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上诉状》要求改判无罪 高智晟软禁中发声再遭屏蔽

2015-1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左图:郭飞雄纱网照(律师提供);右图: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左图:郭飞雄纱网照(律师提供);右图: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Photo: RFA

*郭飞雄于开庭宣判前被临时加罪共判刑六年《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全文上网*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11月27日上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郭飞雄被法庭临时又加了一个罪名“寻衅滋事”,被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二人当庭表示上诉。案件涉及当事人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开庭宣判后,郭飞雄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全文上网。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受访选读《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部分段落*

郭飞雄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张青看到之后,接受我的采访。

张青:“我看到了飞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他在判刑以后就说——

 

“这个判决是反正义、反法律的,是中国反民主的黑暗势力对我和孙德胜所作的卑劣的政治迫害。我们是完全无罪的。

法律深处流淌的是主体、尊严的声音。‘那律法上更重要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然而,你们的这一判决却践踏公义、违反人性、破坏基本的程序正义。你们对堂堂正正履行公民政治权利的我们所制造的这一政治冤案,乃是将本当用于匡扶正义、保障人权的司法机构,颠倒用于构陷无辜的公民,用于碾压人权,用于践踏中华民族的核心利益——宪政民主事业。你们的行为犯罪意图十分明显,情节特别严重,实属恶中之恶。

你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触犯了刑律。未来民主法治时代的法庭,将用公正的方式审判你们的罪行,将用人道的光芒照耀你们那久已被野性、贪欲、恐惧和仇恨所淹没的人性。没有正义和赎罪,就没有有尊严的仁慈与宽恕。

中国土地上所有的暴君、所有的压迫者以及所有的反民主黑恶分子们,我要用一位屡遭政治构罪和饱受酷刑折磨的不屈的理想主义者愤怒的预言,惩罚你们那被极权主义思想所毒化、至今仍不思悔改的灵魂。在经历了极权主义酿成的惨绝人寰的历史悲剧后,你们依然持守其衣钵倒行逆施,不择一切手段的维护权力私有和全面专政。我相信,万古千秋的人类都会用悠悠之口谴责你们的冥顽不化和天良沦丧、谴责你们不以为耻且自我美化的丛林野性和政治兽性。

‘历史就是我们的宗教。’历史就是我们民族的自然法法庭。参与本案的郑昕、罗成、鲁肖法官,王宇、刘力骏检察官,以及躲在你们背后的那些视现代民主为万丈深渊的维稳集团官吏们,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你们将永远无法逃脱历史法庭对你们罪孽深重的鞭挞。

我实在的告诉你们:你们的这一可耻的政治迫害,是不可能达到压制中国浩浩荡荡的民主浪潮的政治目的的。相反,它将帮助世人更加认清你们反民主的本质,将有更多的公民由于愤怒或觉醒而勇敢的站出来,山峰般崛起,加入到我们的行列。我们的自由民主运动,将会在不断地打压、淬火中变得越来越强大,直到有一天,这一代公民用自己的双手,将多元均衡的宪政民主大厦矗立在这块曾经多灾多难的土地上。未来属于主权的公民和主权的人民,世间万国无可逃避。”

 

张青:“这一篇我就唸这麽多。

 

*郭飞雄和郭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今年49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
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 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
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今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刚刚提到郭飞雄曾经参与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今年51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多项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只获准两次探视。出狱后至今一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

 

* 耿和:我把郭飞雄案宣判消息电话告知高智晟后再联系困难,我得到朋友转来的高文*

高智晟律师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耿和把郭飞雄案判决消息通过电话告知高智晟,以后电话联系发生困难,

耿和说:“感恩节(11月26日)这天我在网上看到了郭飞雄这个案子被判了,他被判了六年,我就把这个消息给高智晟打电话说了,完了以后他那边一直是沉默,就再没说什么。因为我知道高智晟一直关心着郭飞雄的案子,所以我知道了最新的情况就尽快地跟他讲了。然后到了29日我再给他打电话就打不通。我就没在意。”

 

主持人:“你在这之前要想高律师打电话随时都能打通吗?”

耿和:“第一次打不通呢,也许第二次会打通,或者第三次会打通。到了30日,我又给他打电话(语音)说‘你拨的这个号码是空号’,我非常吃惊,以为这是我经常重拨的号码。我就在网上去找信息,找到了这篇文章(选段),我(从别人手里)要了全文本的然后传过来以后,我是照下来(发在推特上)的。”

 

*耿和读朋友转给她的高智晟文章《加入他们,在这个民族历史空前巨变中证明……》*

我请耿和读一下朋友转给她的全文。

耿和(读):文章是——《加入他们,在这个民族历史空前巨变中证明自己的价值——郭飞雄再被构罪之评论》。我失眠是罕有的事,今天临晨两点后再无力入睡。这是被软禁村里以来的第二次失眠(前次是刘霞被骚扰时)。

2010年4月底,是凶徒们自己惊心动魄的酷刑间隙,打手们赤裸着上身躺倒在椅子上喘歇,彼时我是侧倒在地上(因手被背铐着)。绝不足两分钟,我便鼾声大起。头上被人踢了一脚,一名打手大为骇异,惊得跳起来大骂‘高智晟,你丫的真的没肝没肺呀,每次这种过程后,连大爷们都几天睡不好觉,你丫的还是人吗?’‘几天睡不好觉,那是你的人性还残存着的证据’,我回了他一句。我的睡觉能力是颇可以的。

获悉飞雄再被中共恐怖组织构罪的消息,尽管是在料想中,但依然对黑恶势力如此明火执杖的反人类丑行,持续地震惊着。

飞雄,我的挚友。相识很晚,相处短暂,而情谊甚笃。飞雄来京,是唯一能与我同室共眠者,彼时,夫人每必会主动腾挪至女儿房间的。

今天早晨的祷告中,我感谢了神为这个时代的中国预备了郭飞雄并兴起他,使他具有了使黑暗势力恐惧不已的力量,使他成了我的挚友,成了和平、理性改变中国的、迄今独一无二的力量体。

究竟是郭飞雄,简约而史诗般的‘法庭’发言,浑涵了人类理性、正义、勇气和哲学的光芒。携裂石崩云、浩荡万里的力量,震荡着这久已沉寂了的土地。

昨日,我一口气用了几个小时,向所有的亲戚、朋友、同学、战友转发了这篇历史性文字。于我,这是从无先例的一一这是我的立场一一这是我目前在物理层面上暂时唯一能做的。

人同此心,昨夜,但凡于这国、这民族的将来还抱有信心的同胞,大略上也都在做着我所作的事。

这是黑暗压迫的大成绩。在中国的今天与明天之际,中国的和平反抗力量,在这种凶悍、冷酷的凌压中崛起。

 

昨日里,我向我身边的亲人预言,飞雄的这篇‘法庭’发言将会在2018年收入未来中国学生的课本里。同样是这篇文字,在2017年前,会被那群愚昧、凶残、自私均已超出人理的中共恐怖组织的、大大小小的恶徒们在私室里传阅并熟记。使最擅长于樽俎折冲自己贪婪将来的他们,在黑夜里骇惮、失眠而冷汗淋漓。

飞雄再被构罪,是以习近平为祸首的中国反动势力,向这不屈的民族悍然发动野蛮攻击的又一历史性的标志性事件。

在此,我严峻正告中共恐怖组织,这不是一件事的结束,而是它的开始。你们今天所有的反人类罪行,悉将在2017年左右得到追惩。基于对你们中间还有着一部分人愿意盘算着自个儿和家人的将来的假设,特别提醒几点,以期能针刺一下你们已为贪婪、恐惧及愚昧攫住的人性。这样做,并非期望你们为中国的改变做些什么,惟愿你们在未来不多的时间里减少个人的罪孽,为自己及亲人们留条后路。

 

一、中共将在2017年临到可耻的崩亡下场。

二、中共将会被宣布为恐怖组织,为这个犯罪集团历史性地正名。

三、中国将设立审判前政权人员反人类罪罪行的特别法庭。

四、江泽民、李鹏、周永康、习近平、孟建柱等所有大大小小的反人类罪恶徙,悉将受到特别法庭的追惩;这些被审判者将包括中共恐怖组织中的所有党委常委成员、所有构陷飞雄案件所在地的省市级中共恐怖组织头目、具体负责构陷及实现这种构陷的秘密警察及‘司法’成员、依附于中共恐怖组织并助虐的所有帮凶,如‘律师协会’的恶徒、恶文人、恶记者等,包括暴力截访、血腥强拆、酷刑逼供、压制信仰等方面犯下罪行恶徒们。

五、依循国际通行的惯例,对构成反人类罪的被告人,将视其罪行,分别处以绞刑、终身监禁、确定刑期监禁等刑罚。

六、没收中共恐怖组织及其构成犯罪成员的犯罪所得。

七、对不构成反人类罪而为受害人具体控告的前政权人员,本着公正、从轻的原则,启动普通的刑事追诉程序予刑责,并追缴犯罪所得。

八、对不构成犯罪的中共恐怖组织的帮凶们的非法所得予以追缴、终身禁业禁职、确定禁业禁职等不同程度的责罚。

九、上述不论何人,在2016年9月30日前公开退出中共恐组织、公开自己知悉的犯罪真相、并公开真诚忏悔自己罪行的,均可免除刑罚。

 

中共恐怖组织,不能在诸多的历史示教中接受一点对自己的将来有益的启示。罗马帝国、亚述帝国、奥斯曼帝国、苏联帝国,多少个曾在世界历史上高视阔步的权力集团,有谁逃脱了败亡下场。‘内库化作锦绣灰,天街尽踏公卿骨’,中国的历史则更是如斯。历史的步伐从不阻却于恶人们手头的几件硬兵器。世界民主大势浩浩荡荡,纵观人类史,可曾有过一个独裁政权永远留住了黑暗!中国的巨变在进行中,走火入魔的冷酷打压与和平抗争力量互为因果而互在强化,而终局是全无悬念的一一中共恐怖组织的败亡、民主宪政中国崛起。

2012年后,中国光明与黑暗势力的较量历史地进入了最后的决战阶段。习近平的凶残、冷酷打压,成就了普遍的、篷勃的和平反抗大势。曾几何时,中国和平反抗者的名字屈指能数。今天,郭飞雄、孙德胜、王默、高瑜、李和平、赵威、谢阳、浦志强、唐荆陵、单丽华、李玉芬……,连专门列出著名勇士们的名字都成了个浩大工程!

郭飞雄们的和平反抗的不屈、坚韧,是这民族尚可高贵、尚可有为的确证。这样的名字几何级数式地加增,证明着这民族的脊梁骨依然挺立着,血液奔流着。

郭飞雄们,是这民族今天的尊严和明天的希望所在;他们,他们的亲人,是奔流在这民族血脉中的铁,是凝企在这民族骨骼中的金;是这民族有保障的最后希望。加入到他们中,起而和平反抗,于这民族史无前例的历史巨变中证明自己,确证自己的存在及存在的价值,是我冲破黑暗的阻却,发出这篇文字的感情所系。

2015年11月28日于母亲窑洞中。”

 

*耿和:读完后我挺震撼,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转发这篇文章,让我心里踏实*

耿和谈她的读后感:“读完了后我是挺震撼的,我是觉得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去转发这篇文章。让我心里面……能让我踏实。高智晟早已做好了再进监狱的任何准备。”

这是12月2日。

 

我问耿和:“到目前为止您所知道的消息高律师有没有被带走?是不是还在那个窑洞中?能不能确认?”

耿和:“昨晚我给(高智晟的)大哥终于打通了电话,大哥含糊其辞,手机(信号)效果也不好,说‘他在’。我说‘那你让他通个电话’他也没给我。就是这个情况,我还需要再具体的核实。我担心家里边含糊其辞这个状态又是受到了警察那边的恐吓和威胁。

高智晟……对他来说,(当局)也不让他看牙,感恩节(11月26日)那几天他的腰疼病……在家是躺着的。国保又骚扰他,又连累了家人。”

 

*耿和:就高智晟最新情况的说明,高智晟还在村里,电话被警察下令停机*

12月3日耿和接受我的电话采访说:“就高智晟最新情况的说明:(美西时间)昨晚终于打通高智晟大哥高智义的电话查实了高智晟的情况。尽管大哥说话含糊其辞,反复说‘我也不能说什么’,但是我得出以下的结论是,高智晟在为郭飞雄案发声后手机即被中共恐怖组织给屏蔽了。

卡里还有148元余额,而在国内互相拨打电话时语音提示是说‘电话欠费停机’,然后他又充了费,还是显示‘欠费停机’。从国外我给他拨,语音提示是‘没有这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不存在’。最后他们跟电信商去交涉,电信商的回答是说‘是警察下令停机的’。

高智晟现在依然是被软禁在(家乡)村里面,没有新的变化。不管怎么说,我和孩子也是松了一口气。在此我也特别感谢大家这几天来的关注。谢谢!再次感谢大家!”

 

*张青:高智晟是(法律上的)自由人应不受限制,望外界多关注中国人权法制倒退状态*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在网上读到耿和发出的信息。

张青说:“我觉得现在国内的状态真的很糟糕,已经做的是非常过分非常违法的了。我看到耿和相关的文章,看见高智晟他也是受到了一定的限制,因为他本身是(法律上的)自由人,他应该是不受限制。希望外界能够多多的关注中国的人权和法制的倒退的状态,这个非常的明显。是很关键的一个时期,外界的支持是有价值的。”

 

*张磊律师电话多次语音回应“正在通话中”,张磊律师说:“我这边没有通话”*

郭飞雄案开庭宣判后六天,北京时间12月3日晚上,我多次拨打郭飞雄的律师张磊先生电话,对方语音回应都是“正在通话中”。我反复拨打十几分钟后,终于拨通。

主持人:“您好!张磊律师,我是张敏。请问刚才您的电话是在通话中吗?”

张磊:“没有。”

 

主持人:“李金星律师那边的电话今天我也是两边打,您这边是有语音回应,说‘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张磊:“我这边没有通话。”

 

主持人:“问题就出在这儿。李金星律师那边同一时间是忙音,等到给您打通之前……我就两边拨嘛,哪边打通哪边算,李金星律师那边(语音回应)是说‘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候再拨’。然后我再打回来,您这边通了。”

 

*张磊:郭飞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和《上诉状》说明所有问题,已经公布了*

主持人:“我今天主要想问一下,郭飞雄案判决之后您和他见面的情况和上诉的情况。”

张磊:“郭飞雄案11月27日上午宣判的,我是下午会见了他,他对于判决的态度详细的可以看他在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http://bit.ly/1OIQQRl)。

在12月1日下午和2日上午我又两次会见了郭飞雄.12月2日下午我代郭飞雄把他签字的《上诉状》(http://bit.ly/1lZEKty)已经提交到天河区法院,法律上他把《上诉状》一交,就提起上诉了。”

 

主持人:“近期还有些什么情况?”

张磊:“郭飞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和他的《上诉状》的内容已经说明所有问题了。已经公布了。”

 

*张磊:郭飞雄左脚三处血迹,他认为被押去法院过程大大伤害他人格,永不想再受侮辱*

主持人:“你们见面的时候有没有隔着那个纱网?”

张磊:“以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27日下午会见他的时候发现他的脚上有伤,有两处破皮,有一个脚趾被法警在押送他过程当中踩破了,有流血,他没有办法判断法警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他认为从看守所把他押到法院的这个过程,对他人格的伤害非常非常大,他的感觉是永远不想再受这种侮辱,但是他说这个也由不得他。主要就是黑头套,反铐,铐得很紧,脚镣也铐得很紧,非常粗暴野蛮的对待他。他认为这是故意对他人格的一种侮辱,也多次强烈的抗议。

他把脚抬起来给我看的,左脚上三处有血迹。”

 

主持人:“您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张磊:“暂时没有,去看他的《上诉状》吧。”

 

*张青:读《宪政民主政体革命为什么必须——郭飞雄的上诉状》印象*

郭飞雄的太太张青看到了郭飞雄《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也看到了他的《上诉状》。

张青:“我看到了这两份文件,也知道飞雄已经启动了上诉程序,要求‘依法重审此案,改判我无罪’。”

 

郭飞雄对法院《判决书》列举的判罪‘理由’进行了反驳,有七条反驳意见——

 

主持人:“您读这个《上诉状》的时候有什么印象,有什么想说的吗?”

张青:“感觉……这个《上诉状》是非常长的,他是花了很大的精神来写这篇《上诉状》。刚开始就是从法院的《判决书》上面列举的一条一条的(判有罪)‘理由’进行了反驳,有七条反驳意见。

他也指出《判决书》捏造了很多‘事实’,而且像小说的方式一样把一些不同的情节嫁接在一起,加了很多‘对话’。而且加了很多说‘郭飞雄供述’,而事实上他都是零口供。这就是说,当局已经在编造这种细节来丑化飞雄,这个是非常恶劣的行为,他也在《上诉状》中特别强调了这一点。

他的反驳意见一条一条写的比我说的更仔细。然后他就得出结论,这种整个的案子纯粹就是一种捏造,这就是一种政治迫害。他也说到‘政治迫害的本质是无法遮盖的’。他在里面也讲到,他是因为呼吁中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声援《南方周末》的时候呼吁‘言论自由’。他做的这些他也认为这都是公民应有的权利。”

 

郭飞雄用很大篇幅讲他所从事的维权活动,说明宪政民主制度是中国民众所渴望——

 

张青:“接下来他用很大的篇幅讲他所从事的……从大学18岁的时候就接触了自由民主的理念,然后就一直对这个是非常的支持。

一直到中国的维权运动从2000年开始以后,他基本上就是直接投入到这种普遍的中国的维权运动之中。他的这种维权的政治活动的动机,就是在他的《上诉状》里讲到了。他认为,中国为什么现在对他进行政治迫害,是因为中国的当局一直说‘宪政民主是西方的舶来品,不适合中国国情’为借口,一直阻止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文明的政治制度在中国的实现。

飞雄从这一点来反驳了官方的这种说法,从中国以前的制度是什么样的,然后又讲到后来的共产制度传入中国以后,对整个中国的国家、人民以及文化所造成的灾难性的这种破坏。他也讲到共产极权制度也是西方舶来品,而且这种舶来品是一种反人权、反正义的政治制度,所以他就从这样的一个大的构架上讲。

然后他也用大量的篇幅证明了真正的宪政民主这种制度是中国……当然也就是整个世界潮流,是非常符合人性、符合人道,尊重人权的一种文明的政治制度,而且中国的民众也是非常渴望有这种制度在中国实现。大体上,我看构架是这样子。

郭飞雄《上诉状》的标题是《宪政民主政体革命为什么必须——郭飞雄的上诉状》

 

*张青选读郭飞雄《上诉状》段落*

张青:“他说到” (选读《上诉状》段落)——“这一判决违背了基本事实和法理,我和孙德胜是完全无罪的。

这是一起假借‘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名进行的严重的政治迫害案。中国反民主的黑暗势力把本当用于匡扶正义、保障人权的司法资源用于构陷无辜的公民,把公民依据自然正义和《宪法》第三十五条堂堂正正地履行政治权利的行为诬陷为刑事犯罪,为此,他们捕风捉影的捏造公民履权行动扰乱秩序的罪证,动用刑讯逼供手段炮制虚假口供,不惜让大批警察、辅警和线人出场(甚至使用没有法律人格的公章)制造虚假的证人证言。在足以直接证明活动现场秩序井然的公开录像和图片面前,他们又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无视基本的法律逻辑和天理人情。他们的行为,才是严重触犯刑律的地地道道的犯罪行为,才是对公共秩序、公共规则的最大损害。

在这个民智大开的信息时代,不管他们使用怎样的‘障眼法’,都掩盖不住他们企图借助对我们这一批自由民主行动者制造冤狱从而达到阻碍中国民主运动涨潮的政治目的。”

 

*张青:当局以迫害酷刑虐待摧残郭飞雄身体,我作为家人非常担忧,希望外界关注*

张青:“我是听到了律师讲的这个情况,就是在法庭上,在押送到法庭的过程中,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以前包括开什么‘庭前会议’,然后上一次的审判,加上这一次的宣判,这么几次出来,在这个过程中都有法警对飞雄进行了一种人格的侮辱,包括戴黑头套。

我记得是在第一次……那是2014年8月的一次,押解的过程中,他有一个很具体的描述,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跟法警说‘我不会在押送过程中有任何不合适的行为’,你们没有必要把我铐起来’。当时法警没有铐他,就是说法警也认为不可能做什么,没有戴黑头套,也没有给他‘反手(铐)’。

但是,这个法警接到一个神秘的电话以后,他就跟他说,他们说‘要给他一点狠的’,然后他就给他戴了手铐和脚镣,而且扣得非常深,已经卡到肉里面去,最后也导致了破损、流血,还有后来的照片为证,网上应该就有照片。然后也戴上了黑头套。

我们完全可以想到,这个背后谁打来这个电话的?

这两年多时间中国当局一直是对他关押的条件是非常恶劣,用这种恶劣的关押条件而且反复延期,来摧残他的身体,现在已经两年零四个月。

当然我们现在正在进行上诉,而且每次在出来的过程中有意的侮辱他的这种行为是非常恶劣而且非常卑劣的行为。

我听到连在法庭上律师都直接为帮忙他说话,说‘你们在法庭上不能伤害他的身体’。所以我非常希望外界能关注这一点,就是说中国当局以迫害身体的方式、酷刑的方式、虐待身体的方式在摧残郭飞雄的身体。我作为家人非常担忧他的这种状况。”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