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发布会实录(全):陈光诚加入美三家研究机构

2013-10-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新闻发布会现场(记者张敏摄)
新闻发布会现场(记者张敏摄)
Photo: RFA

从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前几天的报道中,您可能已经得知,10月2日上午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正式加入美国天主教大学(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威瑟斯庞研究所(Witherspoon Institute)和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Lantos Foundation for Human Rights and Justice),继续从事有关中国人权和法制状况的研究。

 

以下是我在本新闻发布会现场采录的所有发言者讲话及陈光诚答记者问录音记录。为便于普通话节目听众收听,现场录音在节目中播出时,我把译员现场中译叠放在英语人士发言原声之中。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Stephen F. Schneck )所长:“(现场中译)早上好各位!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今天大家聚集在这里。我叫斯蒂芬.史奈克,是天主教大学里面的天主教政策研究以及天主教研究所的所长。

今天在座的有三个机构,一个是天主教大学,还有威瑟斯庞研究所,还有兰托斯基金会。我们今天这些客人嘉宾在座主要是为了宣布陈光诚先生要加盟我们这三个机构。这样,让他在未来三年当中能够进一步进行他的学术研究,以及人权的倡导工作。我来介绍一下台上的嘉宾。

在我右首边最左边的是斯威特(Richard Swett)大使,他代表的是‘兰托斯人权以及正义基金会’;在他边上的是马修J.弗兰克(Dr. Matthew J. Franck)先生,他代表的是威瑟斯庞研究所里面的宗教以及宪法西蒙中心(William E. and Carol G.Simon Center on Religion and the Constitution),再旁边的是天主教大学的约翰.卡尔维(John Garvey)校长。在我的左边是陈光诚先生。我还想说明,今天陈光诚先生的夫人袁伟静也在(这里)。

(袁伟静在听众席前排起立,向大家点头致意)。

现在就请天主教大学校长发言。”

 

约翰.卡尔维(John Garvey)校长:“(现场中译)大家早上好!我叫约翰. 卡尔维,我是天主教大学的校长,我代表我们天主教大学欢迎各位今天的光临!

我们也感到非常高兴,陈光诚先生能够成为我们天主教大学研究中心的里面的杰出研究员。我们对陈光诚先生在中国对于和中国的‘一胎化’政策所作的斗争,而且他的工作唤醒了世界,他让全世界的民众都了解到中国这样一种残忍的强制堕胎的一些作为。另外他的工作也保护了中国的妇女儿童以及贫穷人士的权益。

 

陈先生的对于保护贫穷人士以及脆弱人群权益的决心和毅力,跟我们天主教大学的一些宗旨是完全吻合的。

因为我们知道,在天主教的福音中告诉我们,一定要去保护那些贫穷的以及边缘化的人群。要给他们以善待和宽容。因为根据我们大家都是上帝的孩子,所以我们在祂的面前都是平等的。

 

圣经中讲到,我们大家都是上帝的孩子,所以每一个人都有上帝所赋予的、与生俱来的权利。就好像第23任教宗所讲到的‘任何一个有秩序的社会里,都应该要遵循这样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每个人都应该有他的自由意志,而且应该享受他应有的权利。所以这样的权利就是与生俱来的应有的权利,而不可被剥夺’。

 

我们非常仰慕陈光诚先生在与中国当局的斗争当中所表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勇气和毅力,这是和我们天主教大学的原则和使命非常吻合。我们的天主教信仰告诉我们,要支持全世界的人为捍卫全人类尊严和基本人权所进行的斗争。所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和自豪,能够有这个机会来支持陈光诚先生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

 

另外,我觉得欢迎陈光诚先生的加盟,对我们宗教界也是非常有好处的,因为我们美国的这些主教们之所以创办了这样一个天主教大学,为的是促进我们这个教会、国家、以及全球的在教会方面的工作。另外,选在华盛顿市创办我们这所大学,也正是因为这个城市在它的国家以及世界上作为一个政治中心的这样一种重要的地位。

所以,我们这样的一种目标,对于推动教会在国内外的政治领域能够进一步应对各方面的挑战都是有好处的。

 

我们天主教大学对于学生的道德观念的形成也是非常重视的。出于这样的目的,对于我们的教职员工的道德水平也是很重视,而陈先生所表现出来的这样一种勇气以及他的事迹,我觉得就是非常好的一个楷模,能够让学生景仰他在为捍卫人的基本尊严和人权方面所做的工作,而且希望学生能够效法他。

 

所以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我作为天主教大学的校长能够欢迎陈先生加盟我们的学校,希望他在支持中国的人权以及世界人权、推进人权工作上,我们都为他提供支持,并且我们也期待着和他进行合作。而且这也是他和威瑟斯庞研究所以及兰托斯基金会合作的一部分。

我们感到非常荣幸。谢谢各位!”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现场中译)接下来我想请马修J.弗兰克博士,他代表的是位于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威瑟斯庞研究所里面的西蒙中心发言。”

 

马修J.弗兰克博士:“(现场中译)早上好!我首先想要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威瑟斯庞研究所,因为在座的华盛顿地区的记者朋友们也许对我们的这个研究所并不是特别的了解。

我们这个研究所是一个独立的研究中心。它的宗旨是要加强公众对于自由和民主社会的道德基础的理解。

昨天有一篇新闻报道当中有一个误导性的陈述,说我们这个研究所是一个天主教的研究所。其实我们并不是一个天主教研究所,但是我们的研究工作中包括要倡导自由,当然其中也包括宗教自由。

我们这个研究所位于新泽西的普林斯顿,研究所进行一系列教育和研究工作,包括召开研讨会、大会,以及学术的磋商。我们做这些工作是通过以下的不同机构和项目来进行。

包括有伦理及大学中心,还有西蒙中心,它是包括宗教和宪法研究的,另外还有伊斯兰和公民社会的项目以及其它一些项目。

另外我们这个研究所也发表一个网络期刊《公共论述》(Public Discourse)。

 

我们研究所下面的威廉.E.卡罗尔.西蒙宗教宗教和宪法人权研究中心,我是在这个中心主持工作的。我们的工作是特别重视国内以及国际的宗教自由方面的工作,我们也密切的和乔治敦大学里面的宗教自由项目的同事和朋友们合作。另外还有美国宗教自由项目,是在伦理和公共政策中心下面的一个项目,以及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会、传统基金会等其它机构来通力合作。

今天我们也感到非常欣慰,能够建立和兰托斯基金会以及和天主教大学之间的合作关系。

 

所以我今天感到尤其荣幸和欣慰,能够宣布陈光诚先生同意到我们的威瑟斯庞研究所下面的西蒙中心,来担任杰出高级人权事务研究员的这个职务。陈先生是今天倡导中国自由和民主的领军人物。他受到了中国政府不公正的关押和监禁,他也通过他的这一系列工作证明他的勇气,以及他对于自由的这样一种无畏的奉献。

 

陈先生是一个讲真话的人,我们希望他能够继续讲真话,告诉世界关于中国对于人权的践踏的行径,并且能够有完全的自由来畅所欲言。另外他作为我们这个研究所里的杰出高级研究员,希望他也能够制定自己愿意研究的重要议程。

 

今天他不但加盟我们研究所,另外也加盟了天主教大学里面的美国政策研究中心,另外他也加入了兰托斯基金会,作为他们的杰出顾问。所以,我们威瑟斯庞研究所感到非常自豪,能够跟这些杰出的机构联手,能够为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代表中国人民争取自由和民主的诉求能够携起手来支持陈先生的工作。所以我非常期待着我们大家一起和陈先生合作,并且期待着我们三家机构之间的合作。

 

两周之后,陈光诚先生将会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作一个重要演讲,这个演讲是关于中国的人权以及民主化前景。我们威瑟斯庞研究所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和伍德罗.威尔逊学院(Woodrow Wilson School of Public and International Affairs 一起来共同赞助这次演讲。这次演讲是在普林斯顿大学校园,时间是10月16日下午4点半。关于这场演讲的其它一些细节,大家可以到我们的网站去看:http://winst.org

 

 

 

我们感到万分荣幸,能够成为陈先生目前以及未来的事业的同路人,能够和他一起为……他的目标是要成为中国所有的有民主诉求的人民的发言人。”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现场中译)“谢谢马修J.弗兰克博士!接下来有请前任大使,也是前任众议员斯威特先生,他代表的是‘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理查德•斯威特(Richard Swett)是这个基金会的司库。”

 

理查德•斯威特先生:“各位早上好!非常感谢今天的光临!我非常高兴大家对于今天这样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时刻所表现出来的兴趣。

刚才介绍当中也讲到了,我是兰托斯人权与正义基金会会里面董事会的成员,也是这个基金会的司库。我们这个基金会一直致力于推动世界的人权和正义的事业。我们的基金会感到非常自豪,能够在2012年授予陈光诚先生我们的‘兰托斯奖’。我觉得,为能够把这个奖项颁给陈光诚先生,可以说是我们基金会至高无上的荣誉。

 

我们这样一个杰出的奖项每一年是颁给全球的一个能够在为人权的捍卫工作和斗争上面展现出非凡的勇气和领导力的这样的一个人物。我们觉得陈先生是能够接受这样一个奖项,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因为他面临着威胁、迫害,以及监禁……他已经展现出有无比的勇气和毅力。而且他对于中国人权的捍卫工作可以说是全方位的,包括了那些残疾人士的人权,另外也包括了环境的保护、妇女的权益、对于民主的倡导工作,以及互联网的自由等等。

 

陈光诚先生经常让我们想起我们基金会的创办人,已经去世的前议员汤姆.兰托斯先生,他们两个人的相似之处在于,他们在人权方面的领导力,以及他们在面对这些关键的人权议题的时候所展现出来的这种无畏的勇气,不管他所做的工作成功的机会到底有多大,他们都是勇往直前。

这两位人士还有另外一点共性,那就是他们是非常有独立性的,任何认识汤姆.兰托斯前议员的人都知道,他非常有自己独特的个性,个性鲜明,他自己认为做什么,别人是没有办法左右他的意志的。请大家相信我,我因为是汤姆.兰托斯先生的女婿,所以我可以从自身经历告诉大家,我有时候是面临这样的……既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挑战,我觉得可能除了兰托斯先生的五十八年的妻子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命令兰托斯先生违反他自己的意愿让他做什么事情。对于陈光诚先生而言,这点也是一样的。

 

这两位勇敢的人权方面的领军者在另外一个领域,可以说也是有共同特性的。兰托斯众议员为了人权的工作,他总是会毫不犹豫地跟他的在左派或者说是右派的所有同事们一起合作,只要这个合作是有利于捍卫人权的。

兰托斯众议员也坚定地认为,为人权而战,这个工作可以说是跨越了我们两党之间党派的争斗,而现在我们的确是有很多的时候,精力都花在这些意识形态的差别上面的争斗,而忽视了普世权利的这样一种斗争。他把人权工作看作是一个机会,能够让我们各方面的人士都能走到一起来,为捍卫我们共同的价值而努力。

那么,陈光诚先生他也正是反映了这样一种同样的既独立又包容的精神。

陈光诚先生现在已经成了全球的捍卫人权运动的一个领军者,另外他也代表了中国数千万民众,那些想要获得他们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宗教自由、集会自由,以及自治的这种自由的这些中国的民众,这些人群的权利也是陈光诚先生非常热切努力捍卫的。

我们兰托斯基金会也感到非常高兴能够有这个机会,他在纽约大学完成了这部分工作,现在我们也非常欢迎他决定加盟天主教大学以及威瑟斯庞研究所以后,继续这样一个工作。

 

另外我们也感到非常荣幸,在今天能够宣布,陈先生也将把他的专长以及他对所从事的事业的深刻理解能够带到我们的兰托斯基金会来,他将会加盟我们基金会,成为我们基金会里面的对于那些残疾人士、以及互联网自由,这方面的人权工作的一个杰出高级顾问。我们也非常期待着这样和他进行的新的合作。

借此机会,我也想宣布,在今年秋天晚些时候,光诚也会将到我们的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hampshire)的学院里面的一个‘正义领导力及公共政策罗德曼中心’来作为一个客座教授。”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谢谢大使!现在我们非常荣幸能够有请陈光诚先生到讲台来发言。另外我还要介绍一下我们今天非常优秀的译者,名字叫Grace Gao。”

 

陈光诚先生:“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的关注与支持!能有机会和天主教大学、威瑟斯庞研究所还有兰托斯基金会这样三个美国优秀的机构一起合作,我感到是莫大的荣幸!

今天我站在了一个新的起点上,非常感谢这三家机构对我的支持和共同搭建这样一个人权平台,便于我们讲出中共当权者迫害人权、惨无人道威胁人类文明的事实真相。从此无论面对任何困难,我们都会同舟共济、密切合作,为捍卫中华民族及人类的自由、人格尊严等普世价值,齐心协力,奋勇向前。

尽管独裁者的干扰会随之而来,可是,在自由世界,谁也不可能垄断控制一切,只要坚持原则,不想做什么,就能不做什么,这就是生活在专制之下的人们想要的社会制度。

记得里根总统曾说‘自由地勇往直前,就会把专制独裁扔进历史的灰烬里’,这是我们大家共同的责任。

我在中国时,因维权而受到当局非人的迫害是不幸的,但同时我也是幸运的。国内外的朋友们,面临各种危险,依然前去探访、支持和帮助。去年,在我们一家危难之时,美国帮助我们脱离魔爪,美国政府选择让NYU(New York University纽约大学)来负责我们来美的过渡,以及NYU前期所提供的各种帮助与照顾,还有柯教授(Jerome Alan Cohen)等朋友们的鼎力相助,让我们顺利过渡,在此,我们一家再一次表示真诚的感激之情。

感谢善良的美国人民,感谢这片自由的土地孕育出了像天主教大学、威瑟斯庞研究所和兰托斯基金会等不畏强权的优秀组织,在许许多多的善良人民的支持和帮助下,我坚信,自由民主的种子已经在中华民族的大地上生根发芽,未来定能结出美丽的果实。”

再一次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让我们为了人权一起努力!

谢谢大家!谢谢!”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下面时间请大家提问,提问的时候请不要忘了停顿,让我们可以翻译。”

 

日本记者:(现场中译)“想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您作为访问学者,期限是什么时候开始到什么时候结束?而且呢,赞助……最大的一个赞助者是谁?第二个问题想用中文来问您。”

天主教大学校长约翰.卡尔维:“我很高兴来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的这个合作是维持三年的,而且是从9月份开始的,谈到具体的财务的细节,我们在这里不便公布一些财务细节了。”

 

日本记者:“第二个问题,陈先生,恭喜你开始新的生活!您讲的事为了改善中国人权的情况,您在新的地方做什么,讲一讲行吗?谢谢!”

陈光诚先生:“我想未来做的一个核心就是人权问题。过去我为中国人权问题在魔爪下我没有妥协,现在和将来依然不会变,推动中国走向宪政法治民主,将是我未来的工作。谢谢!”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现场中译)“接下来,那边的一位,一个一个问,接下来看时间够不够。”

挪威记者:(现场中译)“首先祝贺您新的工作!另外想问一下关于您之前所讲到的,您觉得在美国的工作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干扰,而且还想进一步明确的问您一下,您现在还是不是觉得纽约大学之所以终止了跟您的合作是因为受到了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

陈光诚先生:“首先谢谢你这个祝贺!另外我想,关于事实我已经在声明里写得非常非常清楚了,我觉得中共对自由世界的威胁是非常值得大家警惕的问题。学术界受到威胁,不仅仅是学术界,很多方面都有这样的威胁。我想大家都是亲身有体会的,我希望大家以后的这种体会也能坦诚布公地告诉民众。谢谢!”

 

路透社记者:(现场中译)“我想要问您一下,现在中国新的一届政府上任也已经六个月了。习主席担任国家主席六个月,另外担任党的总书记也已经一年了。您认为目前中国最新的一些关于在言论自由方面的举措您是怎么看的?尤其是最近对社交媒体上面的一些压制,对于博客的一些限制。另外还有就是9号文件当中谈到禁止谈论宪政等等一些东西,您是怎么看的?”

陈光诚先生:“我觉得随着新科技的发展,中共这种对言论的控制权可以说有一大半都失灵了,只要想了解到国际的信息,大家都可以了解到。这使得他们非常非常的恐惧,所以这种对于网络的打压,对于维权民众的抓捕,我们看到最近这个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比胡锦涛还要厉害。所以我觉得这恰恰说明他们对于自己的未来完全没有信心。这也恰恰说明中国的公民社会已经在迅速的成长成熟,正在战胜恐惧。未来大家会看到中国的变革。谢谢!”

 

来自天主教一新闻社记者:(现场中译)“我想问您在中国的家人目前的情况。”

陈光诚先生:“谢谢关心!我的侄子最近就在上个星期五,我哥哥又去看他,他的阑尾炎还没有好,但是据监狱说在监狱里给他做了一个简单检查,查不出任何问题,究竟情况怎么样大家还不能完全明白。另外就是我家里大哥的互联网络已经被断有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到现在互联网还没有恢复。最新的情况就是这些。谢谢!”

 

《大纪元时报》记者:(现场中译)“现在媒体当中有人说,现在您在离开了纽约大学之后,可以说是受保守派人士的控制,而且可能说您对纽约大学没有表示出感恩之情,另外还有讲到傅牧师关于在您的iPad当中可能是有一些特别的监视软件等这些说法,所以我想请问您以及在座台上的另外三位嘉宾,看看你们有些什么回应?”

陈光诚先生:“首先,我觉得美国它是一个多元的社会,人人都可以独立,有独立的思考、独立的人格,独立的行为。所以我想,在美国如果想任何事情都首先用一个意识形态来排除真理的话,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恰当的做法,这是毛泽东的做法(笑)。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从一个更宽泛的角度……再一个,人权是超越党派、超越各个派系界限的,也是超越国界的。

关于iPad的事情,这个事情当然美国的有关部门已经早就找我要求对此作出鉴定,而且有关部门非常清楚的告诉我,我的iPad上没有问题。”

 

约翰.卡尔维校长 :(现场中译)“我来回应一下这个问题。我想,陈光诚先生在美国待的时间不长,但是他对于我们这个社会的观察已经是非常的深刻了。让我想起我以前在司法部工作的时候,我的一个上司就讲过‘这个世界上是有那么两类人。一类人就是喜欢把所有的事情都分成两个阵营,或者把所有事情都看作是非此即彼的情况,还有一类就不是那样的人。

在媒体当中往往有这样一个倾向,在报道事情的时候,把这事情要么就说成要么是自由派左派的,或者是保守的。把陈先生的事情也套上这样一种色彩。

但是我觉得刚才陈先生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说是完全正确的。就是说,他之前所在的机构和现在的我们这些机构呢,也都不是说那么容易可以用这样的一种标准来把它定性的。

我们这个天主教大学,也既不是说是倾向于民主党的或者是共和党这样一种学院,因为我们所支持的这些事业,我们的这些宗旨,有些是符合我们社会当中比较传统的观念,另外也有一些是比较符合那些自由派的观念。

谈到兰托斯基金会,今天来代表兰托斯基金会的这位前众议员,他是民主党的众议员,另外创办我们这个基金会的也是前民主党的议员。

谈到威瑟斯庞研究所他们所支持的宗教自由,也可以说是超越了这些党派的偏见的。”

 

马修J.弗兰克博士:(现场中译)“我首先要祝贺您!您提的这个问题可以说是触及了大家的敏感神经,我们尤其是在今天我们这个政府因为国会的……党派的这种纷争,没有办法达成一致而关门的这种情况下,来问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我们正是需要像陈光诚这样的领导性的人物,我们需要这样的一种领袖,能够愿意为了捍卫像人权这样的一种普世价值这样重要的工作,而愿意跟不同党派不同观念的人士一起合作。

我希望你们今天听到我们的介绍,你们回去所发表的报道也能够反映出这样一种精神。我们需要的是能够排除这些意识形态上面的争斗和不同意见,而真正为了解决一些实实在在的人权问题而工作的人,就好像刚才天主教大学的卡尔维校长所讲的,我们今天三家机构代表的是美国社会广泛的不同的意见,我希望他对于人权的关心和对人权工作也能够代表这样一种广泛的意见。我希望他能够成为在我们国家的意识形态、政治纷争当中建立起纽带的一个桥梁,希望在接下来他这个工作,能够体现出这样一种精神。”

 

新闻发布会主持者斯蒂芬.史奈克所长:(现场中译)“谢谢各位!我们今天这个新闻发布会就到这里结束,希望大家能有机会到普林斯顿大学来听他的演讲。”

 

会后,一些记者到讲台前与陈光诚先生交流,随机继续提问。

 

记者A:“光诚,非常感谢你!我的名字是傅杰(音),我刚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我经常去中国,我非常对这些人权问题感兴趣。”

陈光诚先生:“谢谢,谢谢!我们一起做。”

 

记者A:“我特别对少数民族的问题感兴趣,你认为最近中国的政治情况对少数民族会有什么影响?”

陈光诚先生:“我觉得其实到处都有影响。少数民族也好,汉民也好,都受到他们的打压迫害。在这一点上是一样的。”

 

记者A:“你认为美国人了解这些问题吗?美国的媒体了解这些问题吗?”

陈光诚先生:“我觉得了解得不够。”

 

记者A:“为什么?”

陈光诚先生:“不是为什么,现实状况就是了解得不够深入。因为更多的都是把精力用在关注当权者的行动上、什么……像说法上,而是……我觉得应该深入社会。了解更多普通民众的诉求。”

 

记者A:“谢谢!”

 

记者B:“陈先生,陈先生!请等一等。你不回国吗?这三年。”

陈光诚先生:“这三年?我不知道。至少我现在没有这样考虑。”

 

记者B:“另外,去年你跟我们说,将来一定回国,改善中国的人权……”

陈光诚先生:“我现在也还这样说,将来肯定会回到中国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我想请问一个问题。您最近在加入美国新的研究机构之后,对专注中国人权问题和法治问题的研究有什么具体的项目?”

陈光诚先生:“我想,这个现在应该说更多的是关注中国的言论……对网络的打压,可能最近的是这样一些事情。”

 

记者何平:“您怎么看习近平上任之后中国的言论法制状况?”

陈光诚先生:“我觉得是他们对于即将失去的舆论的控制权已经没有信心了。可能最担心,也就是说他们预期最短时间会失去权力的,恰恰是他们自己。 ”

记者何平:“您来到美国之后,中国的听众和我们的观众对您在美国的境况有很大的关心,您有没有需要向这些观众要讲的话?”

陈光诚先生:“当然大家对我的关心我知道。我一直在说,非常感谢这些人对我的关注和支持!

我也想告诉大家,无论何时何地陈光诚的理念不会改变。我会用我的方式不断的去为人权而努力。可能有的大家知道,有的还有很多大家还不知道。但是请大家相信,我所做的肯定是有利于中华民族走向民主自由、有利于像中国的网民、访民、被拆迁等各种各样受到迫害的人民争取权利。不会错的,也不会停下来。”

 

记者何平:“谢谢!”

 

记者C:“光诚,习近平一年前上任的时候你曾经说‘希望他能够顺天应民’,那么他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你觉得他现在是不是像你的期望那样?”

陈光诚先生:“我觉得完全没有这样做。我们看到尽管周永康下台了,可是周永康的路线依然在……这种以暴力维稳、以邪压正式的维稳依然在全国铺天盖地推开。而且现在这种趋势好像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最近我们做了一下简单的统计,他们在国内已经抓了接近一百五十个人,找来喝茶的,去威胁的,那就不计其数了。”

以上是2013年10月2日上午在美国全国记者俱乐部举行的关于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先生加入美国三家研究机构的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录音剪辑中文记录,其中包括所有发言人和答记者问内容。由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录编辑。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