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九集:高智晟律师近况-二十九、质疑狱方拒律师会见高智晟理由的合法性真实性(2012,09,01)

质疑狱方拒律师会见高智晟理由的合法性真实性-RFA张敏-(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2,09,01)
2012-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傅希秋:沙雅监狱拒绝律师会见高智晟及为其代理申诉,给出三个理由*

8月27日中国北京的维权律师黎雄兵和李苏滨接受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委托,专程前往新疆沙雅监狱,申请会见狱中的高智晟律师,被狱方拒绝。有人权机构和高智晟家人对狱方给出理由的合法性与真实性提出质疑。

在美国的民间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及时获知了这一消息。他在接受我采访时说:“我们获得的消息是,两位北京律师黎雄兵和李苏滨律在8月27日前去新疆沙雅监狱,申请会见狱中的高智晟律师。

他们接受了高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委托,带着完整合法的代理手续前去申请会见,代理高律师下一步申诉、上诉。但是新疆沙雅监狱相关部门负责人却百般阻挠,对他们列出三个主要理由,拒绝他们会见高智晟。

最主要三个理由,第一是说,根据所谓司法部相关规定,只有被关押的犯人亲自签字授权的才能够算数,所以高智义委托的不算数,不能作为申请依据。第二,说高律师本身是高级律师,他不需要别的律师来为他辩护,如果要辩护,他自己会辩护,不需要这两个律师前去会见。第三,根据狱方转述,说高律师自己说的不希望会见任何家属和律师,所以更没必要让这两个律师会见”。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况*

现年48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去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今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从那时到现在,又有5个多月过去了,家人一直无法与监狱联系,得不到再次探视的准许和有关高智晟的任何消息。

 

*傅希秋:高智晟会见律师和家属权利被非法剥夺,国内律师执业和法制环境恶化*

8月27日,家人委托的两位北京律师在沙雅监狱申请会见高智晟遭到的拒绝后,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两个律师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据理力争,特别谈到如果按照这种说法,中国的《刑事诉讼法》和《刑法》中关于对律师委托和会见的相关规定的实施,都几乎很难进行了。

律师们也特别提出‘如果是需要高律师本人意愿的话,可不可以让律师们会见几分钟,至少让他自己表达他的意愿’,也遭到狱方拒绝。

在8月28日,两位律师又前去乌鲁木齐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投诉新疆沙雅监狱的这种违法行为。监狱管理局官员出面接待了他们,最后告之‘沙雅监狱作出的决定也是新疆监狱管理局的决定,所以是正确的、不能更改的。所以两位律师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去会见高律师’。整个情况就是这样。

律师们认为,到目前为止,被关押的高智晟会见律师和家属的权利被非法剥夺,律师们还是会继续向有关部门投诉,这是我们所得到的进一步消息。”

 

主持人:“我曾经给二位律师打电话,但是都没办法打通。”

傅希秋:“律师们现在面临很大压力。律师们当然希望能顺着法律程序,在法律轨道上为高律师的权利向有关部门继续申诉、投诉。但目前确实国内律师执业环境正在恶化,法制环境也非常糟糕。所以,据我了解律师们现在还处在非常受压力的情况。”

 

*高智义: 去年底沙雅监狱曾谎称“高智晟说不见任何人”,在高智晟身上不按法律*

高智晟的家人听到沙雅监狱及其上级拒绝律师会见高智晟的消息和给出的理由后,表达他们的看法和心情。

 

对黎雄兵、李苏滨二位律师作出正式委托的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说:“狱方说高智晟不想见律师,完全是假的,因为去年(年底)我和他岳父去(沙雅监狱)的时候,他们说‘高智晟说不见任何人’。今年3月我过去问高智晟‘你知道(去年年底)我们去吗?’他说‘根本不知道’。他们都是鬼话,胡骗人的。”

 

主持人:“现在听了沙雅监狱的答复,您作为家属委托律师后目前是这样的结果,您怎么想呢?”

高智义:“哎!中国的法律不知有多少条,到高智晟身上他们就是随心所欲,他们说是法就是法,说什么就是什么。根本不按法律程序来,如果是按法律的话,他的刑期到去年12月份就满了,满了以后再服实刑。他重新又犯了哪条?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在高智晟身上就根本不存在法律用得对与不对嘛。用老百姓的话说,胡说的就是政府嘛,他们说‘对’就是对,说‘不对’就是不对。至于我们,你说我们能咋说呢?你有什么办法呢?”

 

*高智义:要求与高智晟通电话,不成;家人写信,没回音*

主持人:“一方面是家属探视,另一方面是律师会见,都不行。您作为家人,家属上次会见到现在已经5个多月了,律师的委托是您办的,您现在心情怎样,怎么想?”

高智义:“我能怎么想?我去监狱就要求说‘我们离新疆沙雅三千五百公里路,农村人去一回得两、三千块钱,要求能不能通过打电话知道他的情况?’当时他们回答说‘看他改造的过程,如果改造得好,也可以;改造得不好,一直是不行’。

我跟当地政府一直在联系,联系了好多次,他们说‘我们给你向上打报告,你们这个要求也合理着呢’,但是至今没结果。 连个通话的要求都不能给我们达到,我们去一回可不容易。再一个,农村人在这个季节忙着呢,没办法嘛。

作为我们心情是非常复杂的。以前有个快二年的时间完全失踪。老百姓说是‘他们做的让我们不相信他们’。现在谁知道高智晟又到哪儿?他们说他好着呢,我们知道他好不好?不要说老百姓了,就是当国家领导人,都有个三亲六故,谁不担心自己的亲人?我们担心归担心,但是没有办法。我今年3月看了高智晟以后,我们兄弟姊妹就给他写信,写了很多至今一封也没回信(其中有挂号信),这个问题就说明,信到监狱也不知道高智晟自己收到信了没有。因为他们过去所做的,我不相信他们。为什么给高智晟的信他也不能给回?”

 

*高智义:反正今年得去沙雅一回,不去真的心里实在不踏实*

主持人:“至于这次委托,连律师去了也见不着,您又是怎么想呢?”

高智义:“我也没办法,现在政府就是他们说东就是东,他们说西就是西。老百姓你能咋的。他们说合理就合理,说不合理就不合理。国家的法律条条框框都非常清楚,那你没办法,有啥办法呢?”

 

主持人:“近期您有可能作出什么反应吗?”

高智义:“一个是马上开始收秋了,再一个我们今年遭受特大暴雨,至今还没能恢复,有时一家到一家路还不通,更不要说出远门了,到农历十月份看看我们的时间(能不能到沙雅看一次),反正今年得去一回,不去真的心里实在不踏实。”

 

主持人:“能不能请问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高智义:“58岁了。我想跟你说,我们什么情况都不能知道。”

 

*耿和: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高智晟问题上撒谎骗人,我不相信他们*

我采访了现在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

主持人:“请问当您听到二位律师到沙雅监狱要求会见高智晟律师遭到拒绝的消息,您怎么想?“

耿和:“我想,流氓就是流氓,我不抱有希望。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高智晟问题上撒谎骗人。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绑架以后,2006年9月我们就给高智晟请律师,国保三番五次到我们家,给我‘做工作’,甚至做不成他们就不走。从早晨八点多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后开始,他们就进来了不走。国保说‘高智晟是律师,他不需要请律师,你不要给他请律师。我说‘我必须给他请律师’。然后他们过些天就给我带来一封信,是高智晟写的信。其中有一条就说‘我不请律师’。几个月以后高智晟回来了,我就和高智晟核实这件事,我说‘信是你写的吗?为什么?’。高智晟说‘是我写的,如果我不写不请律师,就不给你们娘儿仨生活费’ 。因为在这之前没收了我们全家的银行卡和现金。

所以这次又是同样的事出现在这个问题上,这次如果是带出高智晟写的条子,我都不相信,因为人在他们手里边。”

 

*耿和:律师按法律程序做,家属争取探视权,但我一直打不通沙雅监狱给的电话*

主持人:“您和律师现在能联系上吗?”

耿和:“我没联系,因为傅牧师主要联系,我就没有联系。”

 

主持人:“现在亲人家属没有办法去探视,律师也见不到高律师,您有什么想法和考虑?”

耿和:“我现在就这么想,律师以律师的法律渠道往前做,我们家属就争取对高智晟的探视权,跟律师保持沟通。”

 

主持人:“在探视权问题上现在有没有什么渠道能够跟狱方联络交涉?”

耿和:“ 没有。家人离开沙雅监狱的时候就问‘我们下一次什么时候看?’监狱说‘看你们的表现’。我们不知道这个‘表现’是指什么意思。”

 

主持人:“看家属的表现?”

耿和:“对。我猜测,‘看你们的表现’我理解就是说看外界的舆论,或者是看看你们家属……意思就是约法三章,不能采访不能对外怎么怎么……我想是不是看这里面的意思。

给了个电话号码,说‘要约下一次你就打这个电话号码’,我也就一直给沙雅监狱打电话,打不通。”

 

*耿和:经严刑拷打出的结果,我不相信;探视权、聘律师权被剥夺,为什么?*

主持人:“从合法权益方面,一是探视权,另外就是申诉权,还有其它方面。从上次探视到现在已经5个多月了,本来每个月都可以探视的。您还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耿和:“在有时间方便的情况下,我尽可能让更多人知道高智晟这件事。我为什么不敢给高智晟的大哥打电话?你想,现在正是要秋收了,这么忙,他大哥也将近六十岁了,身体不好。家里就他一个主要劳动力,孩子都到外面打工去了,就他跟他媳妇去弄全家人的秋收。我这面带着孩子。我最近跟大赦国际沟通,大赦国际准备要搞一个‘全球声援高智晟’活动,主要是写信。

我没有办法,在高智晟这个问题上感觉到(当局)整个就是一个流氓在说话。按着法律的程序,家属的探视权我们得不到,我们请律师的权利,也被剥夺,为什么?

人又在你们手里,说高智晟说了任何话我现在都不相信,因为是经过你们给传递出来的,是经过你们严刑拷打出来的结果,我不相信。”

 

*傅希秋:吁国际社会施压促中国当局依法还高智晟申诉、见家属权,释放高智晟*

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就新疆沙雅监狱拒绝律师会见高智晟一事,发表谈话说:“我们对华援助协会一直在关注高律师,从他被失踪,到再次被入狱,关注他的安危。他的家属也是非常着急,我们一直保持密切联系。

这种由政府部门非法剥夺高智晟会见家属聘请的律师的权利,甚至会见家属的权利都被剥夺,这实在不仅违背人情和常理,而且违背中国的法律规定。

我们当然是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向中国有关部门施加压力,敦促中国监狱管理部门能够顺着法律的途径,恢复高律师依法为自己申诉辩护的权利、会见家属的权利。

高律师一案在国际社会已经非常清楚,这是直截了当的一个政治迫害的冤案。我们也呼吁中国的中央政府能够在这样一个中国目前所谓‘积极寻求建立法制社会、和谐社会’的背景之下,能释放高律师,恢复他的人身自由,允许他来美国与家人团聚。

我们这样的诉求不会改变。我们也看到高律师的家人、在美国他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在想念高律师,我们会继续关注这个案子,也支持律师们为此所作出的努力。

高律师的案子也是刚刚结束的‘美中人权对话’其中主题之一,这是美国助理国务卿波斯纳在对我们非政府组织的‘吹风会’也特别提出。我知道欧盟跟中国的高层也都讨论过高律师遭遇的问题。

所以,这样一个禁止他会见律师、会见家属的决定肯定不是一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监狱管理局作出的,应该是有更上边的部门作出的,所以我们需要看中央政府,现在他们应采取行动作出合法决定,释放高律师。”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