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福书面驳当局谎言 刘芳讲探陈克贵所见

2014-02-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2013年12月4日,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长兄陈光福应邀在RFA总部接受采访。
图片:2013年12月4日,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和长兄陈光福应邀在RFA总部接受采访。
Photo: RFA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4,02,01)

*陈光福写《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真相》,回应中国当局给联合国的复函*
1月31日中国狱中良心犯陈克贵的父亲、正在美国探亲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告诉我,他刚刚写好一篇题为《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真相》的文字,针对中国政府对联合国机构就陈克贵案致函的回复,做出回应。

陈光福先生说:“我在这边受收到了中国政府给联合国的答复。在这个答复当中,有几处公开的对联合国撒谎。我针对他们这个答复,也写了一个文字的东西,题目是《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真相》。把那些本来的东西、事实的东西,又作了一个说明。现在刚写完,找人正翻译,还没有发。”

*陈克贵案简况*
2012年4月26日,山东临沂地方当局发现长期被他们非法监禁在家的陈光诚从家中逃走。地方官员带人深夜侵入陈光福家,殴打他的家人,陈克贵手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
同年4月30日家人收到对陈克贵的《刑事拘留通知书》,5月9日收到《逮捕通知书》,涉嫌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后来变更为“故意伤害罪”被起诉,判刑3年3个月。

*陈光福:例举中国当局三处作假撒谎,说明事实*
前些时候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反对任意羁押工作组就陈克贵案致函中国政府,日前陈光福看到中国政府的回函文件。陈光福先生在刚刚完成的《谎言掩盖不了事实真相》一文中,指出一些与他所知道的情况不相符之处。

陈克贵案判决时间有误——

陈光福:“克贵开庭是11月30日,这是不争的事实,全世界都知道,也形成文字材料了。但是在这个答复中,它把这个时间说成是12月3日判决。因为11月30日开庭当庭判决,怎么出来一个12月3日判决”。

通常判决时间与安排家人首次探视时间相关。以前接受采访,陈克贵的家人也指出,首次探视陈克贵的时间被安排在判决两个月之后,不合上诉期后即可探视的常规。

陈克贵阑尾炎发病时间有误——

陈光福说“再一个就是可贵患阑尾炎的时间,他是2013年的4月24日给我打的电话,因为25日是探视的时间,他就告诉我24日确诊患了阑尾炎,第二天中午需要输液打针,希望我晚一点去,或者要么就不去了。
25日我一到监狱,监狱的警察也告诉我说‘可贵患了阑尾炎,你不要紧张,也不要担心,狱方会给他治疗’。
但是在中国政府给联合国的答复中说‘克贵5月2日突发阑尾炎,及时送医院治疗’。就是把患病时间也作假,也撒谎。从它这个答复中看出,可能是5月2日把克贵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据克贵证实,到人民医院以后直接去了重症监护室。可能是到了5月2日病情非常危重的程度,不得不送医院的时候,才把他送去了。但是,绝对不是‘5月2日突发’。我不知道中国政府为什么把他患病的时间也作假,推迟了八天。

当局说“张健到陈家院里是为去找他掉的手机”是撒谎——

再就是他们还是坚持……因为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张健第二次带人到我们家去,目的是非法搜查、打砸抢,也就是对陈光诚逃走做的一个报复性的行动。但是在庭审的时候他说张健第二次去的理由是找手机,实际上他那个手机确实掉到我们院子里去了,是什么时间掉的呢?就是在克贵自卫的时候,因为他在黑暗当中抡着那个刀,碰到谁算谁。在这个时候张健的手机才掉的。张健进我们家的时候,他这个手机并没有掉。在这个答复当中还是坚持说张健是去找手机,也是撒谎。
当然,沂南县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也是不尊重事实,本末倒置。他本来是违法侵入住宅在先,丢手机在后,但是法院认可了他是找手机的这个理由。这是不公正的,与事实不符的。”

*刘芳:陈克贵阑尾炎未痊愈,又被查出胃窦炎等病,又瘦了*

主持人:“家人最新一次探视陈克贵,看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陈光福:“最新的一次是2014年1月27日,克贵的妈妈和克贵的妻子刘芳带着孩子一起去看望的克贵。当然我们关心的还是他的身体状况。”

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近日刚刚去临沂监狱探视过陈克贵的他的太太刘芳。

主持人:“您这一次看他状态到底怎么样?”
刘芳:“因为前一个月我没有见他,我这次见他不胖。我妈上个月见他,这个月见说他又瘦了。”

主持人:“他有没有说什么关于他自己目前的状况?”
刘芳:“因为他之前的时候胃疼得厉害,他有阑尾炎,会有一阵有一阵的疼,上个月的时候。这次会见他就跟我们说‘1月12日在监狱里检查了一次,说是有胃窦炎,还有内痔。反正身上好多地方都不舒服,从监狱里拿了一点药吃’。我们去探望他的时候,还正在服药。
我问他……因为他的阑尾炎都九个多月了,我说‘你那次厉害的时候去了市里人民医院,你后来去复查过没有?’他说‘复查过一次,他们说没什么问题了,说症状痊愈。但是后来持续的一段时间就会疼’。按他的身体状况,他的阑尾炎根本就没有痊愈。”

*刘芳:陈克贵说还没收到网友寄的新年明信片和我12月20日寄出监狱23日签收的挂号信*
主持人:“这次去看他多长时间?周围有没有监视你们谈话的?”
刘芳:“每次会见都是半个小时,这次会面还有他们(监狱)领导就在我们身后,走过去然后再走过来,就看我们呗。
当时还有一点,我问他,过新年的时候,我知道的有好多网友给他寄明信片什么的,问他收到了没有,他说没有,包括我阳历12月份给他寄的挂号信,因为我可以从邮局查到。我是20号寄出的,那个信件查到临沂监狱23日已经签收,但是我去探望他的时候问他‘你收到了没有,我给你的信?’他说‘至今没有收到’。”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