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飛雄案開庭又止 事件前後隨訪錄


2014-09-16
Share
guofeixiong.jpg 圖片:維權人士郭飛雄。(資料圖片)

*郭飛雄案開庭又止,事件前後錄音隨訪錄*

郭飛雄(本名楊茂東)、孫德勝“涉嫌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一案在律師抗議法院違法、拒絕出庭的情況下,9月12在廣州天河區法院強行開庭、又很快休庭。請聽本次事件前後的錄音隨訪。

*北京時間2014年9月11日晚採訪張雪忠律師錄音*

張雪忠:9月11日會見郭飛雄一天,就法院很多違法律師和郭飛雄發表聲明——

受郭飛雄委託的律師張雪忠北京時間9月11日晚上接受我的採訪。

張雪忠:“我今天就會見郭飛雄一天。詳細討論,我肯定是要徵求他的意見。因爲法院有很多違法的地方,包括幾個方面,一個就是他到現在也不允許我們複製最關鍵證據,就是他有八張光盤,包括現場的視頻、現場的照片。這個完全違反了法律的規定,那麼我們也很難進行有效的辯護。還有一些其它的違法的,我就不一一展開。郭飛雄也認爲,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能夠配合這種走過場的庭審,所以我們(陳光武、張雪忠二位受郭飛雄委託的律師)才發表了聲明。

郭飛雄本人也通過我發表了一個聲明——如果明天不休庭,還要繼續庭審,他會保持沉默以示抗議。我都在微博上發表了。一個是我和陳光武關於案件的聲明,還有一個就是郭飛雄的獄中聲明,就能夠說清楚這個問題。

張雪忠:會見郭飛雄仍隔鐵絲密網,會見後給法院發消息無迴應、打電話無人接——

今天會見的主要情況就是郭飛雄認爲法院存在諸多程序違法的情況,別的他都可以暫且不論,他認爲,不允許他的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這個直接違反了刑事訴訟法的明文規定,實際上也等於否定了刑事辯護的意義。

因爲刑事辯護本身就是圍繞着證據來進行的,如果辯護律師都不能事先複製這些證據、這些材料,特別是最核心的證據,那麼辯護也就失去了意義,也不可能進行有效的辯護。所以他要求辯護律師不要出庭,而是應該繼續向法院要求複製證據,要求法院延期開庭。”

主持人:“那到目前爲止有沒有接到法院方面反應?”

張雪忠:“沒有。我們也給他發消息,給他打電話都沒人接。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

主持人:“今天會見了郭飛雄一天,仍然是隔着紗網嗎?”

張雪忠:“還是隔着紗網的,它那個現在已經成了固定的裝置。”

主持人:“陳光武律師和您在一起嗎?”

張雪忠:“他在重慶。我一個人會見的。陳光武他也是跟我一個意思。他本來是今天晚上過來,就是看郭飛雄的意思,包括這個情況。那麼既然不出庭,他就不過來了。本來今天下午的飛機,他退掉了。我明天也回去了,我來主要是我們派一個人來會見郭飛雄,把情況跟他商量,才能確定最終的應對方法。我們看明天的情況,我們會努力跟法官溝通,包括也會努力瞭解到底有沒有開完庭。”

*北京時間2014年9月11日晚採訪陳光武律師錄音*

陳光武:就目前審理的程序看,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有四方面——

接下來我打電話給在重慶的陳光武律師,聽聽他的看法。

陳光武:“從目前情況看,實體的證據還沒有公佈,我們律師不便說得過多。

就目前審理的程序看,是存在一些問題的。現在主要的問題,一個是他(法院)不允許辯護律師複製全部的卷宗,其中有八個光盤現在不允許律師複製,我們認爲這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我們不能充分的閱卷,就沒法有效的爲被告人進行辯護。

第二個問題,不允許律師帶電腦進法庭,律師的電腦是律師的紙和筆,它是一個開庭的工具。不允許律師自帶電腦,既是對律師的歧視,也是影響了律師正常的進行有效辯護,這也是不可以的。

第三個方面,司法機關,不光是法院,把本來是一個(涉嫌)共同犯罪的案子人爲的拆分,分了很多案子,也是違反最高人民檢察院有關規定的。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擴大打擊面,因爲它這種罪名,法律規定主要懲辦的是主犯。那麼,他這樣拆開以後,就很難分主從了,所以凡是參加這個活動的都可能被追究。

最後一個問題,他(法院)應該按法律規定,開庭前,至少三天前通知律師。一定要中間有三天的準備時間,開庭(那天)不能算,通知那天不能算。9日通知我們的,10、11日兩天,就開庭。所以,把法律規定的律師三天的時間改成了兩天,也是不合法律規定的,也是侵犯了律師的辯護權。

所以,目前根據這些情況呢,我們決定不參加明天的庭審。”

陳光武:盡最大耐心和法院再溝通,法院如能改變錯誤,我們還會很好配合——

主持人:“那下一步你們近期有什麼打算?”

陳光武:“我現在不在廣州,張雪忠律師還在廣州。明天張雪忠上午準備到法院去一趟,盡最大的耐心和法院再溝通一次。溝通的目的是讓法院放棄違反法律規定的行爲,允許律師複製全部卷宗,允許律師帶電腦入庭,這兩個我們是不能讓步的。

明天張雪忠看看是不是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他敢繼續開庭。如果那樣的話,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我們大家共同關注明天上午的情況。

法院如果能改變錯誤的話,把相關的證據複製給我們,我們再約個時間另行開庭,我們還會很好地配合的。”

陳光武:實體上我們無法駕馭,程序上的權利寸步不讓,這是我們的原則——

陳光武:“如果他明天堅持在沒有律師的情況下強行開庭,郭飛雄已經發表聲明瞭,就一字不說。反正這個案子也不是法院定的,也不是律師定的,你無論說得多少,辯得多好,他一定要判的,他就是走過場嘛。實體上我們沒有辦法駕馭,程序上我們的權利我們要寸步不讓,這是我們的原則。”

主持人:“實際上現在郭飛雄的態度、律師的態度法院也已經都知道了,可以確認這一點,是嗎?”

陳光武:“是的。9日我就把複製不到全部卷宗我們就不出庭的意見用短信發給了法院,他們一直不理睬。今天我們又再一次想把這個東西交到法院,或者是電話再告知一次,但是法院任何人也不接電話,手機不接、辦公電話也不接。

最後我和張雪忠又分別用短信把我們的決定和郭飛雄的態度今天下午又給法院的共用手機上又發了一遍。所以,他們知道我們現在的態度和郭飛雄的態度,這一點是能夠確定的。”

*北京時間9月12日上午9點10分,即預定開庭時間過10分鐘後,訪張雪忠律師*

張雪忠:法院門口戒備森嚴,三、四百米外警戒盤問,有人被抓走——

北京時間9月12日上午9點10分,也就是預定開庭時間過了10分鐘以後,我打電話給張雪忠律師。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現在情況怎麼樣?”

張雪忠:“現在情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沒有進到法院,法院那個門口戒備森嚴,誰也進不去,我不可能去法院。電話打不通,也不接,到現在都沒人接電話,他留的聯繫電話。

主持人:“戒嚴不讓人過去,那是在距離大門多遠的地方?”

張雪忠:“它有好幾道防線,然後到處都佈滿了便衣,三、四百米之外就已經警戒了,他們都在車上,有人經過他們就出來查問、盤問。”

主持人:“我在推特上看到一些朋友穿着聲援郭飛雄的T恤衫,還有一些人大概沒有穿什麼特別(有標誌)的衣服,他們在往哪個方向走,您能看得見這些人嗎?”

張雪忠:“看不見,進都進不去的,好遠就抓住、抓走了。不可能進去的,連稍微接近都不可能的。不要說穿着(聲援郭飛雄的)衣服,你經過的時候他就要盤問你。”

張雪忠:法院不接律師電話,無法確定裏面是否開庭——

主持人:“他們有盤問到您嗎?”

張雪忠:“他要盤問我,另外一個人就過來說‘這是郭飛雄的律師,不要去管他’這些維穩的外面的都是公安的、特警、警察,他們有一個人(認得出)說是我,那應該可能是他們領導還是誰。

我本來是想去看一看,我一直早上起來從7點多,就打(電話)到現在,也沒人接。

主持人:“那根據現在這個情況看,您能夠確定裏面在開庭,還是不能?”

張雪忠:“沒辦法確定”。

主持人:“您準備在這裏停留多長時間?”

張雪忠:“我馬上就離開廣州回上海了。大概中午,或者下午。”

主持人:“您現在離法院門口有多遠?”

張雪忠:“我現在在我住的地方,離法院很近,也就是七百米左右吧。喫早飯時我想往法院附近去看看情況,從飯店走過去不到兩百米,就有很多人,他們準備盤問我的地方離我住的地方也就是兩百米。他們就坐在車上等着,看到有人,纔會出來。”

主持人:“那是警車還是普通車?”

張雪忠:“普通車。”

*北京時間12日上午10點15分,再訪張雪忠律師*

張雪忠:九點半接法院書記員電話——

一個多小時之後,上午10點15分張雪忠律師再次接受我的採訪。

主持人: “情況怎麼樣?是不是確認開庭或沒有開庭呢?”

張雪忠:“聽不到他們……沒有聽到。我在9點半的時候接到他們書記員的電話,問我爲什麼沒有(出席)開庭,我就說‘我連案卷都沒有複製完全,根本沒辦法(出席)開庭。我昨天一直給你們打電話,打手機,想跟你們溝通,希望能夠讓我們複製案卷,你們也不接電話,發短信也不回’。 然後他(書記員)就說‘你不來開庭,要承擔法律責任’。那麼我回答說‘我願意承擔一切 法律責任!’就完了。”

主持人:“您有沒有試圖想從他那裏得知,到底開了庭還是沒開庭?”

張雪忠:“我講完這句話,他就掛掉了電話”。

主持人:“ 您怎麼看這個事件現在發展情況?

張雪忠:“我看不出來,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現在您不想對這件事情再作什麼評論了嗎?”

張雪忠:“沒有什麼評論了,現在我該說的都說過了。”

*北京時間9月12日晚再訪張雪忠律師*

張雪忠:8月1日郭飛雄被強制戴背銬,兩手腕、兩腳踝處受傷——

當天晚上,張雪忠律師已經離開廣州,他再次接受我採訪時,講了郭飛雄會見他時講的8月1日的一件事。這件事他已經告知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

張雪忠:“上次‘庭前會議’就是8月1日,法警從看守所押送楊茂東(郭飛雄)到法院去開‘庭前會’的路上,開始就在看守所上車的時候,要給他戴背銬,楊茂東就說‘我並不是暴力犯罪,而且我從來也沒有暴力行爲,也不會做違反你這個押送秩序的事,我不能夠戴這個背銬,因爲政治犯的尊嚴必須得到尊重’,那麼他就沒有給楊茂東戴背銬。

但是走到半路上的時候,其中一個法警接到了一個電話之後就說‘我要對你狠一點’,然後就給他戴背銬,而且還把腳銬一直強行加緊,三個法警都來強迫他戴背銬,使他兩處手腕和兩個腳踝的地方都受傷了。

回到看守所的時候,楊茂東要求看守所給他驗傷,給他拍照,也拍照留存了。”

主持人:“這個照片您帶出來了?”

張雪忠:“這個照片我們帶不到,在看守所那裏保存着。他說要檢察機關去調取。我們會向檢察機關控告的。”

*郭飛雄的姐姐楊茂平致天河區看守所公開信*

郭飛雄的姐姐、在湖北的楊茂平醫生得知這一情況後,給天河區看守所寫了一封公開信。她宣讀了公開信全文——

天河區法院看守所:

我是貴看守所羈押人楊茂東的姐姐楊茂平。

張雪忠律師9月11日會見楊茂東時楊茂東反映,8月1日天河區法院召開庭前會議,法警在押解過程中,違反法律規定,粗暴地將楊茂東反拷致傷。在押回看守所之後,楊茂東曾請求看守所警察拍照取證,並得到看守所警察的支持。

在對看守所警察的職業操守和人道主義精神表示讚賞的同時,特向貴看守所提三點要求:

一,要求爲楊茂東驗傷;

二,要求爲楊茂東做一次全面的身體檢查;

三,要求看守所提供8月1日當天對楊茂東傷情的拍照,以便申訴追究當事法警的違法犯罪責任。

可否,請予批誰爲謝!

申請人楊茂平

2014.9.12.

*張雪忠:已確認9月12日法院開始開庭,但沒開下去*

關於9月12日是否已經開庭,張雪忠律師說:“開庭的事我下午已經跟那個(郭飛雄案的)審判長通過電話了,審判長確認的是,他們是準備開庭,而且也開始開庭。但是在開庭的過程中,律師沒有到,他也詢問了當事人的意見。當事人認爲,律師不在,他們是沒有辦法自行辯護的,所以庭沒有開下去。

下一步我們還是要求複製這個案卷,要求法院糾正他其它的違法行爲,然後再安排一個適當的時間。”

*張青:理解律師和郭飛雄的聲明*

郭飛雄的妻子、現在在美國的張青得到開庭前後的消息,接受採訪。

張青:“我知道開庭沒開下去的直接原因就是因爲法院違法的情況下、在一個缺少證據的情況下去開庭的話,是不公正的。所以律師和郭飛雄本人都發表了聲明,我是非常理解的。也聽說了,開庭開了一下,但是沒有開下去。就休庭的那個(消息)。”

*張青:警察強行反銬故意傷害郭飛雄身體,很惡劣,也擔心用其它方式非法傷害他*


張青也得知郭飛雄8月1日被反銬致傷一事,對此她表示:“我聽到了這個事情也是很生氣,因爲警察強行反銬、故意傷害人的身體,這是很惡劣的事情。

我今天跟楊茂平有打電話,今天也聽說在律師會見郭飛雄的過程中,看到他走路看上去還是有點不太正常,我就想起來上次的時候……應該是7月份,他見律師的時候就說他身體覺得不舒服,走路都有異常。

今天我再次聽說他走路有異常的時候,也是非常擔心這一點。因爲不管怎麼着,他的身體健康是我最關心的一件事情。

當然我也知道,以前都有人上門威脅過我,說他要對郭飛雄做一些什麼樣的傷害,而你外面都不知道,檢查不出來。

所以我還是要把這一點再說出來,就是監獄要用合法的方式來對待郭飛雄,不能以他威脅的‘以一種看不見的’,或其它的什麼方式去傷害他的身體。"

*張青:要求爲郭飛雄體檢,感謝並希望國際社會持續關注*

張青:“而且我也瞭解到現在楊茂平要求(爲楊茂東)做一個身體的檢查。

楊茂東這麼十來年的時間基本上多半時間是呆在監獄裏邊,而且他作爲一個健康人,身體如果導致什麼功能不好,導致走路都不好的話,去監獄之前他沒有這些症狀,那麼現在有了這些症狀,我還希望監獄當局能夠合法的對待郭飛雄。我也呼籲國際社會、人權組織、正義媒體和各界的朋友們都能夠持續地關注郭飛雄的案件,因爲郭飛雄的案件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政治迫害案件,也沒有充足的證據,曾經出現過兩次退查,現在又出現連證據都不給律師複製的情況。

所以,他這個案子在國際社會的關注下,對他會有很大幫助。我也非常感謝他們曾經作的努力,也希望他們持續地表達關注、呼籲和聲援。”

*傅希秋:郭飛雄先生長期爲推動中國自由進步努力,再次被誣陷入獄*

多年關注郭飛雄和他家人的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說:"郭飛雄先生是長期爲中國的言論自由、集會自由、新聞自由和宗教自由都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他被誣陷入獄,也受盡了令人髮指的酷刑。就這樣一個爲了推動中國法制進步、爲了推動中國早日實現、落實中國憲法所規定的這些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新聞的自由,他這次又再次入獄。”

*傅希秋:郭飛雄案是國際公認的政治迫害,是對言論自由的踐踏,當局多處違法*

傅希秋說:“對他這次的迫害,也是國際公認的政治迫害,是一個對郭飛雄先生的言論自由的踐踏。  

從他被抓捕、長期的拖延,到現在才宣佈要庭審。警方、檢方都違反了很多法律的規定。

我也注意到了,兩位辯護律師,也是爲了維護法律的尊嚴、保護當事人的利益,拒絕出庭。”

*傅希秋:郭飛雄經歷多次酷刑拘禁。讀他獄中聲明受感動。爲他自由繼續努力呼籲*

傅希秋:“郭飛雄先生也從監獄裏發出一個聲明。我想,裏邊表明了他作爲一個錚錚鐵漢,作爲一個對中國法治的捍衛和追求者,同時在經歷了這麼多的酷刑和拘禁的情況下,我讀了之後是滿受感動的。

我記得他最後一句話還提到說(大意),如果當局一定要肆意不顧法律的規定,在沒有律師辯護的情況下開庭,就是要把中國的法制退回到‘文革’狀態的話,郭飛雄表示,那就從他和孫德勝這個案子開始吧。

我覺得,作爲也是我們長期關注的‘自由18良心犯‘,我們一直在關注。我們會爲郭飛雄先生的自由繼續努力和呼籲。”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