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美国-2-陈光诚RFA总部受访谈信息自由、人权及陈克贵案(2012,10,25)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专访陈光诚视频录音记录2012,10,25)
2012-10-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光诚到访自由亚洲电台总部并接受视频专访*

现在美国纽约大学学习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10月25日应邀到访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自由亚洲电台总部,并接受记者张敏的视频采访。他谈到信息自由与推动民主法治建设的关系和对中国目前人权状况的关注,以及陈克贵案现在的情况。

记者:“光诚,欢迎你!握握手。”

陈光诚:“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我和你们一样,以前也经常听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

记者:“您到美国已经5个多月了,怎么样,生活各方面都习惯吗?”

陈光诚:“我想一部分已经适应了。就像在中国一样,也不是所有的饭菜我都能吃得惯,美国也一样(笑)。”

记者:“孩子们学习情况怎么样?”

陈光诚:“正在学,英语还需要进一步努力。”

*陈光诚:自由信息对推动中国宪政民主法治建设起非常重要作用*

记者:“您有很长时间收听自由亚洲电台节目的历史,今天来到我们的演播室,您现在特别想说什么?”

陈光诚:“听这个电台从1998年到现在,已经很久,感触很深。当然想说的很多,一言难尽,我想最重要的我应该告诉听众朋友一点,就是通过大家跟电台的互动,我听到好像朋友觉得对于推动中国的宪政法治民主自由好像无力可使,实际上不是这样。

听众朋友想想,只要你现在能够把听到的、你认为很有用的电台提供的信息这个渠道告诉你的朋友们,必要时再送他一个短波收音机,让他和你一样能够了解到更多的信息,能够兼听则明。很长时间以后,也许一年,也许更长,这些人的意识就会很自然的有一个更公正地看待事情的标准、价值观。

所以我觉得,听众们如果听到我今天跟大家交流的这个你觉得不错的话,希望你跟你的朋友马上就说,马上就做,让他们开始听。我想这会从根本上让民众了解自由世界的信息,和国内信息对比,他会得出一个清醒的认识。这对于推动我们中国民主法治宪政建设是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即使将来实现了民主,民众也需要有这样的民主意识,社会才能很好地运行。我想,这样既是为实现民主做准备,也是为民主以后更良好地运行做准备。”

*陈光诚:网络与短波互补,上网不“翻墙”看到的还是一面之词*

记者:“现在已经是网络时代了,人们都觉得听短波收音机很困难。您在国内的感受是怎么样?”

陈光诚:“是,干扰很厉害,这倒是事实。但是跟网络相比还是……不能说比,它在中国社会起的作用是一种互补的作用。特别是在农村,网络发展得还没那么快。即使是有了网络,民众使用网络的技术,还有各个方面信息量的不够,有时候可能即使有网络、有电脑也不知道该上哪儿看,该看什么,因为网络世界是非常非常庞杂的,可以说什么都有,但是跟短波来互补,就会知道该看什么、学会该怎么看。特别是‘翻墙’,这个非常重要,你如果不会‘翻墙’,看到的还是一面之词。

所以我觉得短波不仅不能减少,不仅不能停,还应该增加它的播出率、播出时间,还应该有更多的内容补充进来。所以,现在在外界也有一种错误认识,好像网络的发展将要代替短波广播,我觉得远远不是这样。”

记者:“您对自由的信息非常渴望,也有亲身体会,您看自由信息对人们到底起的作用是什么,您还有要讲的吗?”

陈光诚:“我想最简单的一个就是偏听则背,兼听则明,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用老百姓最普通的话说,你做得对还怕人说吗?有什么事摆在桌面上,大家都来评论评论,是吧?只有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才怕人说(笑)。”

*陈光诚:陈克贵被打实施自卫。当局强行指定律师*

记者:“现在据您所知,陈克贵案目前最新情况怎样?”

陈光诚:“陈克贵案在过了五、六个月以后被移送到检察院,检察院究竟作何决定现在还不得而知。但是不管怎么说,像陈克贵这样的案子,如果不能得到公正解决的话,无异于向全世界正义力量宣战,而且也可能会使全国的民众对于当政者还能不能维护社会公正、对于中国的法律还能不能维护社会公正产生更大的疑问,甚至完全没有希望。

像陈克贵这样的案子,在全世界如果搞一个调查的话,说‘半夜有人带着凶器翻墙跳进你家里实施打砸抢,你会怎么做?’的话,我想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等闲视之的。所以,这种情况,如果都被指控为……就是说,他打你,他不被法律追究;而被打的人实施自卫,却被法律追究,那这个法律代表谁?”

记者:“据我所知,家人委托的律师是丁锡奎和斯伟江二位律师,可是一切手续办好之后,他们没有办法正常介入这个案件,由当局指定的律师来介入,家人作了很大努力,目前情况怎么样?”

陈光诚:“现在仍然不能介入。这就是一种……其实也没有什么新花样,还是跟2006年迫害我一样,强行指定律师,两头瞒。所以这种赤裸裸的不义之举,我想会遭到所有有良知的人的唾弃。”

*陈光诚:美国当权者向人民负责,中国当权者向上层负责*

记者:“我们知道陈光诚先生因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后来受到一系列迫害。在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出狱后仍被重重围困。在这种情况下陈光诚先生逃离了所在的东师古村,后来辗转来到美国纽约大学进修法律。昨天晚上,‘人权第一’组织向陈光诚先生颁发了一个奖项。

能不能请陈光诚先生讲讲昨天受奖的情况和您的心情?”

陈光诚:“怎么说呢,昨天很多人都去捧场,而且很热情,这也让我感觉到美国的民众对于善良是非常非常肯定的。而且从本质上讲,从不同民众角度讲,美国的民众和中国的民众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美国的当权者和中国的当权者是天地之别。因为美国的当权者是向人民负责,中国的当权者是向上层负责。所以这个也就决定了他们对上对下的态度完全不一样。”

*陈光诚:代表维权者受奖。只有战胜恐惧,才能拥有未来*

陈光诚:“得这个奖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要说,其实我只是代表国内的维权民众和我们的同道者来接受这个奖项,实际这个奖真正是在给中国这些维权的、为正义、为了公正,为了这个社会更文明在作努力的人们的,当然也包括其它一些独裁国家正在争取权利的这些人的,所以它不是我一个人的。”

记者:“您对中国目前的人权状况还有什么要讲的话吗?”

陈光诚:“我想,目前民众有相当数量的人已经觉醒,最重要的是现在需要大家共同来战胜恐惧,只有战胜恐惧,才会拥有未来。大家如果迈出这一步,中国走向文明指日可待。如果就像现在这样……像陈克贵这个案子我要补充一下,当时张健实际上被伤得很轻很轻,大家可能不是特别了解。

谢谢大家,谢谢听众朋友!”

记者:“您还要在华盛顿停留多长时间?”

陈光诚:“我可能明天就要回去。”

记者:“这么宝贵的机会,来到我们这里,非常感谢!谢谢听众朋友!”

陈光诚:“谢谢大家!谢谢张敏!谢谢自由亚洲电台,有这样说话的机会!(笑)”

记者:“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