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青为营救郭飞雄携子女美东之行(RFA张敏)

2016-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张青(塑像前穿黑衣者)携儿女与声援者在联合国门前(网络照片)
张青(塑像前穿黑衣者)携儿女与声援者在联合国门前(网络照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6,04)
*郭飞雄妻张青携儿女专程从德州到纽约,再到首都华盛顿为营救郭飞雄奔走*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在中国广东阳春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的姐姐杨茂平和郭飞雄的律师因郭飞雄消化道出血加剧,紧急呼吁狱方送医治疗。5月11日杨茂平会见郭飞雄,得知他于5月9日开始绝食。
杨茂平说:“5月11日我是上午10点多去的。去后知道杨茂东从5月9日(下午)6点钟绝食。当时杨茂东大汗淋漓,我不知道禁水没有,反正已四十多小时绝食。因为他们强迫杨茂东作肛镜,强迫他剃平头,还有语言侮辱。强行作检查,边检查边说‘录像给你发到网上去’。杨茂东说他当时疼得直叫,他们动作也粗燥……导致杨茂东绝食抗议。”

到本节目第一次播出时,郭飞雄的绝食已经进入第二十五天。郭飞雄的妻子,在美国的张青带着一双儿女5月29日,专程从德州赶到纽约,又来到华盛顿,为抗议中共当局对郭飞雄的迫害和营救郭飞雄奔走。

*张青应邀到自由亚洲电台总部在录音间受访,谈在纽约期间活动*
6月2日上午,张青应邀来到自由亚洲电台总部在录音间接受了我的采访。我先请张青讲讲此行在纽约所进行的活动。
张青:“我是在5月29日来到纽约,目的就是去联合国门前绝食抗议。
我是5月31日星期二在联合国门前绝食抗议,从5月31日开始一直到6月 1日十点钟完成24小时绝食。
我5月30日跟王军涛他们的机构有一个座谈会。我说了绝食的原因。因郭飞雄在监狱里,这次被判刑六年,是有关当局用伪证制造的冤案。而且最重要的是,在宣判前几分钟由法官加了一个罪名,加判了两年刑,加在一起是六年,完全是一种政治迫害。
他提起上诉,上诉连开庭都没有,就维持原判。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被送到监狱里。在监狱里,郭飞雄生病时被再次升级迫害,我们无法接受。
我们来到纽约,我在联合国门前绝食抗议, 希望能把这个致联合国高级人权专员的信递交给联合国机构,我们也做了努力。
但这边在程序上不是以这种方式递交。所以我们通过其他途径把信件直接给到人权官员,而且他们也表示会再做一些努力。”

*张青:望克里国务卿下周去中国在中美对话中提到郭飞雄案、709律师案和赵威案*
张青:“我在6月1日也就是昨天来到华盛顿DC。来这边是因为知道克里国务卿下星期要去中国,有个‘中美战略经济对话’。所以我非常希望能有机会见到克里或国务院其他官员,能请克里国务卿在这个对话过程中提到郭飞雄的案子。因这个案子非常典型,而且做得非常恶劣。
近三年来中国人权状况非常恶劣。我知道郭飞雄受到的人身侵害,而且最近知道有个小女孩赵威(考拉),在看守所也受到性侵害,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现在情况已非常恶劣,包括‘709’的律师,现已关押10个月时间都没有律师会见。所以我非常希望克里国务卿利用中美对话机会,提到中国的人权状况,提到郭飞雄的案子。”

*郭飞雄的女儿西西:尽力做出更多呼吁,希望美国国务院发出声音,改变郭飞雄处境*

此刻,郭飞雄的儿女也跟着母亲一起在我们的录音间里。我请郭飞雄的女儿西西谈谈这次一路陪同母亲的心情。
西西(杨天娇):“这一趟陪我妈妈来,是怀着比较沉重……然后有些难过的心情。因为像做这些人权的活动,都带给我一些比较负面的情绪。因为得知我父亲受到那么多的迫害,那么多的人身侮辱,我当然为此感到非常的不高兴。
但是现在也是尽力的希望能做出更多的呼吁,尤其是希望美国国务院能够发出声音,会对郭飞雄的处境有非常大的改变。”

*張青:非常希望将致克里国务卿的公开信交给他*
我请張青女士再谈谈从从纽约来的华盛顿之后的活动与计划。
張青:“我已经写了一封公开信给克里国务卿,因为我们整个家人都来了,强烈呼吁克里国务卿能在‘中美对话’期间提到郭飞雄的案子,提到中国人权的这种恶劣状况,也提到赵威和‘709’律师案。这是我们非常直接的诉求,希望有机会去国务院,有官员能见我们,有面对面交谈。非常希望能把‘致克里国务卿的公开信’交给他。”

*郭飞雄和郭飞雄案简况*
郭飞雄本名杨茂东,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今年50岁。他是作家、法律工作者。曾经参与2005年广东太石村维权和营救维权律师高智晟等活动,多次被警方关押、殴打、酷刑,他也曾几度绝食抗争,最长达五十多天。2006年9月他被拘捕,2007年11月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罚款四万元人民币。此案涉及被捕之前五年出版的揭露沈阳官场腐败的杂志《沈阳政坛地震》。

因为郭飞雄参加维权活动和被判刑,家人也先后受到株连。先是他的妻子张青失去工作,后来儿子被当局阻拦不能入小学失学一年,女儿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强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个存折上仅仅留下十元左右余额。2009年初,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携儿女在友人的帮助下逃离中国,4月到达美国。同年11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2011年9月13日郭飞雄五年刑满出狱。2013年8月8日又被抓捕。案件涉郭飞雄参与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2015年9月11日总部设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的人权组织“前线卫士”将“2015年人权卫士奖”颁给郭飞雄。
2015年11月27日郭飞雄(杨茂东)、孙德胜“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一案在广州天河区法院开庭。郭飞雄被法庭临时增加一个罪名“寻衅滋事”,判处有期徒刑共六年;孙德胜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上诉二审裁定“维持原判”。
郭飞雄被羁押在天河区看守所两年半时间里,一直没得到过放风。今年2月21日他被转到广东阳春监狱服刑,他和律师正在准备申诉。

*張青:从发出“致习近平、李克强公开信”,到联合国总部前抗议中共迫害郭飞雄*

5月19日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发表《致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在5月26日,在美国的张青接受我的采访。
张青:“我写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公开信,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中国政府、也告诉外界所有人在发生什么事情。我决定要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中国政府在这11年来持续对郭飞雄的政治迫害和伤害。
我觉得整个郭飞雄的案子,他被判刑的(两次共)11年,这完全是中国独裁政府控制了所有的公检法系统,用法律作为工具,来直接剥夺人的自由;用监狱来直接摧毁人的身体;用酷刑制造冤案;公检法系统用伪证;甚至法官在判决的前几分钟,直接给他加罪名,加判刑时间……非常的恶劣。         
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这种专制体制下,每个人只要跟政府的意见不相同,这个政府想把你关在监狱里、想这样整你,他都可以做得到。那么这件事情不仅是郭飞雄一个人的困境,这是每个中国人的困境。
在这种时候,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参与到这种抗争之中。因为这些官员不是人民靠选票选出来的,人民没有选票来控制当官人的作为,所以才这么被动。我真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呼吁、媒体能够多多报道这件事情,人权组织和国际社会能够支持。
我去联合国门前抗议,主要是抗议这11年来(中国当局)持续的、进行性的、加重性的对郭飞雄迫害的罪恶行为。        

主持人:“为什么选择在联合国门前?”
张青:“在给中国国家主席写公开信之前,我已经跟联合国最高人权专员……他们应该是在日内瓦那边工作……已写了两封公开信,请他们介入跟中国政府直接交流,让郭飞雄有得到诊断治疗的机会。同时也呼吁要求他们成立一个独立调查组,去调查关押过郭飞雄的天河区看守所和现在的阳春监狱,是不是达到了关押标准,包括人均面积、里面的卫生条件,尤其是他们的食品安全卫生。因为我非常担心、怀疑郭飞雄这种生病是因为吃那边有毒害的食品而导致,所以这是我的一个要求。
另一个就是要求中国政府能够惩罚这种人生重病还不给检查渎职的行为,这是一封写给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公开信里的要求。

另外,当局利用郭飞雄病弱进行了进一步迫害,导致郭飞雄直接宣布无限期绝食,而且正在绝食,生命面临更大危险的情况下,我也写了第二封公开信给联合国高级专员,也是呼吁他们能够为拯救郭飞雄的生命做一些实际工作。

所以我选择去联合国门前抗议。而且中国是联合国人权条约签署国,应该遵循他们签订的联合国的协定。现在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联合国的职能和职权能够管得到中国政府的,因为这件事是直接的人权侵犯很严重的案例。就是出于这样的一个目的。”

*張青:6月3日与国务院人权官员会谈,讲郭飞雄受迫害情况,表达希望,很充分,很感谢*

美东时间6月3日下午,我通过电话请张青再谈谈昨天在录音间受访之后,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地区又有哪些活动和进一步的计划。她从6月2日说起。

張青:“下午我参加了‘人权之旅’从西部洛杉矶来的一个活动,就是陈维明他们做的一个活动,在国会山庄前,我觉得那个活动挺有意义的。
今天我们为郭飞雄的活动是国务院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会谈,上午11:45或50分的样子开始,跟人权有关的国务院官员……有好几个人一起谈,过程有一个多小时。谈得很详细,我们把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包括郭飞雄案,以及长期以来受迫害的情况,都有讲到。他们也表示很关注郭飞雄的案子。
表达希望克里国务卿能利用‘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时机,跟中国政府提起郭飞雄案。这样,我相信是比较有意义的。而且他们也给我提了一些建议——哪些方面我还能做一些事情。我觉得这个会谈非常好,谈的时间很长,所以很充分,很感谢他们。”

*張青:飞雄的情况还是非常非常紧急,希望外界广泛关注声援,对挽救他生命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接下来还有什么要进行的吗?”
張青:“下星期一我们还有一些活动,可能会去国会那边,都在联系过程之中。”

主持人:“现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话?”
張青:“飞雄的情况还是非常非常紧急,因为这么久了没有家人会见,也没有律师会见,已经绝食25天。所以非常希望外界关注和声援,对于挽救他的生命非常有意义,我还是一直呼吁社会广泛关注。”

主持人:“因为今天美东时间夜里、北京时间6月4日下午,这个节目要播出,所以现在已经是最后截稿时间,关于您这趟美国东部之行就先谈到这里。”
張青:“好。”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