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陈光诚:民主自由人权普世价值之旅

2013-09-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陈光诚在RFA总部接受张敏视频专访。(视频截图)
图片:陈光诚在RFA总部接受张敏视频专访。(视频截图)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3,09,24-28)
*陈光诚出席新闻发布会前在RFA总部接受视频专访*
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9月24日就有关中国迫害异议人士及其家人的最新情况举行新闻发布会。现在住在纽约的来自中国山东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为参加这次新闻发布会于23日下午专程来到美国首都华盛顿,当天晚上在自由亚洲电台演播室接受了我的视频专访。

*陈光诚:布拉格“2000论坛”对自由人权起非常重要的作用 *
主持人:“知道您是为明天的记者会而来,您刚刚在9月中旬有一次欧洲之行到布拉格参加一个重要会议,您能不能先讲讲这次欧洲之行?”
陈光诚:“这是布拉格的‘2000论坛’,主要是当年哈维尔先生和他的朋友们发起的一个探讨民主自由人权的活动。这个其实主要是陈克贵的律师,也是我在华盛顿的一位律师……民间机构‘现在自由’的杰瑞律师与‘2000论坛’的执行长是好朋友,所以很早就推荐我一定要去参加这个活动,而且这个活动对自由人权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谈论很多、很广泛的话题。”

*陈光诚:在“2000论坛”与达赖喇嘛相遇印象*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次论坛还特别邀请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达赖喇嘛和昂山素季 ,在这次会上您也作了发言,您对这次论坛的总体印象能简单说说吗?”
陈光诚:“我觉得这个论坛规模非常大,谈论问题也比较广泛。
达赖喇嘛到会演讲,后来有个主题发言,我也都参加了。第一次达赖喇嘛并不知道我也在现场,第二次达赖喇嘛在演讲之前,看到我们就马上快步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相约共进午餐。
我觉得达赖喇嘛是非常非常谦卑、慈悲的人。据我所知,他从1984年就一直在说‘只要求西藏高度自治,而不要求西藏独立’。可是我在国内所看到的信息却完全不是这样,中共独裁者一直在运用他的喉舌宣传说‘达赖喇嘛要独立’,这给中国民众造成很多误解,以至于对达赖喇嘛有一种不实、但又形成了的错误印象。所以我觉得这非常不对,达赖喇嘛非常谦卑而慈悲,而且胸怀很宽广。”

*陈光诚:“中国威胁论”还是“中共威胁论”, 极度自私的利益集团威胁世界*

主持人:“在会上哪些人的发言、哪些信息给您印象比较深的,您能……”
陈光诚:“我觉得最让我印象深的就是,达赖喇嘛提到‘人不能以自我为中心。如果以自我为中心,很多事情可能就会非常狭隘’。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
在接下来和达赖喇嘛一起做的公开演讲中,我也提到‘一个人以自我为中心可能危害还小,最多朋友们不愿意跟你接触也就离你而去;可是当一群人具有这种指导思想而且组建政党,对这个国家危害可能就比较大了。尤其是它夺得政权以后,所危害的不仅仅是这个国家的人民,甚至是全球的文明,全球的进步’。
我当时就非常明确地谈到‘中共独裁者目前就是这样一群人,它可以把必须坚持它自己的领导赤裸裸的写在宪法前言里,我觉得这是典型的代表’。”

主持人:“在网络上看到一段会议进行情况的视频,您发言时达赖喇嘛就坐在您身边,并且一直握着您的手。当时这个发言您特别想向世界、向这个大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刚才您讲了一部分,还有别的信息是您特别希望外界知道的吗?”
陈光诚:“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说,中共独裁者现在对全世界的威胁不仅仅是有些朋友们所说的‘中国威胁论’,我认为说‘中国威胁论’本身就是个错误的理解,应该说 ‘中共威胁论’。这种威胁还不仅仅是指军事、经济对世界有多大威胁,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指它这样一个极度自私的利益集团的存在……而且掌握着权力,随意把公民的资产拿来为它所用。这样,它对人类文明、价值、文化的威胁是更值得大家警惕的。我想,即使是生活在自由世界的很多国家的很多人民应该是有亲身体会的。”

*陈光诚:与言而无信的利益集团打交道失原则,短期可能获利,长期利益损失*

主持人:“今天是9月23日,您下午到达华盛顿DC,明天上午10点将要举行一个记者会,您能不能讲讲这个记者会的主题和您特别想表达的?”
陈光诚:“我想,这个记者会也是杰瑞律师主要在做,而且主要是向联合国任意拘押委员会提交关于陈克贵案子的申诉。可能非常清楚的要传达的一个信息就是,自从我自由以后,中共当权者当初在北京给我们做出的非常清楚的承诺,当然也是向美国政府、向全世界的承诺。现在已过去一年多了,中共并没有按照当初所承诺的去做。
现实的一系列状况非但没有好转还在不断恶化。这可能是明天我们将要讨论的一个重要问题。对于这样一群言而无信的利益集团,我们每个人都应该保持警醒,尤其是自由世界的政府,他们应该考虑跟这样一群人打交道,如果对原则把握不紧的话,短期的利益也可能会获得,但长期的利益就损失了。”

*陈光诚: 9月24日在华盛顿DC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以下请听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 9月24日上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录音——

陈光诚:“非常感谢杰瑞律师、索菲.理查森女士和大家的关注。去年5月份我在美国使馆时,包括后来在朝阳医院时,中共当权者曾不止一次通过美国外交官,也通过其它渠道,向我们做出庄严承诺——会对山东多年来迫害我和我家人的一些官员展开彻底调查,做出公开处理。也承认我们一家受到不法对待的事实,承诺保障我和我亲友的基本公民权利。但是,做出这个承诺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我们看到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2012年4月27日凌晨,当地官员在我大哥家三次入室打砸抢以后,把我侄子陈克贵以‘故意伤害’罪名抓捕。而且在整个过程中多次拒绝我们为之聘请的律师会见,并且在指定的律师遭到威胁的情况下在11月30日对陈克贵判刑3年3个月。还多次通过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干部再三施加压力不让陈克贵上诉,在这个过程中对陈克贵实施严重酷刑施压,并以家人生命相威胁。

6月以后中共党委又专门为这些看守购置了新的设备,像摩托车、摄像机、报话机 ,每个组据我所知有16人,至少两到三个组私下用摄像机,监视着每一个小的村口。

这种情况到今年4月达到一个顶峰。中共当权者通过各种手段试图控制我在国际上说话,但是没能达到目的以后,就公然拿我的家人当人质。
今年4月18日开始,中共政法委安排了一些人,每天凌晨一、两点钟时开车到陈克贵家,往他家里扔石头,扔装满啤酒没有开封的‘啤酒炸弹’,还有把一些像死鸡鸭啊……往他家里扔。还派人在晚上把陈克贵父亲种的小树苗拔掉、连我快八十岁的老母亲种的仅供自己食用的一些蔬菜也都拔出来扔了。中共当权者还通过印刷小字报等形式,在我们村和周围村子到处张贴,并且煽动民族仇恨、群体仇恨,说我要‘支持台独’,对我们一家进行漫骂侮辱威胁。

当时远在百里以外的我另外一个哥哥的车胎多次被党委派的人晚上用很宽的刀子扎破。我哥哥换上新的,第二天晚上再次被扎破,说我这哥哥带着记者到我们村子里,所以扎爆他的车胎。

5月9日克贵的父亲在离我们村几公里、离乡派出所几十米的地方,被没有牌照的黑车攻击,这车突然冲到我大哥的自行车前边,从车上跳下两个人,不容分说就照着我大哥的头部脸部猛打。后来我大哥跑开,他们没追上就回来把自行车砸坏。
这时我大哥报警,警察来当时就在现场做记录,打大哥的那辆没有挂牌照的黑车又重新开回到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停下看着他们做笔录,不断打电话向党委汇报,唯一的不同就是这辆本来没有挂牌的黑车,这时把牌照挂上了。

4月25日,克贵在监狱里得了急性阑尾炎,但中共当权者仅仅给他一点点药品,拒绝让他到医院去治病。在这时候,中共当权者竟然派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戴着头盔,跟踪克贵只有4岁的孩子。
一直到最近这段时间,我大哥在上海被他们遣返回山东,我大哥临时在动车上改变主意,要到济南。可是到济南后发现车站也依然有地方党委派来的人员在那里守候,不让他去(要去的地方)。
在被绑架他回家乡的过程中,透露出说中央下了命令,让所有地方党委政府这些官员承包所管辖的村子,也就是说,一两个官员承包一个村子,负责村子里任何人的出入。这是8月的情况。”

陈光诚先生在列举了以上事实后说:“在这个过程中,我想特别强调的是5月份我非常感谢像克里先生以及他的团队为我们一家人,以及为中国人权这一系列事情所做出的努力。还有像欧洲议会主席也曾发出过这样的呼吁、德国的人权官员、英国的朋友等等各界民主国家的朋友都表示支持我,在这儿我表示对他们衷心的感谢!
还有一点要强调的是,这些真正关人权的政治家和人权官员不同程度的受到中共当权者的羞辱。
5月20日前后,因为中德有一个‘人权法制对话’,这时一方面中共为了给自己留个面子,也给别人……好像是给个台阶吧,正好这个对话时也是克里先生说要找中国外长王毅的时候,(中方)就让克贵在医院里待了几天。
同时,德国的人权专员勒宁先生遭到中共羞辱,只给他4天签证。你想,作为一个法制人权对话,中共政府竟然只给他4天签证,理由是什么呢?说勒宁先生‘4月份邀请陈光诚(去德国),而且还给他很高规格的待遇,让他走红地毯,你对我们不友好’,这样一种说法。
后来经过双方交涉,把他的签证延长了9天。

我们看到像克里先生5月份要打电话给中国外长王毅……我们叫外交部是‘扯皮部’,当时电话竟然没有打通,理由是‘他(王毅)在旅行当中’。我想,你中共当权者的技术也太差了吧。在旅行当中就不能接电话了吗?那你怎么监听维权人士电话的?所以说,这显然就是一种无耻的理由。
现在尽管克里先生的团队,还有其他人做了那么多工作,效果并没有我们预期的那么好,但我们依然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像这个事情,当时是胡温亲自承诺的,到现在为止没有兑现,我想仅仅让国务院去做这个努力远远不够,所以我非常希望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能和我们站在一起去捍卫人权,推动美国的立国之本在全球生根发芽,一起为此做出努力。
希望他能够直接向习近平发出呼吁,我想这个事情相对来讲是比较单纯的,问一下习近平‘当初中共中央是怎么承诺的?现在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对国际的承诺还算不算数?’

最后我要说,从习近平6月7日来访时,我们提出16人的名单(‘自由16中国良心犯’),到现在中共又抓捕了140多因言获罪者,如果我们就人权问题不继续努力的话,并不是说就可以过去,而是情况会越来越糟。
所以,我希望大家和我一起努力,咱们继续推动人类的普世价值。
谢谢大家!非常感谢大家的光临!”
(掌声)

*陈光诚在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
在美国民间组织“现在自由”创办人杰瑞.根瑟尔和国际组织“人权观察”中国事务负责人索菲.理查森讲话之后,是陈光诚先生答记者问时间。

记者:“陈先生您好!好久不见了,我是日本NHK记者,我想问一下你现在的情况。我觉得你已经离开纽约大学,你现在在哪儿?做什么?你将来的计划是什么?”
陈光诚:“这个事情我将在近期内给大家一个清楚的回复,可能是在10月2日。谢谢!”
(众笑)

记者:“为什么要等到10月2日呢?”
陈光诚:“怎么说呢,今天主要讨论的就是中共对人权的迫害以及中共中央对我的承诺问题至今没有兑现,我们希望白宫能够明确要求他兑现承诺的事情。非常感谢你的关心!”

路透社记者:“为什么选择10月2日这个日期,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陈光诚:“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确实有一定的意义。”

《世界日报》记者:“请教你对薄熙来案有什么看法?你觉得这是反腐呢?还是有什么其它见解?觉得他的案子对你们未来的政治跟其它的民权情况有怎么样的……”
陈光诚:“影响吗?这个呢我这么说吧,编戏的人是骗子,演戏的人是疯子(众笑),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看戏的人不要变成傻子。”

美联社记者:“你认为薄熙来受审以及被判徒刑,是不是中央政府想控制地方官员要受命于中央?”
陈光诚:“我觉得不是。薄熙来‘贪污的金额’还不如我们当地一些村委书记那么多?他怎么可能是为了这个呢?”

记者:“我是《新唐人》记者,我想请问您对中共最新一轮在网络上控制言论、对网络言论上的打压,您是怎么看的?包括最近一个16岁的中学生……(陈光诚:小杨),杨辉被抓。另外一个,换届以后,现在新一届中共政法委所拥有的权力是不是还像以前一样?”
陈光诚:“我想,新的一轮打压有这么两方面。第一个,主要是中国当权者对言论的控制已经基本上失控了。他想把事情掩盖起来已经没有可能了。它是对互联网、对公民觉醒,对社会、对公民社会成长的恐惧使然。最近看得很清楚。从9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网民称之为‘两个二百五’,定出一个网络信息被转发500次、点击5,000次就可以視为刑事犯罪,而且10日就开始实施。
从这样一个状况可以看出,中共当权者从来做事情没有这么高的效率,只有一种条件下,就是为了维护它的统治,他的统治面临重大威胁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做。
最后一个问题,政法委依然是‘魔’的一个掌,一个爪子。”

法新社记者:“我想您10月2日的这个……是新闻发布会呢,还是什么形式举行?”
陈光诚:“是新闻发布会。”

记者:“在什么地方?”
陈光诚:“在这儿。”

记者:“您具体向奥巴马总统提出什么样的建议?这个月内具体有什么样的措施,促使美国政府来采取行动改善中国人权和您有关家人的情况?”
陈光诚:“我想最基本的,美国总统能够要求中共兑现去年给他的承诺,也是给我的承诺,我想这是最基本的,这并不复杂。只要问问他‘你去年这么说的?你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做?应该做了’。也就够了。”

主持人:“现在已经(上午)11点,时间到了。” (众掌声)
陈光诚:“谢谢!谢谢!”

*陈光诚:黑箱操作夏俊峰之死。为暴政当帮凶作恶不可能没后果,劝自留后路*
新闻发布会后,陈光诚从华盛顿返回纽约的途中,正值海内外关注沈阳夏俊峰死刑执行前后。陈光诚回到纽约,9月27日就此接受我的采访。

主持人:“从推特上看到您也在关注,能不能就这件事情的发生,谈谈您想到些什么?”
陈光诚:“我想,夏俊峰这个案子已经非常清楚地向世人宣布中共现在最怕什么。它已经告诉我们,中共现在最怕的就是老百姓一旦对他们完全不抱希望后,赤裸裸要跟它武力解决的话,那么它就死定了。它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对所有对他们恶行进行反抗的,不管是什么什么样的人都绝不会手软。
当然它这时已无暇顾及什么道理,是不是合宜?它用这种不义之举来维持残暴的统治。

记者会结束以后,我在车上看到这个消息,心里的愤怒对我来说真是难以抑制。因为这样的事情,我在监狱的经历……让我体会太明确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在监狱里发生之后,你完全没有办法表达或者去讲理。他不跟你讲理,你说得再对,他也不去改,就是坚持他那个错的。

这也让我想起当年杨佳的事。事情发生后,杨佳的母亲被控制。现在你看(夏俊峰的妻子)张晶也是被跟踪控制,说明这就是一种黑箱操作,而且是一种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维护他们集团的利益,以保证将来还会有人来帮着他们卖命、替他们卖命。我觉得这是当权者的一个目的。但是不管怎样,这个目的他不可能达到的。
现在大家‘一边倒’的舆论对夏俊峰的支持已经太清楚了。

我想现在是这样,一个夏俊峰站起来反抗,结果是被独裁者送上断头台。一群人站起来反抗这种不义之举、这种暴政的话,其结果肯定是施暴者走入历史,这是毫无疑问的。

另外,我也想对这些现在依然看不清形势,还给独裁者作帮凶的那些国安、国保说,不要以为给你加上个‘国’,你这工作里有个‘国’字你就真正是在为国家努力,在为国家利益去工作。完全不是,你只是在为一群极度自私的利益集团的人充当打手、帮凶。        
所以,你要认清楚形势,早一天、晚一天,这件事情必然会遭到审判。包括城管、临时雇来的截访人员,甚至包括以保安公司旗号的在北京打压欺负访民的、包括党政官员,你们自己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不要到时候后悔,可能就晚了。

我也想借这个机会对很多已经看清楚中国必然发展趋势的朋友们说,咱们在‘正当防卫’这个权利上,不能再只是说说而已,我们现在要发出‘利剑’——非常清楚地告诉他们这些人——要为自己做最好的‘后路’准备。
我认为都来谈这个事情……至少要广泛的让这些人知道——你继续跟着这些恶人作恶的话,不可能没有后果的。”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