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談:郭飛雄首見律師 被鐵絲密網相隔


2013-11-19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13,11,15-16)

*郭飛雄被拘捕98天8次被拒律師會見後,首次見律師*

在前面的“心靈之旅”節目中報道了中國維權人士郭飛雄(本名楊茂東)“涉嫌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今年8月8日被刑拘(後被批捕)羈押在廣州天河區看守所以來,他委託的辯護人隋牧青和藺其磊律師等先後8次要求會見郭飛雄被拒絕。
北京時間11月14日上午,在郭飛雄被羈押第98天,陳光武律師首次在該看守多所會見了郭飛雄。

*楊茂平:當天接到陳光武律師電話確認會見*

當天晚上,郭飛雄的姐姐、住在湖北省的楊茂平說,陳光武律師打來電話,確認已經會見了郭飛雄。
楊茂平:“陳光武律師主動給我打了電話,他見到楊茂東了。”

主持人:“他說郭飛雄……也就是楊茂東現在狀態怎麼樣?”
楊茂平:“說楊茂東開始進去25天絕食。叫我給他送衣服去,還有送些書去。就是這個。”

主持人:“還有什麼情況?他身體怎麼樣?他怎麼說?”
楊茂平:“這些沒有跟我說。因爲電話當時斷斷續續的。”

主持人:“是電話信號不好嗎?“
楊茂平:“對。說三句只有兩句聽得見,知道他在說話,但聽不到是什麼內容。我想我還是要去(廣州)的,去的時候我再聽他們律師怎麼跟我說。”

*陳光武:郭飛雄絕食25天身體虛弱,精神還可以,他說“伙食不是很好,不能加餐”*

北京時間11月15日早晨8點,我通過越洋電話採訪了陳光武律師,請他談談會見郭飛雄的經過。

主持人:“您是什麼時間見到的郭飛雄?”
陳光武:“我是昨天上午9點半到11點吧,一個半小時。”

主持人:“您看到郭飛雄的狀態怎麼樣?”
陳光武:“身體只能說還可以。因爲他入監之後曾經有過25天絕食,現在身體開始恢復,是有點兒虛弱,但是他的精神狀況還可以。他本人表述‘營養不良,再加上監獄裏的伙食不是很好,不能夠加餐’。”

*陳光武:原有鐵欄杆,最近又加密如蚊帳的鐵絲網屏障,看不清楚對方*

陳光武:“(與)他中間除了鐵欄杆外,最近又把律師和(當事人)之間增加了一道紗網,看不清對方清晰的面孔,只是看一個輪廓。原來是鐵欄杆,15公分一根鐵棍,普通監獄一般常用的鐵欄杆。最近加了一道很密很密的像蚊帳那樣的鐵絲網,又把他隔開了。雙方能夠看到,但是看得不是很清楚。”

*陳光武:會見時管理八個窗口的警察大部分時間坐在郭飛雄背後*

主持人:“當場有沒有別人在旁邊?”
陳光武:“正常情況下,裏面有一個總的值班警察,外面一個值班警察。裏面的警察本來的工作是八個會見窗口總的管理人員,但我會見時這個警察大部分時間坐在郭飛雄背後。
是一個大廳,裏面安排了9個會見的隔斷,中間用玻璃板一個一個隔開。比如說,一號和二號互相之間隔着玻璃能看到。因爲上面不封閉,說話相互也能聽到,有影響、有干擾,不是非常安靜。現在使用的是8個,還有一個用作簡易的臨時辦公室。我們進到大廳還要進行一次登記。8間大部分都有律師在會見。”

*陳光武:我在其它地方沒見過加這種網子,會見時辨認證據簽字等都不方便*

主持人:“您提到中間有個網子,這裏其他人會見也是這樣嗎?”
陳光武:“其他現在都有。但是爲什麼要專門提到這個網子,據當地律師介紹,原來沒有這道網,最近一段時間剛剛加上。也有說,是由於律師要會見郭飛雄等問題,怕我們拍照,所以加了個網。不僅僅是加了這一間,8個會見單元全部加了。我們懷疑是因爲與會見郭飛雄有關。”

主持人:“您在其它地方、其它看守所會見當事人,有過像這樣加網子的嗎?”
陳光武:“大部分……原來中國大陸的會見曾經使過香港那種形式,使用隔着玻璃的電話,現在那種玻璃全部拆了,隔着柵欄就可以面對面交流。
像這種除了柵欄又加了鐵絲網屏障的,我在其它地方沒有見過。”

主持人:“如果是柵欄,還可以伸手觸摸到對方,但現在不行……”
陳光武:“對啊,有柵欄的不光是可以觸摸,我們要他簽字呀,識別證據啊,都是律師會見必須的。隔着這一層攔網我們就沒法讓他簽字、按指紋、辨認證據啦……這個都不方便了。
我們向警察詢問‘怎麼簽字,怎麼確認啊?’他說‘你會見完以後到另外一個……也就是我剛纔說的那個第九會見隔斷裏面,它是專門留着律師會見之後,讓他簽字按手印的地方。也就是說會見時不能讓他辨認證據、簽字等,都實現不了,這是不方便的。”

主持人:“和您一起去的還有那位律師?”
陳光武:“我的助理姜玉清律師。”

*陳光武:郭飛雄堅持“我無罪,不應受刑事追究,所有行爲都合法在憲法範圍內”*

主持人:“您看郭飛雄……在談話過程中,他特別急於向外面傳遞的是什麼消息?”
陳光武:“現在因爲還在偵查階段,大部分事實還不能講。但他所堅持的是,他是無罪的。說‘我不應該受到刑事追究,我所有行爲都是合法的,都是在憲法範圍內活動的,不應受到法律追究’,這一點他始終堅持。其它具體案情暫時還不能向外談。好吧?”

主持人:“他現在涉嫌的罪名是什麼?”
陳光武:“聚衆擾亂公共場所秩序”。

*陳光武:目前就他本 人介紹和我瞭解的情況,我認爲他肯定無罪,不構成此罪名*

主持人:“您從什麼時候開始瞭解郭飛雄的案子?”
陳光武:“郭飛雄是個比較有影響的維權人士,我在很早之前2005年他蹲監獄時有些消息我就知道,但是沒有關注也沒有聯繫,不認識。”

主持人:“根據您和他談話,他知不知道他委託的隋牧青和藺其磊律師要求會見他被拒絕?”
陳光武:“跟我談話的時候他流 露,知道。說是有些看守曾經告訴他有誰誰來要求會見,領導沒有批准,這個他基本知道,但是要求會見幾次、多少人他不清楚。但最起碼那兩位律師要求會見沒批准他是知道的。”

主持人:“沒讓那兩位律師會見,與後來說要委託您,這中間有什麼關係嗎?”
陳光武:“那兩位律師是他的朋友,原來他們就有過默契,如果萬一出現什麼情況,他們兩個律師可以當他的辯護人。後來他聽說司法機關沒有讓兩位律師見他,他考慮到其中的原因可能是他們與自己有密切的關係,就口頭和書面多次要求我擔任他的辯護人。其中的原因可能他認爲我參與除了社會影響、知名度之外,其中一個原 因他可能認爲,我參與,政府司法機關可能能夠容忍、能夠批准,能夠同意。這可能是他的估計。
從目前來看,事實證明他的估計是有道理的。我的會見沒有受到障礙。”

主持人:“他跟您當面講了他的這個推測和估計了嗎?”
陳光武:“是。”

主持人:“您自己對這個案子有些什麼想法?下一步您想做什麼呢?”
陳光武:“ 目前就他本 人介紹的情況,我個人認爲他肯定是無罪的。他說的相關主要事件還是‘南周事件’。從目前我對‘南周事件’瞭解的情況和他本人談的情況來看,我認爲是不構成這個罪名的。”

*陳光武:3個多月不讓律師會見,司法機關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

主持人:“在郭飛雄案整個到今天是第98天他才獲准見律師,這中間的一些細節您也知道,您怎麼看到98天頭上才終於見了……”
陳光武:“這肯定是違法法律的,不容置疑。我也敢說這肯定是司法機關違反《刑事訴訟法》規定的。他們那些理由都是不成立的,什麼‘他的律師和郭飛雄有利害關係’啊等等,‘涉及到其它重大案件的影響’啊……這些理由都是不成立的。無論怎麼解釋也不能解釋他們押着3個多月不讓會見的情況,肯定違反法律規定。”

*陳光武:國際社會關注正當合理,郭飛雄感謝全國維權人士、律師和國際社會支持*

主持人:“您認爲境外媒體和國際社會的關注對郭飛雄案有可能起什麼樣的作用?”
陳光武:“我感覺增加了政府的敏感和重視程度,對郭飛雄的自由、安全是有利的。他說得很明確,原來2005年進來的時候受過刑訊逼供,這次沒有。
我原來是按照司法局領導的要求儘量不接觸境外媒體的,但是從上次在劉萍和魏忠平這個案子新餘開庭的時候,我發現很多家境外主流媒體都被允許到現場採訪了,我認爲國家是允許境外媒體對敏感案件進行報道的,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才考慮可以接受境外媒 體的採訪。
相關情況也跟郭飛雄溝通了,他對全國維權人士、律師和國際社會的支持表示感謝!在此我也想通過你把郭飛雄的態度轉達。
我認爲國際社會的這種關心關注是正當的,是合理的,我個人認爲也有助於中國政府客觀公正的對郭飛雄事件處理。”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