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和受访:亲友再寻高智晟律师

(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0,10,30)
2010-1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耿和受访,急切寻找再失踪半年多的丈夫高智晟律师*

中国北京的维权律师高智晟今年4月再次失踪至今。

日前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在美国接受我的采访,表达她急切寻找高智晟的心情。

耿和说:“从3月底4月初短暂有点(他的)声音,以后就再也没消息了。他大哥到北京去找,我们家人朴素的想法就是想知道他的消息。我和她姐姐沟通,他姐姐说‘这是家里的一口人,不管是每天吃饭、睡觉。。。干任何事,哪怕是在外面散步,任何场景都能勾起我们对他的思念’。

他到底到哪儿去了?我们全家一直困惑,一直要寻找他。

现在世界的发展,通讯和交通发达,我们想起哪里,在电脑上就能看到哪里;想跟谁通话,就能通话。

唯独就是我们找我先生,怎么都找不到,全家都找不到。我觉得在文明社会,特别不可思议。”

*高智晟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

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同年3月到达美国,后来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后,有关他的情况,来自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警方和其它方面的说法种种不同。

到今年3月27日,外界一直得不到他的确切消息。

3月28日,网上突然公布高智晟电话号码,外界可以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

十天后,外界再拨打这个号码,停机。

4月20日以后,高智晟律师的亲友和外界人士,再没有任何人说得到过高智晟律师的消息。

*耿和:再次与高智晟失联前后*

谈到3月底4月初高智晟律师短暂露面,耿和说:“这证明他一直在中共手里面,他说出来的一切都不是自愿的表露。

那还有什么说的?真实的事情就是这样。

我们家属如果这样再沉寂下去,我们家人再不吭气的话。。。我也发愁。”

主持人:“能不能简要回顾一下今年高智晟露面后你们的心情,后来联系怎么中断的?”

耿和:“4月初,香港律师打电话告诉我们高律师的电话,我们就打了。因为他电话的状况,我们没多说什么。我说‘我在网上看到你的照片,你的牙这么不好,去看看牙医吧’。

他说没有电话号码。我就从114查了号码,说‘你记一下’。他说‘我没带笔’。我听见旁边有人小声说‘我来记’。他就说‘你说’,我说了号码。

第二天我打电话,问他‘你看牙了吗?’他说‘没去’。我说‘你不看那几颗牙掉了怎么办?’他说‘哎呀,我能看的时候就看去了。’

这就证明他还没有选择医生的权利,没有看牙医的权利,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身体。’后来就没怎么打电话。

到4月16日,我女儿说‘现在我爸有消息了,我要是心情不好就可以给我爸打电话’。

高律师是4月20日的生日,我们就想到时候给他唱‘祝你生日快乐’,给他一个惊喜。

结果到时给他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这时赶紧给他姐姐打电话,她说他们最近也有三、四天联系不上,然后一直到现在没有消息。”

主持人:“这段时间您怎么想?为什么这半年多没有一再发出声音?”

耿和:“我开始想,可能过两、三个月就有消息了,再等等吧,再等等。一等就等了这么长时间,没消息。

到现在半年多了,他身体能受得了吗?他没权利看医生,自己也没法保护身体,是什么样的状态?时间越长。。。那照片,都看到了。”

耿和说她近几个月忙着搬家和孩子的转学等等事情:“搬家历时三、四个月,很辛苦。

9月18日才进到新家,到现在就是过度这个事。实际不是没有发声音,在这期间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律师团都知道。他大哥到北京去,就作为再次寻找的一个起点吧。

你说,比如说高智晟要是到了监狱里,我们也要知道具体地方,家里人也许能看望他,是不是?现在搞的。。。感觉心不着地一样。”

*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致信奥巴马,请胡锦涛告知她父亲下落*

高智晟律师的女儿今年17岁的耿格10月28日发表公开信,请求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下月出席于首尔举行的G20峰会时敦促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公开高智晟的下落。

信中说,“奥巴马总统,您是两个女儿的父亲,请您要求胡锦涛主席告诉我,我的父亲在哪里。”

她还写道,“我知道现在只是我父亲一人,但我还知道,如果听任中国政府在对待我父亲的问题上明目张胆地践踏本国法律,迟早还会有其他人的父亲失踪。”

以下藉着采访录音回顾一下高智晟的亲友和人权人士近日再次寻找高智晟律师的情况。

*10月21日电话采访在北京的高智义:派出所不立案、家中无人*

10月21日,我打电话给从家乡专程赶到北京寻找高智晟的他的大哥高智义。

主持人:“请问您是哪一天到北京的?情况怎样?”

高智义:“我是昨天到北京。不理想。”

主持人:“您都到过什么地方,怎么问的,回答是什么?”

高智义:“我先到市公安局信访办,他们说信访办只是公安部门的一个平台,调查时间得两个月。”

主持人:“您对他们提出什么要求?”

高智义:“我知道见不了他们领导,给他们领导写了一封信。意思一是要求见高智晟本人,了解一下情况;二是要求见他们领导;三是农历十月初十(11月15日)我儿子结婚,能不能叫高智晟回去参加婚礼,这样政府显得宽宏大量,我们家人也高兴。

结果他们信也不给我转他们领导,就是叫我回去,没办法。

今天我又到小关派出所,他们说不知道高智晟哪儿去了,给派出所报案叫他们立案他们不立案,说这个案子特殊。

我问怎么个特殊法,他们说原来也有找不到的情况,现在你回家等着,以后会有消息。”

主持人:“您有没有到律师家里看一下?”

高智义:“去了。他家里绝对没有人。门上有灰尘。”

主持人:“您有没有问物业管理人,他家有没有人来过,有没有人看守?”

高智义:“门房说好几个月没有见过高智晟,绝对没有。”

主持人:“有没有回忆他什么时候走的,情况怎样?”

高智义:“大体上是阳历4月份他见过,再没有见。”

主持人:“您有没有进高智晟律师家门里看一看?”

高智义:“进不了,门锁着。”

主持人:“我记得您以前有钥匙。”

高智义:“钥匙给了他(高智晟),他拿去了。”

主持人:“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办说要调查两个月才能有结果,让您回家,您怎么想?”

高智义:“我有什么办法?毫无办法。我跟你说个难听话,来回的路费加上这两天花的二、三百块,我也待不下去。”

主持人:“陪同您的是不是还有关心高律师的律师?”

高智义:“滕彪,还有李和平。他们也毫无办法,他们现在还有不方便。”

主持人:“能不能向关注高智晟的人谈谈您的愿望?”

高智义:“我的愿望是最好早日和高智晟见面,见不了面能听到他的声音就感到放心了。

我是大老粗,心情你们也能理解。从根本上说。。。

我这次给他们的信上也说‘高智晟就是犯错、犯法、犯罪,这是由你们定的,但你们官员的说法我们家人不能理解。

从哪方面说,家人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从心情上,派出所说‘特殊’,我哭着跟他们说‘你们吃国家这碗饭,挣这个钱,你们也有兄弟父母对不对?

谁家人几个月没消息,你说我们不担心?在国内是一统天下,我能找谁帮助?”

*10月21日滕彪律师受访:陪高智义去高律师家门口和派出所见闻*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博士说:“昨天接到高智义电话,他说去了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处。

我说今天有课,上完课后可以跟他一起去派出所报高智晟失踪。

后来我把李和平律师也叫上,一起去了高智晟家附近的小关派出所。

在这之前,我们也一起去了高智晟在小关北里的家。

他家门把手上都是灰尘,敲门也没有应答,可见好几个月没人在家了。

我们问门口值班室的人,他认识高智晟,说从今年4月9日高智晟被带走之后再也没回来过。

我问是被谁带走的,他也不敢说。很显然是被北京警方带走的。

然后我们去小关派出所报失踪,说高智晟4月份开始到现在没任何消息,所有家人亲戚朋友都联系不上他。

他们去请示,后来说高智晟这事情比较特殊,以前也失踪过,所以让高智义回家等消息。

我们问特殊在哪儿,他也不说,不再理我们,也不给受理或立案,不询问任何具体情况,没有正式进入他失踪的程序。

后来我在网上发了几条消息,就离开了。”

主持人:“又去别的地方了吗?”

滕彪:“没有。因为也到了下班时间。

高智晟失踪十四个月那次,高智义也来过。

这些官僚部门没有任何人能处理,他们也都知道高智晟这个案子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

北京国保的头子叫孙迪(音),他多次去过高智晟的老家,也认识高智义。

这次高智义来北京,孙迪避而不见。

高智义也很愁,很悲伤,但是想不到任何有效的途径让任何部门去正式受理高智晟失踪的事情。”

*滕彪律师:高智晟的作为是英雄作为,他的案例表明中国人权状况和维权律师处境险恶*

主持人:“根据对高智晟个案,从最初您了解的高律师所作的事情到后来怎样获罪、怎么被判的刑,法律地位和今天状况,您有什么特别想说的话吗?”

滕彪:“我认识高智晟是在2005年初。应该说他是中国最勇敢的人权律师,他为法轮功辩护而且做了很多调,把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受种种酷刑的情况向全世界公布。

他也接受其它一些人权案件,包括家庭教会牧师受迫害、政治犯良心犯案件。

我认为他的所作所为是英雄的所作所为,应该受到人们的尊敬。

但是当局却把他给判刑,而且对他施加种种酷刑,判三年,缓刑五年之后,他很快就失踪了。

他现在的情况很显然属于国际人权法所禁止的强迫失踪。

显然当局对他的失踪要负全部责任。

我觉得国际社会应该继续呼吁,要求当局释放高智晟。

最近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全世界更明显地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

高智晟的案例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情况,表明中国目前的人权状况,而且也表明中国维权律师所处的环境是非常险恶的。”

*10月21日李和平律师受访:物业人说高智晟4月8、9日留给他米面菜,上别人车未归*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北京维权律师李和平,也陪同来京寻找弟弟的高智义去了一些地方。

李和平律师说:“我今天下午和滕彪与高智晟大哥一块儿到高智晟家北京市亚运村小关北里、到小关派出所报人口失踪。

几个警察叫了一个人下来,说‘他已经走失过一次啦,又不是第一次,你们回家等吧,我们也没办法,这事情很特殊。’也不立案,我们只好离开。

现在高智晟到底是个什么样状态,家人非常担心,我们作朋友的,也对高智晟律师目前状况非常担心。

高智晟本身是律师,我们及很多他的朋友也是法律领域的人。

我们觉得,高智晟作为公民,不管是有任何。。。即使有违法行为,作为家人、朋友,也应该知道高智晟在什么地方,他现在的状态。

而不应是他现在杳无音信的这种状态,这是极不正常的。

我觉得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这种状态都是不能容许的。

我们到了高智晟的家门口,我问物业看门的一个老头‘高智晟走没走?’他说,四月八、九号,高智晟走了,走时还把一些米、面、菜留给了这个老头,上了一辆车。

自此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

*李和平律师:高智晟因为维护法治人权受难,当局残酷折磨良心律师是犯罪

主持人:“您觉得高智晟律师事件从头到现在,从中可以读出些什么,还有要讲的吗?”

李和平:“我觉得高智晟律师是中国最有良心的律师,也是最有道义感、最有担当的律师。

他因为维护中国的法治、人权,承受了这么多的苦难。我对他的这种担当非常非常敬重。

但话又说回来,中国目前对一个良心律师、人权律师使用这种手段进行残酷折磨、失踪,用非法治、非常残暴不人性的手段对付一个国际著名律师,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妥当的,也是一种犯罪行为。

有关方面应该及早把高智晟交给他家人,使高智晟恢复人身自由,按照一切回归到法治层面上来,而不是用这种非法治、下三烂的手段处置中国的律师。”

*10月25日电话采访在陕北家中的高智义:电话不正常,没办法,心急如焚*

10月25日,我拨打高智晟律师的大哥高智义陕北家中电话,一直占线。后来我拨通了他的手机,他说已经回到家。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高智义:“前天(23日)。我尽努力了。”

主持人:“您家里的电话刚才占线,我也打不进去。”

高智义:“那我没办法。我今天就没有打电话,还占线呢?根本不占线!”

主持人:“您知道家里电话不太正常吗?”

高智义:“我早就知道不正常啦,也没办法。”

主持人:“您临离开北京时,又跟有关方面讲了什么,或者他们跟您讲了什么吗?”

高智义:“没有。我就是心急如焚,想知道我弟弟的消息。肯定非常挂念,他身体能好吗?只有我们见了他,才知道他身体情况,不见肯定非常挂念。”

*高智晟在山东的姐姐受访:现在什么叫法律?我们没办法,只有心里着急*

我又打电话给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问她有没有得到高智晟的消息。她说:“没有消息。”

主持人:“能不能讲讲您最后一次和他联络是什么时候,他说些什么?”

高的姐姐:“清明的时候他回老家给我母亲上了个坟,给我来了个电话。又说在北京住了一、两天,然后到乌鲁木齐看他老岳母、老岳父去了。”

 主持人:“后来他在那边打过电话没有?”

高的姐姐:“没有。(从老家)回去北京跟我通了一次话。他说他去新疆的时候再跟我们通话,一直就没通,什么消息也没有。”

主持人:“有间接消息吗?”

高的姐姐:“没有,半年了。”

主持人:“半年多没有消息,您怎么想呢?”

高的姐姐:“就着急呗,那有啥办法?像我们平民老百姓,着急又有什么用呢?

这不,我大哥提着个心,最近去北京看一看,到现在啥消息也没有。

我们就是希望尽快有我弟弟的消息,啥消息也没有能放心吗?担心他的人身安全,谁知道他现在怎样了,害怕他性命没有保障。

现在什么叫法律?谁有权谁说了就是法。我们没办法,只有在心里着急。”

*耿和:养狗养猫丢了也得去找,大活人到这种程度,哪有尊严?*

高智晟律师的妻子耿和说:“你说这个人活着哪有尊严?就是家里养个狗养个猫的要是丢失了,咱们也得去寻找,是不是啊?

都要有心里落地的一个结果。你说咱们这大活人就到了这种程度!

非常感谢滕、李和平律师他们陪着大哥!”

*范亚峰博士:高智晟律师的遭遇需放在全局里看*

10月22日,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发起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签名活动。

到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北京时间10月30日上午九点,已有海内外各界人士227人签名。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在北京的维权人士、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说:“我觉得,高智晟律师的遭遇需要放在一个全局里边来看。

就是说,对维权人士的打压毫无疑问是从2003年以来,维权运动高涨的同时对于维权人士打压的残酷性一直就没有停止。

包括像高智晟律师、郭飞雄先生受到的酷刑,像李和平律师受到的绑架和殴打,滕彪先生受到的绑架等等。

今年以来,这样一种迫害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的残酷性,从总体上讲呈现一个重要特征。我们(团队)去年有过一篇文章,叫《酷刑吓不倒维权公民》,我们可以看到,党国希望以残酷性威慑、吓阻中国公民维权声势,乃至在心理上以恐惧来维持暴力威慑的效应,在2010年我们可以看到基本失去作用。

就这点来讲,我们可以说这是党国体制以暴力和谎言为两大核心的控制手段,残酷性失去了它的威慑价值之后,暴力与谎言的作用我们看到呈现日趋衰竭的趋势。”

*范亚峰博士:“诺奖”后,我们还有更加艰苦的路要走,点滴行动积累,推进民主法治*

到2010年10月诺贝尔和平奖事件之后,应该说在维稳体制即将终结的前夕,党国的暴力机器发挥到极致。可以说是加速、也是疯狂运转。

老子曾经说过‘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这种暴力的威慑是不可能持续很久的。

我觉得,高智晟律师从4月以来长达半年的失踪,应当说既是他本人的受到残酷打压遭遇的继续,同时又和陈光诚先生出狱之后失去自由、全家和外部失去联系、也和最近其他北京学者维权人士,乃至全国的维权人士、民主人士等等,都在近期受到全面打压是一致的。

所以,理解高智晟律师的遭遇要放在中国争取民主法制全局里去看待。

同时同样,我们关注以接力绝食声援陈光诚先生、发起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律师的行动,都是一再促使我们也提醒我们,在‘诺奖’之后,我们还有更加艰苦的路要走。

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为我们、为维权事业、为民主事业付出巨大代价的我们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不能忘记他们付出的牺牲。

应尽力所能及去帮助他们、声援他们。

这样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以我们点滴的行动积累起来,逐渐推进中国在民主法治道路上往前迈进。”

*何俊仁律师:中国政府应对高智晟失踪负责,要求高层官员表示态度*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就高智晟律师再失踪超过半年接受我的采访,何俊仁律师表示:“我们长期关注高律师的情况,也透过各方面联系,希望知道现在他的处境和状况。

但到现在还是完全没有音信。

我们是蛮担心的,知道高太太也是非常担心。

到现在不但是香港的维权律师关注组,而且就是我们这个国际的律师团也是尽最大努力,透过各方面希望中国政府能有些回应,起码透过一些渠道给我们知道他现在身处什么地方,最近处境怎样。

总的说,现在没什么进展,我们还在继续努力。

我相信各方面关注的人士和团体继续来做这件事,继续跟进,而且发出要求,对这件事情是有帮助的。”

主持人:“一个人处于缓刑阶段,现在连他所在的地方都不作交待,您认为这是什么行为,什么问题?”

何俊仁:“当然,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政府要对高智晟现在的失踪负责任。

而且他们也应该有一个说法,为什么他现在还是没有自由。

如果他有自由,是没有理由不跟外面起码是他的家人亲属保持一些联系。

现在问题就是中国政府还是没有公开正式承认是他们的责任。”

主持人:“您个人认为高智晟是在当局的控制之下吗?”

何俊仁:“我有理由相信,我绝对相信他是给一些政府的人员。。。

或者是在政府安排、授权或操控之下,一些人做的非法行为,剥夺高智晟的自由。

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应该对中国政府施压。继续努力,也希望可以把握机会对中国现在高层官员要求他们表示一个态度。”

*傅希秋牧师:高律师再次被失踪,人权法治何在?希望中国政府尽快交待高智晟下落*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并救助他家人的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就高智晟律师再失踪半年以上发表谈话说:“高智晟律师从今年4月20日再次失踪,到今天音信全无。

10月21日滕彪律师和李和平律师陪同高律师的大哥高智义就高律师失踪,在北京朝阳区小关派出所报案,派出所警察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给立案。

我们对高律师失踪非常关注。我们一直在透过国际社会为他呼吁和其它手段寻找他。

我也注意到最近中国维权联盟特别发出紧急呼吁,希望国际社会发起寻找高智晟行动。我们愿意响应这个行动。

到目前为止,我们发起的 Free Gao (释放高智晟) 特别行动,已经有来自全世界180多个国家的十五万人签名,还在继续奔走呼吁。

我今年无论是去欧洲,还是在美国各地很多演讲过程中,许多普通的美国人和欧洲公民都问我关于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一些情况。

中共当局将高智晟再次人间蒸发,实在是对高智晟本人基本人权的践踏,也是对中国所谓实行法治和法治精神都是践踏和嘲弄。

如果一个人可以被就这么白白的人间蒸发了,家属都没有知情的权利,基本的人身安全和法治何在呢?

所以,我们非常关注。希望中国政府尽快交代高智晟的下落,使他跟家人能尽快团聚。”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