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二):“听证会”幕前幕后

2005-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gaozhisheng-guofeixiong-200.jpg
gaozhisheng-guofeixiong-200.jpg
Photo: RFA

* 温海波会见郭飞雄 *

11月14日,高智晟律师再次接受我的采访,谈他的助手温海波律师前一天到广州沙湾看守所,会见因为太石村事件被捕,还在狱中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郭飞雄先生的情况。高智晟是郭飞雄的辩护律师。

高智晟:“温海波律师昨天会见了郭飞雄。现在郭飞雄的状况还不是很好。”

问:“他是不是知道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停业的消息?”
答:“这次知道了。”

问:“郭飞雄反应怎么样?”
答:“他显然感到很痛心。”

问:“他下一步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答:“如果我不具有律师身份的时候,我将以公民身份给他辩护。”

问:“这在法律上,有什么样的区别呢?”
答:“无非就是说,如果你在律师停业期间,以公民身份去辩护,直接带来的风险就是吊销你的律师执照。”

问:“您准备承担这个风险?”
答:“我还是准备选择为他辩护。因为他们打压我的目的,就是让我不再参与太石村事件,不再参与陕北油田事件和不再为法轮功信仰者说话。”

问:“郭飞雄先生的‘辩护人’这一栏里有几个名字?”
答:“就我和温海波。他可以以律师身份辩护,他今天已经调走了。”

问:“不在晟智律师事务所了?”
答:“您知道这是我个人痛心的一点,我的事务所现在调得就剩三个律师了。”

问:“那温海波律师代理郭飞雄的案件,会不会给他任职的新的律师事务所带来麻烦?”
答:“不会。他只做一些程序性的工作。这一次仍然是以我们事务所的名义去作的。”

问:“郭飞雄案件本身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答:“我们已经向公安机关再一次提出取保候审申请。他们的回复将在七天之内见分晓。”

* 听证会 *

11月16日,北京市司法局就对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作出停业一年处罚举行听证会。当天晚上,高智晟律师再次接受我的采访。

高智晟:“今天的听证现场我没有去。我的代理律师给我传递了简单的几个信息。我们作为听证这一方的当事人,没有给我们一个人的旁听位置,证人都没让进去。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违法之举。北京市司法局今天的表现是,自己作自己的法官,处罚是司法局作出,听证也是由司法局自己来主持听证。这是一个明显违反法律的举措。”

问:“您这一方听证代理律师是那一位?”
问:“一位是许志永博士,另一位是李和平律师。”

在北京的法学博士许志永先生谈当天听证会的情况:

许志永:“围绕着几个关键点。一个是律师事务所地址变更,一个就是去会见郭飞雄的时候,介绍信里面填了一个唐荆陵的名字不知道是谁填的。

“我们争议的焦点,还有就是程序,因为我们接到听证的通知,实际上只有三、四天时间。按照法律,应该是在七天以前。还有所谓‘公开听证’,实际上不够公开,因为大部分来参加旁听的人,都不是通过正常的公民申请途径拿到的旁听证。很多想来的人没有拿到旁听证。”

问:“旁听的人里,高智晟律师这一方的有没有?”
答:“不十分确定有没有,但是我们。。。即使有也会非常少。
两点事实,因为会见郭飞雄的时候唐荆陵律师的名字根本不是唐荆陵填的,也不是温海波填的。不知道是谁填的,我们对此表示高度怀疑。还有,李和平律师主要讲了一下法律本身的问题。因为他们处罚晟智律师事务所,主要的依据是司法部的一些令。其实,这些令呢,本身就是属于司法部擅自扩大自己的权力,是违背《立法法》和《行政处罚法》的。也就是说,处罚晟智律师事务所的这些法规、这些部门规章本身就是违法的。”

问:“今天出席的这个听证会有没有作出什么结论?”
答:“没有。”

问:“什么时候能够给出一个结果?”
答:“按照法律,应该在十五天之内给出结果。”

问:“您在听证会上提出了什么要求?”
答:“我们都是一起来提的,包括另改日期、程序问题、事实问题,很多。”

同时受委托参加听证会的晟智律师事务所代理人李和平律师说:“这个听证会,是在北京市司法局611室,时间是从早晨九点半到十一点半吧。”

问:“您觉得整个这个听证会进行的是不是合程序?”
答:“送达程序是有问题的,违反了‘在听证之前提前七天告知申请人’这一规定。他那个听证公告上说了是要公开。但是实际上呢,除了两位代理人之外,其他的没有任何一个晟智律师事务所的人、支持者啊、同情人员能够进听证会现场。调查者说,他这一次要处罚晟智律师事务所的所谓三项事实。其中之一是说‘晟智律师事务所变更营业地址,未向司法局进行变更登记’。另外一项是说,晟智律师事务所没有按照规定要求,管理有关文书档案。第三就是说,为非本律师事务所律师违法执业提供方便。”

问:“您代理的这一方又是怎么提出证据的呢?”
答:“由晟智律师事务所举出的证据,证明他已经向司法局提交了、要求了变更登记。只不过是由于司法局自己的原因,没有能够变更登记完成,所以就形成今天的这种局面。晟智律师事务所提供的证据是不给办理,而不是说他不去办理。第二个事情,就是这个指控主要是基于一张会见犯罪嫌疑人专用介绍信,在指定某某律师的一个栏里面,是明确写上了温海波的名字。左上方。。。就是说这个栏呢,只能写上温海波一个名字,把它都填满了。但在旁边,两边呢,一边写了唐荆陵的名字,另外一边写上郭艳的名字。但是,郭艳和唐荆陵都是广州的律师。郭艳的名字被‘杠’掉了。广东华之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唐荆陵同样出具证明,这个名字不是他写的。他到番禺看守所会见郭飞雄的时候,自己单位仍然出有手续。这种情况下,就不存在所谓的‘为非本所人员提供非法执业方便’的问题。

“我们认为他这个指控也是不成立的,并且我们还要求对‘唐荆陵’这三个字进行鉴定。主持人认为没有必要。”

李和平律师还讲了他在会场外和大门口看到的一些情况:“有一些人在门口,是声援高律师的。”

问:“大概有多少人?”
答:“当时可能有几十个人。有一些人已经坐在大厅里面,有一些人还在外面,后来我们出来的时候,才看见司法局旁边被一些大汽车把前边的路给填满了。有很多人在外面声援高律师。后来他们有几个人过来跟我们握手,向我们表示慰问、感谢。他们说他们有几百人。我们看不清楚,因为那边有很多警察。”

* 高智晟律师的奔走与感慨 *

听证会开会的时候,高智晟律师在新疆继续为他受理的案件奔走。

自从11月4日他听到北京司法局对晟智律师事务所作出停业一年的口头通知以后,高智晟就向陕西和新疆争分夺秒进发,希望能够利用书面通知到达前,他还具有的律师资格去作一些自己认为必须要作的事情。到现在为止,这个时期结束了没有?”

高智晟:“这个时期。。。从16日(听证会)开始,他们将在十五天之内作出一个处罚决定。这个也是外部文明社会和中国大部分有良知的人支持的结果。要不然的话,他们决不会搞一个听证,听证完了以后还给你这麽个所谓的‘十五天’时间。”

问:“这些天来,您在陕西和新疆工作的情况进行得怎麽样?”

答:“我这一次主要到陈家山煤矿,是想给他们提供法律帮助,因为政府对他们的赔偿完全赤裸裸的是剥夺了他们大部分的法律权利。我去了一次很有成效,就是有四十人同意接受我的免费代理,他们对政府提起诉讼。但是您知道,我走了以后,他们又在持续地压迫这些受害人。这些受害人一一的给我打电话,说‘我们不敢告了,如果再告,不是我们的子女就是我们的亲戚都在矿上工作,他们将停你的工作’。您能看到的,就是一切的精力都花在了阻挠法律价值的实施上。”

问:“从11月16日听证会算起,十五天之后是12月1日。在12月1日公布听证结果之前,您还会做些什么?”

问:“12月1日之前,我还是尽可能的。。。(办完)新疆的这个案子,回去以后,未来你可能能够看到我又做了些什么事儿,现在不便公开。对宗教信仰自由的野蛮践踏,这是我最近的一个调查结果,太荒唐了!因为对基督教徒的迫害一点都不亚于对法轮功的迫害。”

问:“现在是北京时间11月18日的晚上,您此时此刻还有些什么感受想说?”
答:“应该说是感慨良多啊。我们最早获悉的是胡耀邦先生诞辰九十周年纪念,是一个隆重的纪念大会―――最初这是胡锦涛发出来的信息。国人呢,觉得他是往前。。。就是在这个事情上,他迈了半步。但是,正如您今天看到的那样,大大的降格。几千人的纪念会降成了三百多人的座谈会。原来的温家宝主持,变成了吴官正主持,三个政治局常委参加会议。胡耀邦先生的生前好友,就是和胡耀邦先生持有共同价值的那一群人,胡绩伟先生他们,都不得参加会议。林牧老人昨天晚上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感到很愤怒。他老人家认为是江系和胡系的斗争,已经是彻底地尖锐化和公开化。我的看法跟老人家不一样。我是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肯定是商量一致的。就是说,在对待国内民主派、法制派、和维权派这个问题上,他们没有派系之争。在胡耀邦先生的这个纪念安排上,再次看到了他们与时代、与文明潮流为敌的这种顽固立场。这是我想发的一个感慨。

“另外一个,我想特别跟您讲一个消息,就是最近国内外的强大的舆论压力,以及这次听证会上,司法部门突然发现,他对我的处罚是何等的荒唐,在他自己主持的听证会上已经彻底哑口无言。但是,在这种权力黑幕的背后,仍然是围绕着如何整治我高智晟在高频率地运转着。我在新疆有广泛的人脉,因为我在新疆作律师三年。司法部现在正在秘密地在新疆大范围地对我展开调查。这种调查,跟文革时期对一个反革命份子的调查没有任何两样。调查我的历史、调查我过去的生活、调查我过去的政治观点,有人在电话里跟我透露就说,司法部问新疆的有关部门‘为什么一个律师、一个党员最终会堕落到成了这么一个坏份子’。。。。。。这的确是令人沮丧。但是,站在他们的角度和判断标准上,那你就是坏份子。他们现在正在通过这种阴暗的权力,对我展开调查。这个消息是确切的。

“最痛心的就是,我在持续地、甚至用一些在当局看来是很难接受的方式,实际上我围绕的还是一个目的:我们仅仅要求的是他们遵守我们这个国家自己的法律,就做了这么一些事,他们就把你视作敌人。”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