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拒会见郭飞雄 律师提起行政诉讼

2013-09-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维权人士郭飞雄。(资料图片)
图片:维权人士郭飞雄。(资料图片)

*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郭飞雄委托的辩护人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四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

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

 

*隋牧青:法院平静地接收了材料。有7天审查期,审查是否立案”

隋牧青律师当晚接受了我的采访。

隋牧青:“我今天按既定计划,由刘正清律师陪同一起到天河区法院去立案。有一点点出乎我意料的是,天河法院很平静地收了诉状材料。通常中国法院对立案挑剔厉害,经常行使裁判官的职权,比如说‘证据不够’啊,‘缺材料’等等。其实立案只要有原告被告,基本条件具备,有具体的诉讼请求,依法应该就可立案。至于能否胜诉,立案部门无权审查。中国法院为了让法院审理案件省事,他们在立案阶段,很挑剔。但今天他们很平静地把材料收了,收了不代表立案,有7天审查期,审查是否立案。”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五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他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他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隋牧青:第四次去看守所要求会见郭飞雄,连大门都不让进,我21年执业从未遇过*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律师前三次去看守所要求会见郭飞雄的经过,到9月3日隋牧青律师第四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连大门都不得而入。

当天隋牧青律师接受我采访讲述经过说:“今天下午去我又(总计第四次)到广州天河区看守所要求会见郭飞雄,这次连大门都进不去了。过往我们先在看守所大门口登记以后,进里面办手续。这次在大门口登记时就要查验,看委托书等,了解要会见什么人。

等我填完登记手续,被告知不能会见,干脆连大门都不让进,彻底把会见的路堵死。我怀疑就是为我们要求会见的事,把看守所进门规矩都改了。”

主持人:“你们到达是什么时间?”

隋牧青:“我这次一人去的,下午两点半到达。上次约见所长,等很久也没见;这次又约,等了一下,值班人说今天所长没空。大概三点我就走了。”

主持人:“发生这种情况在您的律师生涯中,大门进不去的以前也有过吗?”

隋牧青:“以前没有过。”

主持人:“您作律师有多少年?”

隋牧青:“从我拿到执业证到现在,21年了。”

主持人:“大门都没进,就被堵在外面了……”

隋牧青:“这是第一次。以前从来没见过。实在不行我们只能诉讼或控告。当然诉讼或控告会有一定作用,但对我们想早一点见到郭飞雄本人未必有直接帮助,因为诉讼等程序时间比较久,我们现在觉得还是要起诉,因为这不仅仅是为了达到会见的目的。公安如此粗暴践踏律师会见权,本身是很严重的事情。一是粗暴剥夺了当事人会见律师的权利、剥夺了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权利,等于破坏了中国的律师制度,也就是破坏了中国法律的实施。因为中国法律有明确规定的律师制度,而天河分局随意找一个根本不成立的理由就这样阻止律师会见,明显是破坏法制的行为。这种情况下,即使不为了会见也要起诉他们。”

 

*蔺其磊:我们起诉是迫不得已,与此配合还要向上级有关部门投诉控告*

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广州递交行政诉状后,另一位原告人北京的蔺其磊律师说:“我们起诉看守所不让会见的诉状已经提交到法院。不过在目前环境中,他们又出具书面的不让会见通知书,可能暂时要找分局这些机关很难有效果。

我们起诉也是迫不得已,因程序上的问题,起诉了可能需要很长时间。配合我们提起的行政诉讼,还要向上级公安、检察,包括人大常委会这些权力机关,或上级有关部门对广州公安局天河分局违法不让律师会见、侵犯律师会见权和当事人会见律师权利这事进行投诉控告。”

隋牧青律师说:“下一步有投诉控告,要求检察院对这个事件行使法律监督职能。”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