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高智晟法定权利: 家人与高再次失联(2012,06,09)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06,09)
2012-06-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高智晟家人无法联络监狱与高失联超过两个半月*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去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三年实刑。直到三个月后,他的家人于今年3月24日才第一次被允许去监狱探视。从那时到现在,又有两个半月,家人一直无法与监狱联系,得不到再次探视的准许和有关高智晟的任何消息。

 

*高智义:如果不能与高智晟通个电话,我要到北京去要个说法*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主持人:“请问您最近和高律师、和监狱有办法联络吗?”
高智义:“打了十几次电话他们不接。”

主持人:“您现在打算怎么办呢?”
高智义:“我跟他们榆林市公安局说了一下,说‘你们真能让打电话,我们跟他通个电话;如果不能的话,我到北京去,看他们咋的。”

主持人:“您准备到北京找谁呢?”
高智义:“找他们北京市公安局。可以讲,我们连通电话的权利也没有。”

主持人:“从上次到现在两个多月间,本来应该家属还有机会和权利去看一次到两次,可是现在连电话都通不上,您是什么心情?”

高智义:“他们不接电话,我没办法。哎呀,你说的……现在电话好像是干扰可大了,听不清。
过段时间他们叫通话,我就不去了;不叫通话的话,我肯定要跟他们要个说法。”

*高智晟律师和高案简况*


现年48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又被失踪,直到今年3月才在狱中见到家人。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耿和:一直给监狱打电话打不通,写十几封信无回音*
我打电话给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请问她有没有什么关于高智晟的消息。

耿和:“我在这儿也是一直给沙雅监狱打电话,打不通,我就打沙雅114查号台,问能不能给一个能打通的电话,114说沙雅监狱电话是保密的,不能跟你讲。现在我们家人和我主要就是给高智晟写信。”

主持人:“写过几封信了?”
耿和:“公开的是三封。私下写了也有七、八封。”

主持人:“公开的是不是也邮寄了呢?”
耿和:“也都邮寄走了。”

主持人:“有没有回信呢?”
耿和:“没有任何回信。”

主持人:“信中主要表达些什么,可以对外讲的?”


耿和:“三封公开的,已经公开。私信写了些孩子的学习状况,说我们在这里已经很适应了,写些我们生活孩子学习等等情况。”

主持人:“对信有去无回,您现在心里怎么想?”


耿和:“我现在只想去写,去做,当然如果能收到,我是非常高兴。我的手机也一直给高智晟开着。他山东的姐姐说,都写的是挂号信。他姐姐说,都两个月了还没收到回信,要到邮局查一查,看看邮局会说什么。”

*耿和:中国现行法律规定与高智晟实际状况不相符*


主持人:“按照中国现行法律规定和高律师的实际状况,是不是都相符?”


耿和:“一点不相符,在高智晟这个案子上。你看,高智晟现在应该有权请律师,我们给他聘请了律师,(大哥)把律师函也交到狱警手里。到现在我给丁锡奎律师他的助手打电话,他们没有收到任何回信,他说收到回信,他会去做。


现在从法律角度,去年12月16日,当局说‘在缓刑阶段高智晟犯了错,把他收归监狱’,这个‘裁定书’在哪里呢?我们家属也不知道里面的详细内容,希望律师能把这个‘裁定书’拿出来。

何俊仁律师让我放心带好孩子,说‘我们一直都会关注高智晟,我们也会想办法找人去看他’。


我也与傅希秋牧师通电话,把给高智晟的第三封信公开信转给他,他也知道我的想法,他翻译成英文版公开发表。他说他们会继续推进找律师介入高智晟案。”

*莫少平:受高智晟家属委托代理申诉,国保找过我四趟,动员不要代理*


受高智晟家人委托、愿意代理高智晟案申诉的在北京的维权律师莫少平先生向我解释了目前申诉无法启动的缘由。


他说:“因为‘委托书’都是我们给准备的,当时跟他哥哥、跟耿和都约定好,说‘你们作为亲属可以委托,但是申诉程序能不能启动,还得高智晟本人同意’。这样,他哥哥到所里来和律师签署委托手续,我们把有关手续也给了他哥哥,说‘一旦你会见他之后,把这材料给他,看他在这个委托手续上签字确认,这样我们就可以正式启动这个程序了。

但是他哥哥后来跟我们讲,虽然把手续给高智晟了,但是他没有签字,这是第一;第二,他和他哥哥表示,不希望他家里的人再去管这个事情。

说实在的,为我们接受他家属委托,为高智晟代理申诉,国保找过我四趟,一次一次来,动员说希望不要为高智晟代理申诉。我说这是他的权利嘛!当然前提是亲属可以委托,必须他本人签字认可,如果本人不认可,确实申诉程序也启动不了。”

*莫少平:法定服刑者有家人探视、通信权利,要求通电话也正当合情理*


主持人:“从3月24日家属去沙雅监狱见过他一面之后,沙雅监狱就不再接电话,也没有跟家属讲他们可不可以继续探视……”
莫少平:“这本身是不对的。服刑人正常情况下,亲属可以每个月探视一次。只要本人没什么违反所谓‘监规’,停止亲属探视确实是不对的。

主持人:“最近这些年,在狱中服刑的人可以往家里打电话,在打电话方面,通常监狱是怎么掌握?”


莫少平:“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他可以通信,打电话实际是变通的一种方法式。探视是比较明确地规定一月一次。”

主持人:“通信一般有限制吗?”
莫少平:“没有。只不过信件需要检查而已。”

主持人:“因为高智晟的兄弟离沙雅太远,虽然耿和娘家近一点,但事实上从乌鲁木齐到沙雅也很远,家属说目前的想法,如果能打电话,也许他们可以减少去的次数。”


莫少平:“这种要求不是从法理上,是从情理上来讲,这要求应当说是很正当的,毕竟沙雅确实很偏远,亲属探视一次,路途时间或经济上都付出很多。如果能通电话,甚至现在有‘可视电话’,用这种方式减少探视,从人道角度、从情理上来讲,这种要求都很正当。”

*傅希秋:高智晟应享有法律规定的基本权利:通信、家人探视、请律师*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处境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我们对高律师自从3月下旬跟家属见了一面之后,目前毫无音讯,感到非常忧虑。我们也在计划下一步一些行动。当然高律师现在即使是在沙雅监狱服刑,也应该享有中国法律规定所有的跟家属见面、通信的基本权利。

我想,沙雅狱方或更高层的的中国当局,如果继续采取这种无理的、不合法的、拖延的方法来阻挠家属的会见,并且采取一些现在看起来是很明显的阻挠高律师聘请律师的权利……这些都是恶化的迹象。

我们会在下一步有些更大的国际规模的行动。起码能促使当局允许高律师聘请律师,同时也应该允许高律师通信、通电话和与家属见面。

目前这种状况非常不正常。高律师没有任何机会跟家属表达他的想法,尤其是对他法律权利的保护,以及他家属会见等等权利,现在都遭到剥夺。我们也会推动国际社会继续向中国有关方面提出呼吁和施加压力,下一步有些行动很快会陆续展开。”

主持人:“回顾高智晟案到现在,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傅希秋:“高律师经过近五年多次被绑架、被失踪,现在是被服刑者,这样一个个体当然应享受中国的法律所规定的被服刑者的相应的权利,包括申请与家属会见,通信、家属聘请申诉律师的权利。


刚才提到他说‘家人不要管’这件事,我想他至少没有明确提出‘不要去继续申诉了’因为他作为一个被剥夺部分权利的被服刑者,在这样的处境下,尤其像他这样一个可以说是震惊世界的、使中共高层重视的良心犯,尤其是经历了这么多次极端的酷刑、殴打、被失踪和直到家属所受到的巨大磨难,这样的情况下,不能指望他讲出来‘希望家属为我干这个干那个’,他也知道,如果家属要做什么,意味着给家属带来更大灾难。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他在里边的处境、讲这话的含义。


我觉得,要按照法律继续不断地为高律师的权利努力争取,起码是基本的人道权利,家属有定期会见,为什么不能给家属报个平安、打个电话?”

*傅希秋:高智晟律师一天不获自由,国际社会的关注不会降低*


主持人:“您看关于国际关注和你们所作的呼吁……这方面还有要补充的吗?”


傅希秋:“高律师目前的处境,我想还是全世界许许多多人都非常关心的。我上个周末刚在克里夫兰出席一个特别的大会,有七百多美国民众参加。大家在我讲完之后……在之前我还没有提到高智晟的时候,就有许多人过去问‘高智晟怎么样了?’‘他家属怎么样了?’大家都非常关心,我想,只要高律师有一天不获得自由、不能与家人团聚,国际社会对高律师的关注是不会降低的。”

*何俊仁:当局应有一个交代。希望高能写信、打电话、见家人*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说:“现在我知道高律师的家人非常着急,他哥哥也是尽量为高律师去委托律师,探访他、协助他,但现在看来还是有一些困难。

所以我的意见是,如果他们现在聘用的律师在工作上有困难的话,我们可以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律师可能可以有效地去履行责任,探访他,而且给他一些他需要的资源,我现在主要还是看在法律援助上是怎么样。

当然我们很希望他家人去顺利地探访他,尤其是他的哥哥。如果给高智晟有机会打电话到外面,那当然是最好,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

所以我们还是继续努力,看看将来是不是有机会可以放宽一点。我们还是尽各方面的努力,起码高律师应该收到他太太的信,有权利去回信。

我们也会从这方面要求处理高律师的有关机构有一个交代。我们这方面工作还是比较低调地进行,希望可以有一些改善。我觉得这是非常基本的一些权利,是没有理由去剥夺的。”


*何俊仁:中国法制不断倒退,不可长期用恐怖手段统治国家、打压人民*


主持人:“您看整个高智晟案件多年来的发展,关于到今天他目前的状况和中国法制状况,您还有什么要讲的吗?”


何俊仁:“从高律师的情况来说,我们当然知道中国现在法制状况是非常非常差,还是不断地倒退。高律师无论如何,是一个应该受到法律保障的人,他既然已经被监禁,也有他应有的一些基本权利,现在连这些权利也要给剥夺,这事看得很清楚,就是要全面打压高智晟。那是非常不人道、也非常不合理的事情。


所以我们还是尽力去做,我也希望外地的律师组织也会连同我们一起,去关注高律师的情况,也尽他们的努力去联系大陆内地的一些机构,包括负责政法的机构,希望他们能够公正地去处理这些事情。


当然,如果高律师健康方面需要的话,应该给他保外就医,这也是我们希望可以做的事情。”

主持人:“您刚才提到中国目前法制状况在不断倒退,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整个中国将会有些什麽样的影响?”


何俊仁:“现在看得很清楚,一方面,整个中国政府就是对不同政见者采取高压的措施打压;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也很清楚,就是政府对不同政见人士是非常恐惧。它自己也是没有什麽安全感,所以才用这样高压的方法来打击。不可以长期用这样恐怖的手段来统治国家。我是希望要改变。

我也觉得在‘十八大’快要举行的时候,我也希望那些人大代表提出我们对国家改变、改革的一些期望。是没有理由长期用这样的手段来打压自己的人民。”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