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失踪十个月 大哥呼吁国际社会寻其下落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缓刑期间于2月3日午夜 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至今十个月。上周本台报道了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要求中国当局以“负责任大国”负责的态度,尽快让高智晟给家人打个电话,或露个面。到现在,家人仍然没有得到高智晟任何音信。高智义担心高智晟安危,请中国当局交待高智晟现况,呼吁国际社会调查高智晟下落。
2009-1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12,03)


*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失踪十个月仍无音信*
北京时间12月3日夜里,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询问有没有高智晟律师的新消息。

他说:“没有,什么消息也没有。能不能向联合国人权组织把这些情况反映一下?”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后于2007年9月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今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妻子儿女在友人帮助下,于今年3月到达美国。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 2007年6月)等人权奖。

*高智义:回顾十个月前高智晟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今年1月,北京警方强迫高智晟离开北京。他回到陕北家乡,住在大哥家。他大哥回顾高智晟深夜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的一些细节。他说:“我在场,和他在一个炕上睡着,我们住窑洞。大约十二点,不到一点钟,听到外面狗咬,有人叫我。佳县公安局的高平孝我认识,我说‘你咋这会儿来?’,他说‘有点事’。我把门开开,他们来了三个人。说‘高智晟在不在?’我说‘在哩’。他们就把他带走。”          

主持人:“您能给我高平孝的电话号码吗?”

高智义:“我不知道后来是下岗还是分流,他不在公安局了,听说作生意去了,不知道他的电话号码。高智晟被带走后交给北京市公安局来的人。因为第二天(4日)一早我和我兄弟到佳县县城,北京市公安局这些人我们见了。”

主持人:“有北京市公安哪些人?”

高智义:“我就知道孙处长,跟着的四、五个我不认识。我要见高智晟,他们坚决不让见。我们就再没有见到他。”

主持人:“后来你们得到过什么消息?”

高智义:“再没有消息。”

*高智晟的姐姐:奥巴马总统访华期间曾受监控威胁,现已解除监控*
本台两周前报道了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遭到警方监控和威胁,说不准她外出寻找高智晟,否则连她的女儿都要被监控。

12月2日我打电话给高智晟的这位姐姐,询问近况。

主持人:“请问有没有关于高律师的消息?”

高姐:“没有。”

主持人:“您前些时候受到监控,现在怎样?”

高姐:“现在没有,不监控了。”

主持人:“您有没有向有关部门问过高律师的情况?”

高姐:“问过,说不知道。”

主持人:“监控您的是地方的人吗?”

高姐:“地方的。”

主持人:“监控了多长时间?”

高姐:“四、五天吧。”

主持人:“是奥巴马总统访问的那几天吗?”

高姐:“是那几天。”

*耿和:没有高智晟的消息*      
我打电话给高智晟在美国的妻子耿和,问 :“现在有没有关于高律师的消息?”

耿和:“没有消息。最近跟家里也没联系上。”
   
*高智义:不让亲人知道高智晟下落,哪有这种情理?我坚决要个说法!*
高智义:“谢谢你们关心。十来个月就这么不明不白失踪。我就看着那么多警员带走他,他就能失踪了?十个月没消息,谁不担心?”

主持人:“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高智义:“这心情很好理解,我父亲去世时高智晟才十二岁,我看着他长大,我母亲抚养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高智晟究竟犯了多大罪,多大错?如果真正严重,不可能判他缓刑监外执行对不对?

当国家主席的人也有三亲六故、弟兄姊妹,我们就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今天晚上看电视,说‘公平’啊,‘正义’啊。。。我不知咋公平,咋正义。你‘公平’‘正义’到哪些人身上了?我们是不是中国公民?

就是犯人,让我们家属知道的权利总该有。你说我们心里急不急?不让亲人知道,不让亲人找人,哪有这种情理?

至于高智晟做得对与错,叫世人公论,我不加任何评论。现在他究竟在哪儿,我坚决要个说法!如果不给个说法,早晚闹不好我给他们个说法,是你们当官的促成这种情况。”

主持人:“最近一个星期您有没有询问过?”

高智义:“询问过。他们 一问三不知,我也没办法。我再去北京的可能性也很大。人都想平安生活,你就给个畜生的条件,还能相安无事?就是这个道理。

他们今天‘和谐社会’明天‘为百姓’‘为人民’,你看电视说‘老百姓的事再小也是大事’,我是中国公民,连知道亲人下落这点权利都没有!”

*高智义:我担心他们是不是把高智晟暗害了?*
高智义:“我是个没有文化的老百姓,只知道为亲人呼吁你们帮助,能知道高智晟这个人的下落,究竟是死是活?我现在担心,他们是不是把他暗害了?

我只能要求联合国的人权组织通过一些渠道,能不能了解到高智晟这个人的下落?

高智义对记者说:“我一个老百姓,什么渠道也找不着。我们这深山沟里什么也不知道。希望你报出去,让外界尽快知道”。
         
*江天勇律师:让高律师面对公众,才能消除疑虑;对其它任何消息,我强烈质疑*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其下落的在北京的江天勇律师说,近来看到听到些没有可靠消息来源的说法。江律师表示:“现在我觉得,唯一能让外界消除疑虑的,就是让高律师面对公众。其它任何消息,我个人表示强烈质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