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春節前訪耿和:高智晟近況(RFA張敏)


2016.0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gzs.jpg 高智晟近照(選自耿和推特頁面)

*耿和:高智晟說“一旦跟我聯繫不上,我再失蹤,不要瞎找我,人就在他們手裏”*

現在在中國大地上,人們正在歡度傳統節日春節,但是維權人士和家人的處境仍然艱難。

前不久傳來出獄後一直被軟禁的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和家人再次被騷擾的消息。

2月1日,高智晟律師的妻子、在美國的耿和接受我的採訪,談近日情況。

耿和:“上星期五,29日晚上我這邊(美西時間)大概六點左右,我給他(高智晟)打了個電話。

我問他‘在那兒幹什麼呢?’他說,該過年了,剛到他弟弟家,準備在他弟弟家過個年。老家太冷了,可能內蒙古的寒流,在家裏冷得要命。所以在他弟弟家過個年,在那兒暖和幾天。他說‘我一到那兒就發現周圍有人跟蹤,竄來竄去的,我要密切觀察’。

他讓我不要擔心,說‘一旦跟我聯繫不上,我再失蹤,不要瞎找我,那就是人在他們手裏。他們就在我這兒周圍竄着呢。’”

 

* 耿和:高智晟想在縣城弟弟家過年,全家被騷擾夜裏無法入睡,他只好連夜趕回村裏*

主持人:“高律師到他弟弟家有多遠?在什麼地方?”

耿和:“他弟弟家在榆林,他們老家在陝北,大概有三十里路。他弟弟家在縣城,有個暖器,會暖和一些。農村家裏……內蒙古最近的這個寒流非常非常的冷,零下多少度,冷得要命。內蒙古一冷,涼氣就到了他們那兒,那兒隨着內蒙古的天氣氣候走。”

 

主持人:“高律師目前的處境……前一段的情況怎麼樣?現在的情況怎麼樣?您看重點的能不能告訴我們?”

耿和:“好。到了晚上(北京晚八點)我這兒星期六的凌晨四點鐘,我就收到了他給我寫的一段話。上面顯示,警察分三班輪流去敲門、敲窗戶,這樣半夜就沒辦法在他弟弟家睡了,就連夜趕回了陝北農村。”

*耿和:收到高智晟一段文字,讀全文*

主持人:“高律師給你的這一段文字,要是方便的話你讀一下?”

耿和:“行。我現在就讀。”

(讀)“高智晟再遭中共流氓騷擾。習近平徹底撕下了人相,下令以赤裸裸的流氓行徑,晝夜進行騷擾,雙方衝突不斷,一日數次遭到暴力推操。
本來想在城裏親戚家過個年(村裏生火爐實在麻煩的不堪),結果被中共大羣流氓24小時無底線的下流騷擾,完全無法正常生活,再被逼回村裏,這已經是一年多來的第三次了。

他們三個人一組,車輪式上陣,砸門、敲窗戶,大聲吼叫,弄得親戚苦不堪言又無可奈何,尤以夜裏根本就無法休息,全家終日處在不安中。終於,一家人在哭聲中接受了我再次離開的現實。
得悉消息的大哥全家跑來,離開時,榆林市榆陽區公安局的那羣已騷擾了三十多個小時的流氓,數輛警車、無牌照越野車上的流氓都下了車圍了上來,對我野蠻推搡辱罵,家人拚命護着我,將我們隔離開,流氓們亢奮異常而大聲嘶叫,一名從警車上下來的瘦高個破口大罵:‘你媽X,你囂張不了幾天了,老子不給你這臭狗屎拐彎抹角,習近平早就結你咬上牙啦,每分鐘都等着動手的命令,會好好的伺候你的。’另一人大叫:‘你他媽就是個傻逼,這是在中國,你他媽最近寫那些臭東西,你喫了狗膽了,狗日的就你媽X欠操,囂張不了幾天啦。’一羣人圍着叫罵不止,家人強行將我推上車。

我們的車離開時,一輛警車橫堵在車前頭,家人拽住不讓我下車,大哥下車過去交涉後才罵罵咧咧讓開。行駛中,幾輛車像耍雜技一樣交替別擠我們,一家人心驚膽寒中終於回到村裏。
此前一名認識親戚的便衣神祕兮兮地於親戚說過,最高層給他(指我)咬牙了,每分鐘都有動手的可能。”

* 耿和:國保說“以前是公安系統看着你,現在政法委也要看着你”。高智晟無法看牙*

主持人:“耿和你看完這個之後是什麼心情?”

耿和:“這個其實已經是第三次了,我也聽說過。第一次,那時候高智晟寫過一個……美聯社那個採訪一出來,那時候習近平在美國,回去以後國保的就給他(高智晟)透話了,說‘以前我們都是公安系統的看着你,現在政法委也要看着你了’,說是‘你把這個美聯社的報道走出去’意思是‘習近平生氣了。現在是兩個部門都要收拾你,你等着!你再寫東西!’。搞得幾家人都沒有辦法休息。牙現在都看不了,老是這樣怎麼去看牙!”

 

主持人:“高律師現在的住處是……又回到了母親(生前住)的窯洞對嗎?”

耿和:“對,是。在村裏了,他們(監控者)就在外圍守着。”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52歲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參與基督徒維權案、陝北油田案和爲法輪功修煉者維權。

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他曾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
緩刑期間高智晟多次被綁架、失蹤和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
到2014年8月7日刑滿日,家人只獲准兩次探視。出獄後至今一直被當局軟禁。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