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当地人谈陈光诚被监控迫害与来访难

*法定自由人陈光诚夫妇被重重围困在家,无人能进去看望*
2011-11-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去年9月9日刑满出狱到现在已一年多了,至今法定自由的他与妻子袁伟静都被当局指派的人重重围困在家中,并多次被殴打,健康和人身安全处于险境。近期中国各地有各界人士陆续前往他所住的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想去看望他们,都受阻遭殴打抢劫,没有人能进他家见到陈光诚夫妇。

*当地人:现在比以前抓得更紧,枣庄临沂交界处设点,他本村和邻村约一百人看守*  
     
近日,一位暂时不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士接受了我的采访,提供了有关陈光诚家被围困和监控的一些情况。
他说:“现在他们比以前抓得更紧。从四面八方、从临沂西南去看望陈光诚的都失败了。现在临沂到枣庄交界处派了人检查堵截。在村里设置的(监控)点,我记了一下,光他村里各个方向,包括邻村,那些人员一直都看着,约一百人。”
 
*当地人:政府出钱让当地一霸小埠村高兴建支配,招人一天一百元监控看守陈光诚*

主持人:“您所知道的村子监控所设的防线最远在什么地方?”
当地人:“最远不超过二里路。通往他家的小道,单行人才能走的地方,一过去就能进入监控人的视线,你根本就没法过。邻村当地一霸叫高兴建,他那村叫小埠。他召集的人,政府叫他支配那些金钱,一天给一百块钱,生活很好。”

*当地人:附近村子人不敢谈陈光诚的事,很难联系上陈光诚家人*

主持人:“当地人除了像您,大家知道陈光诚吗?”
当地人:“陈光诚附近村现在一般根本就不敢谈这个事儿。”

主持人:“现在有没有人能够联络上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或其他陈光诚的弟兄?”
当地人:“和陈光诚家人联系现在很难办。”

*当地人:共设十二个摄像头,有窝棚、两间值班室房、狗、两辆车*
主持人:“现在一些人分批先后去过,想要看望陈光诚,您怎么想?”

当地人:“我一直关注这个事,自己准备单独去,现在看看绝对办不成事。因为他那前后村子侧面,近处在房山檐下边,四面八方设了十二个摄像头。在通往他那村的路上,靠近205国道,有个小桥。过了桥进村后往前行右拐,北边第一家门口有个窝棚,周围常年有七至八人。仅仅陈光诚家前后就设了两个监控点。第一个在205国道口,那地方是二十人,二十四小时主要任务是盘查进出的人和车。路边有两间房子,是值班室,那儿还养狗,有专门两辆车。”

*当地人:监控者是地痞流氓,有专人送饭,养了恶狗;陈光诚邻家房顶安摄像头和屏蔽仪*

主持人:“这些是政府部门的人,还是公安派出所呢?”
 
当地人:“有政府的人,政府的人很少,大都是他们找的各村和高兴建不错的人,因为工资高,一人一天一百块钱还管吃,他们的伙房在双堠镇政府,有两个做饭的。到吃饭的时候把饭送到各个点。陈光诚的邻居西院,房顶上安的摄像头和‘屏蔽仪’。”

主持人:“就是让手机无法通话的……”

当地人:“对,对。陈光诚家对面,通往他家的小道,左边有一排平房,是种黄烟的农户和烤烟厂。右边有驻守看陈光诚的人和他们养的三只恶狗。村里六个监控点,村里有六个电子监控摄像头……设的点太多。”

主持人:“白天晚上都换班吗?”
当地人:“一班是二十四小时(分两班换人),都是从外村招的地痞流氓。”

*当地人:当地百姓不敢谈,怕政府报复;各地来人遭堵截殴打,陈光诚家人不忍*

主持人:“村民还反映什么情况?”

当地人:“现在的书记叫陈光山。我们现在和陈光诚、陈光福……和他家人联系很难。当地老百姓根本不敢谈,(政府)不让走漏消息,怕遭到政府报复。再说陈光福弟兄几个(弟兄共五人,陈光诚最小),现在不敢积极地……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对不住当地的老百姓,因为四面八方全国各地来看陈光诚的遭到了报复,在路上遭到堵截,他的家人不忍,有这种情况,所以说现在很难。
       
这次从北京、广州、四面八方……我在网上查了一下,都被毒打或遣返,在临沂、在沂南县,这(做法)都是公开的,在枣庄到临沂的交界处,坐车赶往临沂的,有交警在那个地方查车,就把人扣下了。”

主持人:“其实在枣庄到临沂交界处开始,交警怀疑是来看陈光诚的,就已经把一些人扣下了?”
当地人:“对。甚至有人在路上就被遣返回去,有的连音讯都没有。”
 
*陈光诚案和陈光诚夫妇及家人遭遇简介*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3月被当局绑架失踪三个月,后被逮捕起诉。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对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后来又获“麦格赛赛奖(2007年)”等多项国际人权奖。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之前三个月被当局绑架没有折抵刑期。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从2005年秋天,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多次被监控她的人殴打。

陈光诚2010年9月9日刑满,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家,电话被切断,门前被几十人层层包围。陈光诚患病急需就医,但他们夫妇不能走出家门半步,五、六岁的女儿失学在家,前不久才获准在监控人员带领下去上学。
全家靠78岁的母亲,在看守跟踪下去买些食物,或到田地里收获食物。地方警察和看守的暴徒,随时闯进陈光诚家,发出生命威胁。

*据对华援助协会消息:7月28日陈光诚夫妇被镇长张建等毒打四个小时,女儿在场目睹*

另从对华援助协会获悉,2011年7月28日,陈光诚夫妇遭到长达4小时残酷殴打,他们的女儿在场亲眼目睹。

7月25日,因为雷电破坏了陈光诚家周围的电子屏蔽设施,陈光诚往外拨打电话成功,但随后电话被监听到。

7月28日,双堠镇长张建带队,毒打了陈光诚和袁伟静4个小时:下午2点村里清场;3点,地毯式搜查陈光诚的家,从灰烬里找到一个电话卡;张健毒打陈光诚,要他们夫妻交代电话手机卡来源以及收藏地点,遭到拒绝后4点开始殴打。最初只听到陈光诚的惨叫声、袁伟静的怒骂声以及6岁的女儿陈克斯的哭声。不久,袁伟静也开始惨叫。后来,听到的只有惨叫声,持续到晚上8点才停止。7月28日毒打陈光诚时,他的老母亲不在现场,被阻拦在外。当允许她进到陈光诚家后,邻居听到老人家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了许久,惨不忍听。事后,邻村村医获准为陈光诚草草治疗一下。

*网文说有当地人发现陈光诚家垃圾中有些擦了很多血的纸,因严密监控无法进一步核实*
另在网上见有消息传出,在陈光诚家扔出的垃圾中发现擦有很多血的一些纸,此一说是否属实及详情真相等都因陈光诚和家人被严密监控,无法进一步核对。
但可以确认的是,陈光诚夫妇的健康和人身安全仍在危境之中。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