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义电话被封锁 何俊仁傅希秋呼吁全球行动寻找高智晟

北京维权律师高智晟在缓刑期间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失踪已十个月。昨天本台采访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和山东姐姐报道发表,高智义忧虑高智晟安危,担心弟弟被害,要求中国当局交待高智晟下落。今天高智义和高智晟姐姐家中电话都无法打通。香港、美国关注人权的机构负责人何俊仁、傅希秋呼吁全球行动,寻找高智晟。
2009-12-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12,04)

*高智晟律师与高案简介*   
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的维权律师高智晟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12月22日,高智晟律师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后于2007年9月再遭抓捕,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今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被警方从老家绑架,至今下落不明。高智晟的妻子儿女在友人帮助下,于今年3月到达美国。

高智晟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 2007年6月)等人权奖。

*今天多次拨打高智义家电话,不同奇怪声音录音回应*
北京时间12月4日晚十点多,我拨打高智晟大哥高智义家电话。
(第一次拨)
主持人:“请问高智义先生在吗?“
(东北口音妇女声音):“谁呀,听不着说话呀。

(第二次拨)
(对方奇怪声音,分不清男女):“尼奥——奥尼尼奥——奥尼尼奥——我听不见你说的话,请稍候你再拨——再见——尼奥——奥尼尼奥。。。”

无论我这边是否说话,对方都以一定语速重复播放这样的声音。

(第三次拨打)
男声:“哈喽!”
主持人:“您是哪里?”
男生:“哈喽!——哈喽——(无对应汉字,以下按音拼写)Rai  de wa rail in de wai ha la ok ——哈喽——哈喽。。。。”

无论我这边是否讲话,对方重复播放这样的声音。

*主持人:近几月拨打有些“敏感人士”电话,多次听到相同奇怪声音,无法通话*
在最近几个月的采访中,我拨打某些被当局认为“敏感”的维权人士的电话,多次在不同人的电话线路上,听到与今天拨打高智义电话回应完全相同的奇怪声音,阻碍通话。把这些声音用在节目里,今天是第一次。

我第四次拨打高智义家电话,拨号后没有任何反应,绿屏上液晶显示的所拨号码随即消失。

第五次拨,结果同上。
     
*接线员说,高智晟姐姐家电话“已停机”*
高智晟律师在山东的姐姐两天前在电话中证实,奥巴马访华期间对她的监控近日已经取消。而我今天拨打她的电话,接线员说:“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何俊仁主席:得不到高律师任何消息,我们担心他发生了什么问题*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主席、香港立法会议员,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说:“高智晟失踪已超过十个月。十个月里,我们各方面尽了很大努力,在香港、海外,透过不同团体,对中国政府提出要求,希望高律师起码可以露一露面,或者跟他的家人通信,或者跟他的太太儿女打个电话。

但是,这么多个月还是完全没有什么消息,我们确实非常担心他的安全。尤其是美国总统到大陆访问时,我们透过这个机会,希望能得到高律师一些消息,但现在还是什么都没有。我们甚至担心高律师发生了什么问题。

*何俊仁主席:希望全球关注人权人士和我们一起,请中国政府交待高智晟现状*
何俊仁律师认为:“ 很明显,高律师的失踪肯定基于政治原因,但没有理由让他跟家人完全没有联系,跟外界完全隔绝。

我们觉得中国政府有责任对外有个交待,高律师其实是在国家机构的拘留或软禁环境下。    

所以我们现在还是不停地要求,也希望全球各地关注中国人权、关注中国维权律师的机构能跟我们一同发出这个要求,响应我们的诉求,请中国政府对高智晟现状作一个公开交待。”

*何俊仁主席:如果中国不公开交待,我觉得真是非常黑暗,完全没有法律法治可言*

何俊仁律师谈这一事件的含义和影响:“现在高智晟律师发生了这样的政治性失踪,对很多其他维权律师来讲,也产生一个警号——今天发生在高智晟身上的事情,将来可能发生在其他人身上。

其实,高智晟现在应该是享有自由的公民,根据法律,没有要把他拘留的裁决,所以完全没有理由这样对待他。如果国家执法机构不公开交待这件事,我们觉得中国今天的情境真是非常黑暗,完全没有法律法治可言。

所以,现在关注国家前途的人,尤其是关注维权律师、关注国家未来法治发展的朋友和团体,应该就这件事情共同联系起来,要求中国政府还给高智晟自由,允许他跟外界和家人联系接触。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卑微的、人道的要求。

希望我们共同努力,不要忘了今天高智晟已经失踪超过十个月。”

*何俊仁律师:敢言律师自身安全没有法律保障,台湾律师界同样关注,会跟我们共同行动*
何俊仁律师还谈到台湾律师团体对高智晟失踪事件的关注。他说:“现在我们还联系其它律师机构。。。包括台湾的律师协会跟我们共同行动。台湾的律师团体也非常关注这件事。我们知道,台湾很多居民在大陆不但投资,而且在那里工作。如果以大陆现在的状况,他们希望有基本的法律保障。

但是,如果有些敢言的律师,自己的安全也完全没有得到保障,受这样的政治迫害,那么我相信台湾法律界一定同样关注,所以现在我们和他们联合起来。”

*傅希秋主席:全球十一万六千多人签名要求释放高智晟,五千多美国人致信国会议员表关注 *
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在美国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先生说:“我们一直非常关注高律师失踪之后的安危,也发起了一个要求高律师获得自由的签名活动,叫‘www.FreeGao.com’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全球十一万六千零九十七名各地人士签名要求中国政府释放高智晟,并且要给个说法。

我们在最近两个礼拜,在美国又发起一个让美国人民行动起来,给他们的国会议员写信,敦促美国国会更多关注高律师现在失踪的状况。

目前这两个礼拜已经有五千二百二十四人发了电子邮件,给他们的国会议员,希望他们关注。我们会继续跟有关各方作出协调和呼吁。
        
*傅希秋主席:高智晟失踪十个月毫无消息非常反常,违反国际人权法和中国法律*
傅希秋先生认为:“高律师目前失踪毫无消息,是非常反常的状况。”

他说:“ 昨天我跟美国国会行政中国事务委员会的负责人有一个谈话,他们也非常关注此事。

中国政府没有表现出相应的诚意,中国政府透过使馆,想敷衍了事,释放出有关高智晟在几个月前,曾经回老家祭奠父母的说法。到目前为止各方求证,家人都无法证实有这个事情发生。

我们希望中国政府能够遵守自己基本的法律,对失踪的中国公民,起码对他的亲人有个基本说法。

作为一个良心律师,即人权律师,高智晟从2月4日被秘密关押失踪,家人毫无他的消息,不仅违反了中国签署的关于‘任意失踪’的相关国际人权法律,而且违反中国自己的法律,与其完全背道而驰。

所以,我想中国政府最起码应该给高律师的家人和关注他的社会公众、世界各地公众一个基本的交待。否则,这十一万多人会不停地询问,直到有高智晟的消息为止。

*傅希秋主席:此事件释放非常错误的信号,赏恶罚善,动摇公民对中国法治的信心*
傅希秋先生表示,没有高智晟的消息的每一天,都是在打击和动摇公民对中国法治的信心。他说:“这个事件,于法、于理、于情都非常不符合。不符合法律,非常清楚;也不符合‘情’,家人长期找不到高智晟的下落,违反基本的人道主义。

对于其他参与法制建设的维权律师和良心公民来讲,这也是释放了非常错误的信号,是一个赏恶罚善的行为。我想,这对中国公民社会、法治建设,所谓‘和谐社会’的建设,都是一个严重打击。

我相信,高智晟没有任何消息的每一天,中国公民的信心都会受到打击,对中国法治的基本信心会动摇。”

*傅希秋主席:最好方式是让高智晟亲自向公众特别交待,否则政府无法取信于民*
傅希秋先生希望透过各方努力,促使当局让高智晟律师亲自向公众作个交待。他说:“我觉得国内的良心人士、法律人士应该透过各样渠道,继续打听高律师的下落。我们海外的还继续透过跟中国打交道的过程,尤其是商界。。。现在中国政府最重视,应该利用各种场合,积极向中国政府相关官员询问维权律师高智晟的下落,至少知道他是死是活,他在哪里?给一个基本的交待。

最好的方式是中国政府能够让高律师亲自向公众有个特别交待,否则政府没办法取信于民,取信于各界。”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采访报道。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从“共产党”的名字看,就是要大家和更多的人共同铲除的党,那就从我做起每个都积极的铲除“邪党”瘤毒,包括劝身边的亲友和同事“三退”和清楚所有“邪党”的书籍和报刊杂志。有真理和正义感的所有人行动吧。共同迎来没有“共产党”的清明世界而努力奋斗吧!

2009-12-19 21:3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