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放高智晟胡佳聲音 專訪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


2008-10-17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8,10,1)


*要求中國政府交代高智晟、胡佳現況*
10月10日,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出文告,要求中國政府立即交待中國境內兩位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高智晟和胡佳的現況。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何俊仁律師就此接受專訪。

         10月10日,瑞典皇家科學院諾貝爾獎委員會宣佈將2008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芬蘭前總統馬爾蒂.阿赫蒂薩裏。10月10日當天,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出文告,題爲《要求中國政府立即交待高智晟和胡佳的現況》。

        文中說:“諾貝爾和平獎得獎結果今天公佈,兩位被提名的中國著名維權人士胡佳和高智晟卻身陷囹圄,處境極不明朗。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藉此要求中國政府公開交代他們現在的具體情況,並要求立即停止對他們家人的監控,以及立即釋放胡佳。”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簡介*

現年三十五歲的胡佳先生本名胡嘉,畢業於北京經濟學院(現首都經貿大學),多年從事生態環保、艾滋病防治、愛滋孤兒救助等社會工作和維護人權活動。多次被警方綁架、拘押、軟禁。。。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同樣涉嫌罪名逮捕起訴。胡佳因在互聯網上發表的五篇文章和境外記者採訪他的兩篇報道,今年4月3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半,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現在獄中服刑。他的妻子曾金燕帶着至今未滿一歲的女兒,一直被警方圍困在家中,外界無法與曾金燕取得聯繫。

*回放:胡佳被捕前最後一次接受採訪、關心失地農民維權兼談法制*  

去年12月15日播出的“心靈之旅”節目,記錄了胡佳被捕前最後一次接受採訪的談話,他關心着黑龍江富錦失地農民維權和農民維權代表的境況。

請聽一段當時胡佳的談話錄音:“12日中午十一點多,(黑龍江富錦市維權農民代表之一)於長武被富錦的國保人員扣押,與於長武合作的(農民維權代表)王桂林也得到了於長武被扣留的消息,感覺到形勢非常緊張,就離開了家,現在他尚處於躲避當局追捕的狀態。

12月13日下午,我們又從於長武的家人那裏獲得信息,於長武的兒子已經收到官方給的《刑事拘留通知書》,罪名是於長武‘涉嫌破壞生產經濟’,這個罪名很奇怪,我們以前聞所未聞。

許多和於長武一起分地的老百姓感覺到,於長武現在是爲大家所蒙難,不能讓他一個人這樣承受壓力,所以大家就按手印,今天有兩百多名村民按了手印。他們把這個案件的簡單背景加上老百姓強烈要求無條件釋放於長武的這個信,準備了七份,我聽說是給富錦市委書記、市長、公安局、法院還有當地抓於長武的派出所,馬上就要遞交上去。

昨天我看到國土資源部。。。包括前幾天溫家寶總理說要嚴肅查處佔用土地的這種案件,要清退(土地)給農民。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富錦抓人完全是一種‘頂風’作案的性質。地方當局無理、無法無天壓制那些依法維權的農民,突顯了在中國有法不依,執法不嚴、違法不究,而法在被當權者隨意使用,來加之於老百姓罪名。 ”

農民維權代表於長武和王桂林後來分別被判兩年和一年半勞教,二人到現在都未獲釋。

  *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簡介*

當選香港《亞洲週刊》2005年“風雲人物”的十四位中國法律工作者之一、北京維權律師高智晟,原是北京晟智律師事務所主任。2005年前後,他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他的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業一年,他本人又於2006年8月15日被綁架,後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起訴,後被以同樣罪名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他和家人一直處於監控中,當局有關方面切斷他們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回放:高智晟律師被捕前最後一次接受採訪,反對暴力,倡語言溝通*

高智晟律師被捕前最後一次接受我的採訪,是在2006年8 月12日播出的“心靈之旅”節目中,當時他正在山東省看望病危的親人。

高智晟律師聽到維權人士郭飛雄(同是2005年“風雲人物”之一)第三次被警方暴力毆打的消息之後說:(錄音)“郭飛雄被打,我們在此感到一種悲哀,爲施暴者感到悲哀。

你們如此龐大的一個羣體,擁有國家政權。你們就找不到任何暴力之外的其它解決方式嗎?爲什麼和中國人民就不能用語言溝通,就是用暴力呢?爲什麼是這樣歇斯底里,這樣野蠻和無底線的暴行,能給你們自己帶來任何好處嗎?你們今天的危機,今天的不安,不就是這樣的暴行帶來的嗎?

另外一方面,郭飛雄這樣的人是靠打壓能使他收斂和屈服的嗎?”

*何俊仁律師:高智晟、胡佳和平推展人權運動受迫害*   

2008年10月10日晚上,在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主席、香港立法會議員、民主黨主席何俊仁律師接受採訪,我請他談談當天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佈的題爲《要求中國政府立即交代高智晟與胡佳現況》文告的背景和他們的想法。

何俊仁律師說:“有關高智晟跟胡佳的情況,他們現在雖然沒有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是他們在中國內地和平的人權運動受到國際關注。

事實上,他們兩位就是爲了很多弱勢、受壓迫族羣的人權,作了很大的努力,用和平理性的方法爲他們發聲。但是他們反而受到壓迫。

現在高智晟的現況我們還是不大清楚,外面很多不同的講法,認爲他現在是在監控之下生活,他跟他的家人都沒有得到自由可以跟外面交流或發表意見、過正常的生活。

關於胡佳,也很清楚,他是因爲發表一些言論,也是用和平的方法來宣示他對一些維權人士的關注,他被判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現在還在服刑。他的太太也是受到公安機構的監控。

他們兩位,一方面對中國的人權作了很大貢獻,也是用和平方法來推展人權運動,他們現在的情況我們非常關心,我希望國際社會不要淡忘他們現在的情形,也應該繼續爲他們獲得自由,表達我們的關注。他們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

*何俊仁律師:很多人因政見不同被剝奪自由,家人無法正常生活*

主持人:“對於現在中國大陸有些人,包括他們的家人――妻子、幼小的孩子,外界長時間不能確認他們目前的生存狀況,甚至不能隨時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境況如何,您作爲律師,怎樣評價、評論這樣一種現狀?”

何俊仁律師:“我們很有理由相信,這些人主要是因爲他們不同的政見,受到政府無理監控或公安無理剝奪他們的自由,使他們沒辦法過正常人的生活。現在這些不但發生在胡佳、高智晟那裏,也有很多人是同樣情況。我覺得,如果中國一天沒有改善這方面狀況,人權問題一定受到國際關注。

我再次強調胡佳、高智晟都是非常有代表性、有象徵意義的人,這也是他們爲什麼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我覺得外面應該繼續努力,要求中國政府提供他們和他們家人現在生活的有關因資料,讓他們可以跟外界接觸、知道他們現在的情況。”

*何俊仁律師:“依法治國”只是口號,公民受違法對待無處申訴* 

主持人:“中國現在是一個有成文法律的國家,以高智晟、胡佳和他們家人現在的處境爲例,是否符合中國成文的法律?”

何俊仁律師:“那當然是很清楚啦,高智晟他雖然曾被判罪,當然判刑很有問題,他主要是用和平方法表達意見,不但他專業作律師的資格被剝奪,也給判刑,雖然已給緩刑,他還是沒有自由,現在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而且他的女兒在學校、在街頭,也受到很多滋擾和威脅,他太太也是。

所以我相信,他們現在的生活一定受到很多方面――公安、權力機構的限制,他們完全沒有公開露面,使我們非常關注。

胡佳的情況也是很多人關注的。他身體不好,外界去監獄探視,也受到很多限制,我覺得這個情況一定要改善。否則,我相信國際一定對中國現在的人權狀況提出很多批評。”

主持人:“有沒有法律人依法做些什麼的空間?”


何俊仁律師:“現在中國的問題不是沒有明文的法律,而是有法不依,而且是法庭跟執法機構根本是常常沒有根據法律來辦事。受到不公平違法對待的公民沒有有效渠道申訴,整個法制出現這個問題。所以‘依法治國’只是個口號而已。根本在國家不同地方、不同環境都出現了很大的落差。”

*何俊仁律師:法律無法執行,人權與國際標準落差很大*

表面上有法律,但這個法律沒有辦法有效執行落實。這是整個國家的問題。這也可以看到,國家政策是不是可以由中央有效實行,這是很大很大的疑問。

現在我們維權律師關注組跟其他關注內地人權的團體應該聯合在一起,如果把現有違法侵犯人權的事情。。。一方面我們對受壓迫的人士提供援助,表示我們的關懷,另一方面也應該公開,使國際社會知道,中國在人權方面跟國際的期望、國際人權標準有很大落差。

我也希望國際社會表達他們對這些事情重視的看法,那就是無論中國現在經濟怎樣發展,在體育、科學方面有什麼進步,但在人權方面有這樣差勁的記錄,那麼在國際社會、國際輿論或不同國家領袖,也應該清楚地表達這個觀點――中國政府因爲人權的問題,所以不受到應有的尊重。”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