋孤兒救助等社會工作和維護人權活動。多次被警方綁架、拘押、軟禁。。。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同樣涉嫌罪名逮捕起訴。胡佳因在互聯網上發表的五篇文章和境外記者採訪他的兩篇報道,今年4月3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半,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現在獄中服刑。他的妻子曾金燕帶着至今未滿一歲的女兒,一直被警方圍困在家中,外界無法與曾金燕聯繫。

 *周鋒鎖先生:介紹頒獎機構、評委與該獎項*      

就今年“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揭曉,10日我採訪了在舊金山的“中國教育基金會”會長、原八九民運學生領袖周鋒鎖先生。

他介紹這個基金會和這一獎項說:“‘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成立於1986年,是由黃雨川先生創建。這些年來,‘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一直在作這個頒獎,爲中國民主事業作出傑出貢獻的人士。大家都知道,第一屆得獎人是魏京生,在1987年。”

周鋒鎖介紹該獎每年評選過程:“我們一般會向社會、向民運界、向關心中國人權問題的各界徵集提名。我們有一個評獎委員會,評委絕大部分是美國大學教授,如美國加州大學河邊分校教授林培瑞、西東大學教授楊力宇、普林斯頓大學教授余英時等等很多人。他們對於中國的情況非常瞭解,非常關心。

  *周鋒鎖:介紹今年幾位候選人*

今年有差不多十個被提名人。候選人除了陳光誠、胡佳以外,還有黃琦,‘六四天網’創辦人,今年六月被抓;姚立法,中國最早在選舉中要推行真正直選的一個代表;郭飛雄,太石村維權和很多維權運動的推動者;高智活,香港永久的‘六四’紀念碑的設計人;北京大學教授賀衛方,非常敢言,作爲學者堅持自己的良知,他是中共黨員,但他提出中國應該多黨制,甚至認爲中共的很多作法,包括中共這個組織本身,並不符合憲法等等;還有師濤,他是個記者,因爲向海外披露中國在‘六四’紀念的時候,對一些新聞上的官方的一些規定,師濤只是把它發到網上,就被以‘泄露國家機密’判很多年,也是因爲雅虎(Yahoo)在這個事情上幫助了中共,引起國際上很大反響;還有記者無疆界,作爲一個組織,特別今年,在中國奧運的事情上,對中國言論自由問題一直非常關心,做了很多事情。候選人主要就這些。

最後由評委決定,投票選出陳光誠和胡佳。”

*周鋒鎖先生:頒獎理由*

主持人:“能不能請您扼要談談今年把獎頒給他們二位的主要理由?”
周鋒鎖:“他們都是中國民間維權主要的推動人士,他們在底層默默地爲中國很多不受關心、甚至受到各種各樣歧視、剝奪、虐待、甚至屠殺的人,伸張聲音。
像陳光誠所關心的中國(暴力)‘計劃生育’問題,實際上他是在替那些母腹中的孩子說話,政府強迫結紮,強迫流產。。。還有,陳光誠爲殘疾人爭取到很多權益。

胡佳也是,他所關心的面非常廣,是中國最早關心環境問題的人士,也是最早關心艾滋病問題,我想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我們真是看到中國未來的希望和良知。

我們也希望他們所堅守的這種和平非暴力反抗,推進中國進入公民社會。這種努力在社會上能夠有更多人承認,更多人像他們這樣。

我請大家關注他們的家人。他們兩位非常幸運,他們的妻子非常支持他們,不管經過怎樣的苦難,她們都很堅強。”

*10月25日聖何塞頒獎,李蘇濱律師將代領獎*

主持人:“什麼時候舉行頒獎典禮?獲獎者都在監獄裏,他們的妻子也被軟禁,怎麼樣領獎呢?”
周鋒鎖:“我們今年會在10月25日星期六下午一點半開始,在聖何塞市馬丁.路德金紀念圖書館公共廳舉行頒獎儀式,‘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有一個獎牌,每人獎金兩千美元,主要是象徵意義。

我們跟他們的家屬袁偉靜、曾金燕一直有聯繫,大家知道,她們都在嚴密監視之下,可能自由講話都很困難,要離開中國現在更是不可能了。
我們能有幸邀請到李蘇濱律師,他也曾經參與爲陳光誠辯護,他和胡佳也非常熟悉,他所做的維權律師事業,也和胡佳、陳光誠的事是同一路,所以我們覺得他能代表他們領獎、發言非常合適,我們也希望有更多人來聽聽他的想法和他們現在的處境。”

*袁偉靜:光誠獲獎得鼓勵肯定,願與朋友分享*

胡佳和陳光誠獲得本年度“中國傑出民主人士獎”的消息傳來,我一直沒能打通胡佳妻子曾金燕的電話。當我打電話給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時,她還不知道這個消息。

得知這一消息,袁偉靜說:“當我每次聽到有光誠得獎、朋友得獎的時候,都會非常高興,因爲這是對他們所做工作的一種肯定,始終沒有忘記他們所做的事,雖然他們現在還在監獄裏。

這個獎能夠給予他們,也是對他們精神上的鼓勵、事業上的支持。任何人得這個獎,都是一樣,因爲這些人的選擇、走的路都是一樣的。

光誠獲獎的時候,我覺得,像背後的律師、關心他的朋友,要是我們坐在一起,這個獎是個水果的話,我真願意每個人分一分。你知道他們都是在後面做了非常多的大量的工作。”

*袁偉靜:一年多受阻不得見光誠,思念、擔心愈增*

陳光誠現在在臨沂監獄服刑,按照監獄規定,每月一次“探視日”,家屬都可以正常探視獄中親人。但是袁偉靜受阻不能正常探視獄中丈夫,已經連續十二個月了。

袁偉靜談她的心情:“時間越長越增加我思念的感覺,特別是上個月家人去探視,說到他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多數時間他都是拉肚子,因爲長期飲用燒不開的水,非常令我擔心。

每次我被阻攔不能去看他的時候,心裏都十分壓抑和憤怒,我也在家期待着,前去看光誠的家人能給我帶來好的消息,光誠能在那裏平安。

每當聽到光誠身體不舒服,我在家裏就十分擔心。就想,哪怕你們讓我去看看光誠,就看看他現在是什麼樣子也好,但是這一點點的希望也是達不到的”。

 *袁偉靜:一年多不能回孃家,且被牙痛折磨*       

袁偉靜自己被牙齒病痛折磨了一年多,她在醫生那裏早已定做好的假牙,在孃家附近醫院存放,但看守她的人不讓她去孃家。

袁偉靜說:“我家裏人也催說‘你問一下能不能來把它安上,時間實在太長了’。我說‘我試了’。也不敢跟家裏人說得太深。”

*袁偉靜:沒想到奧運會後還增加了看守我的人*

袁偉靜表示:“本來我是希望奧運會之後。。。雖然本來他們看守我是沒有任何理由的,但總是電視上宣傳呀,‘爲了安全’啊,‘爲了社會穩定’什麼的,所以他們這樣看着我,我們也從心裏沒有辦法的接受這種被看的現實。
我一直希望奧運會後,我的自由方面會有一些改變,但是沒想到奧運會後,他們還增加了人。9月11、12日,是探視光誠的日子,我想奧運會也過去了,我應該可以去,但是我在嘗試的時候還是不可以。到目前爲止,我已經一年多沒能見到光誠了。
我也很不明白,奧運會以後他們還在增加(看我的)人。最起碼從我門前情況看,每班幾乎達到三十個,兩個班一共至少有五十多個人在看我。”

*袁偉靜:電話辱罵威脅,夜晚鉄鉤鉤門*  

袁偉靜告訴記者:“晚上我們睡覺時,他們就躺在我家門口,甚至用鐵鉤子在外面把我們的大門鉤起來。

殘奧會期間,有外國媒體來,他們沒能順利阻擋,雖然國外媒體確實沒能夠見到我,但是能夠闖到這個地方,還是令監控我的人非常生氣。

後來家人和我就不斷收到電話、短信方面的一些騷擾威脅、恐嚇辱罵、一些詛咒類的話。。。用一些男流氓說的那種污辱我的話對待我,讓我感覺到從人格上、心理上有很大壓力,給我的生活帶來非常大不快。只不過我也知道這是他們所能想到的比較惡劣的手段了吧。”

  *袁偉靜:雙堠鎮上的小故事*    

袁偉靜還講了不久前親身經歷的一件事,一個發生在她身邊的小故事。

她說:“大約是在10月5日,我去雙堠鎮買煎餅,那天至少有七、八個人,五輛摩托車跟着我。我走進煎餅店的時候,跟蹤我的人沒有都進去,只進去兩個。賣煎餅的認識其中一個,但並不認識我,就問看守我的人說:‘你是從東師古下班回來的嗎?’這人‘嗯’了一聲,沒正面回答。賣煎餅的人說‘你們很幸運,找了個這麼輕鬆的活兒,掙那麼多錢。我也聽說有些石門的婦女在那兒(東師古村)幹看守的活兒。如果再有這樣機會的話,麻煩你給我說說,讓我也去吧’。

看守我的人沒辦法,只好說‘我們還沒有下班’,指着我說‘這個是老闆’。賣煎餅的人說‘真的嗎?’她認爲的老闆,就是招收看守我人的人,所以有點向我請求的意思說‘你們很好,找了這麼好的活兒,如果再要人的話,你讓我也去吧。’

我笑笑說‘你想幹嗎?也很不容易的,晚上不準睡覺,天很冷了,都要在外邊’她說‘沒有關係,不出力氣的’我說‘那好吧,你就去看吧,被看的人就是我。’

她當時非常奇怪,瞪大眼睛說‘真的嗎?不會吧,你那麼年輕,那麼好,我聽說還是大學生,真的就是你嗎?’我說‘真的就是我’。

她眼睛一直瞪得大大的看着我。最後一直到我拿着煎餅走,她都不相信是我,目送我。”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