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维权人士郭飞雄 第七十六篇:访谈:一次历时18小时疯狂推进的庭审——郭飞雄案开庭结束时录

2014-12-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郭飞雄纱网照。(张敏提供)
图片:郭飞雄纱网照。(张敏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11,29)

*采访在郭飞雄案开庭后近18小时刚刚结束时*

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8日上午9点杨茂东(郭飞雄)、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开庭后将近18个小时,也就是直到次日凌晨将近3点钟,才传来庭审结束,择期宣判的消息。

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刚刚走出法院的几位出庭律师和旁听庭审的当事人家属。

*李金星:感觉审判像疯了一样推进,当事人和律师顽强作无罪辩护*

我先采访了受郭飞雄委托的李金星律师。

李金星:“郭飞雄和孙德胜这个案件(审理)凌晨3点钟结束,差不多是从早晨9点钟开始,中间只休息了一小时,大约是连续18个小时。庭审整个过程,应该说,法庭完全没有保证诉讼参与人、当事人、被告人和律师的权利。

法庭就像一个法西斯、像一个文化大革命的机器一样。并且我们感觉审判像疯了一样,疯狂地在推进这个庭审,像坦克一样。我觉得表现最好的是郭飞雄和孙德胜。

郭飞雄非常坚定的为自己作无罪辩护,然后孙德胜也谈起他自己成长的经历和他所从事的推动民主自由道路的这种选择。

律师也顽强地为他们作无罪辩护,庭审非常非常激烈。”

*李金星:法庭剥夺郭飞雄自我辩护权、“最后陈述”权,终断孙德胜“最后陈述”*

主持人:“您为什么说像法西斯一样,像坦克一样?您怎么会有这样的印象?”

李金星:他不顾一切地推进庭审,法庭剥夺了郭飞雄庭审自我辩护的权利、‘最后陈述’的权利,打断了孙德胜的‘最后陈述’。

法庭乱成一片,抗议一片。家属甚至有人想跳楼的,被法庭挡住。

他们用非常粗暴的手段在对付那么和平和理性的人。我们都担心中国社会和平推进、往前走的希望有可能被这些人所破坏。”

*李金星: 律师辩护被不断频繁打断,是我见到最野蛮的法庭,经抗议才让吃晚饭*

主持人:“律师当庭的一些正常程序和合法权益……您能概括说一下在这些方面情况怎样?”

李金星:“律师的辩护受到不断频繁打断,甚至每两分钟就被打断一次。这是我们律师十年来所经历的最野蛮的一个法庭,也是我执业以来,见到过的最野蛮的法庭。”

主持人:“从时间上说持续18个小时,这是要求的还是法庭主动这么做的?”

李金星:“法院强行往前推进的嘛。中午休息半小时,(法庭)晚上本来他不想休息,我们对外披露之后,他没有办法,休息了半小时。”

主持人:“18个小时连续的开庭,你们听说过以前有这个先例吗?”

李金星:“没有,从来没有过。在中间甚至晚上6点时,郭飞雄已经饿得撑不住了,几乎要晕倒在椅子上,法庭仍然不允许他吃饭,继续庭审。我们反复抗议,一直抗议,法庭到7点40左右才(给)半个小时吃饭。”

*李金星:不让复制最核心证据录像光盘,证人不出庭,大量穿帮虚假证据当庭被揭穿*

主持人:“律师其它的权益,比方说前面讲过不能带自己的电脑,情况后来到底怎么样?

李金星:“这个(庭审)我们是用的自己的电脑。最异常的是,仍然是那些最核心的证据录像光盘不让我们复制、证人不出庭。有大量穿帮的‘证据’、虚假的证据当庭揭穿。
还没有宣判,择期宣判。”

*张磊:郭飞雄说他为推进与实践公民宪法权利,无惧为此承受担当,他无罪*

接下来我采访了受郭飞雄委托的张磊律师。

张磊:“法庭对于当事人和律师的辩护权利压制得非常严重,无数次打断律师和当事人的发言,无数次警告和训诫律师。最后剥夺了郭飞雄自我辩护的权利,也剥夺了郭飞雄‘最后陈述’的权利。虽然在审判长无数次打断和强行剥夺辩护权利的情况下,郭飞雄先生也进行了非常顽强、雄辩、深刻的自我辩护。他发表了……断断续续在经常被打断的情况下,在非常强烈的抵抗过程中,发表了一共有四十多分钟,顽强发表他的自我辩护意见。

核心内容就是认为‘中国公民应当享有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他以和平理性的方式来推动公民享有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集会游行示威的宪法权利在中国的实践,他为此做出努力、进行推动,无惧为此承受和担当,郭飞雄无罪’”。

*张磊:法庭非常严重违反法律规定,我们会考虑控告审判长徇私枉法,滥用职权*

主持人:“律师的辩护呢?是不是充分,你们要说的话是不是说了?情况怎么样?”

张磊:“非常不充分,我们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辩论意见也是受到审判长多次强行打断,非常严重的干扰了辩护律师发表辩护意见,他命令法警强行抢走郭飞雄先生的辩护词和‘最后陈述’,非常强行不让郭飞雄说话,剥夺了他‘最后陈述’的权利。”

主持人:“孙德胜呢?”

张磊:“孙德胜也是被强行打断了‘最后陈述’,无数次打断,最后没让他再说,然后强行终止了庭审。庭审结束了。”

主持人:“您当场感受是怎么样?”

张磊:“我感觉非常的愤怒。他对于辩护人、当事人的辩护权利这么严重的压制,是非常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在这么重大的案件当中,他们已经不顾廉耻、不顾羞耻,也不顾法律的规定,我非常愤怒。”

主持人:“律师下一步还有什么要做出的反应吗?”

张磊:“我们会考虑控告这个审判长徇私枉法,滥用职权”。

*陈进学:第一次经历连续这麽长时间的庭审,法庭严重侵犯律师和被告人辩护权利*

我又采访了受孙德胜委托的陈进学律师。

主持人:“陈律师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今天在当庭您的感觉是怎么样,法庭上的情况怎么样?”

陈进学:“完全是一个卑鄙无耻的法庭。严重侵犯辩护人的辩护权利、被告人的自我辩护权利。审判长总是很多次的粗暴打断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说话。只要你讲话,他就要打断。

辩护人在辩护、质证、发表辩护意见时、都被他打断;被告人作自我辩护、发表质证意见、作最后陈述时都被打断。这个庭审,从早上9点钟开到凌晨两点四十分,刚刚结束。中午只休息半小时,傍晚也只休息半小时,不保证当事人休息的权利,强行的一定要在一天的时间,甚至要到凌晨,强力推进这个庭审。”

主持人:“18个小时的庭审,您以前听说过吗?”

陈进学:“没有,没有。第一次经历连续这麽长时间的庭审。中间等于就休息了一个小时,就是吃饭的时间。而且在将近7点的时候,当事人以及辩护人都提出来,要求先休庭吃饭,法官置之不理。当事人杨茂东先生已经饿得快晕倒了,法官依然强行推进庭审。

在我们辩护人及当事人强烈抗议、几乎要把这个法庭闹翻的情况下,在晚上7点40分时才休庭吃晚饭,给半个小时吃饭休息,再接着庭审”。

*陈进学:孙德胜还没说完,就强行终止庭审。他在看守所里遭受了严重虐待*

主持人:“家属到庭(旁听)有几位?”

陈进学:“家属到庭三位,杨茂东两位家属、孙德胜这边就是孙德胜的哥哥孙金喜来了。孙德胜还没说完,就强行终止庭审,将两位被告人带出法庭。被告人的家属都非常激动,孙金喜在里面受不了,都要冲出法庭。就是觉得他弟弟孙德胜在看守所里遭受了严重虐待,通信权利得不到保障,健康遭到极大损害。他在里面收不到衣物、不允许(给)他送任何东西进去,衣服、被子都送不进去。”

主持人:“按正常的情况,审判之前可以通信吗?”

陈进学:“可以跟家属通信哪。有外面的朋友给孙德胜写了七十多封信,都被天河看守所给扣留了,不给他。”

*陈进学:审判长说“法律不能讲” ,孙德胜讲在看守所遭遇,审判长不让他说*

主持人:“律师对今天这个庭审还会作出什么反应吗?”

陈进学:“我们商量以后看能不能控告这个审判长。我们感觉与这个审判长完全无法沟通。我们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我们在讲法律,他说‘法律不能讲’。我们在讲人情,他说‘这个不能讲’。他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法律、人道主义的立场。

当孙德胜在讲他在看守所遭遇的时候,讲他以前受到迫害、生活苦难的时候,审判长无情的打断,完全不让他说。”

主持人:“陈以轩律师(孙德胜委托的另一位律师)在吗?”

陈进学:“可能他上去休息了。”

*孙金喜:今天感觉太不公平了。不让我弟说狱里受到的伤害。这四位律师非常优秀*

旁听庭审的孙德胜的哥哥孙金喜先生接受我的采访。

孙金喜:“我是孙德胜他哥。我今天感觉到他们太不公平了嘛!我弟弟在监狱里面受到的伤害都不让他说,还有,我弟弟(看)有些东西,看字要慢一点,他都不让他看得那么清楚。当时很气愤,我就认为是一个黑监狱、黑开庭,非常黑,那个审判长就是这样。这四位律师是非常优秀的律师。”

*杨茂平:法官不让我弟弟说话, 打断并把稿子被抢走;公诉人说话他一句也不打断*

旁听庭审的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医生接受我的采访。

杨茂平:“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参加庭审,但是我今天真的看到一个黑审判,如此的审判,我非常愤怒。法官无耻到极点,他不让我弟弟说话,每次说话都要打断,公诉人说话他一句也不打断。但是只要是律师和我弟弟说话,他都要无数次打断,就叫你没有完整的思路。

杨茂东的‘最后陈述’应该让他完全自己陈述吧,完全让他自己辩护吧,杨茂东准备了稿子,以非常快的速度唸,他不让他说完,最后把稿子被抢走。”

*杨茂平:法官说他就是法律,无数次打断律师辩护。刑讯出的口供时间地点不相符*

杨茂平:“律师在询问证据过程中,或律师辩护中,也是无数次被他们打断。他们做了好多伪证,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杨茂东。他们不惜刑讯逼供袁兵和袁晓华,叫别人打,打出来的口供,时间和地点都不相符。

但是,杨茂东所做的事都有录像,除开公检法方面的录像,杨茂东自己也有录像,他们的录像都证实(杨茂东)他们没有扰乱公共秩序。(法庭)他们不采信,搞了一大堆伪证在那儿指控。这还不算,他(法官)还说他就是法律,他主宰着……最后我非常气愤。

我跟我(旁听庭审)弟弟两人都喊着口号出来。我说‘法官无耻,栽赃陷害,迫害要履行自己公民义务的人!’ 因为我没看到一点儿法律在保护普通公民的样子,我看到的是法律在剥夺下层人民的权利。

就是因为这一点,我弟弟才奋起理性地表达自己和争取自己的权利。”

*杨茂平:杨茂东脸色蜡黄走路不稳,体重从约150斤降到约100斤。庭审拖延晚饭*

主持人:“您看他身体状况怎么样?”

杨茂平:“反正瘦了很多,脸色蜡黄,走路很‘飘’,就是跟走不稳一样的,他还是个壮年哪!他过去体重有150斤左右,现在杨茂东体重有100斤。

他(会见律师时)口述给律师的(一封信)这个信封信,杨茂东说,早上中午吃(的)饭不行,晚上是一顿主食才吃得饱。(三十平多米)三十多人的一个空间,又没活动的地方,所以肌肉都处于萎缩了。

当庭的时候,开始发言还很有力的。开到晚上七点四十,大家都饿得不得了。派去(旁听)的那些人大部分都睡着了的情况下,杨茂东说‘我饿了。我们在监狱里都是五点钟吃饭,你现在搞到这么晚了还不吃饭’。一直到了低血糖的时候,他的思维都有点问题了。

在所有律师的抗议下,检察官……最后到了七点四十分的时候才让吃饭。”

*杨茂平:法院把到庭旁听的我和杨茂全安排在最角落处*

杨茂平:“我们都不能跟杨茂东接近,因为他(法院)把我和(杨茂东的哥哥)杨茂全两人安排在一个最角落的地方。杨茂东一开始进来,没找(看)着我,他说‘我的亲人呢?’

我跟他打招呼以后,他说‘这么宽敞的地方,这麽多我们不认识的人,让我的哥哥姐姐坐那个地方!’

我身边一直跟着警察呀。李金星律师抗议,说他上厕所还跟着警察。”

*张青:我以前(2007年)旁听郭案庭审,被打断三次,现在几百次被打断*

听到庭审结束的消息,郭飞雄的太太现在在美国的张青接受我的采访。

张青:“我在北京时间凌晨11月29日凌晨3点钟打通了杨茂平的电话。她很激动,说她是喊着口号走出法庭的,因为这是黑法庭,根本不允许律师和郭飞雄说话。上百次、上千次打断他们说话,根本不让他们说话。我听到这的时候,当时非常震惊。

因为我以前虽然也旁听过一次(庭审),上次(2007年7月9日)当时那个法官也打断郭飞雄的谈话,但只打断了三次,还不像现在这样几百次打断,这完全就真的是她(杨茂平)说的那种‘黑法庭’,不让人家说话,直接是想怎么抓人就怎么抓人。想怎么判就怎么判的那种,没给别人、当事人辩护的权利。”

*杨茂平:担心郭飞雄身体和当局这种黑审判方式,家人的任务是抗争到底*

杨茂平:“所以我听到了也是很难过……而且她(杨茂平)也说到郭飞雄身体状况很差,看上去很黑,很黄,黄瘦黄瘦的,所以我很担心。一是当局这种黑审判的方式对待郭飞雄,不许他辩护;另外一个就是他的身体状况,我非常担心。

所以我希望外界能够关注郭飞雄案,这个真的是做得太过分了。郭飞雄案发展到今天,我们看见背后究竟多黑。

外面的关注我想对他的处境、对他在监狱里的状况也会有改善。当然了,我们作为家人,接下来的任务明明白白的就是抗争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抗争的问题。我知道,我们现在已经面临这个问题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