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九):接力绝食、维权抗暴――倡议与反响

2006-02-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高智晟 (大纪元)
图片:高智晟 (大纪元)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6,02,11)

*高智晟律师从家乡回到北京家中*

在前面节目中我们知道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智晟律师1月20日回到陕北家乡过年,并祭奠2005年过世的母亲。

2月10日上午,高智晟律师驾车离开陕北家乡,和随行的二位朋友一起启程返回北京。当天途经山西太原,高智晟律师在他姐姐家作短暫停留后,已经于2月11日下午回到北京家中。

刚刚到家的高智晟律师说:“我四点三十五到北京,一路很顺利。”

在这之前的2月10日,高智晟律师在他姐姐家中接受了我的采访。

问:“请问您是几点钟离开陕北家乡,几点钟到太原的?”
答:“我们离开的时间是今天上午九点三十五,离开佳县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因为中间的两个多小时是给我母亲上坟。到太原的时间是五点钟。”

问:“家乡的亲人、您的大哥曾经说过,春节过后不允许您回北京,这次您是怎么走的呢?”
答:“今天早晨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告诉家人我要回北京,我说要去走亲戚,家人早晨起来高高兴兴做了饭,我们吃完饭,就走掉了。

到了太原以后,我给大哥打电话,我大哥他们当时心里非常难受,‘连走都不跟家里讲’,这也正是我心里最难受的。”

*郭飞雄在新华门被警方带走送回广州家中*

高智晟律师启程的时候还不知道,2月8日宣布到北京新华门前绝食请愿的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在新华门前被警方带走后的下落。高智晟在到达太原前,得到郭飞雄已经被警方送回广州家中的消息。

现在在广州家中的郭飞雄先生说:“2月10日下午五点半钟,由三名警察,强迫性把我送到广州家中。”

问:“请简要讲一讲这次事情的经过?”
答:“2月8日下午四点钟我到新华门,带着和平请愿书。。。”

问:“上面主要写的什么内容?”
答:“抗议广东地方政府用武警枪杀农民,要求中央政府不要拖延,处理这个问题;抗议地方政府破坏太石村农民的选举权,要求中央政府要想法保障农民的选举权;抗议他们剥夺广州小谷围农民的合法财产,要求政府能够接纳农民的诉求;抗议各级政府中间的公安机关对维权人士进行大规模的殴打,要求保障维权人士的人身自由;抗议中央一些部门关闭《冰点周刊》和《燕南网》,要求保障新闻自由。就这五条。”

问:“您是怎么被抓的?”
答:“走到新华门,我还没有来得及递交和平请愿书,警察就把我带到旁边,五分钟后用警车把我送到附近的府右街派出所,被留置了二十四小时,应该给我出据留置的法律文书,他们没有给我,这是违法的。2月9日下午六点十五分,我被广州市公安局三个警察带到了75次向广州开的列车上面,我上厕所、走到哪里他们都跟着我,把我送到广州家中。”

问:“您现在行动自由吗?”
答:“失去了上网的权利。在我家楼下,警察还在那里把守着,我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对我的太太和孩子的跟踪还在继续。

广州市公安局把我从北京带回到广州,他们也没给我出据他们这次行动的法律文书,所以,他们做的是违法的事情。”

高智晟律师说:“让我急急赶回北京的一个比较着急的问题是飞雄的前途未卜,今天飞雄又回到了他家里,我急急赶回北京就是要推动人们用和平和理性的绝食方式抗击对国民的野蛮迫害。”

*接力绝食发端*

一周前的2月4日,高智晟律师等维权人士倡议组成维权绝食声援团,为反对政府黑恶势力暴力伤害维权人士和其他公民进行接力绝食的消息刚刚公布,高智晟律师得知郭飞雄被广东警方殴打。于是,和陪他一起回陕北家乡的北京朋友叶霜先生当天开始四十八小时绝食。

高智晟律师结束绝食后在8日接受我的采访,他说:“我们绝食声援的对象是被警方殴打的郭飞雄等。2月3日晚上郭飞雄被秘密警察和黑社会从派出所拉出来,就在派出所大门口,当着警察的面,进行暴力殴打。我们绝食的背景,郭飞雄被打――这是一个导火索。”

郭飞雄先生谈被殴打的情况:“当天晚上十二点半,我还没有走出派出所的门,就被秘密警察从里面拖出来,外面又埋伏了一群秘密警察,对我进行殴打,下手比较狠,但是打得非常‘专业’,专门朝身体要害部位打。打我的地方正好是林和派出所大门口,整个过程应该有录象为证。”

高智晟律师在谈到为什么发起接力绝食倡议的时候说:“最近半年来,中国政府针对个体公民的这种完全用黑社会化手段来暴力打压的趋势,频率之高,蔓延之快,是非常明显的。

广东的艾晓明教授、唐荆陵律师、郭艳律师被暴力殴打;太石村十几位村民被暴力殴打;湖北的人大代表吕邦列、(原人大代表)姚立法都在广州遭到殴打;2005年12月6日发生的广东省政府枪杀无辜维权公民的冷血事件;山东半年以来发生多次针对无辜公民的血腥暴力事件,其中最典型的受害者如陈光诚、最近几天的陈华,以及杜德海;发生了北京齐志勇被殴打、胡佳被殴打、许志永博士被殴打、李方平律师被殴打;上海以及台州,全国到处发生这样的的完全黑社会化的针对个体公民的暴力殴打事件。

所以我们认为,中国公民的生存状况已经到了非常恶化的境地,我们目前的选择实实在在的不是一种乐观的选择,而是一种痛苦的接受。

我作为律师,选择这样的方式,内心是非常痛苦的。当这个社会已经完全堵死了人们通过文明的、法律的途径解决问题的时候,我们实际上没有任何可供选择的常规方法与那些施暴者进行较量和抗争。剩下的办法就只有用我们的身体,用这种最后的方式进行绝食抗争。”

问:“请讲一讲绝食接力进行的情况。”
答:“我之后是由北京的胡佳先生和齐志勇先生接力绝食,第三组是由李扬和关增礼接力绝食,第四组是赵昕,赵昕绝食四十八小时。”

继高智晟和叶霜二位先生绝食之后,是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和“六四”伤残者齐志勇二位先生的二十四小时绝食。

胡佳先生在结束绝食后接受我的采访说:“整个社会、整个国家的行政体系,包括那些公检法部门,都已经被黑社会化了,我们真的没有其它的方法求得公道,现在只能是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健康来作一种非暴力的抗争。”

问:“您绝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有些什么感受?”
答:“绝食的时候,内心是很沉静的。齐志勇跟我是同一个时间段,他在自己的家里,我是白天去办公室工作。因为老齐是基督徒,他用的是禁食祈祷的方式,一直在为受人权侵害的朋友祈祷。而我在这边还是忙于工作,过得很充实,而且我们知道,那些躲在后边的‘国家机器’,他们也是如坐针毡、芒刺在背。

我绝食那天,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慰问,许多人给以相当热烈的支持,最为热烈的支持就是说他也要参加绝食行动。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对道义的支持是广泛存在于每个人心中的。每个普通人,他们的勇气实际上是一种巨大的力量,是一种潜在的能量,这种能量总有一天会强大地迸发出来,不可逆转地推动道义和公正向前。”

关于高智晟律师的所作所为,胡佳先生说:“我觉得高律师特别拥有行动力这种方式,给我们很多启发。首先,他那种勇气,什么都不怕。共产党最为敏感的事情,他都会去触及,而且当踏过了这一步以后,他也依然站在那里,这其实给许多人一种信心。

他在陕西边远的佳县点燃了这把火,现在这把火已经在全球各地燃烧起来。各种不同阶层的人,都是关心中华民族命运、中国自由民主和公正的这些人,都站出来。”

北京律师腾彪先生说:“我对这个绝食接力的活动表示支持,因为国内现在维权人士的处境非常艰难,不断有维权律师、维权人士遭到迫害或殴打,我在适当的时候也会参加到绝食当中来。

我也不觉得这是非常‘激进’的政治活动,这是一种非暴力的表现形式,每个人自在己家中绝食,然后把自己绝食的感想写出来,表示对中国政治的关注,我觉得是完全合法的、理性的。”

*海外反响*

“中国维权绝食声援团”海外义工联系人高洁女士是在日本东京的留学生,她在2月10日上午接受我采访的时候,回顾了几天来维权绝食抗暴行动在世界各地引起的反响。

高洁女士说:“ 从4日开始以后,最早从加拿大的多伦多、英国、德国、大洋州、澳大利亚,还有香港,都已经公开宣布成立绝食团。还有一些地区,比如像台湾,虽然有很多人进入了绝食状态,但是相应的这种团体还没有成立起来。”

【在加拿大】

“加拿大多伦多声援维权绝食团”赵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谈这个绝食团成立的经过:“高智晟律师提出绝食,他自己本身也绝食了四十八小时,使我们非常感动,我们也应该可以绝食,至少在这一点上可以声援他。

几个人有这种共同的想法,就搞成了一个声援维权的绝食团。每天都有人打电话来,又有人自己就去参加绝食了。

大概有十几位老人,他们住在密西沙加市,在网上看到这个消息,打电话来说他们要去参加,每天排一下。有的两夫妻,要照顾小孙子,一个人到中国领使馆前去,一个人照顾孩子,两个人都是二十四小时绝食。我们非常感动。
昨天(2月6日)盛雪女士、王丹女士绝食,多伦多的气候非常不好,大风大雪的,但是她们非常难得,一直在那个地方坚持。”

赵女士以上提到的在风雪中坚持绝食的盛雪女士,是一位作家、时事评论员,她是海外最早响应倡仪接力绝食者之一。

盛雪女士接受了我采访。

她说:“因为高律师他整个事件的发展我一直在关注、追踪,所以当他发出接力绝食呼吁后,我觉得海外一定要有回应。因为高律师所处的那个环境,可以说随时都有危险的。他现在之所以能够发出这样一个呼吁,真的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实际上也是表现出一批这样的人在中国的真实处境。我们在海外所能作的其实比较有限,就是道义上的支持。所以我就决定转天到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前去绝食。

我是从6日早晨九点绝食到第二天早晨九点。在现场,是我跟一个叫王丹的女孩儿,也有几个人是在不同的地方,他们在自己正常的生活环境里绝食。”

问:“多伦多那天天气很冷。。。”
答:“(摄氏)零下十四度。”

问:“还下着雪。您当时是什么样感觉?”
答:“确实是挺难受的,(笑)因为在那儿呆一会儿就冻僵了的感觉,我起来去上厕所,腿都不会走路了。
但我觉得,其实人有时候要认真去感受一些东西,细细地去体会、去想。

我在那儿坐着的时候在想,关键是要给自己的社会环境、自己的圈子、华人社会一种警示,就是今天发生在高智晟身上的事情,是可以随时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的。中国人一定要有这种感同身受、休戚与共的情怀。不要觉得这些灾难是在别人身上,跟我无关。

像我们是在领事馆门口,那一天进出也得有上百人了,办各种事务、签证什么的。很多中国人都不敢看我们,低着头赶紧就走。有个别人站下来看一下我们后边的横幅,极少的人会对我们报以一下赞许的微笑,我心情真的很难过,就觉得你们这些人真的觉得你们永远是幸运者吗?

我在去绝食的前一天晚上,写了个E-mail (电子邮件)给我的一些朋友,说第二天早晨九点钟我要去绝食,我为什么要这样作。。。最后我写了一段话,我说‘让我们所有的人挽起手来连成一个环,让这个环成爲所有绝望无依的受害者、所有奋起争取的维权者、所有被黑暗包围、被凶残逼视的勇士强有力的依靠和保护吧!你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

等到我绝食回来后,就接到好多E-mail ,他们都表示要参与。

我知道,第二天有原来中国沈阳的司法局局长韩广生,曾经作过公安局副局长,他在2001年九月份流亡到加拿大。韩广生就接着我开始绝食了。第二天有十几个人在领事馆门口绝食。不断有更多人开始报名,我在领事馆门口绝食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来声援。”   

【在德国】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费良勇先生接受我采访的时候说:“我们已经成立了声援团。很多朋友都加入了接力绝食,我本人也参加了,我们民主中国阵线很多朋友参加,还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媒体的朋友参加。具体是黄思凡女士在安排。”

费良勇先生提到的黄思凡女士,是德国哥廷根大学农学博士,她在接受我采访之前已经结束了二十四小时绝食。

黄思凡女士说:“我是2月7日一天绝食。是这样,我们当时看到(接力绝食)这个消息以后,几个朋友商量了一下,想做这件事情。

一打电话才知道,有一位朋友叫张震彤,2月5日高律师发起这个活动的时候,他一看到这个消息马上就绝食了。我们把这个消息发出去以后,陆续收到很多朋友的电话。民联阵主席费良勇先生非常支持,全德学联主席彭晓明先生也积极报名参加这个活动,仲维光先生将在2月11日进行绝食。。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排到27日,每天至少有一个人,也有很多天有两到三个人以上。在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德国人。

希望通过我们的绝食活动声援高智晟律师,另一方面,能够引起德国政府及德国媒体的关注。”

2月8日,我采访了正在绝食中的住在德国慕尼黑的潘女士。

她说:“我叫潘惠琴,今天接力绝食一天,从昨夜十二点到今天晚上十二点。”

问:“您心里是怎么想,为什么参加绝食?”
答:“高智晟律师在维权方面,为弱势群体给胡锦涛写了三封公开信,我都特别受感动,我就得支持他。他都绝食了,人家为什么?那麽多人都敢站出来,我说‘我也用这种实际行动来支持他’,中国像这样的人太少了,所以我就参加了。我只能用我这颗心来支持高律师的行动。”

【在美国】

在美国的洛杉矶、纽约、费城等城市的一些华人,加入了绝食接力。
“大纽约地区维权绝食声援团”联系人“中国和平”主席唐柏桥先生宣读《“大纽约地区维权绝食声援团”声明》:

“声援高智晟,做有尊严的中国人 ----- 大纽约地区维权绝食声援团声明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各行各业的炎黄子孙,及支持中国人民争取人权自由的各族兄弟姐妹,今天庄严宣告:我们响应高智晟律师等国内维权人士发起的维权接力绝食声援行动,正式加入维权绝食声援团;自即日起,我们将成为为千千万万中国人争自由争人权的高智晟律师及其他所有在中国国内的维权人士的坚定不移的支持者和后援力量,并愿意与他们一道为推动中国走向文明进步、使全体国民能有尊严地活着而共同努力。

我们并呼吁全球各地有正义感和良知的各界人士积极投身到这场争自由争人权的维权大潮中来,使国内维权人士不再感到孤单,同时激励更多的国内民众勇敢地站出来,与高智晟律师等维权人士一道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我们相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中国人民享有自由民主人权的那一天就要到来。让我们众志成城,早日结束这段罪恶的历史,开启一个人类文明的新纪元。

大纽约大地区维权绝食声援团
唐柏桥、梁裕峰、李大勇、熊焱、胡平、羊子、徐晓明、黄柏燊、黄翔、秋潇雨兰、徐水良、周建和、姚振宪等。。。大约一百二十名参与绝食团成员。 ”

唐柏桥先生说:“我们要陆陆续续不定期地公布新的名单。今天早晨九点钟已经有朋友在中共驻纽约领事馆前面开始绝食了,有一位叫徐晓明的女士。。。”

我通过电话采访了正在绝食的徐晓明女士。

徐晓明说:“我在绝食,我现在的位置是在纽约中国领事馆门口的对面,我举的牌子写的是‘支持高智晟律师抗暴绝食,抗议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   

问:“您的绝食从几点到几点钟?”
答:“我从昨天晚上五点钟就开始了,到今天晚上五点钟结束。这是代表一个心意。让更多的人接下去绝食抗暴。我曾经给高智晟律师打过电话,我说‘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为中国受难的同胞们能够这样呼吁’,让更多人站出来,让我们下一代人不要再受这种苦难了。”

问:“现在纽约的气温是多少度?”
答:“多少度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戴了两个帽子、手套。。。全包起来了。靠海边这一边非常冷,因为风很大。

很多人去领事馆办签证、换护照呀什么的,他们看到的话,会看一看。美国的驾驶员看到的话,会用鸣喇叭鼓励。”

【在大洋洲】

在澳大利亚悉尼,法学家、作家袁红冰先生宣读《“中国维权绝食运动大洋州後援团”》声明,其中说:“中共暴政已经把人民逼到了死角──它剥夺了人民用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任何方式维护自己权利的可能;它迫使人民不得不再次用绝食来表达对正义的渴望。既然如此,就让我们加入到高智晟和维权人士群体发起的接力绝食维权运动中来,并以此为起点,拉开全民维权抗暴的序幕。

我们坚信:暴政必败,人民必胜。

签名团体:

‘澳大利亚自由文化人协会’、‘自由圣火网站’、‘亚太人权观察’、‘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筹委会’、‘中国自由民主党’澳纽分部、‘自由中国’、‘追查国际’、‘民主中国阵线’澳大利亚分部

签名个人有:袁红冰、陈用林、陶洛诵、黄平、潘晴、陈维健、陈维民、草虾、袁铁明教师、陈弘莘、桑梓、老戴维、章翠英、高原等七十余人。”

悉尼时间2月10日中午,在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前,“中国绝食维权运动大洋洲后援团”举行记者招待会,袁红冰先生在现场宣读公告:

“《‘中国绝食维权运动大洋洲后援团’公告》

根据中国国内绝食维权运动的统一安排,从2006年2月10日上午12时起,‘中国绝食维权运动大洋洲后援团’开始24小时接力绝食声援活动,第一轮绝食者为袁红冰、陈用林。绝食地点在澳大利亚悉尼中共总领事馆门前。‘中国绝食维权运动大洋洲后援团’2006年2月10日。”

袁红冰先生说:“两个人两个人的接力下去,明天就会有其他朋友接替。一直会持续下去。”

袁红冰先生在绝食现场发表绝食感言:其中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在北京大学法律系任教,89年,为支持学生民主运动,我发起组建了‘北京大学教师后援团’,与天安门广场上绝食的学生同赴艰难。近十七年后的今日,我又不得不以流亡作家的身份,再次发起组建‘中国维权绝食运动大洋州后援团’。

抚今追昔,我心悲怆――十七年过去,一片幼林也应青翠成荫,一个幼童也已长大成人。可是,我亲爱的祖国却仍然在暴政的统治之下,没有获得自由。

我北京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们,当年你们在天安门广场上追求民主的容颜和身影,已经永远留在我的心间,然而,如今你们却在哪里?想来,青春的神韵定然已经从你们的眼睛里消失。只是不知,追求正义的良知是否也同青春的神韵一起,在你们的心中凋残?

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对中共当局充满了善意的幻想,可是,独裁者却用血腥的屠杀,回应了学生的善意。今天,参加绝食的人们,绝大多数对暴政不再有幻想。今日中国大陆国内的绝食者们,是怀着百死不悔的意志,来证明他们对民主的追求,对自由的渴望,对人权的坚守和对暴政的蔑视。”

* 范亚峰博士一席谈 *

回顾一周来海内外的接力绝食运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范亚峰先生说:“维权接力绝食运动可以说是处在大陆维权运动的一个转折点上,也可以说处在中国法制民主建设的一个转折点上。

这一轮维权接力绝食运动在时间上是无期限、有限度,实际上是以时间线为中心,在这样一个时间线的主轴上,存在可能在广大的,包括大陆、海外,全球的地域性展开。在时间和空间的交织中,就可能形成很大的运动。

绝食的条件为什么不像圣雄甘地那样一绝食就非常长时间很惨烈的情况呢?这是有鉴于对美国马丁. 路德金的民权运动的考察。美国民权运动很重要的一个创新是,黑人只要在白人不允许他站在的柜台前站五分钟,就可以被视为捍卫民权的一个行动,就可以视为参与了民权运动。

对大陆的维权运动而言,要扩展它的规模,很重要一条,要低门槛、低成本、低调。因为这个原因,每个参与的公民绝食二十四小时到四十八小时,这样非常有助于更多人、有助于大众参与到里边来。

这样一个维权运动一周时间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比如说郭飞雄在这个背景之下被释放,可以说就是取决于这样一个宏观的声势。

所以,我认为这个接力绝食运动的深化,带有一种多中心的特征,并不是说,把郭飞雄、高智晟控制住了,接力绝食就可以停下来。

我个人预期2006年这样一个维权接力绝食运动的深入,会使中国大陆的强势集团与弱势集团的对比、划分迅速清晰化,会把很多问题简化。

对中国大陆反对封建主义、极权主义、权贵资本主义这样三个主题,构建公民权利与国家权力和谐与平衡的这样一个新的、有爱与公义的法制民主社会,具有稍微乐观一些的前景。也就是说,大陆自由民主的力量,有可能通过维权接力绝食运动,形成一个稳健的、理性的、和平的积累。”

问:“有人认为绝食接力是一种政治行动,高智晟律师作为法律工作者参与政治行动是否妥当,受到有些人质疑,请问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这主要是需要理解现在中国大陆不是处于一个常规政治时期,它不像西方民主国家一样,而是处于一个立宪政治时期,处于一个转型时期。那么,在这个转型时期,世界各国法律人从事维权活动都有双重角色。第一重,他是一个法律人;第二重,他是一个政治家,而且是一个立宪政治家,在很多情况下,他的行动自然而然具有双重特征。一重,是他法律人的职业训练;第二重,他具有超乎法律之外的更高的视野的对于整个社会结构的立宪规则的变革。

这一次法律人参与到接力绝食维权运动当中来,事实上是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对于法律与政治、与社会关系的这样一个把握,可以说从立宪政治的规则积累、观念转变、程序建设和操作的和平理性角度上来讲,法律人参与和引导这样的接力绝食运动是非常有意义的。对于大陆的这样一个暴民与臣民极端心理的转化,对于建设一个公民社会,有非常大的建设性意义。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