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被阻就医 牙齿脱落进食难

2016-09-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耿和在推特上公布高律师近照(网页照)
耿和在推特上公布高律师近照(网页照)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9,10)

*耿和 96日在推特上贴出高智晟近照,高律师张着嘴,露出所剩无几的牙齿*

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太太、在美国的耿和 9月6日在推特上贴出一张被非法拘禁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的近照。照片上高律师张着嘴,露出所剩无几的牙齿。耿和在推文中写道:“就这家人还瞒着我,我说咨询牙医,才骗出这张照片。心痛!”

 

*耿和:我父亲说“牙不行了还是好的呢!回来时我们都在为他准备办丧事的东西”*

9月8日,我采访了耿和女士,她从高智晟律师出狱谈起。

耿和:“高智晟在2014年8月7日从监狱回家的路上,大哥首先就说‘他的牙都不行了’。其实现在我才知道,回到家以后,我父亲陆陆续续在这两年间给我透露,说‘牙不行了还是好的呢!回来时你都不知道,看当时的情形我们都在为他准备办丧事的东西’。

听我姐说‘他一回来时不仅不会走路,瘦得皮包骨头,站也站不稳。浑身煞白,白得跟鬼一样,不像是人类群体里的人,像外星人’。

我爸爸就说‘赶紧备后事’。

在这之前,其实我跟我姐姐早都暗示了,就说‘高智晟回到家的第一天,你一定给我照个照片’。所以事后我姐姐一直抱歉,跟我说‘唉呀!我当时没有照’。因为他这个状态要是给我一照的话,害怕我心里难受。但是在我姐家住的那段时间,他一天就长一、两磅,身体就给调养过来了。”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2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只获准两次探视。出狱后至今两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高智晟律师在被软禁于陕北老家的窑洞中,写作并秘密传出《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这本书今年6月在台湾出版。

 

*耿和:三次要去西安看牙,都被国保逼回小村子*

耿和说:“为他这个牙,我们家里面做好了计划,在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去看牙,挂号呀,什么呀,全都准备好了,家里也在西安给他租了房子以后,国保跟当地派出所三番五次去给房东施加压力,这次看牙就没有成行。

最后的两次都是在高智晟去看牙的路上,在他弟弟家……家里面说了,高智晟一决定要看牙,家里必须有一个人全程陪着。

他们(当局)这些人在这之前,高智晟不是有多次的被失踪和绑架吗,每一次失踪都是,人就在他们手里面,反而他们向我们家人要人。所以家里人极不放心,必须家人要跟着。走到他弟弟家的时候,警察那些流氓就三番五次去骚扰,最终没有看成牙。

高智晟又在凌晨半夜被逼回到了小村子里。”

 

*耿和:高智晟还关注着国内被迫害的人士,每次写文章就又失踪两天电话被停机关机*

耿和:“高智晟还是关注着国内被迫害的人士,像郭飞雄呀……关心这些维权人士,还写了些文章。每次一写文章,又失踪两天,手机莫名其妙的又是停机,又是关机。这么反复多少次,都记不清了。所以每次给他打电话,打不通,就给他大哥打,得到了消息再组合起来,到现在。”

 

*耿和:刚掉了四颗牙,说话要用手绢堵着口水,吃饭要用食指兜住食物*

耿和:“也是前几天,突然给他打个电话。他说着说着,就听不太清楚。‘呜呜拉拉’的。‘哎呀’我说‘这咋回事呢?’问了半天,才知道刚掉了四颗牙,然后一张嘴就流哈喇子,手里拿着手绢,一直堵着。

我说‘哎哟,那咋弄呀?咋吃饭呢?’

他说‘哎呀,真是的。’他还宽慰我说‘没关系,别为我担心’。他说‘我吃的时候,就用食指堵着下面这个洞,兜着不让它往外流。

我说‘那大牙呢 ?’,

‘两边的大牙已经掉了三颗,剩下的一些大牙非常的活动,稍微一晃,稍微一摇头,就 ‘叮里咣啷’响。其实可以这么说,能数出一颗、两颗好牙应该算是不错的了。”

 

*耿和:出狱后把高智晟从我姐家押回陕北,警方说路过西安可以看牙,但没兑现承诺*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能吃什么样的食物?怎么吃?”

耿和:“他一回到家里,家人一直给他做的都是流食。在我姐姐家都是喝汤喝粥,我姐给他熬一些羊肉汤饭,然后把萝卜熬得碎碎的,摁碎,把馒头摁进去,就是那样吃。

在我姐家呆了有半个月左右,他们警察天天8小时就到我姐家上班,盯着高智晟。搞得我姐姐就没办法上班了,不陪在家里边,又担心怕把高智晟以莫须有罪名再给带走,扰得家里边没办法生活。他们也干脆把高智晟押送回陕北老家了。

 

他们离开新疆时,高智晟说‘能不能在西安看牙?’

他们说‘可以’。到了西安以后,新疆的警察(把高智晟)又交给了西安,说‘得由西安的警察负责,你给西安的警察说’。

高智晟一提,西安的警察说‘诶,你先回到陕北小村子里去,回到村子以后,由他们去负责’。就一步一步把他押到村子里,路过西安医院时,就没让他去看(牙)”

 

*耿和:高智晟整个牙齿松动完了,全都露着神经,冷热或稍有不对劲,就连着疼*

主持人:“这次您说因为打电话发现高律师说话突然非常不清楚,然后他讲他掉了四颗牙,后来传出这个照片。您还发了一条推文,其中提到女儿说给您做了西红柿炒鸡蛋,高律师说,他已经10年没吃过这道菜了……”

耿和:“对,对。因为他的牙不好了嘛,他对那种吃啊,就可馋了那种感觉,无意中你要是给他讲上吃,他特别的馋。有一次女儿就说吃啥饭,说‘爸,我给妈妈炒的蛋炒西红柿。’高智晟说‘哇,你们太幸福了,我10年没吃蛋炒西红柿了。’

我们说‘那你在那儿(被关押时)老吃什么呀?’

他说‘我天天吃土豆。逢年过节呢,就是粉条,粉条也是土豆粉条’。

他是2006年开始,一抓走了不是就在看守所呆了四个月吗,然后一回来呢,中间无数次的绑架失踪呀,没几天在家里。”

 

主持人:“怎么出狱以后也没有机会吃蛋炒西红柿?是他吃不了吗?”

耿和:“主要他是吃不了。他就喝粥呀,喝汤呀,还经常不知道是冷一口,或者热一口,搞得不对付了,一疼疼半天,经常捂着腮帮子。

记得有一次我给他打电话,他正在那儿发脾气呢,我说‘这咋的了?’

他说‘冲了奶粉一喝一口,钻心的疼。’

我说‘是不是热了?’他说‘没有。开水冲了,然后又专门兑的凉水’。

他是长期没有见阳光,没有营养,这种缺钙,整个牙齿松动完了,全都露神经,整个都是在外面了,稍微有一点不对劲的话,就连着疼。”

 

*耿和:高智晟的牙是我们两大家子人的心病,只要能不阻挠,自己到西安看牙就行了*

耿和:“他的牙是我们全家……两大家子的一种心病。全大家子人一旦打电话,就是说他的牙。他还不想让我知道,他还宽慰我。

我就觉得,只要能不阻挠我们,就自己到西安军医大看就行了,那地方看病不是一两天就能弄完他那一口牙,怎么都要呆个十天半月,拍片子、确诊、等……

全家一样,每次看他吃饭那个难受劲儿呀,非常的着急。”

 

*耿和:从高智晟的牙齿可以看出迫害的凶残,还不让我们自己去治疗*

耿和:“从高智晟这个牙片儿,跟高智晟以前没有被迫害之前的照片看,整个是判若两人。从这个牙齿可以看出这种迫害的凶残。

我觉得每个人都知道,牙齿是人们咀嚼食物、吸收营养、维持生命最基本最重要的条件,也是我们人与生俱有的。但就是这样子中共都要给他剥夺。

 

其实这种状态是他们迫害造成的,他们不但不给治疗,反而还不让我们自己去治疗。所以我觉得中共他们就这样故意让高智晟……用这种残忍的手段折磨高智晟,让他生不如死。”

 

*耿和:正值“中秋节”,想让更多人在全家团圆时,知道还有我们这样的家庭*

耿和:“所以我今天也出去做节目,就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中秋节’,我想让更多的人在全家团圆的时候,知道还有像我们这样的家庭,知道高智晟及高智晟背后的故事,让我们每个人都能做一点什么。”

 

*傅希秋:呼吁中国当局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高律师先把牙齿做妥善治疗*

现在正在欧洲访问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说:“高律师这个情况我也看到了,耿和也给我发过来高律师的像片。刚才我还跟芬兰的一个电视记者也出示了这个相片,他一下子就感觉到 ‘哎呀,很难受’。

这个确实是高律师前几年在监狱里受的酷刑、受的折磨……尤其是他的牙齿的情况我们都已经有所闻,透过他的书也有所记录,但是真正看到相片还是比较恐怖的,真的是难过。

我刚才跟美国国务院和使馆沟通着,他们其实都很关注。我是希望呼吁中国当局能够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允许高律师去先把他的牙齿能够做妥善的治疗。”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