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在阳春监狱首次见家人(RFA张敏)

2016-03-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PNG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PNG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3,05)
*郭飞雄(杨茂东)2月21日被转到广东省阳春监狱*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案的情况。1月22日案件二审裁定,维持去年11月27日作出的原判——郭飞雄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孙德胜已于2月28日刑满获释。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2月23日得知郭飞雄一天前被转到广东省阳春监狱。
杨茂平当天说:“我今天下午三点二十多分时给天河看守所打电话。他说昨天就转到阳春监狱。”

主持人:“阳春监狱离广州有多远?”
杨茂平:“270公里,乘完火车,到那个地方还有40公里,挺麻烦的。”

*张磊:杨茂平29日会见郭飞雄后跟我们说了些情况,杨茂东对监区无摄像头很忧虑*
2月29日下午杨茂平获准在广东阳春监狱会见了郭飞雄。我收到杨茂平告知已会见的信后,打不通她的电话。我从郭飞雄的二位律师那里先了解到一些情况。

郭飞雄的律师张磊先生说:“杨茂平会见完郭飞雄后,跟我们说了些情况。郭飞雄说他现在所在监区里没有对这些场景进行时时监控的(摄像机录),所以他对自己的人身安全感到非常忧虑。因为监狱里是一个非常复杂、外人很难想象的场景,一般都有摄像头24小时监控,发生什么事可以被观察记录到。如果别的监区有监控,而他那个监区没有监控的话,郭飞雄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发生什么事情都没有办法知道。一是监管人没办法发现;另一个……用他的话说‘万一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磊:我们计划下周去会见郭飞雄,和他确定申诉的下一步工作具体安排*

主持人:“这是杨茂平第一次到监狱会见郭飞雄。杨茂平还说了些什么情况?”
张磊:“她说那个地方非常偏远,她们找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会见是通过电话交谈,隔着玻璃,会见过程不停有人打扰,不停受到打断。他说郭飞雄的腰不适合劳动。
我们计划下周去会见郭飞雄,和他确定申诉的下一步工作具体安排。”

主持人:“关于没有监控录像的事情您怎么看?”
张磊:“我认为郭飞雄的担忧是有道理的。当然也不一定就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我觉得在这种监管的场所里,按照一般情况是应该有摄像头的。一是可以时时监控,里面的人之间不至于相互侵犯,另外如果有侵犯的事情发生,也会留下证据、留下记录。但是如果都没有的话,我认为可能不太正常。”

主持人:“下周您和李金星律师都会去吗?”
张磊:“我们计划是的。”

主持人:“杨茂平是直接打电话给您讲的以上会见情况吗?”
张磊:“是。”

*李金星: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本身是不公正的案子,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快纠正*

郭飞雄的律师李金星先生说:“郭飞雄的监号里好像没有摄像头,他可能认为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要和有关部门来沟通这个事情,包括监狱是怎么样规定的。但是在看守所和监狱里,像郭飞雄这种案件,我想为了避免出现其它问题,应该有一个摄像头。   
我们认为这个案子本身是一个不公正的案子,我还是希望能够尽快纠正。”

*郭飞雄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今年50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
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
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2015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杨茂平:监狱那地方好远好远,很少有人去,杨茂东要是抗争绝食,真是危险!*

北京时间3月2日凌晨,我拨通了杨茂平的电话。
杨茂平:“我在火车上。今天一天我的电话都不正常,微信也不正常。”

主持人:“请您讲讲这次专程从湖北去广东阳春监狱会见郭飞雄的情况好吗?”
杨茂平:“2月29日上午10点50分我就到了(监狱),去登记,女警官叫我下午来。我们就在那块儿走啊……我越走心情越不好。”

主持人:“您说‘我们’,您和谁?”
杨茂平:“广州有几个朋友,就是唐荆陵的妻子,还有一个曾(音)先生,还有开车的一个朋友,他们的车。进去是非常难的。没有导航也进不去。监狱以前是个农场,叫青山农场。朝里面走就很艰难了,有的路窄,有的路宽,有的路很崎岖,好不容易进去。沿途我就说 ‘把我们杨茂东搞到这麽远的地方,我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那个地方好远好远,是很少有人去的地方。进去可能就有一趟公交车,还不如梅州(监狱)。到这个地方,杨茂东要是抗争啊,用绝食的方法啊,真是危险!
进去后,十点半没有让我们见,我们一直在那边转。”

*杨茂平:下午四点多才见到杨茂东,他要求有书读、会见律师、监区安装监控摄像头*
杨茂平说,直到下午四点,还没有允许会见。她和狱方又作了一番交涉。
杨茂平:“上面就通知说可以见杨茂东了,我就去见他。我把有些事情……(他女儿)西西给他写的信,(他儿子)金宝最近获得的奖……就和他说。
因为只有半小时时间,我们特别紧张。杨茂东说,他有几个要求叫我注意,他是2月21日到(阳春监狱)的。
他跟我说了几件事,首先一个就是读书。因为我进去的时候,先把书交给他们,他们没有接受。 杨茂东说‘姐,我要跟你说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读书。读书是我的生命,如果我没有书读,我就绝食’。
还有第二个问题就是律师见面,他说我的案子是冤案,如果律师不能见他,他也要作抗议的。
第三个就说 ‘姐姐,你看到没有,这个监狱……在梅州监狱我是被打,在这里我可能连命都没了。囚室里十几个人,没有摄像头,并且吵得很’。他说,早晨做饭的人从他囚室那儿过来过去,所以他这一个星期都没睡好觉,一天睡不了三个小时。“

*杨茂平:杨茂东脸色非常差,体重仅是过去的五分之三,22日他三次坐下站不起来*
杨茂平:“我看他状况也比在天河看守所还糟糕。因为那天刚好太阳是对着他这个方向,我看到他脸色非常差,人比在天河看守所还瘦,眼皮耷拉下来了,瘦成那样,上眼睑都在下面耷拉。他说 ‘姐姐我身体出现了大问题,22日那天三次坐下去,我站不起来了’。他说到如果不给他看书,他要绝食,我说‘你不要绝食,我求你了!’
这时候,警察跟我说‘时间到了’,里面电话也通知我‘时间到了’。我跟杨茂东说‘你的身体已经受不了绝食了‘。因为他现在很糟糕,体重是过去的五分之三,我一点也不夸张。
这次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那儿了,以前开庭时我见过他走路,是去年11月。今年1月25日(在看守所第一次见面)我看他不是正常人走路。他又说蹲下去站不起来。监狱说给他做了检查,没有多大问题。我怀疑这是腰椎的问题,我也向他狱政科的领导反映了。 ”

*杨茂平:杨茂东的身体已经经受不了绝食了,要求作核磁共振检查他的腰椎*

杨茂平:“有一个专门搞审查的人跟着我,在我后面站着。跟杨茂东会见整个过程,因为只有半小时很紧张,我说话语速特别快。我(对审查的人)说 ‘你看,这书你可能得慢慢给他,不给他……我不希望他绝食,我弟弟身体已经经受不了绝食了,真的’。
最后他们把我带的书全部留下来,答应审查一下慢慢给他。我说这些书是刚买的,有的用塑料袋打着捆,我们都没有解封。这都是在中国正规出版社出版、图书点买的,还没打开。我说‘你们审查给他看,我不希望中间出现不愉快的东西。 我们杨茂东的事,确实冤枉得太很了’。
杨茂东说‘给我登记是22日去的,实际是21日去的(监狱)’。我说‘杨茂东,你的腰椎出现了严重问题’。上次在沈阳他们把他吊起来打,他腰椎已经坏了。我说‘上次开庭时你走路的步态,我凭一个医生的经验,就是你的腰椎有问题了。你现在又站不起来了,除开严重的营养不良以外,还有就是腰椎有问题。我是这样推断的’,我跟监狱方说了。
狱方说他们有法律,有劳动能力的都是要参加劳动的。我说‘我跟您说,我凭一个医生的经验,我们杨茂东身体已经受到摧残,失去劳动能力了。不信你马上给他作一个腰椎的核磁共振,他的腰椎被破坏了。作核磁共振是比较贵的,我说我来出这个钱,你们给他检查’。我还要进一步打电话要求这件事。”

*杨茂平:杨茂东说“我不会自杀的”*
杨茂平:“我都说完了,杨茂东还说了一句‘姐,我不会自杀的。’
下周律师也去,也会介入的。他们说家人3月份可以见,(杨茂东的哥哥)杨茂全说,3月15日以后去见他。”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