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拒律师会见,胡佳现状不明

2008-04-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第十三集:维权人士胡佳、曾金燕第十二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4,15-18


曾金燕:我们都不知道胡佳在哪儿
        
4月14、15日,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辩护律师李劲松、李方平到北京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胡佳,连续两次被拒绝。胡佳的现状不明。

18日,我向曾金燕询问最新情况。她说:“没有新的情况。我现在还是很担心,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样,心里特别不踏实。我自己看了监狱管理局规定相关细节,看下一步该怎么做。”

问:“按照明文规定,你可以做什么呢?”

答:“如果能够确定他没有上诉的话,我们就马上申请保外就医。如果上诉的话,就应该让律师跟他见面。现在都不清楚,我们应该先确认这个情况。而且他现在究竟在不在看守所,是住院了,还是转到监狱了?我们都不知道。

胡佳的爸爸妈妈主要是怕我出事,以后孩子没人照顾,不让我去看守所。”

问:“去了会让你见吗?”

答:“已经明确说了,不会让我见。我想,如果去了看守所可以给他送东西、查询什么的。”

曾金燕说,她给看守所打过电话:“开始时说律师在上诉期内可以见,上诉期过了就不能来见了。然后对方可能想起胡佳是谁了,我问具体情况,他们说话就结结巴巴。然后又说‘你这么远就别来了’。我觉得奇怪,他怎么知道我远?为什么不让我去?

到处打电话,妈妈给国保打电话,希望胡佳还好好的吧,主要是他的健康问题。等到下个礼拜一再看。”
         
律师要求会见胡佳再次被拒
         
胡佳的律师近来两次要求会见胡佳被拒绝的相关报道:  
     
4月15日下午,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辩护律师李劲松、李方平到北京市看守所要求会见胡佳,被拒绝。律师表示,胡佳现状如何只能见到他后确认,亲友对胡佳健康状况深表担忧。

现年34岁的胡佳多年致力于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2006年春胡佳被警方绑架四十一天获释后,医生诊断他患了肝硬化,是不可逆转的疾病。
    
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曾金燕带着现在四个多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
        
本月3日,胡佳因在网络上发表的五篇文章和记者采访他的两篇报道,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审判刑三年半,剥夺政治权利一年。      
二位律师在一审判决后十天上诉期内最后一天――4月14日下午,要求会见胡佳,看守所以胡佳去作“投牢体检”为由,没有安排律师会见。
 
李方平律师:无法判断胡佳现状,见到他才能清楚
       
15 日再次被拒绝会见胡佳后,刚刚离开看守所的李方平律师说:“我们刚到窗口办手续,就被拒绝。女警说‘这个案子昨天是上诉期,今天已经过了,不同意律师会见 ’。我们交涉说‘作为辩护律师,我们昨天就到了,因为你们的原因,我们见不到胡佳,今天只是来确认一下他是否上诉’。她询问了相关负责人,说没办法让我们 会见,答复得也很坚决。
        
我们当时想,如果胡佳没上诉,就向他提交‘保外就医’申请,请胡佳签字,但是警方不转交,让我们去找办案单位。交涉了大概半小时。”
        
对于胡佳的现状,李方平律师说:“人也没见到,上不上诉我们也不清楚。无法作准确判断,只能见到胡佳才清楚。”

李方平:出现问题应通融解决
         
问:“您认为看守所昨天和今天的表现是正常的吗?”
答:“我觉得即便出现这样的问题,也应该通过通融方式解决,应该有些人性化色彩。辩护律师在法定时间内过来会见当事人,出现了意外情况没有会见成,我们再去作进一步核实,是完全正常的。”

曾金燕:担心胡佳是否出了特殊情况
  
胡 佳的妻子曾金燕说:“担心胡佳是不是出了特殊情况。我跟李劲松律师也通了电话,他打电话给法院,说相关的人都不在,最早要到星期五才能回来。因为胡佳的病 情,2006年出院记录,都已经符合‘保外就医’条件了,更不用说现在两年已经过去。我现在特别着急,不知道怎么办好,心里特别不安”。

简单的问题,万应的回答
        
北京时间当天下午四点四十八分我打电话给北京市看守所――

问:“请问是北京市看守所吗?”
答:“是啊。”

问:“我想请问被羁押的胡佳先生他现在身体怎么样?”
对方:“请问您是哪里?”

记者:“我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对方:“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人没有在,你打。。。工作时间你再来电话好吗?”
 
记者:“现在不是工作时间吗?”
对方:“现在负责这件事的人没在。”

记者:“如果只问一个问题,胡佳现在身体怎样?”
对方:“  这个问题我现在没法答复您,负责这件事的人没在。”

记者:“如果我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胡佳现在还在不在看守所?”
对方:“这个问题我不了解情况,所以我没有办法答复您。” 

胡佳的母亲:怕他挺不过来,心里没底

胡佳的母亲听到律师会见被拒后表示:“现在我就是搞不清,胡佳还在不在(看守所)里面。我们主要担心胡佳的身体。因为他有肝硬化,现在在里边都三个半月了,见不到阳光,吃不到青菜,伙食很差,他又不吃肉、不吃海鲜,怕他挺不过来,这么一折腾肯定得折寿。
       
胡佳母亲最不放心的是:“这次不让见,是不是生病了?挪到外边住院了?病重不让见?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我们就希望在法律的下一个阶段,能很快解决他的‘保外就医’问题。我们昨天已经把他的病历都交给律师了,今天也写了委托书,我是作为具保人提出申请,然后胡佳本人提出申请。但是,这个申请书交不上去呀!今天看守所的人就拒收。
        
现在胡佳究竟怎么样,家属很担心。”

滕彪博士:胡佳的身体非常令人担忧,看守所可能在找借口
        
法学博士滕彪律师:“现在情况很不好,看守所完全在耍无赖,律师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问:“看守所说昨天胡佳去作‘投牢体检’,您认为这说法可靠性有多大?”
答:“我不知道。他们可能在找借口,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无论如何应该问当事人是放弃上诉,还是准备上诉,无论任何借口都是不能成立的。”

问:“‘投牢体检’通常是在什么时候作?”
答:“按道理应该是在判决生效之后。”

问:“胡佳案到现在,您有什么样的评估,有什么问题?”
答:“我最关注的就是他的身体状况,据说他被抓之后还没有作过体检。对他这个病人来说,情况是非常可怕的。包括曾金燕和孩子的情况、胡佳的身体,都非常令人担忧。
还是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

莫少平律师:给曾金燕的几条意见
          
曾 金燕打电话向莫少平律师求助。莫律师说:“我说了几条意见,一是以胡佳的身体为第一位。二是如果胡佳没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按照惯例,胡佳下监之前在 看守所期间,通常允许亲属去会见,曾金燕和胡佳的父母不妨去争取一下。当面看看,什么情况就清楚了。胡佳如果不上诉,仍有申诉权。同时争取‘保外就医 ’。”     

李方平:尽快发函询问,或申请“保外就医”
      
我请问李方平律师:“你们当时有没有问看守所,确认胡佳是不是在看守所里边?”
答:“没问这些,他们只是说不让会见,至于在不在,他们已经不作这样的答复了。”
       
问:“有没有问他们胡佳的身体情况?”
答:“我们都不清楚,家属没有看到体检结果。我们看到的就是2006年5月份出院的那个结果,描述得非常严重。”

李方平律师认为:“律师活动的空间已经非常非常小了,我们可能真的是没有办法,最多可能通过发函方式去询问,或者把‘保外就医’的东西寄给他们。给看守所和公安局都寄,尽快寄,明天或者后天。”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