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离家出逃现安全无虞,家人危难仍堪忧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04,28)
2012-04-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离家出逃, 网上发表视频谈话,现安全无虞受美国保护*

自从2010年9月9日刑满出狱后被当局一直囚禁在家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于今年4月22日从家中逃离。他的一段视频谈话4月27日传到网上。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告诉本台记者,陈光诚目前百分之百安全,28日又发出消息说,陈光诚已经处于美国的保护之下。

*陈光诚视频谈话:向温家宝总理提出三项要求*

陈光诚在视频谈话中向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三项要求。

以下是陈光诚视频谈话全文记录——

陈光诚:“敬爱的温总理,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对临沂对我实施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那都是事实,而且事实发生的比网上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点要求:第一点,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展开彻底调查,还原事实真相。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七、八十人到我家入室抢打加伤害,而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了不让就医。

谁做出的这样的决定,要展开彻底调查,并依法作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惨无人道了,有损我们党的形象了。他们闯入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摁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像县公安的很多人我们都认识,像贺勇(音),像张升东(音),像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现力(音),李现强(音),高兴健(音)等这些人员要做出严肃的处理。还有一个姓薛的我不知道名字。

我以当事人的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的人员作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抢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我们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就是不用管法律怎么规定的,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还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里去对我家实施抢劫,对我家里人实施殴打。像李现力,他是在我们那儿长期领着20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多次对我爱人实施殴打,曾经追到半道把我爱人从车上拖下来实施殴打,而且对我母亲也是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像李现强,在去年的(几月?)18号下午把我爱人打倒在地,据说他是我们乡镇的司法所的工作人员,或所长,当时把我爱人的左臂严重打伤。

在我们村口打来的贝尔的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升和(音),是我们乡镇的工作人员,应该就是网民们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的2月份还曾向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的。
我听说还有很多网民被一些女看守打,当时我并不知道有雇的女看守,后来我一了解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的妇女主任,也有是这些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多数都是妇女主任构成。

还有像高兴健,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虽然他们不穿任何的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竟然扬言说‘我们现在不是公安’。我问他们是什么,他们说‘我们现在是党叫我们来为党办事的’。这我是不相信的,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一个不法干部办事的。

从各方面信息显示,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个组里有8个人以外,最少的时候每个组雇来20多个人,他们一共3个组,这就是七、八十人。

那么在今年善良的网友不断地参与关注下,最多的时候他们雇用达几百人,对我们村实施整体的封锁。

大体的结构就是以我家为中心,然后我家里有一个组,我家外面一个组。家外面一个组就分散在我家周围四个角上、路上。再往外就是以我家为中心,所有的路口都有人。从我家向四面八方不断的分散开来,一直到村口。最严重的时候一直到邻村。在邻村的桥上,也坐着七、八个人,然后这些不法干部,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命令邻村的干部在那儿陪着,然后还有雇来的一批人,开着车不断地巡逻,巡逻的范围可达我村以外5公里甚至还要多。

那这样子层层的看守,在我村里至少有七八层,而且把我们村周围所有进村的路都编上号。据我所知,都编到28号路,到时候他们来上班分的时候,说是,谁谁到28号路……所有的路口都是这样,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啊。

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光县公安、刑警,以及县、双堠镇党政干部加起来就有90-100人左右,他们数次对我们实施非法的迫害。我要求对他们展开彻底的调查。

我虽然自由了,但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我的爱人、我的孩子还在他们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他们实施这种迫害,可能由于我的离开,他们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的肆无忌惮。我爱人左眼的眶骨曾经被打的骨折,到现在还能摸得出来,腰部被他们蒙着棉被,在家里拳打脚踢,到现在为止,在第五腰椎和骶骨那地方还明显的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明显还能摸到上面有疙瘩,而且打伤后,惨无人道的不让就医。

作为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一个乡镇的党员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在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在向他们指控说‘你们仗着你们年轻,你们行……’,这些人还恬不知耻地说‘对啊,年轻行,这是真事啊,这是事实啊,年轻就是行,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啊’,何等的无耻,何等的惨无人道,何等的天理不容啊!

还有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都有三个人跟着,每天都要进行搜查,对所有书包里的东西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在学校里看着不让出门,一回家就关在家里不让出大门。

还有就是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7月29日断电一直到12月14日才给恢复。从去年2月份不让我母亲去买菜,让我们生活极度困难,所以对此我非常担心。

我也要求网友们不断的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他们的安全情况。也要求中国政府本着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去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如果我家人出任何的问题,我都会持续的追讨下去。

那么第三点,大家可能会有一些疑问,为什么这件事情持续了数年,始终没能解决呢?那么我在这里告诉大家,地方上,不管是决策者还是执行者,他们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是怕自己罪行暴露,所以不想解决;而作为执行者,这里面有大量的自身腐败,我记得(去年)八月份,他们在对我进行文革式的批斗的时候,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08年的数字了,现在两个三千多万都不止了,你知道吧?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再往外说吧!’他们当时曾经说过这样的事情。

还有很多被雇来人说‘我们才拿多少点钱,大头都让人家给剥尽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据我所知,乡里拨到的钱,到组长手里,每雇一个人一天是100块钱,那么这些组长再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地告诉他,说是一天100块钱的工资,但我一天只给你90,那10块我扣下。那么,在当地每天劳动一天也只有五、六十块钱工资;做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付出多大的劳动,又很安全,还一天三顿管着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90块钱也愿意干。

可是这一个组20多个人,对于组长来讲一天就是200多块的收入,那这个腐败是何等的厉害!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在我家(监控)跟着我爱人的是这些人,他们的组长就在家里把土地拿出来全部种上菜,然后监控我的人食用的菜的时候,就从他那里买。自己买,自己卖,从中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但是一点儿也没有办法。

据我所知,维稳经费,他们有一次告诉我们,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镇拨几百万元,而且他们说‘我们能拿多点?大头都让人家拿了,我们顶多也就喝点汤’。可见这里边腐败是何等的严重,这种金钱、权力是何等的被乱用。因此,对这种腐败行为要求温总理展开调查处理,我们老百姓纳税人的钱,不能就这样白白的让地方的不法干部拿来去害人,去损害我们党的形象,他在做这些所有的见不得人的事情的时候,都是打着党的旗号去做的,都说党让他做的。

温总理,这一切不法的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您应该给民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咱们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那么,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您继续这样不理不睬的,我想,民众会怎么想呢?”

*陈光诚案和陈光诚夫妇及家人遭遇简介*

家住山东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3月被当局绑架失踪三个月,后被逮捕起诉。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等多项国际人权奖。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当局绑架没有折抵刑期。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从2005年秋天,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

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五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前不久才获准在监控人员带领下去上学。

全家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的暴徒,随时闯进陈光诚家,发出生命威胁。

*陈光福一家夜遭入侵者殴打,侄陈克贵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

陈光诚4月22日从家中逃走后,4月26日被当地当局发现。直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美东时间4月27日晚10点,陈光诚的老母亲和他的妻子女儿,以及其他的亲属,仍在危险之中。

4月26日,有知情者在推特上报告说,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家,深夜遭人入侵。陈光福的儿子陈克贵手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并公布了陈克贵的电话号码。

*陈克贵报警警方迟迟不到,在美推友拨通电话询问情况并录音*

家住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作者和翻译CAO YAXUE 女士,拨通了陈克贵的电话,并作了录音。

CAO YAXUE女士说:“我就是在推上看到莫之许转的那个一个叫古均(发)的(推),里面有号码。我说‘那我何不现在就打一个呢?’我根本也没指望会打通,因为我想警察可能很快就会来,不知道什麽状况。我就打了一个,居然通了,音质还不错,我就跟他聊了一会儿。聊到一半,我突然说‘你等会儿,我去把录音机找出来’。后来我录下来了。我叫他把整个过程给我讲了一下。CAO YAXUE女士向本台提供了她作的电话录音。

*陈克贵电话录音片段*

以下请听陈克贵谈话录音片段——

陈克贵:“今天早晨我听我妈说……我妈小声说的,听他们不是很确切,那些人说‘光诚不见了,就伟静自己在家’,这是他们的原话,具体谁打的……我也不清楚。然后他们在去我丈人家的路上,看见来了好多警车,乡里的……可能是真的吧……我今天干活就心不在焉的,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结果就在今天晚上就真的发生了。

他们半夜,就是大约两个小时前,翻墙、拧锁并踹门,进来之后,我妈屋里哭着说‘克贵,你千万不要进来呀!千万不要进来!’她那是很无助的声音。然后我就看见张健,因为我对他没有好的印象,一看就看见他。我出去的时候,不知道来的到底是什么人,我带了两把菜刀,防卫的。然后,张健说‘快看,他带了两把菜刀,把他抓起来!’就这样,他们要动手来夺菜刀。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手续,来抢我的菜刀。不是我先动手,是他们上来就要控制住我。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除了一个认识的张健以外,因为他们没有任何的手续。

他们说完上来想控制我的时候,我就动手砍了。我砍的时候,我妈说‘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孩子还发着高烧呢,你快点打电话,打120吧!’我家人都来阻我。他们拿着很厚的木棍来打我,往我头上打了好几次,我不得不反攻,拿着菜刀,菜刀砍断,因为很不结实,砍断了之后,他们看着我不怕他们,都吓得躲了,结果都出去了。

我出来找他们的时候,不见了他们的踪迹,我怕被他们抓住,然后把我打死或者打晕。在这种情况下,我出来了,找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打电话报警,打120,求他们来救救我的孩子,就是这样。我现在等着警车呢。

虽然是我自己的祖国,但是它却给我这样现实。因为陈光诚本身他是无罪的,硬给他安上罪名。我不知下一步会怎样。”

*傅希秋:陈光诚现在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

一直与国内知情者保持着联系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谈他所了解的情况。

傅希秋:“我所了解的情况就是陈光诚先生是4月22日从家里冲破重围逃出来。之后他通知了几个朋友,这几个朋友又去把他接到了北京。目前可以说的就是他在一个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其它的也没办法透露。另一个消息就是他当时自己讲到他希望自己为了作为一个中国的公民有基本的自由和权利,能在中国抗争到底。真的是令人敬佩。

我的判断就是,陈光诚尤其是他作为一个知名的国际维权法律人士,过去受了这么多艰难和迫害,好不容易重重突围,即使他不获得、不去申请难民保护,我也希望西方自由国家的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也在借这个美中人权和经济战略对话的机会,能够达成一个允许陈光诚有更多自由的协议。

所以,我也许有点过分乐观,但是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国际的压力,促使胡温高层能够作出一个对陈光诚有利的决策。

事情肯定是中央高层做出的,所以现在有人还只是谴责临沂和东师古村,我觉得这是非常对中国现实和陈光诚的案例不完全了解的。”

*傅希秋:关于陈克贵下落的不同说法*

主持人:“我们知道昨天陈光诚的大哥家中发生了事情。目前陈克贵的情况怎样,您所知目前他的现状,您得到的消息是怎样?”

傅希秋:“我得到的消息是陈光福和陈克贵在双堠镇当局半夜袭击他们家,然后陈克贵当时是自卫的情况下,已经被二、三十名武警给抓走了,并且还都被打了。包括陈光福的太太都被打了。我了解是当着陈光福的太太的面,陈光福和陈克贵被武警带走,现在是关押状态。”

主持人:“在时间点上,事件发生张健他们闯入他家,您所知道的大概是几点钟?”

傅希秋:“我听到的说是半夜。”

主持人:“后来陈克贵在户外一直报警,等警察等了很长时间。”

傅希秋:“后来又回去了一次啊,当时没有带走,回去了一次。”

主持人:“后来警方来他家是早晨了?他回家后又被带走?陈光福看着当时发生的事情了吗?”

傅希秋::“对呀。陈光福当时还挨打,所以陈克贵是因为他的父母在那里喊叫。”

主持人:“(陈克贵报警警方不出警)接下来临沂的官方又说陈克贵潜逃,您对这两个细节怎么看?”

傅希秋:“这个很蹊跷。现在我们通过多方正在打听。我说一下我的担心,就像陈光诚先生在他的录像里也特别提出的一样,就是因着他这次从家里逃出来,脱离中国官方的囚禁,他也意识到,中国这些囚禁他家人的官方人士肯定会对他的家人进行报复和打击。其实,这个报复和打击已经开始了。如我们大家都已经知道的,当地警方、政府官员已经对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一家前去袭击。

目前,根据陈光福的太太所证实的,就是陈光福先生和他的儿子已经被三十多个武警和其他的安全人员给抓走。但是沂南县的官方网站却突然抛出一条消息称‘陈克贵畏罪潜逃’,这点令我更加担心,是不是陈克贵已经被失踪了?以后又出现什么状况?最主要担心是他生命安全的问题。

因为他是在正当防卫的时候伤了地方政府这些势力和他们的一些代表人物。这些人物是靠对陈光诚一家进行监视和打压而发财的人士和利益集团。可以说是地方的利益集团。就像陈光诚在他对温家宝总理的要求当中,第三条特别提到的,这些人已经在过去的一年半中,可以说是够长的时间,就是依靠对陈光诚全家进行的‘维稳’ 获取了大量的经济利益。这次陈光诚的出逃,以及陈克贵在正当的防卫过程中,对这些利益集团的一些人士进行的伤害,肯定会引起他们个人性的仇恨,这可以说是无疑的。现在他们要用什么手段来对陈克贵和陈光福一家进行报复和迫害,我们还要拭目以看。至少从今天一天发生的情况看,局势向恶化的方向发展。

我很担心陈克贵的下落,(两种说法)是在不同的抓捕中心吗?还是他目前正在受折磨当中,官方只是抛了一个这方面的消息,来掩人耳目?所以我很担心这个事情。”

*傅希秋:希望陈光诚的自由和家人安全成为美中对话议题*


另外,也担心袁伟静女士和陈光诚的妈妈以及孩子的安全。到底现在这些地方的领导人又采取了哪些措施?像上次去年二月当陈光诚先生把反映他遭遇的录像带转出来之后受到的报复和打击一样?所以我们要拭目以待。也会为他们特别祷告,求上帝保护他们。

这两天我也一直在跟美国以及欧洲一些政府组织和议会人士紧急磋商,也希望尤其在美中面临的已经在进行的人权对话以及战略与经济对话,就是下礼拜的对话议题当中,希望陈光诚的自由、他家人现在的安全问题,成为首要议题。这点,美国政府官员以及美国国会一些负责人、国会领袖都跟我做了一些肯定的答复,说他们会作为很重要的议题提出,国会也会敦促美国政府参加人权对话的高级领导人,包括国务卿希拉里,和财长盖特纳,在跟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中国出席的刘华秋……中央外事小组负责人,希望能向他们提出对陈光诚问题的关注。

我也盼望如果陈光诚先生在这样一个艰难的环境里,获得中国政府承诺得到完全的自由,当然这是我们最乐意见到的。如果是最坏的情况,他不得不离开中国的话,我希望国际社会能够作出最快的反应和努力,使他尽快脱离危险。”

*傅希秋:陈光诚事件会成为中国法制试金石*

主持人:“您有没有听到关于村民……就是和陈光诚沾亲带故、比较远些的亲戚现在也有被抓,这种报告如果您看到,事情是真的的话,您有什么要说的?”

傅希秋:“目前我听到了相关的消息,但是确实还没看到相关的报道。这也不奇怪,说明当局的打击和报复已经连及其他无辜人士,可见他们对失去这样一位财源…… 尤其是利益集团结合所产生的权势者们肯定很愤怒。希望中国现任领导人能够认识到陈光诚事件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地方发生的简单的事件,而是一个有国际重大影响的事件,并且会成为中国整个法制试金石的事件。所以我们在拭目以待。”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