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師被阻就醫 牙齒脫落進食難


2016.09.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耿和在推特上公佈高律師近照.PNG 耿和在推特上公佈高律師近照(網頁照)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16,09,10)

*耿和 96日在推特上貼出高智晟近照,高律師張着嘴,露出所剩無幾的牙齒*

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太太、在美國的耿和 9月6日在推特上貼出一張被非法拘禁在陝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師的近照。照片上高律師張着嘴,露出所剩無幾的牙齒。耿和在推文中寫道:“就這家人還瞞着我,我說諮詢牙醫,才騙出這張照片。心痛!”

 

*耿和:我父親說“牙不行了還是好的呢!回來時我們都在爲他準備辦喪事的東西”*

9月8日,我採訪了耿和女士,她從高智晟律師出獄談起。

耿和:“高智晟在2014年8月7日從監獄回家的路上,大哥首先就說‘他的牙都不行了’。其實現在我才知道,回到家以後,我父親陸陸續續在這兩年間給我透露,說‘牙不行了還是好的呢!回來時你都不知道,看當時的情形我們都在爲他準備辦喪事的東西’。

聽我姐說‘他一回來時不僅不會走路,瘦得皮包骨頭,站也站不穩。渾身煞白,白得跟鬼一樣,不像是人類羣體裏的人,像外星人’。

我爸爸就說‘趕緊備後事’。

在這之前,其實我跟我姐姐早都暗示了,就說‘高智晟回到家的第一天,你一定給我照個照片’。所以事後我姐姐一直抱歉,跟我說‘唉呀!我當時沒有照’。因爲他這個狀態要是給我一照的話,害怕我心裏難受。但是在我姐家住的那段時間,他一天就長一、兩磅,身體就給調養過來了。”

*高智晟和高案簡況*
今年52歲的高智晟律師曾經參與基督徒維權案、陝北油田案和爲法輪功修煉者維權。

三次發出致中國最高領導人的公開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師被警方綁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回到家中。緩刑期間高智晟多次被綁架、失蹤和酷刑。

高智晟律師獲美國出庭律師委員會的“勇氣呼籲獎”等人權獎。
高智晟律師在五年緩刑將滿、當時已被失蹤21個月時,於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監獄服原判的三年實刑。
到2014年8月7日刑滿日,家人只獲准兩次探視。出獄後至今兩年多,一直被當局軟禁。高智晟律師在被軟禁於陝北老家的窯洞中,寫作並祕密傳出《2017年,起來中國》一書,這本書今年6月在臺灣出版。

 

*耿和:三次要去西安看牙,都被國保逼回小村子*

耿和說:“爲他這個牙,我們家裏面做好了計劃,在西安的第四軍醫大去看牙,掛號呀,什麼呀,全都準備好了,家裏也在西安給他租了房子以後,國保跟當地派出所三番五次去給房東施加壓力,這次看牙就沒有成行。

最後的兩次都是在高智晟去看牙的路上,在他弟弟家……家裏面說了,高智晟一決定要看牙,家裏必須有一個人全程陪着。

他們(當局)這些人在這之前,高智晟不是有多次的被失蹤和綁架嗎,每一次失蹤都是,人就在他們手裏面,反而他們向我們家人要人。所以家裏人極不放心,必須家人要跟着。走到他弟弟家的時候,警察那些流氓就三番五次去騷擾,最終沒有看成牙。

高智晟又在凌晨半夜被逼回到了小村子裏。”

 

*耿和:高智晟還關注着國內被迫害的人士,每次寫文章就又失蹤兩天電話被停機關機*

耿和:“高智晟還是關注着國內被迫害的人士,像郭飛雄呀……關心這些維權人士,還寫了些文章。每次一寫文章,又失蹤兩天,手機莫名其妙的又是停機,又是關機。這麼反覆多少次,都記不清了。所以每次給他打電話,打不通,就給他大哥打,得到了消息再組合起來,到現在。”

 

*耿和:剛掉了四顆牙,說話要用手絹堵着口水,喫飯要用食指兜住食物*

耿和:“也是前幾天,突然給他打個電話。他說着說着,就聽不太清楚。‘嗚嗚拉拉’的。‘哎呀’我說‘這咋回事呢?’問了半天,才知道剛掉了四顆牙,然後一張嘴就流哈喇子,手裏拿着手絹,一直堵着。

我說‘哎喲,那咋弄呀?咋喫飯呢?’

他說‘哎呀,真是的。’他還寬慰我說‘沒關係,別爲我擔心’。他說‘我喫的時候,就用食指堵着下面這個洞,兜着不讓它往外流。

我說‘那大牙呢 ?’,

‘兩邊的大牙已經掉了三顆,剩下的一些大牙非常的活動,稍微一晃,稍微一搖頭,就 ‘叮裏咣啷’響。其實可以這麼說,能數出一顆、兩顆好牙應該算是不錯的了。”

 

*耿和:出獄後把高智晟從我姐家押回陝北,警方說路過西安可以看牙,但沒兌現承諾*

主持人:“在這種情況下,能喫什麼樣的食物?怎麼喫?”

耿和:“他一回到家裏,家人一直給他做的都是流食。在我姐姐家都是喝湯喝粥,我姐給他熬一些羊肉湯飯,然後把蘿蔔熬得碎碎的,摁碎,把饅頭摁進去,就是那樣喫。

在我姐家呆了有半個月左右,他們警察天天8小時就到我姐家上班,盯着高智晟。搞得我姐姐就沒辦法上班了,不陪在家裏邊,又擔心怕把高智晟以莫須有罪名再給帶走,擾得家裏邊沒辦法生活。他們也乾脆把高智晟押送回陝北老家了。

 

他們離開新疆時,高智晟說‘能不能在西安看牙?’

他們說‘可以’。到了西安以後,新疆的警察(把高智晟)又交給了西安,說‘得由西安的警察負責,你給西安的警察說’。

高智晟一提,西安的警察說‘誒,你先回到陝北小村子裏去,回到村子以後,由他們去負責’。就一步一步把他押到村子裏,路過西安醫院時,就沒讓他去看(牙)”

 

*耿和:高智晟整個牙齒鬆動完了,全都露着神經,冷熱或稍有不對勁,就連着疼*

主持人:“這次您說因爲打電話發現高律師說話突然非常不清楚,然後他講他掉了四顆牙,後來傳出這個照片。您還發了一條推文,其中提到女兒說給您做了西紅柿炒雞蛋,高律師說,他已經10年沒喫過這道菜了……”

耿和:“對,對。因爲他的牙不好了嘛,他對那種喫啊,就可饞了那種感覺,無意中你要是給他講上喫,他特別的饞。有一次女兒就說喫啥飯,說‘爸,我給媽媽炒的蛋炒西紅柿。’高智晟說‘哇,你們太幸福了,我10年沒喫蛋炒西紅柿了。’

我們說‘那你在那兒(被關押時)老喫什麼呀?’

他說‘我天天喫土豆。逢年過節呢,就是粉條,粉條也是土豆粉條’。

他是2006年開始,一抓走了不是就在看守所呆了四個月嗎,然後一回來呢,中間無數次的綁架失蹤呀,沒幾天在家裏。”

 

主持人:“怎麼出獄以後也沒有機會喫蛋炒西紅柿?是他喫不了嗎?”

耿和:“主要他是喫不了。他就喝粥呀,喝湯呀,還經常不知道是冷一口,或者熱一口,搞得不對付了,一疼疼半天,經常捂着腮幫子。

記得有一次我給他打電話,他正在那兒發脾氣呢,我說‘這咋的了?’

他說‘衝了奶粉一喝一口,鑽心的疼。’

我說‘是不是熱了?’他說‘沒有。開水衝了,然後又專門兌的涼水’。

他是長期沒有見陽光,沒有營養,這種缺鈣,整個牙齒鬆動完了,全都露神經,整個都是在外面了,稍微有一點不對勁的話,就連着疼。”

 

*耿和:高智晟的牙是我們兩大家子人的心病,只要能不阻撓,自己到西安看牙就行了*

耿和:“他的牙是我們全家……兩大家子的一種心病。全大家子人一旦打電話,就是說他的牙。他還不想讓我知道,他還寬慰我。

我就覺得,只要能不阻撓我們,就自己到西安軍醫大看就行了,那地方看病不是一兩天就能弄完他那一口牙,怎麼都要呆個十天半月,拍片子、確診、等……

全家一樣,每次看他喫飯那個難受勁兒呀,非常的着急。”

 

*耿和:從高智晟的牙齒可以看出迫害的兇殘,還不讓我們自己去治療*

耿和:“從高智晟這個牙片兒,跟高智晟以前沒有被迫害之前的照片看,整個是判若兩人。從這個牙齒可以看出這種迫害的兇殘。

我覺得每個人都知道,牙齒是人們咀嚼食物、吸收營養、維持生命最基本最重要的條件,也是我們人與生俱有的。但就是這樣子中共都要給他剝奪。

 

其實這種狀態是他們迫害造成的,他們不但不給治療,反而還不讓我們自己去治療。所以我覺得中共他們就這樣故意讓高智晟……用這種殘忍的手段折磨高智晟,讓他生不如死。”

 

*耿和:正值“中秋節”,想讓更多人在全家團圓時,知道還有我們這樣的家庭*

耿和:“所以我今天也出去做節目,就想讓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中秋節’,我想讓更多的人在全家團圓的時候,知道還有像我們這樣的家庭,知道高智晟及高智晟背後的故事,讓我們每個人都能做一點什麼。”

 

*傅希秋:呼籲中國當局從最基本的人道主義出發,允許高律師先把牙齒做妥善治療*

現在正在歐洲訪問的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說:“高律師這個情況我也看到了,耿和也給我發過來高律師的像片。剛纔我還跟芬蘭的一個電視記者也出示了這個相片,他一下子就感覺到 ‘哎呀,很難受’。

這個確實是高律師前幾年在監獄裏受的酷刑、受的折磨……尤其是他的牙齒的情況我們都已經有所聞,透過他的書也有所記錄,但是真正看到相片還是比較恐怖的,真的是難過。

我剛纔跟美國國務院和使館溝通着,他們其實都很關注。我是希望呼籲中國當局能夠從最基本的人道主義出發,允許高律師去先把他的牙齒能夠做妥善的治療。”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