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被拒会见绝食中郭飞雄 张青拟联合国门前抗议

2016-05-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PNG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PNG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5,28)

*杨茂平:郭飞雄被强迫作肛镜检查,威胁录像上网……郭59日开始绝食抗议*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在中国广东阳春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和郭飞雄的律师因郭飞雄消化道出血加剧,紧急呼吁狱方送医治疗。5月11日杨茂平会见郭飞雄,得知他于5月9日开始绝食。

杨茂平说:“5月11日我是上午10点多去的。去后知道杨茂东从5月9日(下午)6点钟绝食。当时杨茂东大汗淋漓,我不知道禁水没有,反正已四十多小时绝食。因为他们强迫杨茂东作肛镜,强迫他剃平头,还有语言侮辱。强行边检查边说‘录像给你发到网上去’。杨茂东说他当时疼得直叫,他们动作也粗燥……导致杨茂东绝食抗议。

 

*张青:给习近平李克强公开信,我要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中国政府11年迫害伤害郭飞雄*

5月19日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发表《致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在美国的张青 5月26日接受我的采访。

张青:“我写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公开信,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中国政府、也告诉外界所有人在发生什么事情。我决定要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中国政府这11年来持续对郭飞雄的政治迫害和伤害。”

 

*张磊:会见时多警察贴近监听,56日会见两分钟即被中断。现律师年检无证难见*

5月25日我通过越洋电话向郭飞雄的律师张磊询问近况。

张磊:“我目前没有新情况。关于最新情况也是从她姐姐那里知道的。

 

主持人:“律师有没有计划近期去看他?”

张磊:“因为李金星律师上次的年检还没有过,我的《律师证》也需要年检,最近可能没办法去。因为我们年检需要把《律师证》交上去,有几天……长短都不知道。这时间我们手上就没有证,去哪里可能都不行啦。

以后这方面事情更多的可能需要他家属去会见了。因为以前在看守所时家属不能会见,只有律师能会见,所以我们以前见的会很多。现在到监狱服刑后,一个是家属可以会见了,我们的律师现在跟他谈话受到非常狭窄的限制,包括监狱管理局和监狱在会见时都是非常多的警察非常贴近的监听。他们认为只要说和申诉没有关系的话都不让说。

上次,就是5月6日,因为他们认为郭飞雄说的和申诉没有关,所以很短时间内就中断了会见,然后把人带走了。”

 

主持人:“当时你们谈了多长时间?”

张磊:“  两分钟左右吧。”

 

*张磊:狱方说申诉状里一句话有问题不让郭飞雄签字。当前最重要的事情是他的身体*

主持人:“下一步申诉怎么办?”

张磊:“目前情况看,我觉得申诉其实已不是当前的主要事情,从目前我所了解的这些信息看,当前最重要的还是他的身体。”

 

主持人:“ 5月6日您看到他情况怎么样?”

张磊:“因为我也不是专业医生,可能很难通过肉眼看到他健康状况怎么样。但是他肯定是不如外边街上所走的一个健康人那种状态,肯定不是。”

 

主持人:“您说5月6日只见了两分钟就停了,这两个分钟你们说了什么呢?”

张磊:“说了我们去见他的目的就是想在《申诉状》上请他签个字,然后说增加律师的事情。我们先说了一下,然后他说了个其它事情,就把他带走了。”

 

主持人:“下一步律师委托方面您怎么考虑?”

张磊:“我们会和家属来沟通。如果有律师愿意,或者是更方便的,有其他律师去会见,大家轮流,或者一起来代理申诉我觉得都没有问题,根据需要。”

 

主持人:“申诉情况怎么办呢?程序走到哪里了?”

张磊:“监狱里审查《申诉状》认为里面有一句话有问题,所以他们也没有把《申诉状》给他签。”

 

主持人:“哪句话他们认为有问题?”

张磊:“这个《申诉状》是我3月22日会见时根据和他沟通的对于《申诉状》内容的草拟,我代理的。这当中有一句话是他《在判决庭上的最后答复》当中的一句话,就是认为这个判决是对他的一个政治迫害。他们认为这句话攻击司法机关,所以就没让他签。

申诉其实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因为申诉本身就是个希望很小的事情,可能更多的只是表明他对于这种判决不服的态度的过程。你说通过申诉能够改判?目前的司法环境下基本上是没有希望的。这个大家都知道,郭飞雄本人也知道。”

 

*张磊:律师这期间受到比较强的压制。郭飞雄这种身体状况下去绝食非常危险*

主持人:“您大概也听说郭飞雄已经绝食十几天进入两 周,现在是强行灌液体,您    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有什么想法看法?”

张磊:“其实从4月26日他姐姐会见他,知道他身体这么一个状况以来,我作为他的辩护律师以及代理律师,非常震惊,也很愤怒、很焦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事情能够使他这种状况有所改善。

特别是后面又知道5月9日他也开始绝食,这种身体状况下他再去绝食是非常危险的。但是这期间我们也受到比较强的压制,具体就不说了。再加上在申诉期间会见,对于律师和郭飞雄的每一句谈话,都可能会被拿去仔细反复的分析,然后对我们的交流会进行非常多的限制。

所以到目前很无奈、很焦虑、心情很复杂。现在这个状况之下,律师所能做的工作是非常有限的。可能现在律师去也只是见见他。

刘正清律师他们可能在广东更方便些,或者我们更多的律师轮流去见他,大家共同来做这件事。我只是非常非常希望他的健康状况能够好转。

刘正清律师那边会见情况什么样,我现在就不知道了。”

 

*刘正清:郭飞雄以前有委托书在我这里。司法局不让我会见,不让我参与*

随后我打电话给刘正清律师。

主持人:“我想请问一下现在见郭飞雄的事情情况怎么样?”

刘正清:“我现在跟司法局正在沟通,因为司法局前一段时间找我谈话,说有什么事要见要跟他们沟通,他们去协调。不知道他们现在协调得怎么样,就让我等他的答复。我明天会再去追问。”

 

主持人:“现在郭飞雄委托您的手续是不是都办好了?”

刘正清:“他以前有委托书在我这里。”

 

第二天,5月26日我又打电话给刘正清律师。”

主持人:“请问今天去联络情况怎么样?有没有见到郭飞雄?”

刘正清:“他们不让我会见,不让我参与”。

 

主持人:“换句话说您没有办法作他的代理律师是吗?

刘正清:”对。我是参与不了了。”

 

主持人:“有没有讲原因?”

刘正清:“他不需要讲原因。”

 

主持人:“您跟杨茂平讲了吗?”

刘正清:“我告诉她了。”

 

*杨茂平:只有一次那边说“每天灌食一至两次”,这两天打电话无回音*

我问杨茂平现在有什么想法。

杨茂平:“我就想请……还有一些律师,广州有好多律师……”

 

主持人:“郭飞雄那边这两天有什么新消息吗?”

杨茂平:“我给监狱打电话,以前约好的监狱我打电话他们给我回,现在也没有了。昨天、今天打,都没有。”

 

主持人:“距离现在最近一次通上电话,您从监狱了解到的情况是怎么样?”

杨茂平:“只有一次,那边说‘每天灌食一至两次’。我今天跟刘警官说‘这是不可以的,人体的生理需要量一天是一千五百毫升液体。

今天是跟刘警官说的,他是警察,不是监狱的。我4月26日去时知道他是在医院监区。5月11日去时他就不在医院监区了,什么时候(又被送到十几人一间的牢房)我不知道。”

 

*郭飞雄和郭飞雄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今年50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

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案涉郭飞雄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015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2015年11月27日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郭飞雄被法庭临时增加一个罪名“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上诉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郭飞雄被羁押在天河区看守所两年半时间里,一直没得到过放风。今年2月21日他被转到广东阳春监狱服刑,他和律师正在准备申诉。

 

*張青:229日杨茂平就去找狱政科要求给杨茂东做体检,没有人理她*

郭飞雄的妻子张青简要回顾她所了解的郭飞雄的近况

張青: “ 从2月29日杨茂平第一次去阳春监狱见他的时候,杨茂平回来就说,他的面色比一个月之前差很多。杨茂东跟杨茂平说‘以前去梅州监狱是被打,这次来这里恐怕在这里连性命也保不住’。他当时说这个话,我感到很难过。

杨茂平后来跟我有直接电话交流,她当时也说‘这次坐牢是凶多吉少’这个是我也能感受到的。

杨茂平跟我说了这个以后,我跟杨茂平说‘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要做很多的努力,确保他能活着走出监狱’。当时我们真是这样认为的,是感觉到事情有这么紧急。因为杨茂东平常不会说这种夸大的话,肯定是有什么,他才这样说。

她姐姐见完了杨茂东以后,当时就去找狱政科的人要求给他做体检,没有人理她。”

 

*张青:426 日杨茂平要求给他作全面体检,狱政科刘干事没直接回答她*

张青:“后来在3月22日李金星和张磊律师第一次去阳春见他,发现他的脸色、肤色非常的苍白,没有一点的血色。4月26 日杨茂平一个人去看他的时候,他就跟杨茂平直接说了他身体出了大事,这一年多的时间来都有稀水样的血便。4月7日住到了监狱的医院,他要求检查,但是监狱方不给他检查。

杨茂平去见狱政科的人,要求给他作全面体检,她认为这个是很危险的。但是狱政科的刘干事没有直接回答她,反倒跟他说的是没有剃光头啊,没有参加强迫劳动啊之类的话。杨茂平要求做检查,他们说‘他晕倒了我们会给他抢救’。她姐姐真是觉得非常没有办法,出来就把他生病没有得到治疗的这些事情向外界公布,这是26日。”

 

*张青:27日外界声援54日有接力绝食,7日国保去杨茂平单位同意家人在场检查*

张青:“27日就有外界朋友帮他声援,要求中国政府给他诊断治疗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5月4日开始也有接力绝食(要求)给他治疗的呼吁。所以随着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当局就同意给他做检查。

5月7日有国保直接去杨茂平的单位见了杨茂平。当时特别提到这一点,说‘郭飞雄是不是非常在意个人隐私?’

杨茂平说‘是的,他非常在意’。而且她直接要求,做相关检查的时候要有家人在场,当时国保也同意。”

 

*张青:9日杨茂平接监狱电话叫她快去。11日见郭飞雄才知他9日下午六点开始绝食*

张青:但几天后,5月9日杨茂平就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叫她快点去。她第二天就去了,11日见郭飞雄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开始绝食,是从5月9日下午六点钟开始。是因为当天阳春监狱强迫她做肛门检查,而且把过程用录像录下来,他们还威胁他要把录像发到网上去。当天就强行给他剃光头(平头),警察还对他说,要他‘见到警官要抱着头蹲下来,像虫子一样’,所以这个事件就直接刺激了郭飞雄决定无限期绝食抗议

 

主持人:“你发出来的‘郭飞雄绝食要求’是怎么得知的呢?”

張青:“是他姐姐告诉我的。”

 

*张青:519日致习李公开信,让他们知道恶劣的事在发生,有责任要管,无可推诿*

张青:“这是利用人病重需要检查的时候来做这种恶劣的事情。我非常能够理解郭飞雄为什么要在自己已生病、病弱非常厉害的情况下还去作绝食,就是人被逼到非这样做不可的时候。我知道这个情况后,跟杨茂平交流时非常难过。而且杨茂平那几天时间,经常难受得实在受不了,她哭,跟我说都要承受不了了。我也是非常的难受。

那几天时间,我自己想好了,我也跟郭飞雄一样面对这么极端的情况,作(我是每周一次)绝食抗议。所以我在那段时间,一边写公开信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我是写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的公开信。

作为国家主席,作为国务院总理,如果他们真是很好的在工作,我以公开信的形式发出来的话,他们办公室里应该收集到这封公开信,而且也应该能够递交给他们,他应该是能够直接知道这个信息。

那么这样的话,就让他们无可推诿——这个是他知道的。这么恶劣的事情在发生,要求他们介入,他们应该要负起责任。如果郭飞雄在监狱里有任何生命危险问题的话,他们应该是有责任要管,所以我就以这种方式发了公开信。我自己很快也写了我的绝食宣言,绝食抗议。

大体的过程就是这样。”

 

* 张青:中国官员不是人民靠选票选出,人民不能控制当官人的作为,所以才这么被动*

张青:“我5月19日发的公开信,20日我就自己作了绝食。我觉得整个郭飞雄的案子,他被判刑的(两次共)11年,这完全是中国独裁政府控制了所有的公检法系统,用法律作为工具,来直接剥夺人的自由;用监狱来直接摧毁人的身体;用酷刑制造冤案;公检法系统用伪证;甚至法官在判决的前几分钟,直接给他加罪名,加判刑时间……非常的恶劣。

 

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这种专制体制下,每个人只要跟政府的意见不相同,这个政府想把你关在监狱里、想这样整你,他都可以做得到。那么这件事情不仅是郭飞雄一个人的困境,这是每个中国人的困境。

在这种时候,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这种抗争之中。因为这些官员不是人民靠选票选出来的,人民没有选票来控制当官人的作为,所以才这么被动。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呼吁、媒体能够多多报道这件事情,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能够支持。”

 

*张青:已致联合国人权专员两封公开信,还要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中国当局迫害郭飞雄*

主持人:“因为看到您有的文字提到要到联合国门前去抗议,或怎么样……”

张青:“是的。我决定了要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主要是抗议这11年来(中国当局)持续的、进行性的、加重性的对郭飞雄迫害的罪恶行为。”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在联合国门前?”

张青:“在给中国国家主席写公开信之前,我已经跟联合国最高人权专员……他们应该是在日内瓦那边工作……已写了两封公开信,请他们介入跟中国政府直接交流,让郭飞雄有得到诊断治疗的机会。同时也呼吁要求他们成立一个独立调查组,去调查关押过郭飞雄的天河区看守所和现在的阳春监狱,是不是达到了关押标准,包括人均面积、里面的卫生条件,尤其是他们的食品安全卫生。因为我非常担心、怀疑郭飞雄这种生病是因为吃那边有毒害的食品而导致,所以这是我的一个要求。

另一个就是要求中国政府能够惩罚这种人生重病还不给检查渎职的行为,这是一封写给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公开信里的要求。

 

另外,当局利用郭飞雄病弱进行了进一步迫害,导致郭飞雄直接宣布无限期绝食,而且正在绝食,生命面临更大危险的情况下,我也写了第二封公开信给联合国高级专员,也是呼吁他们能够为拯救郭飞雄的生命做一些实际工作。

 

所以我选择去联合国门前抗议。而且中国是联合国人权条约签署国,应该遵循他们签订的联合国的协定。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联合国的职能和职权能够管得到中国政府的,因为这件事是直接的人权侵犯很严重的案例。就是出于这样的一个目的。

具体的行程我在这里就不准备讲了。”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