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静因家人急难迫切求助

2009-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美东2009,04,19)

袁伟静迫切紧急诉求:姐夫在外省突遭车祸身亡,家人前往处理后事,有脑溢血病史的母亲一人在家,我要求能让我去看望、安慰母亲,哪怕监控的人跟着我。

陈光诚狱中腹泻便血已九个月,体重骤减,3月10日突然便血量大,有烧灼感,我要求马上送他就医诊治。


 
           陈光诚和袁伟静简况——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7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陈光诚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影响力一百人”,2007年获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等多项国际奖。

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三年半以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她守着婆婆和生下来就跟自己一起生活在监控中的女儿克斯,平时只能在跟踪之下,到地里干农活,或是到附近买一点生活用品。

从2007年10月起,袁伟静除了在2008年12月31日被允许探视陈光诚一次,至今,所有的家人探视日都被监控者拦阻,不能正常探视丈夫。

陈光诚从去年7月开始腹泻,到10月体重减轻十一斤。



袁伟静 北京时间4月19日夜(20日凌晨)自述――

昨晚(18日)11点,我接到妹妹电话,说我姐夫在南方出车祸了,比较严重,可能会危及生命。姐姐和家人已经去事发地。
后来我又接到妹妹电话,说希望我把我儿子克睿接回来。这两年一直是妈妈和姐姐照看着克睿。妹妹说“现在这段时间姐姐不能照顾他,有些事情可能会让克睿感觉害怕”。我更感到事情的严重性。

若是正常情况,我找个出租车也要去姐姐家那边,但我被监控,肯定晚上走不了,就等着到早晨。我眼睁睁等,心跳加速,没法入睡,作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终于等到天亮。

早八点左右,我把女儿留给婆婆照看。刚出门,看到监控带班的老潘,他在我门口,还有另外四、五个人一起坐在那里。
我像往常一样有事和他们说一下:“老潘,现在我家里出了比较大的事情,我必须回我妈妈家”我边说边走没停。
他突然站起来大声喝斥“你要去干什么?”我说“我回娘家”。他让看守的人紧跟我,把路上看守的人也召集来,他跑到前面办公室去。

九个人跟上我,在路上拦我。我说“千万别,今天我们家出大事了”。因为妹妹后来电话说姐夫救不过来死了,我一下就觉得塌了天。我说“出车祸了,人救不过来了,对我父母姐姐打击特别大。家人要去现场,只留下妈妈和克睿,我需要去照顾,今天千万别把我拦下来!”

车来时,九个人中的“头儿”老韩喊“拦住,拦住!”他们不让我上车,说“让车走!”
我特别愤怒说:“我家已经死人了,我也和你们讲明白了,你们还这样拦我,真没有人道!”
他们对我的哀求置之不顾,我朝前走几步。过几分钟又来车,他们又让车开走了。”

我彻底愤怒了,说‘我求你们了!你们一天挣多少钱?我给你们,就放过我吧!我妈妈几年前得过脑出血,好不容易抢救过来,医生说不能刺激她,一旦复发就没办法了!”

这两年因为我们的事情......光诚看不见,又进了监狱,对妈妈的刺激比较大,我们尽量编一些假话......让她放心。
我姊妹三个,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如果妈妈知道我姐夫车祸去世,现在光诚又在监狱,妈妈怎么能受得了?

我就是想去看看妈妈、看看孩子,安慰一下姐姐。

我上不了车,像往常一样,希望公安能帮助我。我打110求助,希望让监控者今天放过我。110一开始说“我会给他们反映”。第二次再打,对方说“我已经通知当地派出所了,他们会去。”

我满希望他们会来,今天能放过我。我想,人再怎么样没有良心,就是平常他们阻拦我去娘家、看病、买东西。。。今天他们知道这个事情以后,肯定不会拦阻我。哪怕他们跟着我去,我都能理解。但是没想到他们既没有出警,也没有让我去。
我说“你们不让我坐车,我就步行吧”。我走到接近临村后崖子村,他们怕很多人会看见,就拦阻不让我走了,我说“这种时候拦阻我,你们还是人吗?”他们说“上面就是这么安排的,不能让你走!”我说“你们就不能不挣这个钱吗?”他们说“我们不挣也有人挣。”

拦阻我也就罢了,他们那种嗤笑声,好像很成功的样子。

我继续走,我良心受不了。平常我姐姐和我妈妈给我那么大帮助,如果不是姐姐,我孩子的上学问题、基本生活问题都非常大。光诚出事的时候,克睿还小,心灵留下伤害,我当时担心孩子精神抑郁,他不和任何小朋友玩,来了白色车辆就说是抓爸爸的,来红色车辆就说是抓妈妈的,很害怕,我想他需要离开这个环境。妈妈和姐姐帮了我,一直到现在,睿睿状况比较好。

现在姐姐家出现这种情况,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哪怕去安慰她一下,都去不了。我愤怒了,往前冲。

一直下着雨,他们把我的伞夺去,折断了,扔到路边。他们用拳头打在我身上。身体的伤痛我还能够忍受,但精神上。。。我不知上面哪一层谁下的命令?他们说,上面不让我走,我说“真希望你们能有一点点良心!”

我必须去安慰妈妈,让妈妈能躲避这个现实,姐夫去世的情况,现在还瞒着她。人都有父母,我今天连克斯都没带。。。只想去看看妈妈。

我19日早八点上路,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天下雨,后来雨伞被他们抢过去折断,我的泪水和雨水汇在一起。

姐姐、姐夫和我父母一起帮我看孩子,姐夫去世,哪怕我能送一程,这都达不到,我特别痛苦和愤怒。

你想,九个身高力大的男的,对付我。我拿了几件衣服,放在包里,包被扯坏,衣服全撒到地上,都是泥和水,全湿了。

我真想撞向监控我的人,也想撞向面前的铁架,但最后还是冷静下来,想到我家人已经出了这样的事,我不能有任何闪失,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雨中五个小时,我的胃痛毛病犯了,我也受不了了,只好回来。

现在夜里两点多了。我最担心妈妈。我爸爸、妹妹和姐姐的孩子都去了姐夫出事的地方。姐夫的骨灰几天内就会带回家,妈妈和姐姐(有个十岁的孩子)没有精力看管我的孩子,我已经让光诚的一个哥哥把克睿带到沂南县城,明天回来。

今晚那里只剩下妈妈一个人,她意识到情况不好,妈妈头疼复发很厉害。家人都非常担心,希望我去照看一下妈妈。我去不了,很着急。我想打个电话问问妈妈现在怎么样,又怕我万一控制不了情绪,让妈妈感觉到问题严重。也怕她说“家里出这么大事你都回不来”更加生气。

现在更远的我都不敢想,只要能让我去看看母亲就是最好的了。

昨晚天开始下雨,到现在都没停,老天也为我家感到不公平,在流泪。

我想,虽然我以前给温家宝、胡锦涛都写过信,现在我一定要让全世界人都知道,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就是发生在中国!
你们看到这种情况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还会容忍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吗?

我想写信给国家主席胡锦涛、总理温家宝,向美国总统奥巴马、英国首相布朗、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欧洲各国关注人权的领导人......

我只想说,我的现实情况就是这样。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生活、亲情、人性。。。希望这些领导人、人权机构的人,能够帮我!

最迫切最紧急的就是希望在最近的一、两天能让我去看望我父母、帮助母亲度过身心难关,安慰姐姐,看一下姐姐的孩子,我希望参加姐夫的葬礼,送他一程。

当然,在中国国内,“人权”是非常敏感的两个字。我这样报警警方都不出警。当局看守我,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只是因为我丈夫说了一些临沂“暴力计生”问题,况且他已经被投入监狱,作为妻子的我,还要受到这样几年时间二十四小时的看守。家里人出事亡故,依然毫不顾人性地看守我、限制我。

我觉得我的忍耐已经够大。从去年七月光诚拉肚子到现在,上个月家人去看的时候知道,3月10日他便血量特别大,肚子有灼烧感,这种情况下,当局都不让我去看光诚,现在关于光诚就医方面,也不能及时检查治疗。

不管是对光诚的健康还是对我人身自由的限制,对我家的迫害已经到了一种极限。

我想让世界知道这些事情,能想办法帮助我”。


访香港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何俊仁律师 ——
       
在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一直关注陈光诚和他家人的处境。何俊仁律师说:“我们上个星期去过中联办(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提交一封公开信,其中就提到陈光诚的情况。由于他是残疾人士,应该受到特别对待。国际有关残障人士权利的保障,中国政府也是去年确认的这个公约。所以,就是这些残障人士坐牢的话,应该受到特别的照顾。

现在我们知道陈光诚的健康出现了问题,我们诉求之一就是希望能够给他‘保外就医’。我们还是会透过不同的渠道,比如不同国家人权对话途径,首要希望给陈光诚能有个机会出来就医,这是我们目前重要的目标。”

主持人:“对于袁伟静长达三年多时间被这么多镇政府里雇来的人寸步不离地看管,现在袁伟静姐夫车祸身亡,她很想过去看看家人。她近年也有牙病问题,做好要镶的牙存放在她娘家附近医院,没办法去镶上,致使周边牙齿也逐渐粉碎,虽然牙病经常严重发作,现在还是娘家急难更迫切。袁伟静只想去看望安慰一下家人,参加她姐夫的葬礼。”

何俊仁:“当然应该让她出来。一方面医治她自己的身体,另外看望她的母亲。她是我们首要希望应照顾、救援的人士。现在我们在尽各方面努力,希望达成她的愿望。

美国总统下半年访问中国,我希望有些空间,之前透过这个机会,陈光诚可以出来。我们在不停地探讨这个问题,看有什么方法。除了在香港可以筹作的朋友,另外我看看一些人权对话的平台,希望能产生一些作用。

我知道这个事情很急,我的心情也很急,我会尽最大努力。”

主持人:“关于陈光诚和袁伟静,您还有什么要说的?”
 
何俊仁:“我希望他能用意志坚持下去,尤其是他的健康,希望他保重。我们尽各方面努力,看到他能保外就医,跟他的太太、母亲、全家相聚。这是我们目前尽最大努力的目标。”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是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美东时间2009,04,19)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